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月L/NM】詭異生活論
> 【月L/NM】诡异生活论 04
日子在这样古怪的气氛中一天天过下去。
他们没有任何离开的意思,我也只得继续留下这三个诡异的家伙。
不管是龙崎,寐罗和尼亚,每一个都让我感到很不舒服。那种不舒服并非是由于不喜欢而产生的别扭,更像是因为无法面对而存在的尴尬。
龙崎仍然每天和我一同去公司工作。我们一起挤地铁,不及就用跑的。虽然看起来没什么特别,可我总觉得龙崎不像是会跑的人。龙崎的工作一直都非常出色,跟我不相上下,很快也得到提升、薪水相对多了许多,但他始终没说过什么搬出去的话。而我自然也希望是如此的——虽然有些不明所以,但我真的不想他们离开,就算他们古怪也好。
龙崎的钱都用来买各种口味的蛋糕、各种牌子的巧克力和各种昂贵的堆砌品,我知道那些是给他和那两个大男孩的各自所爱,似乎我对他们很了解似的。他们在我这里坦然地白吃白住,却从来不给我买一点点礼物……我知道自己这么想会很让人瞧不起,当然我也不是没钱给自己添置什么。但就算是客气也好,他像是根本意识不到我这个热心人的存在。
……算了。我都在想些什么。就算想太多他们也都不知道的。
总之现在的生活感觉诡异但看起来无比正常。我和龙崎去工作,寐罗和尼亚就在家里看电视,无休无止地看电视。每天回来以后都会看到他们两个缩在沙发里的身影,有时各据一边、有时紧紧挨着。仿佛整整一天他们都保持这个姿势坐在那里专注于电视。
那副样子就像从没见过电视这种东西似的。

我一边想着他们种种诡异的行为——这已经成为我每天非常自然的习惯,一边翻找昨天整理了半个晚上的资料。我记得是带出来了呢,那份资料很重要、也很紧急,不然我很少会浪费休息时间而用于工作。把办公桌文件柜每个资料夹都认认真真翻找了几遍,我终于放弃了努力,绝望地坐进转椅里——我一定是忘记带来了,真糟糕!!
随便扯过旁边一个同事告诉他我有急事出去一趟,我抓起钥匙拔腿朝公司外没命地跑。搭上计程车回到公寓,手忙脚乱地开了门正要冲向卧室——眼前的一幕却让我傻愣愣地呆在原地、一动也不能动了。……如果我的眼睛没有毛病的话。
那两个本应该缩在沙发里对着电视呆看的男孩此刻正在地板上滚在一起,他们的色衣服和白色衣服散乱地扔在一边缠成一团糟,衣服的主人正赤身裸体地做着让我感到头脑发热全身酸软的事情。寐罗仍然像慵懒的猫一样仰躺在地板上,修长的手臂紧紧勾着另一个人的脖子。那个向来一脸漠然的尼亚正疯狂地在寐罗体内冲锋陷阵、一边伸出舌头温柔地舔着寐罗的脸,惹得那个男孩喉咙里发出一阵阵颤抖的呻吟。
落地窗的窗帘被紧紧拉严,阳光透过橘红色的帘布弥漫出浓郁色情和诱惑的味道,伴随着他们身体交缠和间或接吻而发出的妖媚声线,粘腻的声音和情欲的气息充斥整个房间。
我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会看到眼前这一幕的。
我以为他们会老老实实坐在那里……我想不到……我完全想不到……
我捂住嘴巴拼命咽下口中将要发出的惊讶和慌乱。看着他们两个浑然不觉地享受着那种销骨噬魂的疯狂,我听到他们不住地喘息呻吟着,一边神经质地叫着彼此的名字。他们颤抖着声音不断低唤着“寐罗……尼亚……寐罗……尼亚……”仿佛那是一个人的名字。
我知道他们总是很诡异的。他们的行为根本不能用正常人的想法去设想。
可即使知道是如此,仍然感到诡异。……并且有点全身发冷。
或许是我呼吸的声音大了一些,或许是我踢到了什么。或许是他们的直觉……我看到他们两个忽然抬起头齐刷刷地望了过来,像是喊了『一、二、三——』那样,非常出其不意却又很有默契地看向我。幽深的绿色眼睛和灰色瞳孔里除了嘲讽别无其他。我不知道那样的目光是对我还是对着他们彼此……我的脑袋已经乱成一团。
他们只是看了我几秒钟,便又旁若无人地继续作爱了。仿佛我是一团空气。
我站在那里,想不到走开也想不到动一动,像块石头一样傻乎乎地站在那里,看着他们急促地喘息着直到尖叫出来、然后紧拥着彼此的身体滚在地板上。寐罗张嘴舔着尼亚的下巴,一下又一下,像调皮的小猫一样,尼亚伸手进入到他体内弄出那粘腻浊白的液体,随它滴落在地板上,一手紧紧搂住寐罗扭个不停的腰。“别乱动!”他低声吼了一句。
“……啧,很不舒服,白痴!放手!!”寐罗不快地说到。
“你要是这么说,肚子痛我可不管。随你折腾到半夜几点睡不着觉。”
寐罗闻言便闭了嘴,并轻微恼怒地瞪了尼亚一眼。“……尼亚,巧克力。”他懒懒地哼了一声,“快点快点……巧克力!巧克力……尼亚……”
尼亚顺手拿起旁边的一块巧克力咬了两口,低头吻住寐罗,像是吃饭睡觉一样地自然。寐罗迎上去咬着他的嘴唇一阵乱舔乱啃,直到把尼亚的嘴角弄得都是巧克力才罢休。他们对视着彼此,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笑着笑着便抱紧狠命蹭了一番,埋头吻到一起。
我终于知道自己是来干什么的了。
拖着沉重的身体,我慢吞吞地走到卧室里开始机械地翻找文件,果然在一片胡乱堆放的纸张里找到那份惹事的资料。我拿着它抱紧,走出卧室。看了一眼仍然沉浸在爱欲里的那两个男孩,我走出去关上门,然后全身僵硬地下了楼。

昏昏沉沉地回到公司,看着龙崎仍然在一脸认真地工作,我终于觉得他与这里是那么地不协调。何止是他,寐罗和尼亚,他们与这个世界都显得格格不入。我强迫自己压下心里的困惑,努力投入到工作里。然而他们三个的身影却愈加深刻地印入头脑。
晚上和龙崎一起回去,站在门外的时候,我突然有些抵触。硬着头皮开了门,我看到他们两个仍然好好地坐在那里看着电视,像平时那样挤在沙发上专注地看着电视。
听到门响,寐罗转过头,“龙崎回来了。”他总是这么说,好像我是个看不到的幽灵一样。明明是我和龙崎一起回来、明明他们住的是我的公寓并且一直在这里白吃白喝……
算了。我不跟自己过不去。
尼亚也如平时那样朝我们笑笑,“龙崎,工作辛苦了。”
……可我真想揍人。
龙崎点点头,“我买了巧克力和香草冰淇淋。”寐罗立刻从沙发上猛地弹起,冲过来把我们两个扫视一番然后抓过龙崎手里的袋子跳着回到沙发上坐好。他掏出巧克力叼在嘴里,然后把袋子递给尼亚。尼亚拿出冰淇淋,随手把袋子丢在地板上。看着那两个男孩大口舔咬着自己喜欢的甜品,我条件反射般地想起他们舔吮着彼此的一脸沉醉,顿时一阵头脑发昏。
冲到洗手间,我打开水龙头拼命往自己脸上泼冷水,然后拿过旁边的杯子接了满满一杯全灌进肚子。冰冷的液体流入五脏肺腑熄灭掉突然涌起的燥热慌乱,我扔了杯子,死命瞪着镜子里那张满脸水珠的微红脸孔,大口大口喘息着发呆。

我吃不下一点东西,只喝了两杯果汁。
寐罗和尼亚仍然在晚饭后继续看电视,看了一会儿说没意思又跑出去喝酒。他们偶尔会在晚上出去,直到凌晨才摇摇晃晃地回来。有时候我总会觉得他们是在借助酒精来打发烦躁不堪的情绪。……烦躁不堪吗??或许吧,虽然我不知道他们曾经经历过什么、但那副明显受过打击并且一蹶不振的样子始终让我感到压抑的难受。
他们看电视、喝酒,喝酒、看电视……
不,是看电视喝酒做爱,做爱喝酒看电视……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生活。又是什么让他们沉迷于这种生活无法自拔。
我狠命甩甩头,盯着面前的书,一个字一个字去读来平息自己混乱的思想。门轻微地响了一声,龙崎走进来停在我身边。“夜神君,可以“打扰你一下吗?”
“当、当然!”我急忙合上书,抬眼望着他。“什么事情,龙崎?”
“哦……其实也没什么,只是觉得今天的夜神君似乎情绪有些不好,是吗??”
“……我,呃……没什么的,龙崎。大概是吧……”我语无伦次地答了几句,眼神有些慌张。我该如何开口去跟他说那些稀奇古怪的事呢?龙崎又能明白我在说什么吗??……
“没事就好。”他点点头,然后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一直打扰你,很抱歉……”
“龙崎……”我冲动地抓紧他刚要离开的手,手指冰冷的触觉让我感到心猛地一跳。他像是有些惊讶,却没有拒绝我,反而轻微地握了握我的手。“夜神君?”
“……没什么。我只是情绪有些紧张、对不起……”我望着他,发觉龙崎的漆的眼睛里隐隐有丝关心和些微的疑惑。我握紧他的手贴住脸颊,试着让那冰冷散去滚烫的温度。可是想到下午那一幕,我却感到更加燥热不安,手都有些抖了起来。
“夜神君在紧张什么?还是害怕什么呢?”他关切地问着,低下头来看我。
我迎着那专注凝视的目光,一时头脑空白,说不出话。在龙崎更加困惑的时候,我索性伸手抱紧他的腰把他紧紧搂住。脸颊蹭着那触觉温和的白衫,我感到一丝安慰、同时也稍稍平静了一些。“龙崎……你别离开,让我抱一会儿……”我声音微微发抖地恳求着。
他迟疑了一会儿,伸出手臂揽紧我的肩膀,然后低低地嗯了一声。
“谢谢你,龙崎。”我叹了口气,感激地搂紧他的腰。
“夜神君,你一点也不快乐吧?”他轻声问道。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7.01(16:56)|【月L/NM】詭異生活論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