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NM】独自祈祷 08> 因為愛II【NM】独自祈祷
> 【NM】独自祈祷 08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一切正如尼亚所想,在那个医学研究成果被证明切实可行之后,面对民意调查的结果,政府对此进行了专门讨论并严格订立了专项法律,确保这个治疗过程的合理及安全性。于是为人类摆脱痛苦而诞生的『忘却治疗』一夜之间风靡医院,真正成为诸多患者的救星。
百分之百的患者在经过治疗后迎来他们的崭新人生。重新开始,重新选择,重新享受他原本应该享受的一切,拥有该拥有的一切,与其他正常人一样,不必再为经常深夜噩梦惊醒和不期而至的痛苦记忆束缚,这种治疗深受那些经历过非理性的恐惧所造成的恐慌症患者、经历过重大灾难或事故所造成的创伤后压力症及重大打击后遗症患者、由于童年时期的特殊经历而造成的幽闭恐惧症或自闭症患者、由于失恋或工作等种种社会压力所造成的严重抑郁症患者等诸多人群的需要,不受任何年龄或是身份的限制,甚至某些轻度精神病症的患者也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治疗——简单而言,这种的确有效的忘却疗法成为神乎其神的灵丹妙药。报纸和杂志都在毫不吝啬地大肆赞扬这种疗法的神奇和伟大,参与研究的医学专家的大名迅速成为当期最受欢迎的学术研究获奖者,纽约时报几乎每天都在报道关于这项医疗又于当天使多少患者摆脱痛苦的新闻,电视节目随处可见五花八门的被采访者露出欣慰笑容。
对此,几乎所有人都在热烈赞颂着这项伟大的医疗成果。而它货真价实的效果的确不是在伪装和虚构——患者们最终得到治疗并投入崭新生活就是最好证明。于是除了部分仍然质疑到底是否这种治疗能够真正抹消人类记忆的反对者,以及部分不置可否者,整个社会普遍接受了这种兼具科学性和实用性的医学疗法,它几乎相当于『上帝恩赐』一样的存在。
这场热潮持续了相当长一段时间仍然经久不衰,到处为人称道。
每天晚上他们两个对着报纸上层出不穷的治愈事件像其他人一样边吃晚餐边议论不已,自然寐罗认为这的确是一大成就,“至少缓解了很多医院的压力,”他说,一边把一大勺甜豆沙拉塞进嘴里,“也给警察带来好处——我们再也不用面对那些神经兮兮的被迫犯罪者!”
“我承认这的确是不错,看起来是的,”尼亚则看着电视屏幕,上面是又一出关于拯救和新生的动人戏码,即使他心里始终对此抱有怀疑,但它的好处明明白白在那里摆着,不容否认。“但是寐罗,你想过没有——如果它被证明是好的,有用的,没有副作用或者危害的,它很可能就不会再被仅仅作为一种医疗手段看待——而是成为一种社会需求,你明白吗?”
“社会需求?你指什么?”寐罗问到。
“你知道它现在仅仅是作为一种医疗手段针对患者,而实际上它拥有潜在的巨大需求,你是否考虑过其他正常人的想法?譬如说上次我们提起过的关于我们之间的争执?”
寐罗的眼睛从屏幕转向尼亚,举到嘴边的勺子也停住了。“……哦,”他说,表情带着点惊讶和新奇,“说得也是,也可能会有很多并非是病患者的人同样需要得到这样的治疗——如果他们想要忘记某些不好的往事,比如分手,比如遭遇暴力事件,比如被老板痛骂一顿,比如死了条小狗什么的……不过现在法律还没有明确规定这可以应用于正常人群不是吗?”
“如果社会普遍认为这是被强烈需要并且是科学的、可行的,它很可能就会被列入许可范围,这一点都不奇怪,寐罗。真的。”尼亚摇摇头叹了口气,忧心忡忡地看着电视,“也许它在下周就会被提上政府议会的议程——而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任何关于它的负面报道。”
“那不好吗?”寐罗不以为然地说到,一边大口吞着美味的鸡肉面条,“人们可以借此摆脱很多不好的东西,我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要是他们觉得那不值得记住,就忘记好了。”
“我不是在否认它的好处,我只是仍然不能确定……它是否真的完完全全没有任何负面作用,这很难说,寐罗,”尼亚费力地思索着,“如果目前的风平浪静只是一个可怕的潜伏期该怎么办?那时候说什么都晚了——无论如何我不希望它再被继续推行。但以现在这种势头来看它只有扩大而无缩减的趋势,你真的认为这切合实际?……认真想想,这件事……”
“好啦好啦,政府会替你想着这事的——用不着你在这里忧患不迭。身为警察你治理好你负责的街区就成了,身为我的男友你负责好我们两个的起居生活就够了,你管他那么多?政府会给你脑力加班费吗??”寐罗不屑地哼了一声,朝嘴里又塞了一勺豆子。“你的手艺真不错。我打赌成千上万个女人在觊觎我这个位置——要是她们知道你做菜也一流的话。”
望着那个男人得意忘形又很幸福的表情,尼亚忍不住笑了笑,然后伸手端走寐罗面前那碗被舀得乱七八糟的甜豆沙拉,“不要总是吃那么多甜的东西。”他说,“当心牙齿报复你。”
“让它们尽管来报复好啦,”寐罗满不在乎地说到,“我一个美国警察会怕牙痛?!”
“唔,痛起来的时候就不是现在的你了。”尼亚挡开他伸过来的手,“你吃得够多了。”
“你准备这么多美味的东西还不是给我?”寐罗瞪了他一眼,“快点给我!我知道你不爱吃这个东西所以让我来消灭它——给我,尼亚!你这个小气鬼!快把它还给我!!”
“哦,我没说过我不喜欢它,”尼亚说,“你总要给我留一点。怎么能这么霸道??”
“你只是不想让我吃,”寐罗拍着桌子大叫,“你这坏蛋!”
“大概是吧,或者我该让你去做一下那个治疗,好忘记你爱吃甜食的事。”尼亚笑着说,一边坚持抵抗住寐罗小狗一样恳求的眼神,“少吃一点豆子不会死的,寐罗。我保证。”
“你这混蛋!”寐罗最终只能恨恨放弃了。“好吧,今天我拒绝刷碗!”
“要是你能少吃点甜的东西,我宁可天天刷碗。”
寐罗一边嘟囔着『虚伪无聊』之类的话一边咧开嘴角,当然,他知道尼亚是在为他好。他还不至于蠢到连这也不知道的地步——虽然夺走他的甜食的确让他很伤心。他换了个娱乐节目的频道,边看边吃完他的晚餐,之后把餐具全推到一边,舒舒服服倚在沙发里看电视。过了一会儿那个男人也用过了晚餐,尼亚并没有斥责他的偷懒行为,而是开始收拾餐桌。他仍然理所当然地坐在那里看着搞笑的娱乐节目,虽然耳朵里满是厨房那边传来的刷碗声音。他有点如坐针毡,虽然想着是否要过去帮帮尼亚,但又有点抗拒这种『认错行为』——以免尼亚加重日后没收他的甜食的决心,况且他的确也懒得动一动。于是寐罗斜倚在沙发里一边左思右想一边磨蹭到了尼亚收拾完厨房的时刻,他犹豫几秒,迅速弹起身体跑过去煮咖啡。
尼亚看了他一眼,若有若无地笑了一声。
“这没什么好偷笑的,”他说,“我只是觉得你可能会心理不平衡。”
“要是我有那种想法的话,我早就跟你大喊大叫了。”尼亚走过来停在他身边,“我知道很多女人都愿意为你发狂——不过你想过没有,如果她们知道你在家里从来什么都不做只会舒舒服服地享受和用甜言蜜语来打发对方,那么还会跟你坚持多久?这可不是个小问题。”
“她们有我的甜言蜜语就够了,”寐罗大言不惭地说,“我打赌她们会为我做一切。”
“唔,也是——大概女人天生爱做家务活。”
寐罗沉默片刻,偷偷拿眼睛觑了下身边的男人,尼亚则一直用幽深莫测的笑容对着他。他不好意思地抬手摸了摸后脑勺,然后很快地给了尼亚一个亲吻,“好啦,我偶尔也会做点什么不是嘛,”他像个孩子似的咕哝着,“我也会打扫一下房间和洗洗衣服什么的。虽然那种时候相对于你而言是少了点——我又不是天生就为了干家务活着的。当然你也不是……”
“那么就是我活该了?”尼亚关掉咖啡壶,给他们两个的杯子倒上咖啡。
寐罗吐吐舌头,从尼亚手里接过咖啡杯,倚着桌子看着尼亚,“你生气吗?”
“生气?”尼亚看了他一眼,“要是你认为我现在的举动是在生气的表现。”
寐罗笑眯眯地抿着咖啡,看着那个男人。
当然他明白尼亚不会因为这些小事跟他生气。虽然那个男人外表看起来有点冷,但实际上却真正是个好脾气。或者仅仅是对于他而言——他还有什么可计较的?能够遇到尼亚,能够被那个男人爱上和这么不厌其烦地照顾着,他几乎觉得上帝过于眷顾他了。上帝一定也很爱他,所以才让他过得这么开心。不过话说回来,他们两个在一起充其量也只有两个月而已——日后如何还是个未知数。想到这里寐罗不由得又感到一片茫然,谁知道以后会怎样。但至少现在他们两个相处愉快。他放下杯子,在某种带着点甜蜜又带着点忧虑的需要感促使下伸手揽住尼亚的肩膀抱紧那个男人,下巴搁在对方的肩膀上。“谢谢你为我做这些。”他说。手指轻扣着尼亚的背部,耳边听得到尼亚轻缓的呼吸,一条手臂用力搂紧了尼亚的腰部。
“现在觉得很愉快?”尼亚在他耳边低声问到,“满足吗?”
他点点头,用嘴唇贴住尼亚的脖子,然后调皮地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你想过要一直这么下去吗?”尼亚再次问他,“说实话,寐罗,我并不能确定你对于感情的看法是什么——可能你觉得这种东西虽然甜蜜但也不过是个调剂品而已,或者你并不在意结果怎样,只要过程足够让你愉快和满足。在这之前我们也没过多说过这样的话,只是——只是觉得彼此有好感,就在一起了,”他抬起手扶正寐罗的头,看着那个男人,“可能你从没考虑过今后会怎样之类的问题——你总是嘲笑我杞人忧天,事实上……我总是在想这是不是因为我很在乎你,你明白吗?”他轻轻摇晃了下寐罗的头,朝对方露出一抹带着点缺乏安全感的紧张笑容,“不过有一点我能肯定,要是我们以后出现争吵并且闹得不可开交——那很可能会让我们两个做出冲动的事,尤其是你。……寐罗,你能发誓无论如何你都不会用那些一时冲动的情绪作为借口而抹消掉关于我的记忆吗?即使你觉得痛苦,你也不能……”
“说你多事你还真是不亏这个评价,”寐罗哼到,“你胡乱担心什么。”
“发誓,”尼亚固执地坚持到,“就算你气到发疯也不许彻底忘记我。”
“好好我发誓——我说我们的关系还没到那种地步,你是在唯恐天下不乱吗?!”寐罗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而后再次抱紧他的肩膀埋进他怀里,“事情不会像你想得那么糟糕。再说那还只是个医疗手段而已,你这个担心简直一点价值都没有——还是不相信我?”
“……我也不是很明白,”尼亚轻声说到,“但是我觉得很紧张。寐罗,我真的……”
寐罗侧头压住他的嘴唇堵回他后面的话。“傻瓜。”他说。
尼亚笑笑,回应着寐罗逐渐热烈的吻。他希望是自己想得太多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1.25(15:52)|【NM】独自祈祷コメント(2)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汗~~~为什么N的预感总是那么准呢……
From: 傀儡吸血鬼 * 2007.12.08 14:06 * URL * [Edit] *  top↑

我很好奇~M跟N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居然能让M如此决绝的去做那个手术,M乃就狠得下心去忘记N么~~~(掏手绢ing~)
From: 字母一家亲 * 2007.12.13 19:21 * URL * [Edit] *  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