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MN】報恩者
> 【MN】报恩者 17
一边扫着院子,尼亚一边唉声叹气。上帝只给了他三个月的时间变成这样子,要是寐罗没有爱上他的话他会再次变成原来那副丑丑的模样,然后再也没法变成男孩。虽然他也不是很畏惧那个结局,但总归他还是在心里期待着能够一直做个人类,在寐罗身边有多快乐。
要是他不在了,还会有其他的人照顾寐罗吗??
可能有吧。大概像他这样的人多得是——反正寐罗一直都那么受欢迎。要是酒吧里那些男男女女排队来给寐罗做家务的话,大概他们最多一个月轮上一次机会。喜欢寐罗的人太多了。他数也数不过来,并且他还不是个纯粹意义上的人。除非寐罗全心全意真正爱他,愿意把他当作这个世界上最为亲密的人——他们两个站在教堂里,让牧师把他的手放在寐罗手里并大声说现在和未来都会爱他,对他忠诚并且和他分担一切,他才能摆脱他的动物外型。
有点像童话。而实际上就是童话。童话当然有个童话的过程。但结局呢?
“我愿意,”尼亚拿着扫帚大声回答,就像牧师已经在问他那样,“我非常非常愿意!”
“你在说什么呢?!”被推开的窗户里探出寐罗的脑袋,“什么我愿意??”
“……没什么。”尼亚迅速脸红了,然后快低头继续扫着他的院子。
“怎么了?”寐罗好笑地趴在窗台上笑眯眯地看着他,“你又在做穿白的美梦了??”
尼亚转身跑到寐罗看不到的院子角落去扫树叶。夏天变成了秋天,一转眼他就只剩下了一周的时间。虽然他尝试过用各种软磨硬泡的方式拖着寐罗去教堂,但那个男人对此根本不感兴趣——他觉得寐罗大概一辈子也不想结婚。事实上他开始也没打算要跟寐罗结婚什么的,他很想回到树林里继续做条蛇。在经历过被关在玻璃馆里那么久之后,能够重回大自然已经是他最快乐的事了。但在回去之前他觉得应该为他的『救命恩人』做点什么,当作回报。然后上帝给了他一个机会并好心地告诉他要是能得到寐罗的爱就能一直做个人类云云。当初他可没想一直做个人类。他觉得那不如做个动物愉快。可现在看来……其实做人类也不错。至少煮熟的食物比生的好吃。床也比树枝舒服,还有电视看和有浴缸洗澡。最重要的是……他已经不想离开寐罗了。虽然寐罗嘴上总是很无情但寐罗的心还是很好的。至少他现在再也没被寐罗出去过,而且寐罗一直都在让着他——看个动物世界什么的。
要是能和寐罗一直在一起多好啊……
尼亚坐在院子里的一块石头上眯着眼睛望着天空。虽然他要做很多家务活,一天到晚都像个佣工累得要死,看来妻子真不是那么容易的职业。而且寐罗偶尔还是会晚上去酒吧玩,他最多被塞上一杯泡沫牛奶然后只能站在一旁看着那些牛头马面跟寐罗说话。就他鉴定,那当中没有一个适合做寐罗『妻子』的人。他们普遍自私又无常,大概不会一直照顾着寐罗,更不会在寐罗感冒的时候煮一锅美味的热汤,然后在寐罗睡着的时候耐心地给他擦汗。
不过……他天生不是人。那也是没办法的事。
再说寐罗不爱他就是不爱他,他怎么假设也没用——并且现在他的大胆假设已经对那个男人不起作用了。寐罗在『识破』他的诡计之后就很少再上他的当了。就算他把寐罗骗到了教堂,带着玫瑰和戒指,如果寐罗不是真心想要举行那个仪式并说那些话,还是没用。
“喂,你那个院子要扫上一天吗?!”寐罗大声问到。
“马上,马上就好!”尼亚慌忙跳起来继续扫。然后还有一筐的衣服要洗,地板要吸,房间要收拾,晚餐要煮和盘子要刷。其实要是寐罗能爱他,大概他一直做这些也没什么。而要是寐罗并不爱他,他却一直做这些就非常凄凉了。尼亚告诉自己他只是在报恩而已,这个痛苦的报恩过程很快就要结束了——寐罗不爱他,所以他也不想再做这么辛苦的妻子了。
上帝啊。虽然……他还是很想做寐罗的妻子。
尼亚一颗动物智商的脑袋被这些矛盾的念头搅得昏昏沉沉。当他扫完院子回到客厅里,尼亚看到墙壁上那个触目惊心的日历——还有一周!他就要回森林继续当个蛇了。于是没等尼亚再发出任何感慨,他被两个多月来的劳累打倒了。尼亚抱着洗衣筐摔了一跤。
很响的嘭的一声传到卧室里正在和昨晚酒吧新认识的『伙伴』讲电话的男人耳中,寐罗不由得捂住话筒叫了一声,“尼亚?”他以为尼亚又做了什么蠢事,“喂,尼亚??”
而客厅里奇怪地没有传来任何回答。
“抱歉,待会儿再和你说。”寐罗迅速挂断电话,起身朝客厅走过去。“尼亚?”
他在地板上找到趴在散落衣服上的男孩,寐罗吓了一跳,连忙跑去蹲下身摇晃那个男孩的肩膀,“喂,喂喂尼亚?你怎么了尼亚??……喂,醒醒尼亚!睡着了吗??”他摇晃了一会儿毫无结果,于是寐罗确定尼亚是摔昏了。他叹了口气,抱起男孩回到卧室里把他放在床上并好心地给他拉上毯子盖好。尼亚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看起来就像已经蒙主宠召了。
寐罗去把那堆衣服塞进洗衣机里让它自己转动着,而后在客厅里转了一圈,想了想该用什么药治疗突然昏厥——但他想不出来,最后他只能又回到卧室,站在那里看着尼亚。
尼亚是不是被累倒了??……
这个念头一旦冒出他的脑海,他突然心虚起来。也是哦。他出汗地想着,他不应该让个十几岁的男孩天天做那么多家务——然后晚上还做其他运动。大概换作他也会被累晕过去。那么就是他不对了??……不可能吧。他最初的念头不是要把尼亚累晕——他最初是想要做什么来着??寐罗绞尽脑汁想了半天才猛然想起他是想把这个自封为他妻子的白痴走的。
但尼亚现在还没走,并且一直勤勤恳恳做着他的『妻子』。
其实他用那些苛刻的规则来吓唬尼亚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寐罗思考着,可不这样的话,尼亚就会一直住在这里做他的妻子……他怎么会有这样一个妻子呢??他觉得至少那应该是个女人,美丽动人,温柔贤惠。而不是一个智商奇怪的男孩。虽然尼亚的『妻子』做得也不错……但和一个人永久地住在一起?!这太糟了。他只想和某个人住上一段时间。所以他根本不想结婚。结婚就意味着你可能要一直跟那个人被绑在一起,那简直太可怕了。
寐罗觉得一股寒意从内心深处冒了上来,他为难地看看尼亚,又看看外面。自从尼亚做他的『妻子』以来,他的房子总是干干净净一尘不染,每天都有热腾腾的美味三餐并且还有洗净熨平的衣服穿,有再也没在半夜断过货的巧克力和烟,还有让他神魂颠倒的欢爱滋味。但即使是这样大概他也没法一直和一个男孩——以后则是一个男人过上一辈子……
他叹了口气,头痛地揉揉太阳穴,然后走到床边坐下来看着尼亚。他已经有段时间没有这种头痛无比的感觉了——大概也是尼亚做了他的妻子以来,他仿佛突然地就不再为尼亚的存在而感到郁闷和痛苦。相反他很享受尼亚为他做的一切,无论如何,尼亚也算是个『合格』的妻子了。恐怕其他人做得还不如尼亚……不然尼亚就不会被这么笨地病倒了。
只能说尼亚做得太卖力气,甚至不懂得偷懒。所以被累晕了。
寐罗伸手摸摸男孩的脸,觉得尼亚似乎瘦了不少。太累了吗?
他希望那只是他的错觉。……好吧。他可以给尼亚减点活……但那样的话尼亚不是更加乐意在他这里住下去了吗??……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他想要走尼亚呢?怎么回事??
寐罗一下子觉得脑袋似乎变迟钝了。
他想了好一会儿,感到自己越来越搞不清事情始末了。于是他转身走出卧室关上房门,打了个电话给玛特——现在大概只有那个男人能帮他理清点头绪了。他到底想要干吗。
“怎么了吗?”玛特一进门就大叫一声,“你被洗劫了?!怎么这么干净??”
寐罗用一拳头让他安静下来以免吵到卧室里的男孩,然后告诉玛特这是他那个混蛋主意所带来的视觉效果。当玛特知道尼亚一直以来都在任劳任怨做着寐罗的『妻子』时,他一张嘴张成O型半天没法合拢。他的眼睛扫过窗明几净温馨十足的客厅又回到寐罗脸上,那个男人正苦着一张脸看着他,似乎在等他拿个好主意似的。“……这不是很好嘛。”他说到。
“似乎是不错……但我最初不是要走他才这么做的吗??”寐罗苦恼地抓搓着头发,“结果现在却演变成这样子——他越干越起劲,甚至被累晕了!我真的不知道他到底是想要干什么。难道他真的想做我妻子??……喂别开玩笑了!当初我们不是这么说的吧?!”
“看起来他是想做你妻子,”玛特说,一颗脑袋比寐罗好不到哪里,“那怎么办?”
“怎么办?我不是在问你吗?!”寐罗怒视他,“你以为我他妈的把你叫到这里来只是想要多个跟我一起唉声叹气的笨蛋吗??……你好歹提点建议啊,我现在该怎么办??”
“我又不是万能点子机,”玛特皱眉,“那就让他继续做你妻子呗。”
“你开什么国际玩笑!我要一个男孩——当然啦以后是个男人——做我妻子!这事如果被那些人知道岂不是笑死了??……何况我一点也不想和尼亚结婚,我一直当他在玩着什么孩子过家家的游戏,谁知道他自己一个人玩得这么带劲,现在居然愚蠢地被累病了!”
“那就坦白告诉他你不可能跟他结婚,让他把这些好心送给别人不就完了?”
“他要是不肯走呢??你明明知道正是因为他不肯走——我们才想这个破主意的!现在可好,他做得一心一意,完全一副这个家另一个主人的架势,我还怎么走他??”
“……哦,好像问题麻烦了呀,”玛特不安地抓着头发,“到底怎么搞的??”
“我要是知道还用问你吗?!……你真没用呀。”
“你以为你自己就很有用了吗?!连个男孩都搞不掂,你笨啊你!”
“他妈的这主意还不是你出的?要不我早就把他扫地出门了!”
“好啦我们别吵了——你还不快点想个办法不然只能这么下去了!”
“什么叫只能这么下去了?!你真是比我想象的还敷衍了事!”
玛特歪在沙发里想了一会儿,看看寐罗,“那你的意思就是想要快点把他打发走吧?”
“……呃,”寐罗犹豫片刻——要是尼亚立刻走了,大概他的生活就再次陷入一片混乱。可让尼亚一直住在这里也不是什么常事。“最好过一段时间吧,”他支吾着,“抛开——抛开他仍然像过去那样烦人之外,其实他做家务活还不错,而且他还会做饭和……”他硬生生地咽下那个容易引起玛特神经大震的『活动』,“……和照顾生病的我。其实也还好……”
“……你到底是想要他走还是不想他走啊?!”玛特被搞迷糊了,“什么叫也还好??”
“就是——就是当然要让他走,但最好不要那么快,”寐罗硬着头皮说,“他很能干。”
“哦,你请个计时工不就完了?!”玛特哼到,“用得着这么犹豫不决吗??”
“嗯……说的也是,”寐罗点着头,“那你有办法把他弄走?”
“没有。”玛特掏出烟盒叼了一根,“我哪里有法子!”
“那你说这些废话!?”寐罗气坏了,“你拿我开心啊?!”
“我不是在想呢嘛,”玛特不耐烦地挥挥手,“还不是你自己惹来的。”
“我什么也没干,我根本不知道他从哪儿冒出来的!”
“得了别说了——问题又回到最初阶段了,真要命。”
寐罗愁眉苦脸地坐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比起当初,此刻他更加矛盾和混乱起来。他想要尼亚离开吗?……想到尼亚所作的这些,他觉得再把男孩走是残忍的事。可若是就这么收留尼亚——这不是太扯了吗??他根本用不着什么见鬼的妻子,更别提结婚……
“要是你没法说,那么我去跟他说清楚吧,”玛特叹了口气,“虽然他原本是好意——但好意给别人带来麻烦就不再是好意了。我想他不会连这点事理也不懂。……希望他能明白。”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19(10:33)|【MN】報恩者コメント(1)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回归现实准备秋后算帐啦?TAT
这篇的特点是大家的脑子都转不过弯XD
加油哦=v=等你好消息v-392
From: mercurix * 2007.10.28 15:07 * URL * [Edit] *  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