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NM】美丽人生 21> 因為愛II【NM】美麗人生
> 【NM】美丽人生 21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想喝酒吗?”寐罗递给他一罐啤酒,“给。”
“不要……”他本能地皱了下眉,但还是接过来。“谢谢。”
“如果有哪一天你不会再总是开口说『不』,『不要』,『不必』这样拒绝的话,或许你就能够好起来——那会是你希望的结果吗?”寐罗问到,一边摇晃着手里的啤酒罐,然后转头看着那个男人,“像所有人一样,有朋友,有同事,有感情,有爱,有正常的朝九晚五也有约会,还有周末野餐和定期休假,不再抵触社交,也有渴望家庭的念头……听起来怎么样?”
那个男人只是淡淡笑着摇了下头,拉开易拉环仰头喝了口啤酒。
“不喜欢?”
“不期待。”尼亚说,伸手擦擦嘴角,“实话说,那对我而言没有半点真实感。”
“那么如果我离开了,你会做什么?”寐罗问到。
“不知道。……不过,当然,会伤心,会难过,会对过去发生的事产生怀疑——会以为自己是因为太过渴望感情而产生幻觉。或者说现在我也无法确定是否此刻自己就在幻想中。然后……然后确定你不会再回来后可能会消沉,会低落,会再次失去对一切事情的兴趣变得像过去那样,用工作把自己的失落掩埋起来,想办法淡漠,想办法摆脱,想办法……忘记。那时候工作会再次成为我的救命稻草,”他说着,无声地叹了口气,转头看看寐罗,“我——并非在以此『威胁』你什么,我只是在做一个尽可能理智的预测。……你明白吗??”
寐罗好一会儿才点点头,一边漫不经心地喝着手里的啤酒。
“世界上没有天使,”尼亚说,然后耸耸肩,将啤酒凑上嘴边,“我会这么告诉自己。”
“抹杀我曾经的存在和我做过的一切?”寐罗问到,“用那种愚蠢的自欺欺人的方式?”
“我不知道除那之外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能让我缓解,对于我来说。我可能会再次回到没有朋友的现实世界里,然后这一次,或许不会再有一个天使找到我的家坐在我的沙发上,也不会在逃跑的时候被我的窗户卡住脚,或许我会整天幻想着在下班后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就像之前那些日子一样——也会渴望在公司里看到那个人,在其他人嘲笑我的时候能有他在我身边陪着我。……寐罗,这是所谓的命运的安排吗?我遇到你,接下来有这一切发生?”
“大概是,”寐罗回答,虽然脸上同样带着深深的不确定,“……我想这应该是。”
“为什么我会遇到你呢?”尼亚勾了勾嘴角,将空的啤酒罐放在沙滩上。“在天堂里有那么多的天使——他们每天帮助各种各样的人类,帮助他们寻回失落的东西,帮助他们鼓起勇气和拥有信心,帮助他们找到爱,找到美好的希望和梦想,帮助他们渡过困难,面对人生。我从不知道这些都是真实存在的。……也从不知道自己会在某天得到一个天使做朋友。”
“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嘛,你想那么多干吗?!”寐罗抱怨一声,重新递给尼亚一罐啤酒。“好了喝酒——从小到大你居然连酒都没有碰过,要是没遇到我的话你将要过的是怎样一个残缺不全的人生??……除了工作什么都没有。像个社会机器。为什么你不能好起来??”
“我不知道,”尼亚再次接过来,拉开拉环。“要是我没有办法好起来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寐罗咕哝着,“你不要以为天使就是万能的。”
尼亚笑了。然后朝寐罗举了举啤酒罐,“好吧,我们喝酒。”
“唔,这样就对了——先喝酒,管他的!”寐罗拎出一瓶红酒,“我们喝这个。”
“为什么我们要在海边喝酒?”尼亚缩了缩肩膀,“风很冷。”
“因为我想在这里看日出,你不知道那有多美吗??”寐罗白了那个男人一眼,然后朝尼亚那边挪了点过去。“要是你觉得冷就靠过来点,大概有火堆就会暖和多了。”
一堆篝火在他们身边瞬间燃烧而起,伴随着劈啪的烧柴声和四溅的火星,这为他们带来一些温暖和温馨,照亮了他们带着微笑的脸孔。他们靠着彼此的肩膀,一边喝酒一边说话,享受着时间每一秒钟的缓慢流逝,等待着日出,借助彼此的体温抵御着寒冷的侵袭。
“天使都是这样随时接受上帝安排的任务和被考验吗?”
“不,我曾经犯过很愚蠢的错误,所以才会这样。”寐罗耸耸肩,叹了口气,倚着尼亚肩膀看着远处漆如墨的海面。“天使都是有分工的。——就像人类一样,不同的天使总是在同样的地方从事同样的工作。那是天使当中的大部分——守护天使。在医院里,墓地里,教堂里,森林里和公园里很多地方,各种各样不同的地方都有天使存在。如果他们一不小心因为粗心和疏忽犯了错误就会被收回守护的权力然后改派其他的任务,远比守护困难得多,就是拯救——只有通过这些考验的天使才会再次拥有守护的资格,这样的天使也有不少。像人类一样,天使也不是万无一失的。我犯过很严重的错误所以……”他吸吸鼻子,神情失落。“所以才这样。实际上我一点也不开心。虽然我总是看起来很愉快……那是愚蠢的逃避。”
“你曾经是什么天使?”尼亚低声问到,“别想过去不愉快的事,好吗?”
“护航天使,”寐罗努力打起精神,朝尼亚挤出一个微笑,“实际上每架飞机,每艘轮船和每一列列车都有天使在守护,当然,你看到了——失职的天使也不少,因为总是有事故。”
“那么……你遇到了什么麻烦?”尼亚小心问到。
“我护航的那架飞机遇到了暴风雪,在紧急迫降时坠毁,机上315名乘客全部遇难。”寐罗声音嘶哑地呢喃着,“……是我的错误……没有发觉飞机压力装置有问题。而在飞机起飞之前我们应该仔细地检查过。我去晚了。那时候飞机已经起飞了。所以我……”他顿了顿,叹着气难过地闭上眼睛,“那些人都是因为我的失职而丧生的。我实在糟透了。不是吗?”
“可是事情已经过去了,”尼亚安慰到,“如果你因为过去发生的事始终耿耿于怀,无法再次鼓起信心去面对以后的事,那比什么都要更糟。寐罗,对过去念念不忘是毫无用处的,人们总是说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这不是一句空话。……你明白伤心无济于事。你也总不可能一辈子因为那件事而责怪自己,打不起精神,对自己充满怀疑和不确定。……麻烦总是难以避免的。当然,那些乘客的生命很可惜。但他们的丧生只换来一个从那以后一蹶不振的天使吗??……你不努力,整天活在过去的阴影里,总是完不成任务,贪图一时的逃避……寐罗,没有人会希望你在那次事故之后变成这样。即使是上帝。我想他给那些曾经犯错误的天使更加困难的任务是因为他不想放弃你们,因为他确信你们仍然是他可爱的孩子,你们也仍然有着能够给人类带来保护的力量。或许,他也希望你们在这些拯救人类的过程中能看到自己的影子——拯救你们自己。……难道不是吗?从那以后你没有朋友,可你现在有了我。我也是。与你分享朋友之间的一切,关心,信任,欢乐和彼此安慰。你不觉得高兴吗??”
“当然高兴,”寐罗回答,“当然。……我很高兴遇到你,可是……”
尼亚伸手揽住那个男人的肩膀,轻轻拍着他的肩。“别再想那些让你无法摆脱的事,你该抬起眼睛看着前面——如果你能够通过上帝给你的考验,你就能够恢复守护天使的资格,你可能会再次成为护航天使——去保护更多人类的生命,让他们免于灾难。还有什么是比那更好的结局呢??……我想上帝也会希望这样。他一定希望这个教训换来的是你清醒的认知和日后对每一个任务的全力以赴。而不是你在那之后灰心丧气,只用混日子来打发时间。”
“那么……你认为我会通过这次考验吗?”寐罗问到,微微移过视线看着他,“你认为你能够从我这里得到勇气和坚强吗?如果我离开,你也仍然能够带着微笑过下去吗??就像我一直在你身边一样,不要再总是用工作和孤独来折磨自己,努力去享受生活,享受生命,享受这个世界上的一切——我不想再看到你总是封闭自己。你明白吗?……我讨厌你那样。非常讨厌。”他抬手捂住脸孔,而后长长地叹了口气,“上帝啊。我突然感到很伤心。”
“为什么?因为我吗?”尼亚问到,“你不觉得我们两个像好莱坞影片里的最佳组合?一个总是悲观失望,一个只会自暴自弃。而实际上没有任何其他谁能拯救我们,拯救我们的只能是我们自己——可能我在你那里得到勇气,然后你在我这里找到希望。我们彼此安慰。”
“大概你说的没错,”寐罗哼着,“那你在我这里找到了什么?”
“唔——大概,大概是……天生乐观,”尼亚想了一会儿,“你看,虽然你心里一直都很难过但你还是能够找到愉快的事让自己开心点,也可能只是你在逃避那些让你不愉快的事。我只是在说事情的本质,实际上你是一个非常擅于带来快乐的家伙——你总是笑,笑起来也很好看,如果那是发自你的内心,那会是这个世界上最明亮的笑容——你看起来脾气很差,但实际上你仍然有一颗善良的心。当然了,你是天使,天使都是善良的。我只是说你从不会掩饰起你的内心,你会在我背后给我那个讨厌的主管一拳头,也会在别人嘲笑我时为我感到忿忿不平,会为我辩解,然后追上来试图唤醒我的麻木不仁——你会把路边的小猫捡回家,会因为我不想收留它而对我破口大骂,会在我丢掉它之后怒气冲冲地离开,但还是回来陪我在那里坐上一整晚。即使愤怒我的行为,却仍然会给我止痛药。……寐罗,我想天使拥有着这样一颗心是胜过拥有其他任何一切的。可能你对自己失望,但你从未遗失你宝贵的心。”他微笑起来,手指轻抚着那个一言不发倚在他肩上的男人的柔顺金发,此刻寐罗的表情那么单纯而安静,甚至让他的心脏隐隐作痛——他希望他能让寐罗重新振作起来,认清一切再次成为一个出色的天使。他想要帮助寐罗,不仅仅因为寐罗帮助过他——他想这是朋友存在的真正意义——给彼此最需要的东西,给彼此最渴望的东西。而非仅仅是坐在一起说笑。
“你该去做个演说家,”寐罗看了他一眼,“我突然发现你比任何人都擅于言辩。”
“或许吧,但你听到我刚才说的那些吗?”尼亚问到,“我所说的每一个字??”
“当然,你以为我耳朵有毛病吗?距离你这么近还听不到你在说什么——”寐罗的声音戛然而止,他眨着眼睛,似乎异常困惑又有点紧张地看着尼亚垂下来望着他的目光,他们的距离是如此之近——近得他能清楚地嗅到尼亚呼吸里带着的啤酒味道,而他们的下巴也距离如此之近,他们的眼睛,他们的脸孔,他们的肩膀和他们的身体。……这是亲密无间的确切定义吗??包括尼亚揽住他肩膀的手和他倚在尼亚怀里的姿势。他慌张地吞咽一声,别过脸看着身边那堆仍然在热烈燃烧着的火焰。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沉默让他更加紧张无措。
“寐罗,”尼亚的声音从他耳后传来,将一阵颤栗送下他的脊椎。“你要睡一会儿吗?”
“不,我不困,”他说,迟疑了一下又转过头,“你想睡觉吗?”
“不,我也不困,”尼亚回答,“我只是以为你累了。”
“我没事,几天不睡也没关系,”寐罗很快地说,“那……你还要喝酒吗?”
尼亚看了他一会儿,点点头,“当然好,”他微笑着,“我们可以就这样一直喝到日出。”随后一罐啤酒被塞进他的手里,他接过来,和那个男人随意地碰了碰铁罐,再次一饮而尽。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1.02(21:39)|【NM】美麗人生コメント(1)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敞开内心说话还是蛮好的XD
M先心动啦?>//////////<
From: mercurix * 2007.11.10 14:37 * URL * [Edit] *  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