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月L/NM】詭異生活論
> 【月L/NM】诡异生活论 03
周末好不容易有了休息的一天,我还没睁开眼睛就被客厅里的吵声惊醒了。
寐罗和尼亚就像两个怨家一样,每天有吵不完的架、瞪不完的眼、挥不完的巴掌。仿佛住在这里唯一的任务就是作对。我侧耳听了听,又是为了看什么影片这类鸡毛蒜皮的小事。 他们可以把任何一件小到没法再小的事化成天大的事再吵翻天,我觉得他们简直把全部的精力和智慧用在诋毁彼此上——但如果我劝架的话,他们无一例外会把矛头对准我。
我觉得自己似乎是个罪大恶极的混帐。如果按照他们每次的骂辞来看,我虚伪奸诈不择手段自以为是心狠手辣甚至算得上卑鄙无耻没有人性……可我到底都做了什么,要被他们骂得惨不忍睹。我问龙崎为什么他们要这么骂我,龙崎没说什么,那双漆无神的眼睛转了两圈,在我身上停留一会儿又慢慢移开了。那副表情似乎就是『不知道,但事实的确如此』。
我捂着疼痛的脑袋坐起来,看到龙崎仍然睡得一脸安稳。
他……大概早都习惯那两个魔鬼了吧……
我想要推他起来,却又有些迟疑。我低头看着龙崎悄无声息的睡脸,仿佛连呼吸都没有的样子……我忽然感到极度恐惧。这副样子、这副样子……为什么那么熟悉的……我模糊记得有过那么一幕,我紧紧抱着龙崎、他在我怀里安静地闭上眼睛……像一个坠落的天使。
龙崎死了。
这个念头一跳入我的脑海,我只觉得整个脑袋嗡的一声、霎时混乱起来。
“龙崎、龙崎?……”我小心翼翼地推着他的肩膀,“龙崎!快点醒……龙崎!”
他似乎是动了动,却没什么反应。我的心跳都要停了。呆愣一会儿,我猛地狠狠摇起他的肩膀一边大喊大叫着他的名字,“龙崎!!龙崎!!快点起来!!龙崎你没事吧??龙崎!!”寐罗和尼亚迅速奔进来看着惊惶失措的我,眼里满是诧异。
我几乎要流出眼泪了——龙崎不会有事吧?龙崎怎么了……
“你怎么了,夜神君?”龙崎的声音在下面响起来,带着一丝慵懒。“你叫我吗?”
“龙崎……你……”我愣愣看着他,连话都说不出来。
“对不起,我多睡了一会儿。”他揉着眼睛坐起来,“夜神君有事吗?”
“他大概梦到杀了你了。”寐罗冷笑,“果然恶有恶报。”
尼亚撇撇嘴,一脸不屑地走出去。寐罗跟着转身出去。几秒钟后,争吵看影片和早餐谁吃什么一会儿去干什么的问题再次惊天动地爆发起来,房顶几乎要被掀了。可我却什么都听不到,耳边无比清晰的震天争吵仿佛一团嗡嗡作响的杂音,模糊而遥远。
我转头看看龙崎,他正用那双无比空洞的眼睛看着我。“你怎么了,夜神君?不舒服?”
“……没什么。”我虚脱般地摇摇头,“没事、没事……”
“哦,那就好。”他点点头,掀开被子想要下床,我急忙按住他的肩膀:“等等!龙崎!”
他便乖乖停下动作看着我。
我吞吞吐吐地问他,“我……我是不是曾经做过……很过分的事??”
“夜神君,没事的话,一会儿我们做个游戏吧。”他突然这么对我说。

吃过早餐,寐罗叼着巧克力跳上沙发,然后才发觉遥控器找不到了。他胡乱翻了一会儿,立刻阴沉地看向尼亚,“喂!把遥控给我交出来!!”
尼亚冷冷扫了他一眼。“我没拿。”
“胡说!你没拿怎么会不见了?!”
“鬼知道你扔哪儿去了?!”
“你给我交出来!你交出来!交出来!!”寐罗扑过去把尼亚压在下面开始从他身上到处摸索,尼亚立刻红了眼,屈膝照准寐罗的腹部用力一撞,然后迅速翻身把捂住腹部呼痛的寐罗压下去,这时龙崎从后面提起尼亚的衣领。“你们,等会儿再打。”
他毫不费力地分开那两个满脸涨红怒目而视的家伙,一左一右按在沙发上。

“玩什么?!你受刺激还没受够是不是?!”寐罗听了龙崎的话后大吼起来。
尼亚灰色的眼睛在龙崎脸上停了好半天,“为什么突然玩这个?”
“只是无聊而已。”龙崎耸耸肩,“就当陪夜神君,我们在这里白住了那么多天呢。”
“所以你想让他舒服舒服、有点成就感是么?”寐罗冷笑。
“无所谓。”尼亚冷冰冰地答到。
“那我这么跟你说,夜神君。”龙崎非常有耐心地拿着笔纸边写边说。“你知道几年前那个案件吧?我们这样假设、你是那个KIRA,我是L,他们两个是M和N。我告诉你关于DEATH NOTE的使用方法和规则,而你要按照你自己的思维判断来采取应付我们的办法。你一定要想着、不管做什么都要衡量着你自己的道取向,我这么说你明白吗?”
“你要我做KIRA?”我有些不可思议,“我……我恐怕……”
“只是游戏而已,夜神君。”龙崎立刻挡住我的嘴巴,“记住,只是游戏。但游戏也有游戏的规则,如果我们玩起来的话你便不能只当游戏那样对待了,明白吗?……那么现在是这样,你得到了笔记,所以有死神跟着你。所以我做为L要来负责抓捕你……”
虽然一开始我只是强打精神跟他们玩这个莫名其妙的游戏,但一点点上手后我突然变得很认真起来。按照龙崎所告知的规则和自己掌握的信息,我非常缜密地部策着计划,认真得让我自己都有些害怕起来。当尼亚扮演的FBI探员被我轻易KO掉的时候,他们三个同时目光阴沉地望了我一会儿。“夜神君,你杀掉无辜的人了。这是你心目中的KIRA做的事么?”
“我……”我顿时语塞,可是我没有办法。“我必须杀掉他。否则我会立刻暴露。”
“这我们都知道。但是你就这样飞快几笔,马上又有十二个探员失去生命——夜神君,我再问你一次、你始终认为这样的计划完美无缺吗??”
我咬牙盯着写满规则的纸沉默,半天才低声说,“有时候做些牺牲是必须的。”
寐罗冷冷地哼了一声,尼亚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只有龙崎点点头,“我们继续。”

房间里的气氛在游戏的进行中一点点冰冷而僵硬起来,我逐渐感觉到自己精神的扭曲,却无法阻止——当杀掉L的时候,我只觉得一阵眩晕,眼前的龙崎忽然模糊不清起来。
“……你杀掉我了,夜神君。”龙崎轻声说,然后在纸上的L大大打上一个×。“胜利的第一阶段。非常出色的KIRA……不是吗?”他抬头看着我,那潭幽深的色瞳孔仿佛带着冰天雪地的寒气,让我轻微一抖。“接下来又要杀掉谁了呢?”
“……艾柏、维蒂和四叶其余七人。”我听到自己的嗓音嘶哑而干涩。
“好的。”龙崎在那些人的名字上纷纷打上刺目的×,只看得我一阵眼花。“还没到下一阶段呢,夜神君。”他轻快地写下M和N的名字,“现在你的对手是他们。”
我看了眼寐罗和尼亚,他们的脸色比龙崎还要冰冷。
“不能放弃呢,夜神君。”龙崎说到,“你的理想是做新世界的神,对吧?”
“是这样没错,可是……”可是,现在这样已经离我的初衷太远太远了。我想说。建立在这样残忍牺牲上的胜利,又有什么意义??就算我做了新世界的神,那又是用多少人的生命祭祀换来的??那些人本不应该死的……我杀了无辜的人。我杀了L。……
我吞口口水,继续四年以后的游戏。说真的,当我被冠以搜查部警官的名义时,除了讽刺我没有任何其他感觉。游戏最初所谓的雄心和骄傲已经荡然无存。KIRA杀掉L,然后以L的名义装模作样地致力于逮捕KIRA……我从未见过这么荒唐而糟糕的事情。可这是我做出来的……游戏。是的,只是游戏……还好是游戏……
我感到有些吃力,但终于还是KO掉寐罗和尼亚所扮演的MN。然后龙崎对着已经层层叠叠写满的纸看了一会儿,抬头看我。“夜神君,你真的很了不起——不愧是东大高才生。”
寐罗则一直对着那张纸发呆,脸色突然变得灰白。他一声不吭地起身朝房间走去,然后用力摔上了门。我有些惊吓地看着那扇连寐罗的怒气都无法阻挡的木板,拼命安慰自己那不过是游戏罢了不过是游戏罢了这不是真的绝不是真的……
尼亚对着纸同样呆看了很久,嘴角慢慢浮起一丝嘲笑。他的目光缓缓扫过我,让我无端地发冷。我张开嘴巴试图说些什么,却一个字都发不出来。然后我看着尼亚慢慢起身打开房门,闪身进去,不轻不重地关上——我忽然感到脸颊一丝潮湿,泪水涌了出来。
“夜神君,胜利的滋味好吗?”龙崎把那几张纸折好,塞进一本书里。“你赢了这个游戏,真的很了不起呢。能够胜过我和寐罗尼亚的人,除了你大概世界上再没别人了。”
“……我、我……我根本不想要那样的胜利,龙崎……”我哽咽着说。明明只是游戏,为什么我却感到压抑的窒息,仿佛刚刚真的亲手杀掉他们三个一样。然而那样的胜利,我根本没有心情去品尝什么所谓的甜美果实——我只觉得喘不过气、头几乎要炸了。
“想要和不想要,到最后或许已经不是你所说的算了。”他安慰地看着我,目光平静。“事实上我们根本没怪你什么、你何必这么自责呢??都说过是游戏的啊……”
“可是我很难受……好像那是真的一样。”我哭着说。
龙崎抬手帮我擦擦眼泪,忽然叹了口气。“……唉,夜神君啊……”他这么说了一句,便没有后文了。我看着龙崎,他只是轻手轻脚地帮我擦着满脸斑驳的泪痕。
“龙崎,如果我刚才那样做、你会恨我吗?我是说……如果我是KIRA你是L……”
“这个……我也不清楚呢。”他低声回答,“夜神君还是别想太多了,只是游戏而已。”
我点点头,看着龙崎便要起身离开,心里忽然一急——我居然伸手抱了他进怀,手臂紧紧拥住他有些瘦弱的身体。龙崎望着我,漆的眼睛里毫无波澜。“夜神君……”
“龙崎,你别恨我、别恨我!”我一迭声地说着,完全把那游戏当了事实。“龙崎,我没想要杀你的。……你相信我、我绝不想杀你的啊,龙崎……龙崎……”
他愣了一愣,继而微笑起来。“嗯,我知道的,夜神君。”他轻声安慰着,然后小心抱住我的肩膀,在我耳边低声说到,“我不会恨你的。……夜神君是我的朋友啊。”
我想说龙崎也是我的朋友。可是……可是我对朋友做了那么残忍的事情。我真可怕……我狠命搂紧龙崎,悲哀而无助地哭了起来。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7.01(16:57)|【月L/NM】詭異生活論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