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MN】報恩者
> 【MN】报恩者 16
在经历过一个激情如火的新婚之夜的转天之后,寐罗因为在地板上待得太久患了感冒。虽然尼亚为此很伤心他们不能去买苹果大的钻石戒指但还是任劳任怨地照顾了他的丈夫。他特意煮了一锅热气腾腾又很美味的鸡肉面条汤端到卧室里,爬上床坐在寐罗旁边。
“寐罗,我给你做了吃的东西。”尼亚说。
“我现在不想吃东西,”寐罗皱着眉拒绝,但一阵阵浓郁的香气钻进他的鼻子让他不由自主朝那碗冒着香喷喷热气的面条汤看了一眼,“那是什么这么好闻?”他问。
“鸡肉面条汤。”尼亚将碗凑到他嘴边,“你要试试吗?”
“……闻起来还不错。”寐罗咕哝着,“好吧,我就勉为其难地尝一口。”
然后他坐起来,将枕头竖过来倚在后面当作靠垫,眼睛望着那碗看起来卖相诱人的汤。被切成小块的胡萝卜丁和鸡肉,绿色的蔬菜和金黄的面条看起来都让人很有食欲,他凑上去将嘴唇贴住碗喝了一小口汤——温暖,柔滑。难以想象的美妙滋味让他如坠天堂。要是在每次感冒或者发烧的时候都有这么一碗美好的鸡肉面条汤,那差不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了。
“好啦,味道很棒,把碗给我。”他说,伸手去拿碗。
碗被男孩拿开了。“我要喂你吃面条,”男孩很认真地说,“妻子都是这么做的。在丈夫生病的时候要做一碗世界上最好吃的面条然后亲手喂他们吃下去,那是我作为妻子的义务。”
“我生病还不是因为你?!”
“所以我才更好地照顾你,张口,”尼亚像模像样地挑起面条送到寐罗嘴边,“张口嘛。”
“我从四岁起就不习惯被人喂饭了!”
“求求你啦,张口嘛,我想喂你吃面条。”
“妈的,你这混蛋。”寐罗说着还是乖乖张了嘴,把尼亚送到他面前的面条一口吞进去。无与伦比的美味在他的口腔里泛滥开来,舌尖唇齿之间全都是幸福的滋味,他一旦张了口就没法停止了,于是在尼亚愉快的喂食下他很快把那碗面条汤席卷一空,之后意犹未尽地舔舔嘴角——上帝啊。自从他进入孤儿院之后他就再也没吃过这么美味温暖的面条汤了。他看看男孩,才发觉尼亚仍然穿着那条可爱的粉红色围裙。“我说,你很适合这围裙嘛。”他一语双关地说,然后朝尼亚心情很好地眨眨眼睛,神奇的是他看到那个厚脸皮的家伙居然脸红了。
“……呃、是、是呀,”尼亚结结巴巴地说,“你想要看我只穿围裙吗?”
“喂,我不想把刚喝下去的面条汤全都吐进下水道里!”
“等你好起来之后再看吧,”尼亚端着碗走了,“你想怎么看都没关系。”
“我没说要看你只穿个围裙!你这家伙!!……”话虽然这么说,但寐罗已经开始在心里尽情勾画起尼亚只穿条粉红色围裙的模样——要是再加上上次那两只猫耳朵一定会更好。他觉得脸颊发烫,那副想入非非的场景让他内心迅速被某些无法控制的高温灼烧着。他知道尼亚一定会毫无怨言地按照他的所有要求去做,事实上他很清楚男孩对他百依百顺。虽然他不明白到底为什么是这样——他也不明白为什么尼亚这么的爱他。这简直见鬼的怪透了。
但是似乎还去不错……至少他过去没喝过谁的面条汤。
寐罗舒服地叹了口气,将枕头重新放回去躺好。过了一会儿,尼亚的脚步声再次靠近。他居然期待起那熟悉的步音来——直到卧室的门被推开,他微微睁开眯起的眼睛,看到尼亚已经换回了那身幼稚的兔子睡衣,关上卧室的门然后拉好窗帘,爬上床坐在他身边,跟他挤进一条毯子里。“你会被传染感冒的,”寐罗拖着浓浓的鼻音说,“离我远点,尼亚。”
“没关系,我很少生病,”尼亚说,“现在……”
“是呀,据说傻瓜从来不感冒。”寐罗嗤笑着说。
尼亚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用倍受伤害的目光看了他一眼。寐罗马上被某种强烈的罪恶感打倒了——他迅速坐起来揽住男孩的肩膀,“我跟你开玩笑呢,”他说,“你当然不是傻瓜。”
尼亚还是不说话,然后拿起他的小熊把脸埋进去。
一般尼亚做出这个姿势时代表的只能是在害羞或者在伤心。寐罗有点无计可施,似乎他对于哄慰男孩不怎么精通——但好歹他也要试一下,不然晚上就不再有这么好的面条汤了。“好啦,别这样嘛,我不过是不小心说错了而已,”他说,“别生气了,小气鬼。”
“你才是小气鬼,”尼亚的声音从小熊里闷闷传出来,“你连戒指都不给我买。为了结婚我做了这么多牺牲,任劳任怨地给你做佣人,在你生病时给你煮好吃的面条汤,然后还要在你的强烈要求下喂你吃面条,并且穿围裙给你看。事实上我的后背还痛着,都是你……”
“好嘛,一会儿去买!不就是戒指嘛……喂这好像是两回事!!”
“我要苹果一样大的钻石!”
“没有那种东西!”寐罗瞪着眼睛,“就算有,我倾家荡产也买不起!”
“葡萄一样大也可以。”
“见鬼的葡萄干一样大的也没有!”寐罗吼到,“你只能要个普通的!”
“好吧,那我就要个普通的。……我们什么时候去?”
“今天不行,我还在病着呢。你没看我已经爬不起来床了吗?”
“那就明天好了。顺便我们还能去趟教堂,带着玫瑰和戒指。”
“好吧明天……喂为什么我们要去教堂!我没说要跟你结婚!”
“我只是想带着玫瑰和戒指去参观一下你们这里的教堂……”
“你少给我扯词!你这不折不扣的小滑头!!”寐罗顿了一下,“喂!你是怎么从我这里骗走一个戒指的?刚才我们说了什么??我说要给你买戒指了吗?!!……”
“我对上帝发誓你说了,”尼亚马上说,“还说只能给我买个普通的,以后再换好的。”
“我说了吗?我自己怎么不记得了?!!”
“你生病了嘛。大概感冒容易忘记事……”
“我他妈的怎么脑袋这么迷糊……?!”
身边的男孩一头扎进他怀里,两条手臂顺势搂住他的身体,而后他感觉到尼亚隔着衣服用力吻他的胸口,他低头看看男孩,对方一脸幸福的表情让他同样有种莫名其妙的幸福感。好吧,其实一个戒指也那么重要……不就是个戒指嘛。反正不会用太多钱。这还比较划算。
“尼亚,”他拍了下男孩的背部,“去再睡会儿吧。我知道你很辛苦。”
“你能抱着我吗?”
“……好吧,好吧,来,躺下来,”他抱着男孩钻进毯子里,对上尼亚那双幸福得弯成可爱弧度的眼睛,寐罗觉得胸口暖融融的。当然,他知道这绝对不关什么见鬼的爱情的事,这跟那无关。他只是——只是觉得,呃,尼亚似乎也没那么糟糕。仅此而已。“睡吧。”
况且和尼亚做的感觉也是如此的好。
但做那些不代表着他爱上他。他和不同的人做那些,并不意味着他爱他们的每一个。那他岂不是要他妈的累死了——所以他也不是爱尼亚什么的,尼亚还是个孩子。虽然这个孩子已经成为大人了。他觉得是这样。在经历过昨晚之后尼亚应该算是成人了吧??……这么说他是让尼亚变成成人的人了??……这个念头让寐罗有种非常愚蠢的自豪感。他没法描述出这种情绪膨胀的感觉——但这让他从心里觉得骄傲。他见鬼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寐罗,”尼亚在他怀里发出声音,“你睡了吗?”
“呃?没、还没,你又怎么了吗?”
“你喜欢奶油的结婚蛋糕还是巧克力的?”
“当然是巧克力的。……喂!什么结婚蛋糕!?”
“我就是问问,好吧,巧克力的。那你介意用草莓拼成我们的名字吗?”
“大概我不会介意——但那是在我同意举行那个愚蠢仪式的前提下!我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跟你说过要结婚之类的蠢话,要是说过那我收回。我不想结婚,你懂吗??”
“我知道寐罗一定不想做穿白的那个……”
“得啦,得啦。你敢穿白吗?!”
“……哦,我是男的,但作为妻子一方我会很高兴穿个白色的西装……”
“西装不行。人家妻子都是穿婚纱的,你明白吗?!就是那种看起来又蠢又笨而且坠满蕾丝绸带也可能有珍珠那些亮闪闪的东西的白裙子——虽然可能你穿那个也不错但我觉得你还是穿围裙更合适。另外,我对红地毯祭坛圣歌誓词一类的东西完全不感冒。我说,和你在一起说话和睡觉的感觉不胜愉快,但结婚这事目前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你听到吗?”
“你这么深地爱着我,如果你不肯承认这一点的话,你早晚要心碎的。”尼亚认真地说,并伸手抚摸着寐罗棱角分明的脸颊,“我不介意穿白裙子。从我出生开始我一直都在穿白。”
“是吗?你家里穷得连件其他颜色的衣服都买不起??”
“你什么时候才会明白你不该在这种时候还别扭地不肯承认你爱我呢?”
“我说你什么时候才能明白你完全是一个人在自作多情呢?!”
“你不想要一个每天早上在你醒来后就能给你端来香喷喷的早餐,每天都给你洗衣服和打扫房间,在下午能和你一起喝茶吃点心晚上出去散步或是看电影,回来之后还能和你一起洗澡然后跟你来上一整晚的人吗??……你想要悲剧的爱情故事发生在自己身上吗??”
“上帝呀,我记得告诉过你少看那该死的电视剧了!”
“我们之间的爱情是地久天长的,你不要再逃避了。”
“他妈的我警告过你别再跟我说这些愚蠢的废话!”
“你为什么这么喜欢欲擒故纵呢?你已经抓住我了!”
“你就不能安静会儿吗?我可真的要去找胶布了!”
“这是我第三次告诉你你的嘴比胶布更有用……唔……”
寐罗使劲吻住了那个男孩。他只是想要对方闭上那张没完没了喋喋不休的嘴而已。虽然这个封嘴的动作很快走了味道变成火热的吻。在尼亚再次超常发挥自己的特长时,寐罗非常迅速地放开了那家伙——他绝对不想再让那混蛋得逞。“听着!”他说,“你给我放老实点!”
“你不能强暴我,”尼亚睁大眼睛,“那太粗鲁了!”
“你管我粗鲁不粗鲁……喂谁要强暴你啊?!!”
“我是不是该去换那个围裙?还是你那件宽松的大T恤??”
“你什么都不用穿……不!不是!是你什么都不用『换』!”
“好吧,要是你喜欢脱掉我的兔子睡衣也不错,就是麻烦了点……”
“那一点都不麻烦!——嘿!我没说要脱你的睡衣!!”
“我不知道你还喜欢玩这个,但我可能做得不太好……好吧我就试一下……救命啊!!”不等寐罗愤怒地抗议什么那个男孩已经在床上扭动着尖叫起来,就像真有那么回事似的,而寐罗面对尼亚那副可怜巴巴奋力挣扎的样子,睡衣的扣子脱了线,露出男孩仍然遍布着他的吻痕胸膛,无论是锁骨还是肋骨看起来都很美好……另外尼亚的叫声实在让他很想下手……要是他对着这样一个美妙的东西还保持着愚蠢之极的理智,那他绝对不会感冒。
“救命——救……”
寐罗猛虎扑食一样扑了上去。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19(10:34)|【MN】報恩者コメント(2)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我差不多要弄清楚WS尼亚套话的招数了(真不愧前世[?]是Wammy's第一来着),但很明显白痴M还没弄清楚XD
很想知道闹成这样后M再知道N是蛇....会有什么反应=v=
From: mercurix * 2007.10.28 12:47 * URL * [Edit] *  top↑

Wammy's第一?难道当初尼亚就是用这手把梅罗气得失常~才得第二的吗?v-399
你不想要一个每天早上在你醒来后就能给你端来香喷喷的早餐,每天都给你洗衣服和打扫房间,在下午能和你一起喝茶吃点心晚上出去散步或是看电影,回来之后还能和你一起洗澡然后跟你来上一整晚的人吗??………………5555伦家也想要一个这样的LP
From: April朋朋 * 2007.10.28 13:46 * URL * [Edit] *  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