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MN】灵魂之语 03> 因為愛II【MN】靈魂之語
> 【MN】灵魂之语 03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无须关掉房间里的光源,也不必因为房间太过空旷而感到沉寂。他伸手轻轻按下按键,然后坐在沙发里蜷缩起身体,优美华丽的音乐一瞬间弥漫于他所能感觉到的整个空间,让他再一次陷入那个熟悉的声音所演绎出的动听旋律之中,品尝着每一个音符的完美。
毫无疑问,寐罗的声音远远比当初成长了许多——更富感染力也更有穿透力,偏向低沉而冷漠的嗓音和日臻成熟的唱功让他的确有着先天的优势。自然,他从不怀疑寐罗的能力,他相信寐罗有足够的能力去驾驭音乐——那仍然需要更多的努力和付出,也需要更为有力和强大的支持。他认为寐罗的音乐制作人并不真正理解寐罗,他甚至有点怀疑,寐罗是否真的喜欢这张专辑——当然他无权否定寐罗的想法,他只是个人地认为,这并不是寐罗想要表达或是习惯于表达的东西。也许是因为他想得太多了——寐罗不是非常受欢迎的么??
他知道寐罗已经算得上成功了。
四年时间让他在纽约充分地发展起来,能够拥有属于自己的歌迷,有过两次巡回演唱,半年前签约了一家很有名气的唱片公司——还有私人的音乐制作人。要是寐罗愿意的话大概找他拍电影的公司也会络绎不绝。但他从未听说过关于寐罗要朝其他方向发展的传言——尽管寐罗做个电影明星也绰绰有余。他相信现在的寐罗一定比起少年时期的金发男孩更为英俊帅气,虽然他再也无法看到。……他不能否认他感到难过。而寐罗却仍然一心做他的歌手,这让他非常明确寐罗的目标。他为这样的寐罗而发自内心地感动和憧憬着。
当他第一次收到寐罗寄来的礼物,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愉悦——虽然他只能一遍遍抚摸着寐罗的信却不能阅读里面到底写了些什么。他假设寐罗是在与他抱怨纽约的繁华浮躁,同时却又满怀激情地深深迷恋着纽约的疯狂和诱惑。他摸到明信片和照片,他惋惜他不能看到,而当他终于找到一张可以让他倾听的唱片——尼亚在那一刻才终于露出一抹微笑。
当寐罗的声音终于再次响起在他耳边,他无法形容那时内心的感触。
他知道寐罗在慢慢成长慢慢改变——也许他无法跟上寐罗的步伐,但他始终会在角落里用心倾听寐罗的每一个音节。他一天接着一天听那张唱片,日复一日品味着其中的优美旋律和寐罗的声音所表达出来的一切——而在反反复复的倾听中,尼亚却越来越感觉到音乐中的苍白。他承认寐罗的唱片非常出色,但出色之处大部分在于寐罗的唱功而非感情——他意识到这是不好的。因为寐罗与自己的制作人之间似乎并不了解,至少,这不是他所熟悉的那个寐罗所喜欢歌唱的东西。不客气些地说,唱片的商业化气息要远远比个性强得过分。
这与他所知道的——至少与他印象中的寐罗是不一样的。
他喜欢在少年时期奔跑在旷野里大声叫喊的寐罗,虽然他总是追不上寐罗的脚步,但他喜欢看着寐罗的背影——消融在一片绚烂之极的夕阳余晖中的男孩的矫健身影,毫无顾忌的放声大吼让他觉得此刻一切都是如此生动,生命是如此充实。他怀念寐罗那种因为叫喊而嘶哑的声音,他知道那才是适合寐罗的旋律——而非这张唱片里他所能感觉到的纯粹优美。勿庸置疑这十支曲子各有各的特点,似乎也非常适合寐罗略显低冷的声线,但也只是种表象的契合而已——实际上,曲子的灵魂并不是寐罗的。寐罗的灵魂也并不存在于这些旋律中。
他感到惋惜。因为他知道寐罗本能做得更好——如果有更适合他的空间。
寐罗一共寄给他两张唱片,第二张比第一张略显出色一些,因为寐罗用上了一点属于他自己的个性化元素。他猜测寐罗并未冒昧地用在首张唱片里是因为寐罗过于谨慎——寐罗不希望得到一个因为太过个性而倍受排斥的结果,虽然他也有可能为此而大获全胜,但那种可能性并不高,尤其对于这样一个刚刚出道没多久且又无权无势的年轻人来说,实在不值得他用今后的发展作为赌注去冒那种险。他可以谨慎地先出一些迎合潮流的唱片,毕竟寐罗兼具实力和外貌甚至性格——出名对他而言有着先天的优越前提,如果他初露锋芒便能够引起大众的注意甚至喜欢,他就有了一个非常好的开始。好的开始总会是成功的一半。有了足够能让自己发展下去的可能性和空间,他就可以逐渐去做自己喜欢的音乐,慢慢发挥他的个性。
他不该对于寐罗的做法去评头论足——毕竟冒险的不是他,而是寐罗。
他能够体会寐罗那种想要成功却又不得不小心翼翼的心情,因为他真的很熟悉寐罗。他相信在寐罗离开之前,自己是所有人中最了解寐罗的人。而现在,四年时间转瞬即逝,寐罗一定改变了许多,也一定在纽约有了新的朋友群和社交圈。他很可能不会是那个最熟悉寐罗的人。他不觉得失落或是伤心——他知道当他们长大,分开是必然的。他们不可能一直并肩走下去,他们都将拥有各自的理想——现在寐罗早已找到了自己的目标,而他呢??
……他似乎从未认真考虑过这个问题。大部分时间他都在倾听寐罗的理想,他喜欢当个倾听者而非发言者——而寐罗则喜欢掌握主动权,男孩天生的无所畏惧的冲动个性有着相当良好的潜质,那让寐罗勇于去面对和追求自己的人生,而他,在寐罗离开之后就不免消沉。生活甚至没给他更多的时间去反思,当他在医院里睁开眼睛却发觉视线已经一片模糊,他在那一刻的确恐惧过,那是非常深刻、非常僵硬、非常寒冷的恐惧。他无法摆脱,只能接受。他不知道其他人是否会在那种真实地感到自己正在一天天失去视觉的精神压迫下发疯——他只知道那种体验绝对是任何没有经历过的人都无法感知的恐惧。恐惧让他忍不住想大哭。
但最后他还是逼迫自己承受住那种痛苦——因为寐罗给他打来了第一个电话。
他听着对方在那边用兴奋而激动的口气跟他描述纽约种种,他突然不再那么害怕暗。他知道自己是寐罗最好的朋友,如果寐罗知道他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一定会大惊失色——并且很有可能会影响到寐罗的情绪和热情,他不想因为自己而让寐罗被影响。他没有在电话里与寐罗吐露丝毫自己发生意外的事,并且要求寐罗的家人也不要跟寐罗提起这些。如果失去了视觉让他陷入痛苦,那么寐罗便是唯一一个支撑他在这片暗里坚持下来的原因。
寐罗,和寐罗的音乐。他知道他像寐罗一样渴望着寐罗的音乐。
渴望着寐罗的成功,渴望着有一天寐罗的声音能够让整个世界都为之疯狂。他相信寐罗有能力得到那些——因为寐罗不止依靠自己的天分,更多则是毫无妥协的不肯放弃。
而后来的一切的确也证实了他的判断没有错误。寐罗正在成功途中坚持不懈地努力,他已经收到了寐罗的两张唱片,以后还会有更多。如果寐罗能够有个更好的音乐制作人。如果那个人了解寐罗就像了解自己一样,如果那个人能够清楚地知道寐罗需要什么,并且有足够能力为寐罗创作出适合寐罗的需要好让寐罗能够充分发挥——他相信寐罗会更加惊人。
但现在情况似乎并不像他想得这样乐观。
他坐在沙发里默默地听着音乐——虽然已经听过无数次,他仍然沉迷于此。他喜欢寐罗每一个声音的震颤,每一声轻微的吸气,每一阵短暂的停顿。他陶醉于寐罗极富个性的嗓音和寐罗的自我沉醉。然而他不得不承认,他在那些华美的音符中碰触不到寐罗的灵魂。
他一直这样听到深夜——直到十一点的钟声响起,他才慢慢挪动着身体离开沙发,抬手关掉音响。音乐戛然而止的一刹那,他微微有些恍神——像往常那样,他开始感觉到寐罗在距离他如此遥远的地方,也许他一辈子都无法追上寐罗的脚步,也许他们越来越远。但转而他突然想起寐罗已经回来了——给他带了礼物,并且明天开始会为他念书。他想念寐罗阅读的声音,虽然与唱歌完全不同但同样令他沉迷。对他而言,寐罗的声音宛若来自天堂。
当他沉入睡梦之前,他对明天充满期待。
许久未有的一个安眠夜晚过去后,尼亚在转天早上七点钟便起床了。他不知道寐罗将要什么时候来——但他最好为寐罗准备一些吃的东西。昨晚睡觉时他就一直想着这些,以致他在醒来的瞬间便迅速掀开被子起身。他知道寐罗喜欢吃什么,刚好他的冰箱里有些巧克力酱和面包片。他极力让自己的生活变得简单,这对他来说几乎是必须的。他不可能从事复杂的工作——大部分时间他都在阅读,用手指抚触着那些凹凸有致的文字,在心里慢慢体会品味着他所读到的一切。他喜欢听各种声音,在他失去了视觉以后,他只能将注意力放在另一些方面。人们的谈笑,小鸟的鸣叫,水滴的声音,风的声音,当他行走时的沙沙声和音响里那总是能够让他陷入回忆的歌声。他从未跟寐罗说过这些,他仅仅是不想影响寐罗。
有些时候他感到沮丧。他知道寐罗想要他去纽约。他知道寐罗不仅仅是为了让他在那里找到一份更好的工作去享受更快乐的人生——寐罗只是想要像过去那样有他们的互相陪伴,毕竟他是寐罗从小到大的好友。寐罗独自一人时会觉得孤独,寐罗偶尔也会怀念过去。寐罗在太多的繁忙交际中无暇喘息时一定会希望能在熟悉的人身边放松下来做点什么,即使只是说些什么,或者闭上眼睛打个瞌睡。但他却无法答应寐罗的请求——他不能去纽约。
他只能给寐罗添麻烦,别无其他。
他知道一次又一次的拒绝让寐罗失望,甚至恼火。但他宁可被对方误会也不愿解释原因——有时候他思考是否自己多虑了。也许寐罗并不会为此而被影响什么,但他终究还是有些担忧。天生的悲观性格让他无法做到像寐罗那样乐观自信,失明更让他的心思敏感而复杂。但他没想到寐罗竟然回来了——在他又一次的拒绝之后,那个男人突然跑了回来。
『只要你跟我哭,我肯定马上就会从纽约回来。』
他突然想起昨晚寐罗说过的话。他不知道寐罗在这么说的时候是一副什么表情——只是当他在此刻偶然记起的时候,他有点神情恍惚。他想起在小的时候一旦他们之间产生了分歧搞得彼此不欢而散,只要他摆出一副沉默不语的低落表情寐罗一定会转回身来跟他妥协。他不能解释自己那么做的原因——他也想不起那时的自己在想些什么。他并不真的那么软弱。他只是习惯于用那种手段要挟寐罗。寐罗总是非常头痛于他装可怜的表现但又无可奈何。
事实上只是孩子气罢了。他不免好笑地想着,微微地又有点伤感。
如果他们仍然只是孩子该有多好。那样他就可以独自倾听寐罗的歌声——而不是和别人一起分享。寐罗离开的时候他失落了很长一段时间。但后来……一切总算慢慢过去了。当他被突然响起的敲门声从回忆里拉回现实——尼亚才发觉自己想得太多以致于还是耽误了为寐罗准备早餐的事。不过他也没想到寐罗竟然来得那么早。他连忙转身朝房门走了过去。
“你没睡懒觉吧?”他听到面前的男人发出愉快的嘲弄声,“早,尼亚。”
“早,寐罗,”他微微侧过身体让进寐罗,听着对方帮他把门关上。“我没想到你会来得这么早,”他有点手足无措地微笑着,“我还没有准备好你的早餐,所以……”
“你这傻瓜真以为我要让你准备吃的东西吗?”寐罗哼了一声,塑料袋哗啦作响的声音在他面前响起,“我买了早餐来——然后呢,来得这么早就是防止你在厨房里『胡作非为』。我买了你最喜欢的蜂蜜松饼,希望你的口味还没变——反正我不知道你现在爱吃什么。”
“我这里有巧克力酱,”他说,还没来得及说更多便被寐罗的欢呼声打断了。
“太好了!巧克力——我最爱这里的巧克力和巧克力酱!”寐罗大叫着,一把抓住他的手朝厨房那边大步前进,“你不知道我有多想念这里手工制作的巧克力布朗尼蛋糕——就算纽约的比这里豪华上百倍也没法征服我的胃口!我记得你母亲最擅长做那些——”
“是吗?”他认真地想了一会儿,“或许以后我可以试试。我记得……”
“喂——出了灾难可不怪我,”寐罗似乎回头瞪了他一眼,“你少逞强!”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8.01.15(15:57)|【MN】靈魂之語コメント(1)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我确实有点怀疑尼亚会不会拆了厨房(笑),应该不会吧
From: 傀儡吸血鬼 * 2008.01.20 10:30 * URL * [Edit] *  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