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月L/NM】詭異生活論
> 【月L/NM】诡异生活论 05
我的眼前闪过一个男孩子的背影。他背对我坐在那里,端着咖啡轻轻搅动,轻而有力的声音从他口中溢出。『月君……是我第一个朋友啊。』他沉默了一会儿,转头看向我——微笑的眼睛和扬起的唇角,带着一尘不染的纯净,却让我感到心脏猛地一阵揪痛。
“……龙崎……”我挣扎着叫出他的名字,忽然有手指温柔地停留在脸颊上。继而一抹与恍惚中一模一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夜神君在叫我吗?”他俯身低下头来看我,色的瞳孔里倒映着我流出眼泪的样子。我一惊,伸手去摸,果然脸颊一片潮湿。
我手忙脚乱地擦去了那些不明所以的痕迹,抬眼看着龙崎淡然的表情。“龙崎……”
“夜神君,你没事吧?”他关心地问到,“如果不舒服的话就早点睡了。”
“不。不用。”我急忙拒绝到,并紧了紧手臂。虽然龙崎一点拒绝的意思也没有,但我仍然感到恐惧。我迟疑了半天,再次问到,“龙崎……我做过很过分的事情吗??”
“为什么这么说呢?”他反问到。
“你们根本不喜欢我的吧。”我轻声说到,第一次觉得自己是那么失败。从小到大,还从未遭到过这么冰冷的对待——并且是同时出于三个人,他们看我的眼光如果是充满冰冷也好,可事实比这更加糟糕,我感觉自己在他们眼中如同空气,看不到摸不着,透明而虚幻。
“真抱歉,夜神君。”他说,“我们打扰了你的生活,是这样吧?”
“不,龙崎。……你说得没错,我一点也不快乐。”我低声回答,“我每天每天过一样的生活,我知道自己应该为自己所拥有的而高兴或者心存感激,可那种心情却丝毫没有。……我只是觉得茫然,常常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很多人都有这种想法的。”他安慰到,“在这样的社会里,人们感觉自己就是机器。”
“我们的确是机器——可你们不是。你不是,寐罗和尼亚也不是……我不知道你们是什么样的存在……你们为什么会这么突兀地冒出来、出现在这里??……”
“夜神君……”他叹了口气,盯着我。“想太多可是会累的呢。还是少想些比较好。”
“可是比起这样茫然的痛苦,我想累一些反而更好。”
“你真的这么想吗??”
“龙崎,可以告诉我曾经发生了什么吗?”我凝视着他,拼命让自己看起来镇定如常,即使心里已经慌乱不安到控制不住语气的颤抖。我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一丝一毫也不记得。我不知道龙崎的回答会不会让自己突然崩溃……可即使那样,我也想要知道。
龙崎看了我一会儿,色眼睛里的光芒黯淡了几秒钟。“夜神君……”
“白痴!白痴!!我来告诉你好了!!”一声大吵忽然打破了房间里压抑的寂静,我被猛地吓住,心跳几乎消失。寐罗笑容邪恶的脸孔赫然出现在面前,一边摇晃着身体。
“夜神君夜神君……真是好恭敬的语气呐,龙崎!跟这种人渣你也这么客气么??哈哈……他把我们杀了个干干净净、你还要在这里夜神君夜神君……龙崎你在想什么?!龙……”后面模糊不清的话语突然被一只手挡了回去。
尼亚满脸冰冷地伸手勾住寐罗的脖子、一手死命掩住他的口,把他这么倒拖了出去。“他喝多了。龙崎。”尼亚冷冷说着,退出我的房间。
我呆愣愣望着被用力关上的门,全身血液仿佛都被冻结住。带着惊恐的疑问目光投向龙崎,试图在那双空洞无神的眼睛里找到否定的答案,可却什么也都找不到。
“……龙崎?”我紧张地问到,“寐罗说的……是真的吗?还是……他喝多了??”
“夜神君还是早些休息吧。”他淡淡说了一句,便要离开。我一边拉住他的手臂不让他走,“龙崎!告诉我、龙崎!!……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都做了什么??”
龙崎看着我,像是颇为困扰地皱起了眉。很长的时间过后,他还是微笑起来。“夜神君,不管发生过什么也好、这样的你始终是我的朋友。”
我不明白他所说的『这样的你』抑或以前说过的『现在的夜神君』到底是什么意思,可龙崎那副显然不想过多解释的样子让我失去了再去深究的力气——还有勇气。如果真的是我杀掉他们……不可能!不可能的!!我怎么会杀人?!我怎么会杀人呢??!!……
荒唐。
一定是寐罗喝多了。一定是这样。
我自欺欺人地想着,才发觉龙崎已经躺到床上去睡觉了。伸手熄掉灯,房间里霎时陷入一片暗。独自发呆很久,我勉强起身来到另一个房间门外——我总还是想要问问寐罗……可房间里传来的声音却让我止住动作、无法敲门,更无法再发出一声询问。
下午的记忆一瞬间涌上,我立时有些头晕目眩。
“慢点、求你慢点!尼亚……呃……”寐罗呻吟的声音溢出来,与刚才朝我横眉瞪眼的怒吼声判若两人。他似乎是深吸了口气,继而更加疯狂地叫起来,“尼亚、尼亚!!……”
粘腻煽情的亲吻声堵住了寐罗后面的叫喊,我转过身准备轻轻离开,这时却听到寐罗突然带着些许哭泣的声音。“尼亚……尼亚,我们还能在一起多久……我们……”
“……我不知道。”尼亚的声音没有了冰冷,像是充满悲哀,却又带着满心的疼惜。我无法想象那样一个冷若冰霜的男孩带着这样感性表情的样子,仿佛袒露出褪去所有伪装的脆弱内心。尼亚顿了很久,才继续轻声回答,“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有多久。可能几天,可能几个月,可能几年……你都不知道,我又怎么会知道……傻瓜。”
“……你不是、你不是一直……都比我要强的么?”寐罗的声音如同孩子。仿佛尼亚是知晓一切的神灵,那丝带着希冀和期盼的天真语气没有来由地让我的心一紧。
“寐罗,我们会一直在一起。你知道吗?不管活着也好,死了也好……”
“……我们该怎么办?”寐罗像是哭了。“尼亚,我不想死。”
“即便是恨、又有什么用?你这样说,看不到龙崎伤心的吗??”尼亚叹了口气,“我们现在说什么都无济于事,寐罗。……再死一次也没关系,你要记得我爱你。可惜这样的话却在以前从没对你说过,反而是死掉以后才知道……很可笑吧,寐罗?”
“那有什么……我也是那以后才知道我爱你,尼亚……”

我真的杀了他们么??……
他们已经死了。却还在我的公寓里住着。龙崎平静淡漠的外表掩盖住所有过往的一切,那两个男孩终日依靠酒精和欲望沉溺下去。可是我为什么会杀人。我无法相信。
我回到房间里,在龙崎身边轻轻跪下来凝视着他似乎已经睡熟的脸孔。
“……龙崎,你恨我吗??如果是我真的杀了你……”我声音颤抖地说着,伸手去抚摸他光滑的皮肤,苍白的肤色在月光下反射着诡异的光采,闭上的眼睛让我感到恐惧。当我的手指缓缓掠过他长长的睫毛,停留在额头上,那双色眼睛忽然睁开了。
我愣愣看着龙崎清醒的目光凝视过来,忽然感到呼吸紧张。“龙崎……”
“月君。”他温柔而轻声地唤着我的名字,一如我幻想中的美好。
我发了半天的傻,才意识过来龙崎叫了我『月君』。他叫我『月君』、他叫我『月君』……我猛地凑上去紧盯着他微含笑意的眼睛,“龙崎?你……刚才叫我什么??……”
“月君,你希望我这样说吧?”他看着我,“何况我并不讨厌这样的你。”
“对不起、龙崎……”我也不晓得自己为什么要道歉,只是感到眼眶酸涨得厉害,有什么要狠狠冲出来。我吸了吸鼻子,没有压下那股酸楚,眼泪便丢人地滑落下来了。“龙崎。我不知道过去发生了什么……但是如果我做了过分的事情,请不要恨我!”我哭着恳求。
“恨这种感情,我是没有的。”龙崎说着,抬手轻柔地擦去我不断涌出的泪水。
我想告诉龙崎一直陪在我身边,别再离开。可是想到刚刚寐罗苦涩的低问和尼亚悲哀的回答,我再也没理由说出那样的话。我凝视着龙崎漆纯净的眼睛,仍然停留在他额头上的手动了动、拨开他散乱的发丝,低头印上自己的嘴唇——“龙崎……”
他的身体轻微颤抖了一下,却没有拒绝。有些发冷的手指轻轻握住我的手,他低低地回应了一声。“嗯,月……”我立刻滑下嘴唇堵住后面那个冰冷的敬语。
龙崎的舌头僵硬了一会儿,慢慢变得柔软起来。他听任我在他口中掠夺着那股清淡微甜的味道,只有这种气息才能让我安心、让我平静下来的……我最需要的龙崎。我低声呢喃着他的名字,伸手抱紧他瘦削的肩膀,一手拢住他的后颈轻轻抬起加深了亲吻。
如果龙崎能够给我带来救赎,哪怕是无药可救地沉沦下去,也无所谓。
我是谁,他是谁,寐罗和尼亚又是谁,过往的一切又是如何,都不再重要。我们没有人知道这样的日子哪天会突然结束,如果事实真的是我曾经亲手杀掉他们……而他们又突然这样诡异地回来。一切都成了未知。但唯一能够做的是,拥有现在。
我想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寐罗和尼亚每天都紧紧地靠在一起看电视,在我和龙崎离开后无休无止地纠缠到一起,甚至一起喝得醉醺醺不省人事……不管做什么,只要在一起就够了。他们唯恐这样的日子突如其来便结束,就像之前莫名其妙地开始。
拼命抓紧对方,拼命靠紧彼此。这种眼睁睁等待死亡的感觉,太可怕太可怕。
而现在的龙崎,又何尝不是如此??我感到罪恶感深深地涌了上来淹没掉所有的清醒,我想要哭泣,却没有了眼泪。我抓紧龙崎的肩膀,却觉得离他越来越遥远。我闭上眼睛,却无法逃避地看到龙崎淡漠的眼睛和那两个男孩颓废的身影……这种感觉,几近窒息。
“龙崎……你真的不恨我吗??”我惴惴不安地问到,手指轻微发抖地抚摸他的头发。
“是的。月君……是我第一个朋友啊。”他这么回答。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7.01(16:55)|【月L/NM】詭異生活論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