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月L/NM】詭異生活論
> 【月L/NM】诡异生活论 02
第二天我和龙崎一起去工作了。呃,忘了说,昨晚我们睡在那张还算宽敞的床上,感觉还好。虽然我看到他躺在床上的时候心里充满怪异,总觉得他似乎应该缩在沙发里睡。用力抛开那些古怪的想法,我习惯性地靠在左侧、他则靠在右边,就这么睡了。
早上离开的时候那个房间里很安静,一丝声音都没有。
“放心好了,不到中午他们不会醒的。”龙崎低声说着,一边整理衬衫。他的眼圈浓得像几天未睡,脸上却没有倦容。“夜神君,我们真的不会打扰你吧?”
“当然不会。”我说,“你们一直……都在哪里住呢?”
“之前?”他抬头想了想,“大概在天堂里吧。那地方不缺吃不少喝的,但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又回来了……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唔……”
“天堂?”我忍不住问到,“什么天堂?是……某个住宅区的名字?”
“不。天堂就是天堂啊。”他色的眼睛空洞无神地盯着我。“书里写的天堂。”
“……那、那不是人……死后才去的??”我更加困惑了。
“是的,没错。还真是多谢夜神君呢……我可没想过四年以后就看到他们两个。”龙崎说了一句,便一脚跨出电梯朝外走去,不再理会我了。我绞尽脑汁地想了半天,直到电梯要关上门才急忙用手挡住、跟了上去。……可是龙崎到底在说什么?还要感谢我??……
龙崎把公司里的目光吸引走了一半——对此我只觉得倍感欣慰。要知道被人瞩目的滋味挺难受的,其实高高在上的感觉一点都不好、总让我感到孤独或是冰冷。我希望能和普通人一样,默默无闻地湮没在他们当中……可天不如人愿,我总是最出众的。在此之前,我曾经因为这样的自己而洋洋自得,可现在,我只是感到沮丧。我一点都不想出风头。
或许吸引她们的是龙崎面无表情的脸孔,或者是他与众不同的气质,或许是他聪慧过人的头脑,或许是他礼貌谦逊的态度……好吧我承认我被他的这些吸引,不止是这些,我还是觉得我那么熟悉他的某些表情和举手投足间流露的气息。可我什么又都想不出来。
我在这样的精神恍惚之间完成了一天的工作,和龙崎再一起回去。路上走着,我想到以后都要继续这样的生活,莫名其妙有丝喜悦、虽然只是非常轻微的,甚至是不易察觉的。
“那个……龙崎,你要吃蛋糕吗?”我指着路过的蛋糕店问他,“我们去买一些?”
“……噢,不必了。别这么破费。”他摇摇头,继续朝前走去。
我一时有些失落,居然极不礼貌地抓住了他的手臂。“龙崎,买些吧。我忽然很想吃。”他转头有些讶异地看了我一会儿,轻轻点了下头。“随便吧。”
我拉着他进去,一件件挑了很多蛋糕,直到龙崎皱眉。“够了,夜神君。”
“不、没关系……反正人多。”我说着,又点了几件才满意。可我又想,大概寐罗和尼亚是不吃蛋糕的吧??我忙甩开这些又突然冒出的古怪想法,付了钱,拎着两只装得满满的纸袋子。龙崎接过去一只,我立刻朝他感激地笑笑。“谢谢。”
他看了我很久,“不客气。”
我们肩并肩地走着,有一搭无一搭地说着话,声音不高也不低,就像朋友那样。走进公寓之前,龙崎突然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其实这样的夜神君真的不让人讨厌呢。”
我愣愣看着他,还未明白过来他已经走了进去。我想我是越来越不明白龙崎了。

房间里像我们离开之前一样。一点都没有乱的痕迹。
我看到那两个大男孩一起挤在沙发上看电视,DVD机上高高堆起我为了打发无聊而买的影片,虽然大部分都没看过。他们不知从哪儿全都翻了出来,而且看得津津有味。
“啊,龙崎回来了。”寐罗先看到我们进门,立刻大叫一声。
尼亚也转过头,朝我们微笑了一下——我顿时傻在那里。尼亚的那个微笑,看起来那么单纯可爱,一点都不像冷笑……不像什么?!我脑子里有个声音问到,我顿时又迷糊起来。为什么我总是凭空觉得尼亚嘴角挂着始终应该是毫无温度的嘲讽??……
“我们买蛋糕了,要吃吗?”龙崎扬起手里的袋子。寐罗立刻连滚带爬地下了沙发抢过去,“为什么不吃?!我们两个都要饿死了!!龙崎为什么不早点回来??”
“工作怎么可以早回来呢?”龙崎微笑着说。
“工作辛苦了,龙崎。”尼亚很礼貌地道了谢。然后看着寐罗端着一只蛋糕盒子跳上沙发挤到他身边。“你轻一点!沙发都要被你踩散了!!”
“少废话。”寐罗简单地回答,叉下一大块塞进嘴巴,鼓鼓囊囊的脸蛋看起来很搞笑。“拜托你下次买点巧克力的回来好吗??可可的也行!”
“哼,白吃还那么多废话。”尼亚的脸上终于浮起一丝嘲笑。
寐罗立刻不甘示弱的回瞪了他一眼,“本来就该!!难得回来我们还不多享受享受!”
“愚蠢的享乐主义者。活该你先挂。”
“你好!你了不起!!你他妈的把一千万美金当雨洒、害的我们回来都没个地方住!!”
“你回孤儿院好了,以你的辈分能在那里当老大。”
“你怎么不回?!继续去那里玩拼图啊,随你怎么在地上还是墙角里打滚。”
“我不认识路。我也不会独自乘飞机。”
“你白痴!!”
“你闭嘴!!”
“你们不要吵了。”我连忙打断那两个怒目而视的家伙,他们明明已经快二十岁了,为什么还像两个赌气的孩子??可我的声音似乎招来他们一致对外的怒气。
“是、是!伟大的神!这里您说了算!”寐罗恨声到。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尼亚轻笑。“对不起,我们一分钱没有。”
“你们之前……在孤儿院??”我只能问龙崎,“你们都在?”
“唔,是这样没错。”他看了我一眼。“现在我们没脸回去了,丢人丢到家。”
寐罗和尼亚同时看了我一眼,目光让我觉得从头冷到脚。“……为什么?”
“拜你所赐。”他们三个闷声闷气地甩了我一句,便再也不理我了。

晚上寐罗一直吵着要喝酒,否则他吃不下饭。我没办法,在柜子里翻了很久才翻出一瓶很早之前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红酒。我硬着头皮递给寐罗,他看也没看地接过去自己倒了满满一杯,三口就灌了下去。尼亚看了他一眼,夹起片菜叶塞到他口中。“空腹喝酒不好。”
“你管我!”寐罗吼了一声,又倒上一杯猛灌。“切,有种你也喝!”
尼亚默不作声地拿过他手边满上的酒,两口灌了下去。
寐罗立刻瞪大眼睛,“妈的!这你也跟老子抢第一?!”他倒上一杯,正在吸气的时候尼亚一把夺了过去,寐罗顺手把整个酒瓶朝自己嘴里倒下去。
我看着他们两个几分钟就把那瓶酒喝了个一滴不剩,嘴巴都合不上了。龙崎则一直若无其事地在那里吃饭,很正常地吃饭,半天才抬头看看我,“不用管他们,夜神君吃你的吧。”
“可是、他们……”
“他们回来以后就一直这样,不用担心。”龙崎低声说。
“回来?从哪里回来?”
“早说都说过了啊。”他漆的眼睛盯着我。“是从天堂里回来,夜神君。”
为什么他叫我夜神君的时候听起来那么刺耳。我想着,我觉得龙崎该要叫我月君才好。可那又是为什么呢??我对着他默默出神,他便移开目光继续吃饭了。

晚饭后寐罗的酒劲终于涌上来。他在房间里大吵大闹得我们三个人都没办法安静。
他一会儿指着龙崎的鼻子大吼他骗人,小气,不肯把继承人的位置给他;一会儿又扑到尼亚身上又捶又打,死死掐着他脖子叫他混蛋、什么都跟他争第一;一会儿又对我口不择言破口大骂说我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天下最混帐的男人……我被他闹得头都大了几倍。
正当尼亚终于忍无可忍地从手边抄起一本厚书准备砸晕那个罪魁祸首的时候,寐罗突然放声大哭起来。于是尼亚扔下书把他搂到怀里抱着他的头在他耳边低声安慰,寐罗边听边哭,狠命捶着尼亚肩膀的手也停了下来,然后悄悄地搂住他肩膀。
我看着那两个大男孩抱在一起失魂落魄的样子,忽然觉得难受得要命。
龙崎拉拉我的衣袖,示意我进房间。我便跟他回到卧室里。我看着龙崎安静地从书架上随便抽了本书倚到床头看起来,似乎根本没有和我说话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尴尬。
我在一旁的书桌坐下来,对着那上面摊开的书发呆——我不知道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只觉得乱糟糟地混成一团,一会儿又觉得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生活里突然多了三个无家可归的人,而更诡异的是……我总是在看到他们的时候充满愧疚。
“龙崎……你为什么突然去那个公司?”我低声问他。
“……唔?嗯,因为你在那里。”他简单地回答。
“你怎么知道我在那里?你们找我……又是为什么??”
“没什么。”他淡淡地说。“我想夜神君或许会感到孤独,所以来陪陪你而已。”
“……为什么我觉得、我和你们很熟悉??”我回头望着他。
“因为夜神君忘记了一些很重要的事情。”他抬起眼睛来看我,“虽然那些说起来似乎很重要,但现在看起来也没什么所谓了——况且我们根本不知道我们会在这里待多久。或许几天,或许几个月、也可能是几年……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没人知道。”
“我忘记了什么??……你们到底从哪里来?”
“忘记的事就算了吧。说了也是毫无意义。还有,我第三次告诉你——我们从天堂来。”
“天堂?天堂是什么样的??”我天真地问到,全然不觉这些已超出常理。
“……这个,没什么好的。”他低下头,“反正没这里好就是了。”
“我以后不知道会不会去天堂呢。”我想着自己从小到大的各种表现,自觉该是如此。如果连众人眼中的优秀高才生都该进地狱,那还有什么公平可言呢??我并非自夸。
“不,夜神君不会进天堂。”他头也不抬地说,“但也不会进地狱。你要去什么地方,没有人知道。——不过肯定和我们是不一样的。”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7.01(16:58)|【月L/NM】詭異生活論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