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NM】独自祈祷 01> 因為愛II【NM】独自祈祷
> 【NM】独自祈祷 01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寐罗刚搬了家。他原先的住所在邻居一场莫名其妙的大火之后被跟着一起烧了个干净,那让他摇摇晃晃从酒吧回来后便以前所未有的最快速度醒酒——他睁大眼睛看着面前围拢起来如同歌迷聚会般的众人还有大群警察和消防队员的浩大场面,以及他冒着烟的房子。
没什么比外面那堆烧得一塌糊涂的家具更能说明问题。
一名警官走过来看着他的眼睛,“我很遗憾。”他说。他的淡灰色瞳孔充满安慰,让寐罗觉得自己像个街头乞丐。大概那也没什么差别,要是他的沾着酒味的衣服再脏一点或者已经乱糟糟的头发再乱一点,他甚至以为那警察要从口袋掏出钱给他一些好去买点什么填肚子。
“哦……没、没什么,”寐罗结结巴巴地说,“我——我能得到赔偿吗?”
“呃,这似乎有点不太可能,”那警察的表情更带上加倍的怜悯,“你的邻居丧命了。”
寐罗一下子变得一穷二白。
他银行里的余额非常有限,那是每个晚上过于丰富的夜生活所留下的遗憾。寐罗取出他全部的存款也刚够付上半年的房租而已——不包括他的饮食起居挑费。但他总得吃饭。于是寐罗先交了四个月的租金,其余的钱留下给自己买点吃的东西和其他费用。然后他开始四处找工作——对于这样一个很少为自己的生计而发愁的人来讲,找什么工作都是种折磨。
最后他在新公寓附近的便利店里找到一份勉强能让他接受的工作。
三天之后的晚上,当他正坐在那里从耳朵中的摇滚乐里寻找安慰时,一个走进便利店的熟悉身影让他不由自主提起了精神。他盯着那个人似曾相识的脸孔,努力在回忆里搜索什么时候他见过这双淡灰色的眼睛,最后他终于想起那是不久之前在他遇到灭房之灾时,走过来安慰他并带给他这辈子最难以接受的噩耗的警察。没错,他知道是那个家伙。一定是的。
“嘿,我见过你,”在那个男人将一些东西放在他手边时他说,眼睛盯着那家伙。“我们之前见过,对不对?——那天,我的房子着火了,然后你走过来告诉我……”
对方微微眯起眼睛看了他一会儿,好半天才恍然般地回过神来。“哦,是的,”他点头,随后再次把他打量一番,从头顶上的帽子到胸前的名牌,“那么,这是你的新工作?”
“没错,”寐罗点头,“我现在一分钱没有,只能从头做起。”
“好的,这样不错,”那个警察说,一边看了看他的东西,“那么,你能帮我结帐吗?”
“……哦,当然,没问题。”寐罗未免有点失望。他以为那个警察会跟他说些什么——比如问问他境况如何之类的,好歹那家伙也是见证那场天灾人祸的目击者。结果就用这种无关痛痒的态度来面对遇难者——这警察真是没有半点同情心。他慢吞吞地结算着商品价钱。一大包一百袋装的速溶咖啡,十个番茄豌豆罐头和十个沙丁鱼罐头,二十罐蘑汤,一袋子面包和十只鸡蛋。看得出这个人不擅于在厨房里作业——也可能是没时间。警察总是很忙。这么想着寐罗又有点同情这家伙——他看了一眼那个男人,对方正在低头看时间。“一共是五十四美元七美分,”他说,伸手接过来那个男人递给他的卡刷了一下,“要找零吗?”
“要,”对方答到,一边自己动手把商品装进袋子里。“谢谢。”
“呃,你——”寐罗想了一会儿,“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对方抬起头,有点不解地看了他一会儿,似乎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问——但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尼亚,”他说,伸手接过寐罗递回来的卡和零钱,“谢谢。”
“要是我有什么麻烦,你能帮我吗?”寐罗又问。
男人再次看看他,“唔,当然,”他的表情有点困惑,“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
“那我能有你的电话号码吗?”寐罗掏出手机,“呃对了,我叫寐罗。”
对方告诉了他自己的号码。
他很高兴得到这个警察的电话,事实上他还有很多麻烦没解决。他可以用这个机会问问关于社会保险的事——再说那家伙不会见死不救的。他现在的经费是大问题。要是那个警察发挥点人道主义就该救济救济他。寐罗愉快地点着头吹了声口哨,“回来我会打电话给你!”他大言不惭地说到,好像他们已经成了非常要好的朋友一样。不过他确定这事情很有可能。要是他愿意的话他能和任何人成为朋友——当然,前提是那个人对他有利。
“好的。”对方客气地回答,然后拎起袋子走出便利店。
寐罗趴在那里看着那个男人离开的背影。那与之前他所看到的警察不那么一样,他是指尼亚身着便装的样子。不过坦白而言,尼亚穿着白色衣服的样子倒还不错。他差点要认不出他了。看着尼亚拉开车门将那几袋子东西塞进去,而后跨进车里发动引开走,寐罗不由得长叹一声倚进后面那把硬邦邦不那么舒服的椅子里。要是当初他能留下点钱给自己,就不会在这种时候这么悲惨。一场飞来横祸让他变成这个社会上仅次于乞丐的穷人,真是该死。他甚至没有钱在晚上去喝几杯。要是那个警察表情不那么平板,大概他就能提个建议什么的。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了。
寐罗几乎没时间去想其他什么,周末的人总是很多。
当他好不容易安静下来一会儿,已经到了下班时间。寐罗换了衣服,边数着口袋里不怎么多的钞票边朝他的公寓走。从这里距离他的公寓还有一段不短的距离——但他现在既没有车也没有钱乘出租车。他甚至连几个巴士的小钱也要节省着点。之后,当寐罗快要走到他那个破破烂烂的公寓时,他却慢慢停下脚步,将诧异的目光投向路边停泊的车子。要是他没认错的话,这辆车应该在之前不久刚刚从他视线里驶离。他站在那里用了一点时间来确认,而后抬头望向通往房子台阶的小路——看起来那还是幢不错的住所。至少比他现在的好得多。
一分钟后,寐罗站在台阶上将手停在距离房门五厘米的位置。
敲,还是不敲?
他一边吸着鼻子一边在心里盘算。要是他在这时候提出找尼亚借钱,那个男人会借给他吗?可能那家伙会用『我们根本还不熟悉』的眼神看着他,但还是会给他钱,就像打发一个乞丐一样。毕竟警官的职责是帮助他人,这勿庸置疑。他会在尼亚这里拿到点钱,可能尼亚不会要求他一定要还给他,他都这么穷了。——但他真的一定要这么做吗??
过了一会儿,寐罗悻悻地放下手转身离开了尼亚的房子。
他可能不该冒这个险。要知道被警察讨厌会是一件比没有钱更糟的事——何况他现在和这个警察还是邻居。要是他能够在很快时间内和尼亚熟悉起来,那就应该是最好的事情了。他尽可以在那之后再开口。于是寐罗摸着口袋里那沓薄薄的钞票很沮丧地离开尼亚的房子。
他每天下午两点钟上班,工作八个小时,十点钟下班。回到家后先随便吃点什么填饱他那个可怜的胃口,然后看电视或是听音乐到凌晨两点左右——这是最省钱的娱乐方式,之后在明天该怎么一次性搞来一大笔钱的念头里郁闷地睡觉,一直睡到转天中午十二点钟起床。
如此往复循环。
一周后,寐罗还是穷得只能一天吃一顿饭,并且始终没能找到搞来一大笔钱的办法。他并非是个弄不来钱的家伙,他只是懒得去做。他悠闲懒散惯了,虽然在这个随便努努力就能削成富翁的城市里有数不清的赚钱法子,但他始终提不起精神去做些什么。最后寐罗决定用一些不足挂齿的方式给自己弄点小钱花花,结果在下手的第一天就被那警察抓住了。
尼亚毫不留情地把他刚得手的一只鼓胀胀的钱包物归原主,然后将他塞进警车里。他能看到那个男人的表情冰冷,显然对于他的行为非常不齿——但他怎么办呢?他不想被饿死。而以他现在的懒散程度看来,饿死这件事也不是没有可能。要不他就去偷吃的东西。他坐在警车里舒舒服服地享受着很久没有过的乘车感觉,无视那个警察从后视镜里看他的眼神。
“你很缺钱吗?”尼亚突然开口问到。
他立刻睁开眼睛,在后视镜里对上尼亚的目光。“呃,”他支吾着,“没错。你很清楚。”
“那么你认为这是解决问题的正确方式吗?”尼亚再次问到。
“嗯哼,”他梗了梗脖子,满不在乎地看着车窗外面。“要是你在我那房子里住上一天,你就知道为什么我心情糟得连正式工作都不想去。我打赌你没遇到过房子被烧的烂事,也不明白兜里穷得没有明天的晚饭钱是什么感觉。我一天只能吃一顿饭,却要工作八个小时!在之前我从没考虑过这个社会有多么不公平之类的——但是你看看你们,每天只要舒舒服服地开车几个小时,坐在办公室里闲聊几个小时,然后写写档案或者审问一两个犯人之类的就能拿到一大笔薪水。我猜就算这里治安不好也不会糟到每天都要你们面临生死抉择……”
“那也无法成为你偷盗的理由。”尼亚回答,“如果你没有钱可以跟我借,而不是……”话音未落,寐罗那只期待已久的手以及伸到他的鼻子底下。他不由得皱了皱眉。
“拜托了,”寐罗毫不在意地嘻笑着,“今晚我连买晚饭的钱都没有。”
“至少你的老板会接济你一点吧,”尼亚说着,却还是如寐罗预想般地从口袋里掏出了钱包,将里面的钞票全部拿出来塞到寐罗手里。“用不着还我,只要你改掉你的坏毛病。”
“那不是坏毛病,那是求生的本能,警官,”寐罗愉快地把那一摞钞票尽数塞进衣兜,很满足地拍了拍,然后伸了个懒腰靠在车座上看着尼亚,“既然这样,”他说,“可能你就没必要把我带到你的工作地点去聆听教诲——我一定会是个非常好的公民,因为近期我用不着为吃饭这等小事发愁。好吗?我想现在快到我的上班时间了。去晚了会扣钱的。”
“你要是早能想到这事就不该在街上打来往众人的主意。”尼亚皱眉。“下不为例?”
“下不为例!我保证!!”寐罗信誓旦旦地拍着胸口,险些咳嗽起来。“我发誓……”
尼亚只是点了下头,像是无意倾听他发自肺腑的誓言,而后开车将他送到便利店外。当他推开车门下去的时候,寐罗觉得尼亚可能根本没考虑关于刚才的种种事情。他感觉到那个男人似乎心事重重。不过也可能是他的错觉。总之他准时跑进店里开始了他这一天的工作。

-----------------------------------------------------------------------------------

抱歉。最近很长时间没有更新。我没有生病,谢谢亲们关心。我只是在忙于一个非常重要的考试,并且目前还没有结束——可能要持续到十二月初。也可能是中旬。总之近期会有很少的时间写东西,更新时间不确定。希望能够体谅。一旦有时间我一定会继续写下去的。
另外,我是姐姐没错。告诫在这里看文的,并且还在上学的每一个妹妹:期末考试已经不远了,请一定要努力。对于学生来说,什么都没有课业重要。文科也好,理科也好。初中也好,高中也好,或者已经进入大学——浪费时间,结果耽误的是自己。请一定要珍惜现在。
对于任何人而言,每一天都是非常宝贵的。请不要得过且过。
我是个愚笨的人,在学业结束之后才领悟到这些,为时太晚。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1.25(15:59)|【NM】独自祈祷コメント(8)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谢谢Katt大人的回复啊!能够看到你的回复真是太高兴了,我还记得几个星期前看到你的一篇回复(当时报恩者还没有连载完)看得我感动得要死,你上面的话简直句句说到我的心坎上了,而且我也正如你文章上所说,一边看一边发出会心的微笑。虽然后来这篇文章不知为什么没有了……说实话见到你那么长时间没有更新真的很令我困惑,也想着是不是在忙着准备考试了之类的。所以,请好好复习!不打无准备的仗!努力,加油!!
From: ppracie * 2007.11.24 15:46 * URL * [Edit] *  top↑

终于看到KK更新了,无比兴奋ING~~原来KK是在准备考试,加油!!!太忙的话就不要顾着更文了。。。。。偶们知道的说。。。。。

期末将至,在校的都要为考试加油呀(你自己在干啥 - - )
From: FF * 2007.11.24 16:29 * URL * [Edit] *  top↑

>///////<(其实一开始看到的是底下的message )
很感动^^
那么考试加油哦,你是最棒的=v=

另外这个是伴侣的衍生吗XD
生活琐碎萌~~(<-你够了)
From: mercurix * 2007.11.24 17:57 * URL * [Edit] *  top↑

KK啊```

我们明天就家长会恩```

看到文真是感动TAT````

KK既然在考试就不要管我们了恩```

要好好考啊```

话说```
这篇里的小M好聪明恩````
From: 恋№缘 * 2007.11.24 22:03 * URL * [Edit] *  top↑

想来那么久只发过一次评论,有点不太好意思的,这次就发评论祝k姐姐考试顺利吧~~~~~
还有,这篇文的文风很讨人喜欢啊,嗯,像我喜欢的柠檬茶~~~~
From: hellthe19 * 2007.11.25 04:35 * URL * [Edit] *  top↑

Katt加油啊!祝你考的顺利!忙不过来这边就先放放,我们都能等,会一直支持你的
From: April朋朋 * 2007.11.25 09:53 * URL * [Edit] *  top↑

话说我看不到更新的时候总是有一种被抛弃的感觉,但是我知道姐姐不是不负责任的人
关于考试的是……叹气……我会努力的(但是我现在已经很努力了啊啊啊啊!我起的比鸡还早!!!!)
PS:考试顺利啊!
From: 傀儡吸血鬼 * 2007.12.01 13:32 * URL * [Edit] *  top↑

很久没有上来留言了,原来大家都一样,都在忙着考试的事情啊!KATT大有没有顺利通过呢^ ^~
伸个懒腰...能来这真是件好事啊~~~一上来就能看到这么多更新!这篇的M还真是倒霉啊!话说今天是小M的生日诶~~~
Happy Birthday Mello!!!
From: 字母一家亲 * 2007.12.13 18:14 * URL * [Edit] *  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