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NM】独自祈祷
> 【NM】独自祈祷 02
四天后的早晨,寐罗因为胃口痛而从睡梦里醒了过来。当他吃过药后,寐罗觉得不可能再睡得着——他走到窗户那里用力推开,打算享受一下难得的清晨微风。这时他看到熟悉的车从他房子外面那条路上驶过。寐罗探头望着那辆车消失的方向,确定那是尼亚去上班了。
那么就是说现在尼亚的房子里没有人??
他暗自想着,心里不免生出一股好奇。尼亚这个小气鬼从来都没让他去做过客,不过那没关系,他自己也有足够的能力去做客然后把自己招待得好好的。这么想着,寐罗迅速打起精神跑去套了件衣服,然后匆匆忙忙溜出房子,左右张望一番便跑到尼亚房子外面。
这房子真的比他那里要好上许多。他感慨地看着,要是之前他的房子没被烧掉的话与这也不相上下——那该死的白痴邻居不但烧了房子也把自己烧了个干净,然后害得他身无分文无家可归。连一分钱的赔偿都拿不到。每天辛辛苦苦地工作,只赚来连喝酒都不够的钱。
他一边忿忿想着,一边从口袋里掏出铁丝撬开尼亚的门锁,而后再次左右环顾了一番,确定没人注意到他的行动后便推开门轻手轻脚地溜进尼亚的房子带上房门。然后他站在那里开始打量尼亚警官的房子——而让他困惑的是,尼亚的房间与他所能想象的大相径庭。
客厅里只有一套桌椅,四壁都是书架。就像书房一样。更确切点说是像图书室。落地窗被幕布般的厚厚窗帘挡住所有光线,整个空间沉浸在一片令人心悸的暗之中。他站在那里愣愣地看着四周,客厅里没有任何装饰,连房顶的吊灯也没有,唯一有的只是书桌角上一盏看起来并不会散发出明亮光芒的台灯。他走到书桌旁边,伸手拧亮台灯,借助微弱的光线再次打量起周围。难以计数的众多书籍在书架上反射出深沉而冰冷的光,晃动着他充满困惑的视线。他匆匆扫过那些书籍上的名字,最后将目光落回书桌上。他伸手拿起桌上摊开的那本书到眼前看了看,是尼采的『悲剧的诞生』。这让他觉得吃惊——他不认为一名警官还会有闲情逸致看这种书籍。他随意翻了翻,一枚书签从书里掉出来落在桌上,他捡起来仔细看着上面的色字迹,沉郁而略显刻板的字体看起来的确很符合那个警官脸上的表情。
『人之所以痛苦,在于追求错误的东西。』
他把那句话反反复复看了几遍,一时之间几乎有点搞不明白这是否出自尼亚之手。那个警官在想些什么?他困惑地想着,翻过来那页书签,背面只是很普通的风景图案。他不解地把书签放回书里,然后拉开书桌抽屉,从那里面找到一个色笔记本。他想要打开它看看,但迟疑了好一会儿还是把它放了回去——他不知道为什么,在这种地方做这种事竟然让他的内心不安。即使他从来不会因为偷看别人什么而觉得不妥,但他突然有点不想冒犯尼亚。
然后寐罗来到尼亚的卧室。他推开门,是一片漆。于是寐罗摸索着按亮墙壁上的灯,灯是坏的。他叹了口气,小心翼翼地走进去摸到床边的位置拧开那里的台灯,这次不出乎他的意料,卧室里只有一张床,还有床头柜上的台灯和一些摞起来的书籍。此外还有一只剩下半杯水的玻璃杯,他拿起它嗅了嗅,确定里面是无色无味的水。窗帘同样遮挡住外面光线,他在这里看不到除了简单用品以外的其他任何东西,一切看起来都冷冰冰的没有半丝人气。
之后寐罗参观了厨房、浴室和真正的书房。厨房里的所有东西都崭新无比,浴室里没有丝毫让他觉得应该必备的洗浴用品。而真正的书房里已经堆起了积满灰尘的书籍,那些让他一眼望过去就想要皱眉的书籍。寐罗完全不觉得这里是正常人居住的房子——这更像是个小型图书馆。看来这个警察有阅读的好习惯。他承认这习惯这很好,但他并不适应。于是寐罗迅速转身冲出尼亚的房子。当他回到街道上再一次看到和呼吸到清透明亮的阳光,寐罗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在早上看到阳光是更令人感激的事了。那房子让他倍感窒息。
当他回到自己的房间,他感到这里比尼亚那里要好得多。
那是个有点奇怪的人。他暗自想着,对于这样的人还是敬而远之保持距离比较好。于是寐罗决定不再去招惹那警官了。他随便吃了点东西,之后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时候却又忍不住再次想起那怪异的光线阴暗的客厅。不知道在那里还都有着什么东西——进入一个与正常世界完全不同的地方无疑让人有种莫名的兴奋。他突然觉得走在那里有点探宝奇兵的感觉。
寐罗很快养成了等着尼亚出门之后溜到他的房子里去侦查的习惯。
他已经认识了在尼亚的书架上分门别类摆放开的各类书籍。虽然他对它们全无兴趣。他只是比较喜欢拿下来随便翻翻看里面有没有什么便笺之类的东西——他对于搜集尼亚的东西发生兴趣,甚至抽屉里的一副保护视力的眼镜也要拿起来仔细地看上半天。他已经可以不用开灯就自如行走在尼亚的房间里,绕过书桌和椅子,地板上高高堆叠起来的书本,想象着尼亚坐在椅子上一边看书一边写着什么的样子,他知道卧室的衣柜里挂着一打一模一样的白衬衫,以及一套备用的警服。他曾经试过它,穿在他身上非常合身。他还系上了与尼亚平日用的那条领带一模一样的领带和腰带,戴上帽子,镜子里出现的是一个风度气质似乎不输给尼亚的年轻警官。他很满意自己的那副样子,然后就这样走到客厅里坐在书桌前,像尼亚会做的那样拿起书摊开在面前,但过了一会儿便又索然无味。寐罗对阅读并不感兴趣。
他常常给自己泡上一杯咖啡,边喝边在厨房里四处晃荡。餐桌旁一把椅子总是干干净净,另一把则总是落满灰尘。他知道尼亚从来不带人回家,男人女人都没有。可能尼亚不屑于这么做,但这样的房子请人来做客也的确有点让人毛骨悚然。他会记得在喝掉咖啡之后将杯子刷干净,放回书桌桌角上——要是尼亚知道有人每天跟他共用一只杯子喝咖啡,一定会气急败坏。他得意地想着,打开尼亚的冰箱,从里面拿出昨晚那个警官吃掉一半的罐头帮助对方把剩余的全都消灭掉,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他在便利店里顺手抄来的一样的罐头再吃掉一半,将它原样放回冰箱里。如果尼亚再知道每天都在吃他吃过的罐头,一定会嗷嗷大吼。
之后他会在尼亚的浴室里享受一个热水澡,因为他的房子实在太糟了,他没法适应那么可恶的洗浴条件——但尼亚这里还是很舒服的。虽然也说不上非常享受,并且洗浴用品实在太过普通。唯一让他不满的是尼亚既不抽烟也不喝酒,不然他就有更多能跟着分享的东西。他最喜欢的是尼亚卧室门后的飞镖,那通常都能让他玩上很长时间。开始的时候他站在不远处扔飞镖,后来可以慢慢站得远一些,最后他完全能躺在床上玩。当他从床头抽屉里找到很多支颜色各异的飞镖,他知道尼亚一定也常常这么玩——这让他内心涌起一阵怪异的冲动。如果尼亚知道有个人每天都在分享着他的一切,那个男人脸上会露出什么表情呢??
寐罗偶尔也会在尼亚的床上睡觉,但一定会提前上好闹钟,以免耽误他下午的工作。他已经找到了尼亚的存折,上面的数字不多不少,差不多很符合一个警官该得到的。看来尼亚并不擅长用这个职业为自己牟利,要是换成他的话他一定会让存折上的数字翻上几十番。他边研究着尼亚的存折边在房间里搜索其他东西,比如居民身份证和工作证一类的,好让他能猜出存折的密码。然而他始终找不到丝毫证件,看得出尼亚是个相当细心的警官。
不过那些钱他并不非常觊觎。
寐罗还知道尼亚不喜欢拍照。他翻遍整个房间才在抽屉一个非常隐蔽的角落里找到一只普通的白色纸袋,里面是尼亚工作证件上需要的一寸照片。尼亚的表情既不柔和也不愉快,甚至英俊的五官也被那丝冷冷渗出的气息弄得像结了层冰。但那张照片的确很写实。他还在一本非常厚的百科全书里找到尼亚警校毕业时的照片,上面的尼亚与现在多少有点差距——他说不出是那里有差别,大概是眼神和嘴角。此外还有一张照片,是尼亚坐在办公桌前盯着电脑屏幕的样子——或许是尼亚的同事偷拍的,然后被那个男人及时发现并抢了过来。他认为那是尼亚最帅的照片,可能是因为过于自然。总之他很喜欢这照片——于是他私藏了。
他想尼亚不会在意丢了张照片,也许那个男人早忘记这照片了。
每天下午一点钟他会准时离开尼亚的房子,给那个男人细心带上房门,去便利店工作。当他在周末时分看到尼亚来购物的时候,寐罗总有种暗自萌生的得意感。而尼亚根本毫不知情——他在那个男人的脸上找不到任何带上怀疑的情绪,连一点点困惑也没有。尼亚每次都买差不多的东西,偶尔会补充一些生活用品,比如沐浴液或洗发水什么的。还有剃须膏。
“不想试试我们新来的巧克力吗?”寐罗使劲推销——要是尼亚能一次买上很多巧克力那他就有更多可以享受的美食了。“这些是瑞士进口的,这些是国的。味道很不错。并且它有和咖啡一样的提神功能。我说你不能总是喝咖啡,你看,你喝太多咖啡了!”
尼亚只是本能地皱了皱眉,“不,谢谢。”那个男人说,“我不喜欢甜食。”
“它并不甜,这种巧克力的可可含量很高。”寐罗拿起一块样品送到尼亚唇边,“来稍微试一下——我保证你会爱它的。吃一块巧克力不会死人的,并且它对身体有好处。”
“唔,”尼亚侧头躲开那块巧克力,“你不会是因为推销很多出去就有提成吧?”
“……呃,”寐罗有点发楞,对于尼亚躲开他的巧克力,他觉得很不满。但很快他抓住尼亚这种猜疑的心理拼命点头,“是啊,没错!”他说,一边摇晃着巧克力条,“要是我卖出很多的话就能得到一笔不小的提成——我说警官,你就发发善心吧,你看我有多么的辛苦!这些日子我一直都在老老实实工作没做半点违法的事。你知道这巧克力有多棒吗?我保证你试一次就会彻底地爱上它!我做梦都想要得到一袋子这种巧克力结果你却根本不感兴趣……你那么多的薪水根本不在意买点巧克力回去,是吧?既然这样那为什么不……”
“好了好了,我买它,”尼亚打断他的喋喋不休,“把那些巧克力全部给我装进袋子。”
“喔耶!这就对了,我的警官!”寐罗高兴地大叫起来,但很快他又掩饰住自己的过于欣喜——以免被那个男人觉察出什么。之后他很利落地装好了那大堆巧克力并结算了帐款。可能尼亚不喜欢巧克力,不过没关系。他可以享受了。少上一小部分是不会很明显的。
“拜拜,尼亚!”他愉快地朝那个男人挥手并赠一个飞吻,“你真是好心的警官!”
尼亚只是无奈地摇摇头,拖着几只鼓鼓囊囊的袋子上了车。
当深夜十点钟寐罗回到家的时候,他很惊讶地在房门外的台阶上看到一只巨大购物袋。他蹲下去打开它,看到那正是之前尼亚在他的强制性劝说下买的巧克力。看来尼亚的确是不喜欢巧克力,所以把那些全都送给他了。他很吃惊尼亚所作的。但更多的是惊喜。于是寐罗毫不犹豫地拖着那袋子巧克力哼着歌跨进房间,在关门之前他深深看了一眼斜对面的房子。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1.25(15:58)|【NM】独自祈祷コメント(5)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寐罗这种行为真的很怪异呢?难道说他已经开始喜欢上尼亚了?通常是暗恋某人才会有冲动吃那个人吃剩的东西,用那个人的杯子来喝水吧?
From: ppracie * 2007.11.25 10:31 * URL * [Edit] *  top↑

=v=边看边傻笑~
偷偷分享的感觉很萌>3<
这种暗中调戏的方式真不错(喂)
From: mercurix * 2007.11.25 13:26 * URL * [Edit] *  top↑

想起来我姐夫总是吃姐姐剩下的东西(笑)
From: 傀儡吸血鬼 * 2007.12.01 13:36 * URL * [Edit] *  top↑

哦!有怪癖的M,话说对自己喜欢的人才会有这种行为,M潜意识里已经喜欢上N了吧~不知道N知道了会什么反应^v^
From: 字母一家亲 * 2007.12.13 18:28 * URL * [Edit] *  top↑

突然想起来我娘经常吃我吃剩的东西。。。OTL虽然说我是YJ控

From: 修罗月 * 2008.02.01 17:35 * URL * [Edit] *  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