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NM】美丽人生 26> 因為愛II【NM】美麗人生
> 【NM】美丽人生 26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亚顿•安森,肖恩•巴洛,布莱克•卡特,埃米莉•哈罗……”寐罗将花束轻轻放在那些死者墓前,尼亚则跟在他的身边,揽住他的肩膀轻拍着安慰他,“我很抱歉。”
“你做得很好,寐罗,他们会接受你的歉意的,唔?”尼亚在他耳边低声说到,“走吧,还有很多灵魂在等待着你的抚慰,等你做完这些,相信上帝一定会原谅你犯的错误并且让你回到他的身边——你可以难过,在这种时候,但是不要让难过一直制约着你,好吗??”
“我在努力做下去,”寐罗说到,“我会坚持。因为我想把这件事完成。”
“那么就好好继续,走吧,我们去那边——”
“尼亚,你真的不觉得我是个非常糟糕的家伙吗?”寐罗小心问到,“我犯的错误那么可怕——很多人因为我那个愚蠢的错误而丧命,结果我却只能给他们歉意和无用的花。”
“如果你的伤心能够让他们起死复生,那么随便你怎么伤心,”尼亚劝解到,“但事实是无论你怎样忏悔和难过也不会让他们再次睁开眼睛——既然这样,为什么你不做好你该做的然后去保护更多其他的人呢??我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其他的人需要你的保护,而不是让你独自因为过去犯下的错误把自己变得消极无望,这不是你身为天使所该做的,寐罗。”
“我只是——只是有点……没什么,”寐罗勉强地笑笑,“好吧,我先做好我该做的。”
“这就对了,”尼亚说到,“那么现在是……”
他们站在一对夫妇的墓前,而后寐罗将花放在墓前,尼亚则弯下腰去看那上面的名字,他轻声而虔诚地念着,“尼克勒斯•瑞尔,佩吉•杰弗拉……”
当寐罗跟他们道过歉并直起身体,却发觉身边的男人一直都没有起身,尼亚保持着弯腰低头去看的姿势,并且认真地阅读着墓碑上的刻字。当他蹲下去仰头看尼亚的表情,寐罗却异常惊讶地看到他的男友眼含泪水,嘴唇激动地微微颤抖着,他被吓坏了。“尼亚?尼亚?尼亚你怎么了??”他起身拉住尼亚的肩膀让他转过身,焦灼地擦着他的眼泪,“尼亚你怎么了??上帝啊,你为什么哭?你为他们感到难过吗??……我知道这是我的错……”
尼亚拉住他的手从自己的脸上拿开,咬紧了嘴唇看着他,眼神又悲伤又失望,那里面从未有过的复杂情绪让他的脑袋顿时一阵发蒙,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茫然地看着尼亚,然后他看到那个男人从自己的脖子上拿出一条项链——他知道尼亚一直戴着它,却不知道它意味着什么。但很快尼亚给了他答案。那个男人一边伤心地哽咽着一边打开那下面鸡心型链坠,当寐罗凑过去在那里面看到与墓碑上一模一样的两个名字时,他立刻傻在了那里——然后便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他站在那里徒劳地核对着那两个名字,试图发觉它们并不是同一对,可该死的那连一个字母的差别都没有,他看着尼亚,那个男人煞白的脸色让他恐惧了。
“……我……”他试着要说点什么,却被某些东西堵住了喉咙,让他失声凝噎了。
尼亚用力眨了下眼睛,从寐罗手里收回自己的项链,看着寐罗,“我问你问题,”他用异常嘶哑的声音说到,嘴唇仍然在颤抖着,“你只要诚实地回答我就够了,好吗?”
寐罗说不出话,只能茫然地点了下头。
于是尼亚伸手擦掉脸上眼泪,深深吸了口气低头看着脚下,好一会儿才开口,“我希望是搞错了,”他说,声音无力,“事实上我没有见过我的父母。从我懂事开始——从那时开始我就在孤儿院,没人跟我提起过我的父母,我只有这项链,跟我一起渡过孤儿院时期……”他顿了顿,压下那阵哽咽然后抬起头看着寐罗,“我想知道,那场事故是在二十五年前?”
寐罗张着嘴巴愣在那里,好半天没有任何反应。
“……我不知道那场事故,我甚至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父母——我以为自己是被他们就这么抛弃的,或者,我是个私生子一类的……没人跟我提起过他们。从没有。我也不关心那。但我知道我是两岁的时候被送到孤儿院,在那里我们过生日,每个人都记得被送去的那天。我只是想要知道这不是我现在看到的……寐罗,你所说的那场事故是不是……”
寐罗几乎是畏缩地看了他一眼,点了下头。
尼亚沉默了很长时间,跟着点点头,接着又转头看向别处,最后目光落到那个墓碑上。“或许我记错了,”他轻声说,“你给我点时间——我去打电话问问罗杰。只要一会儿就好。”然后他转身离开了寐罗,走到一旁安静的地方掏出手机拨了孤儿院的号码。
寐罗孤零零地站在那里,满心被无法言喻的恐惧和绝望充斥着,撕裂着和摧毁着。当他看到尼亚抬起手臂边狼狈地擦着眼泪边低声咆哮着什么,他几乎想要转身逃跑——逃开这个让他一切美梦被毁灭的地方,逃开这个该死的墓地和这个或许让他再也无法挣脱出的噩梦。他不能相信,他无法相信,他拒绝相信那是真的——当尼亚挂断电话,一个人站在那里像是在拼命压抑着情绪,但最后还是痛苦地捂住脸痛哭起来,整个身体都在剧烈颤抖着,让寐罗内心深处勉强残存的唯一一丝微弱侥幸也被熄灭。他知道他完了。在这里,他彻底完了。
他像根木头一样杵在那里,甚至连逃跑也忘记了。
他身体里的力气在被一丝丝地抽出耗尽,他看着尼亚站在那里悲伤地哭,却不知道是否该上前安慰那个男人——但他知道他的安慰在这个时刻是最不被需要的。那看起来假惺惺、冷冰冰、残忍而虚伪,并且愚蠢之极。他不知道还能做什么。除了站在这里被恐惧吞噬着。
过了很久很久,他终于看到尼亚转过身,朝他走过来。
他没法动弹,无力思考。他看着尼亚通红的眼睛里带着他所不熟悉的对他的失望,以及他不想要看到的痛苦和失落,还有一丝他试图去辨认到底是否存在的怨恨。他看着尼亚朝他慢慢走过来,最终停在他面前看着他,长时间地只是看着他,用目光告诉他想要说的一切。他知道尼亚想要跟他说什么——他随便用已经不能工作的大脑也能想到,尼亚会说什么。
“……寐罗,”那个男人终于开口了,而他则立刻低头看着脚下,试图让自己耳朵失灵。上帝啊——他真希望他不会听到尼亚所说的,他希望这些不是真的。这些不是……!“我想事情让我们失望,”尼亚低声说到,喉咙沙哑,“你知道……我不想看到这个结果,但事实是我已经看到了并且我——我没办法对此也做到视而不见。这与其他所有的事都不一样。……我想我需要冷静一下。我很抱歉。我……”他叹了口气,摇摇头,“我先离开了。”
“尼亚,”寐罗慌忙抬起头,满脸恐惧地看着那个表情木然的男人,“我——我……”他什么也说不出来,而实际上他又能说什么??“……我……我很抱歉……”
尼亚的目光垂下,半晌过去没有任何反应,然后迈步走开了。
“尼亚!”寐罗忍不住再次大声叫到,“你说过——你说过事情都过去了!!”尽管他也感到这个借口在此刻是那么的愚蠢可笑,但寐罗已经慌得找不到其他借口——他不想尼亚竟然这样扔下他离开,在此之前他们还是那么亲密,而现在,一切都改变了。全都完了。“是你说的,”他的眼泪跟着滑下脸颊,让他的声音带上潮湿,“是你告诉我过去的事都过去……”
“我很抱歉,”尼亚头也不回地说到,“我很抱歉我也是这样一个出尔反尔的自私的人,我承认——我之前说过那些听起来让你觉得温暖的安慰,但我做不到在知道这样的一个事实之后还能那么坦然地说出那样的话。想必……那些遇难者的家人听到我那些安慰也会认为我是个虚伪无情的人。现在我也是这么想的。我知道这样不好,但你让我怎样去和一个……去和一个……让我失去父母的人站在这里微笑着跟他们道歉,努力装成我并不在意这事??”
“但是——但是……”寐罗的心里冷到极点,甚至让他的牙齿打颤。“但是……我爱你,尼亚,”他难以自抑地哽咽着,“对不起,可是我爱你……请你别这样……”
“……我想要冷静一下,我很抱歉,寐罗。”尼亚虚弱地答,“你让我一个人,好吗?”
“我真的——真的,我知道尼亚,我……”
“我知道,别再说了,寐罗。我想要离开这里。”
“尼亚……”
“只是现在。让我一个人待着。……拜托了。”
于是寐罗不再说话了。他流着眼泪看着尼亚一步步离开他的视线,从他身边走开。直到他再也看不到他的影子,这里只剩下他孤零零一个人,看起来又可笑又可怜,可悲而可耻。他站在一排排墓碑之间,让那些因他的失误而丧生的亡灵看着他,他感到自责而痛苦,再次被很多年前所发生的一切而打倒。他蹲下来抱住头大声地哭,而现在不再有尼亚的安慰了。
他后悔自己在今天提出这样一个愚蠢的主意。
仅仅是一阵这样短暂的快乐就让他忘乎所以,甚至以为自己能够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他过去所犯的错误——他以为他快要得到救赎了,他以为一切苦难终于可以结束,他以为他能再次像过去那样拥有自信和骄傲,继续成为一名被人们爱着和依赖着的天使。而现在他发觉那根本不可能。犯过的错误永远停留在那里,他永远不能因为它的淡漠而忽视它。
即使是尼亚也无法做到。因为尼亚不是上帝。
尼亚只是一个凡人而已,无法做到在面对造成自己家庭灾难的凶手面前仍然满怀慈悲,或许只有上帝才能做到那样——他知道要尼亚忽视这一切而仍然对他的感情全无改变这不可能。他知道他无法强迫尼亚做到那样,他也没有权力。是他让尼亚遭遇了一切的不幸。他让尼亚失去温暖的家庭和爱,失去父母,失去保护。而事实上造成尼亚之前封闭而冷漠的性格,他才是真正的原因。……难道不是吗?如果尼亚从未被送进孤儿院,像其他所有孩子那样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有爸爸有妈妈,有属于自己的房间,可能还会有弟弟和妹妹,有他们都喜欢的可爱宠物,有温馨的感情,有关心,有体贴,有爱,有在遇到困难时的安慰,有在犯错误时得到的原谅,有愉快的交谈和欢笑,有一个孩子在成长中所需要的一切……
那么尼亚一定不会是那样。
不会是他遇到他时那样孤独,冷漠,自我封闭而麻木不仁。
是他让尼亚失去了一切。在他给尼亚爱之前,他却先给了他足够的伤害。
他知道尼亚在此刻也一定有着同样的想法。或许在尼亚在知道这一切的同时就已经拥有这些想法,他还能解释什么?他又是否有权力去解释或是辩解什么……他知道他无法做到。
事实已经足够让他们之间产生裂痕,或许是无法弥补的。
即使他们是真正的朋友。他们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朋友。那是在他们之前彼此没有任何利害关系的前提下——而现在,他突然变成一个类似于『谋杀』的凶手,他们又怎么可能视而不见继续做什么见鬼的『世界上最好的』『永远的』好朋友?!……那完全是个架在空中楼阁上的谎言而已。而他真的不想去猜测是否此刻尼亚已经将他踢出朋友的关系,就更不要提什么见鬼的男友。当这一切发生,什么都无法再继续了。他后悔,自责,但他更加痛苦。
从未这样痛苦过。这是他所经历的,最为刻骨的痛苦。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1.02(21:34)|【NM】美麗人生コメント(5)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开始走悲情路线了.....
期待下文
From: 畑 * 2007.11.11 12:30 * URL * [Edit] *  top↑

我的心一下子跌落到谷底了....
From: 莹雪缨婲 * 2007.11.11 12:31 * URL * [Edit] *  top↑

我不認為會是悲劇
因為那跟標題不符
From: 水炎之舞 * 2007.11.11 12:50 * URL * [Edit] *  top↑

厄……裂痕就这样子出现了
From: 傀儡吸血鬼 * 2007.11.11 13:48 * URL * [Edit] *  top↑

裂痕啊啊啊!!!!!

我也覺得不會是悲劇的~~~~
From: 專萌小M * 2007.11.11 13:57 * URL * [Edit] *  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