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NM】独自祈祷 03> 因為愛II【NM】独自祈祷
> 【NM】独自祈祷 03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半夜时分寐罗突然醒了过来。
当他猛地睁开眼睛醒来过,梦里清晰的一切仍然历历在目。他梦到自己和一个男人并肩坐在公园里的长椅上说话,非常亲密地边说边笑。那种感觉甚至可以说得上是暧昧的。 他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这让他满心诧异。之后他坐起来在床上发呆,想着之前梦里的场景。
那个男人揽着他的肩膀,他则很舒服地倚着那个人的胸口。
他努力回忆着那个模糊的影子到底是谁——是什么感觉让他如此熟悉。他仍然能记得当自己稍微侧过头时看到那只搭在自己肩上的手。修长干净的手指和结实有力的指骨,而他却无法确定谁的手会给他那种感觉。他也记得那个男人在他耳边说话时倾吐出来的淡淡气息,温暖的,柔和的,让他有种说不出的依恋。他还记得抬头看到的布满视线的巨大枝桠,那是冬季——碧蓝透的天空,几乎落光叶子的树枝和上面残留的一丝枯黄,还有清冽的冷风。然而他们却并没有穿着很厚的衣服,所以寐罗觉得有点寒冷。在梦里,在此刻也是。
他屈膝坐在那里,抱着膝盖努力思索那会是谁。
在他的印象里没有任何一个朋友能与那个影子重叠起来。没有任何一个。或许那只是个陌生人,可那个陌生人给他的感觉却是如此熟悉——他甚至不能说服自己与那人素不相识。他一定一定认识那个人。他一定认识他。……但那到底是谁呢??
直到最后寐罗也没能想起来。
于是他又躺了回去,伸展四肢在床上用力抻了抻懒腰——寐罗不知道是否还能睡得着,他翻了个身把自己裹进毯子里。过了一会儿又口渴难忍地伸手到床头去找水杯。在他摸索了一番却什么也没找到后,寐罗才想起他没有在床头放一杯水的习惯。然后他忽然觉得奇怪。他似乎经常在半夜醒来——并且在那里找到水。那只是种很模糊的错觉。可能是真的也可能不是。他不能确定。即使是,或许那也是很久之前了——至少在他搬到这里之后他从没这么做过。非常突然地,寐罗猛地想起有个人有这种习惯。在他从那张床上醒过来之后他总是能在床头找到水杯。里面也总是装着刚好够他喝的半杯水。但那是与他并不熟悉的人的房间。
或许尼亚也常常在半夜醒来,因为感到口渴。
这没什么好奇怪的。他想。然后他起身去打算去洗个澡。刚才的梦弄得他出了很多汗。他不知道那有什么让他紧张或是惊吓的,但身上粘乎乎的很难受。条件实在差了点。在洗澡时他不由得想念起尼亚那间浴室。好吧,差不多就够了。他没时间耗费在这该死的浴室里。寐罗很快洗了澡然后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出来,在穿过客厅时他看到地板上那袋子满满当当的巧克力——他不由得感到有点饿。他去倒了杯水,走回来蹲在那里挑选了块看起来味道应该非常不错的巧克力,走到沙发那里坐下去,拿起遥控打开电视边吃边看了起来。
巧克力的味道的确不错,并且也能起到一点点果腹的作用。
虽然这些日子他不怎么为吃饭的事发愁,尼亚至少给了他足够一个月的饭钱,要是节省一些差不多够一个半月的。但寐罗知道他不能长此以往——他得想点办法赚钱,这么晃荡下去可不是办法。要换工作吗?做那种整天打扮得西装革履朝九晚五的工作?那或许的确能够让他快点手底有点钱,至少够他去喝酒和泡妞的,不过他实在对那提不起什么兴趣。
寐罗边心不在焉地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边看着电视,最后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当他再次醒来,寐罗发觉外面已经一片明媚。
他打了哈欠,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坐直身体——刚刚把双脚放在地板上他就发出一声怪叫。寐罗迅速睁大眼睛看着自己的脚下,然后一直看向直到浴室的方向。地板全被水淹了。他难以想象一觉醒来自己的房间成了一个小型池塘。巧克力纸在漂浮,烟蒂也在游泳,他的拖鞋已经湿透,他拎起地板上那件T恤,它滴滴答答地掉着眼泪。他皱紧了眉头吸着冷气把它好歹拧了拧搭在沙发上,然后光脚跳下沙发去浴室里察看那该死的水龙头。
显然,它漏水很严重。
寐罗使劲拧着那要命的龙头,最后干脆关掉闸门。他感到头痛,不知道拿这房子怎么办才好——之后他走出去先找到烟点了一根,又拿起那袋子巧克力拎到门外,一块块丢在石子路上晾干。巧克力一路排出去很远——让他又气又恨。当他好不容易把它们全都晾在地上,寐罗刚刚直起身就看到一辆车正停在他身后等着他让开地方。他被吓了一跳。“呃!”
“你在干吗?”那名警官很奇怪地看着他,和他身边排队的巧克力们。
“一场灾难,”寐罗叹着气摆手,“火灾完了是水灾。我今年真是倒霉透顶!”
“怎么?”尼亚再次问到,询问的目光望向他的房子。
“浴室里的水龙头在漏水,所以一个晚上过去我发现所有体轻苗条的东西都在游泳,”寐罗苦笑着说到,在T恤上擦着他湿淋淋的手。“不过谢谢你给我的巧克力,看来我想要享用它们还得等上一段时间。我希望待会儿它们干透之后能回复原状而不是一块平砖。”
“房东没有提醒过你注意水龙头的事吗?”尼亚皱着眉问到。
他摇摇头,暂时不想先计较这些事。“我得快点把水清出去,”他说,“要是地板泡坏了房东一定会让我赔偿的——何况我的脏衣服还都在水里泡着呢,还有烟灰和快餐盒。”
尼亚稍稍犹豫了一下,而后推开车门走下车。“我帮你。”他说。

寐罗没想到这个警官竟然会好心地主动帮他。不过想到这也算警官的职责之一,他便又心安理得了。“你不去上班没关系吗?”他问到,“另外,我可没钱谢你帮我忙。”
“没关系,我刚刚打过电话请假。”尼亚回答,一边把他那些泡在水里的衣服全都收进洗衣篓里,“你用不着谢我什么,这是应该的。我想这些衣服你还是扔掉比较好。”
“扔掉?!”寐罗睁大眼睛,“喂那我穿什么??你以为我还有很多衣服吗?!”
“哦,你总该能买两件衣服吧,至少上次我给你的那些钱足够了。”尼亚拎起一件沾满烟灰的一片狼藉的色背心,不由得咧了咧嘴。“上帝啊,这衣服你还愿意穿上身?”
“那我吃什么?!”寐罗生气地说,“洗干净当然可以再穿!”
尼亚只是不置可否地摇摇头,将它一并扔进洗衣篓。“要是你有每天洗衣服的习惯大概就不会这么狼狈,”他说,不知不觉用上教训的口气,“衣服应该被挂在晾衣绳上而不是随便堆在地板上什么地方——直到最后没有干净的衣服穿只能穿别人的衣服。烟灰总是随意弹在地板上,快餐盒,啤酒罐,一点保持整洁的意识也没有。所有的活都要别人去干,你呢?”他说着,突然猛地停下来,像是无法理解自己为什么会说起这些。“……呃,抱歉。”他不安地看了一眼寐罗,“我不是故意要说这些的。当然,个人有个人的习惯。……”
寐罗则一脸茫然地看着尼亚。
“……抱歉。”尼亚再次道歉。“我不是……”
寐罗连忙摇摇头。而后使劲用抹布擦着地板。他不想说他有种怪异的感觉。以上那些话他似乎在什么地方从什么人口中听到过——甚至跟尼亚说话的口气一模一样。他的确喜欢把脏衣服堆在地板上堆到没有衣服可穿,也喜欢随地乱弹烟灰,将吃完的快餐盒和空的啤酒罐随意丢弃。但那些记忆仿佛又是非常模糊的。并且那不过是他一个人独处时的习惯。而曾经说过与刚才尼亚所说的相同的话的那人又是谁?或者,那是不是仅是他的错觉??
“要是你没有衣服,我可以借你两件衬衫。”像是为了弥补自己的失言,尼亚开口说到。“虽然你可能不太喜欢衬衫——但总比穿这种被脏水泡过的衣服要好。我觉得是。”
“哦,那你也要把多余的一套警服借给我穿吗?”寐罗随口问到。
尼亚将吃惊的目光投向他。
寐罗这才发现自己的失言。“没!我只是说——只是说你一定没有别的衣服,”他惊慌地看着那个满脸困惑的警官,“我好像很少看到你穿警服以外的衣服所以我猜你的衣柜里一定都是这种衣服……呃,没错吧?你一定有好几十套警服对不对?还有白衬衫??”
尼亚的表情立刻缓解了。“不,”那个警官摇头,“没有,我自己只有这一套。”
“……什么?”寐罗刚要叫喊那衣柜里的另一套又是什么,但很快又遏制住他即将的失言而是点头,“唔,”他说,“你一定每天勤劳地洗干净制服第二天再穿。真是爱干净。”
尼亚只是微微抿了下嘴角。
“警官,”寐罗再次开口,“你的生日是什么时候?”
“嗯?”尼亚有点奇怪地望向他,“我的生日?”
“没错,我只是觉得——觉得你是这么好的一个人,如果过生日的话我一定要准备礼物之类的送给你,喂告诉我吧!你的生日是哪天??”寐罗大言不惭地撒谎到。“你不要跟我推辞,我保证不会在你生日那天打扰你很多。最多只是放个盒子在你门口罢了。”
“……哦,真的没有那种必要。”尼亚失笑。“谢谢你的好意。”
“告诉我你的生日吧?”寐罗问到,“我也可以告诉你我的。”
“你在找我要礼物吗?”
“大概是吧,”寐罗愉快地勾起嘴角,“不过已经快到了——我的生日在圣诞节前。要是你高兴的话当然可以送我礼物,我不会把你的好意拒之门外的。我保证会高高兴兴收下它。”
“看来还是想要礼物。”尼亚说。
“你赚那么多钱,买点礼物无所谓的。”寐罗脸皮很厚地开口说到,“几件衣服又不会让你破产——你看我已经穷得连衣服都买不起了。要是我买了衣服,我就没钱吃饭。要是我把钱拿去填胃口就必须要穿这脏衣服。我知道地球上最好的人就是警察了,他们经常会出现在人们需要帮助的时候然后给人们帮助。比如买两件衣服给我当作生日礼物啦……”
“我可不是愿望之神。”尼亚叹了口气,将他那筐脏衣服搬到门外。“好吧,你可以告诉我你的生日——但我不保证出现在你门外的就一定是衣物。买什么是我自己的自由。”
“那也没关系,”寐罗虽然有点郁闷但还是装出并不在意的样子,“是12月13日。”
尼亚的动作却顿住了。
好一会儿时间过去,寐罗抬头看着那个表情沉郁的警官。“……怎么了吗?”他问到。
“……不,没什么,”尼亚喃喃着答,“我觉得——我觉得这个日子好像很熟悉。……也可能我的一个朋友跟你的生日一样……不过我记得不是很清楚了。也可能不是……”
“哦,”寐罗点了点头,忽然想起他的初始目的绝不是找尼亚要什么所谓的生日礼物。“喂我告诉了你我的生日,那么你的呢?”他满怀希望地问到,“你的生日是什么时候?”
“是8月,”尼亚没起任何疑心地便回答了他,“8月24日。”
“……8月24日??”寐罗像尼亚一样愣了愣。他依稀觉得有个人的生日和这个日子是一样的。但那是谁,是否又是真的,他却完全拿不准。他绞尽脑汁努力回忆,很长时间过去却仍然什么都想不起来。最后他只能尴尬地朝尼亚笑笑,“我也觉得熟悉,”他坦白地说,“但我不记得那是谁了——嘿,尼亚,我们是不是之前认识?或者在什么地方见过?”
“……我不知道。”尼亚摇了摇头,然后看看时间。“你要吃点什么吗?”
“好啊,”寐罗马上回答,“你可以请我吃午餐吗??”
“嗯,当然。”尼亚点头。“走吧,我们回来后再继续打扫。”
当寐罗再次跨进车子坐在尼亚身边时,那种突然袭来的熟悉感觉让他猛然想起那个梦。之前他被惊醒的那个梦里——那种感觉是如此相似。他是说尼亚在他身边的感觉,和他梦里那个男人的感觉。而后他将视线悄悄移到尼亚握着方向盘上的手上。修长干净的手指和结实有力的指骨。他吃惊于他所看到的,然后寐罗开始陷入了一种莫名的不安困惑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1.25(15:57)|【NM】独自祈祷コメント(4)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集体失忆or集体转世?(殴)
不过这个看得我好开心呀>///<

另外同居本后半部分DL地址留言在MSN了,不确定你是否能看到囧

写文&考试一起加油=v=
From: mercurix * 2007.11.25 13:58 * URL * [Edit] *  top↑

诶诶诶这篇的感觉。。。好灵异。。。梅罗偷穿的尼亚衣橱里另一套警服应该就是梅罗自己的吧啊啊啊啊这真的很。。。诡异。。。但是,为虾米尼亚也会不记得了?K大开始走惊悚路线了咯^^(殴)
From: VIC * 2007.11.26 10:42 * URL * [Edit] *  top↑

K大,祝你考试成功哈~默~继续看文..我真是有空哪``
From: 莹雪缨婲 * 2007.11.26 22:57 * URL * [Edit] *  top↑

哦?!这次是两个人都失忆了?!
From: 傀儡吸血鬼 * 2007.12.01 13:41 * URL * [Edit] *  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