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MN】灵魂之语 04> 因為愛II【MN】靈魂之語
> 【MN】灵魂之语 04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吃过早餐后,他坚持要去煮咖啡——但最后还是在寐罗比他更不容妥协的坚持下让寐罗代劳了那件事。而后他们坐在沙发上,寐罗开始耐心地为他念书。然而他听着寐罗的声音,心里却不由自主地想起当初寐罗担任唱诗班孩子领唱时的场景。那时的寐罗是那么地骄傲。
咖啡的香气袅袅升腾于他和寐罗之间,他知道他们相距很近。他又想起那时其他的孩子对他有多嫉妒——因为他总是距离寐罗最近的人。如果那些狂热于寐罗的年轻人们知道此刻他们的偶像在为过去的好友——一个盲人念书,谁知道他们会说什么呢??……
“你在想什么?”寐罗突然停止了念书,出其不意地问到。“尼亚?”
“呃?”他也停止了幻想——『望』向寐罗,“什么?”
“干什么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寐罗说到,“显然你没在听我念书。”
“……呃,我只是想到——想到过去的事,”尼亚有点脸红,于是他紧向寐罗道歉。“抱歉——我不知不觉就……”
“想到了什么?”寐罗又问。
“想到你在唱诗班里的情景,”尼亚顿了顿,而后轻声叹了口气,“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这么久——我甚至不知道它是怎么过去的。突然想起那个时候的你,真是令人怀念。”
“你还这么年轻——没必要发出这种感慨吧,”寐罗取笑到,“尼亚,你老了么?”
尼亚不免失笑。“当然不是,”他说,“我只是很怀念那时的你——”他突然顿住了声音,侧头微微沉思着,显然是在想些什么。过了好一会儿,尼亚才似乎有点犹豫地开口了。“我想要听你背诵圣经,”他说,“我好久没有听到过你背诵了——可以吗,寐罗?”
“……当然,你要听哪一章?”寐罗放下手里的书,“但愿不会让你失望。”
“爱的颂歌那一段,我记得那是你最拿手的,因为——”
“哈哈,因为当初我认为拿那个讨好女孩子是非常得意的事,”寐罗不由得笑了起来,但很快他按捺住大笑的欲望让自己平息下情绪,他看到尼亚已经做好倾听的准备,那个男人非常认真地坐在那里,毫无波澜的淡灰色眼睛停留在他的脸上——让他在那一瞬间突然有点喉咙发干。“你准备好了吗?”他咳了一声,好让自己不那么紧张。“我要开始了。”
“当然,”尼亚微微有点压抑着呼吸般地回答,“开始吧,寐罗。”
“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我就成了鸣的锣,响的钹一般。我若有先知讲道之能,也明白各样的奥秘,各样的知识,而且有全备的信,叫我能够移山,却没有爱,我就算不得什么。”寐罗停了停,看着尼亚,那个男人听得似乎非常用心。他忍不住想要微笑——当他看到孩子气的痴醉表情在尼亚脸上隐约浮现,他放轻了声音,更为用心地背诵起来。“我若将所有的周济穷人,又舍己身叫人焚烧,却没有爱,仍然与我无益。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先知讲道之能,终必归于无有。说方言之能,终必停止。知识也终归于无有。我们现在所知道的有限,先知所讲的也有限。等那完全的来到,这有限的必归于无有了。我作孩子的时候,话语像孩子,心思像孩子,意念像孩子。既成了人,就把孩子的事丢弃了。我们如今仿佛对着镜子观看,模糊不清。到那时就要面对面。我如今所知道的有限。到那时就全知道,如同主知道我一样。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爱,这三样。其中最大的是爱。阿门。”他背诵完毕,看向尼亚——那个男人听得入迷,甚至没有意识到他已经停止。直到他将口气迅速转换成往常的腔调询问尼亚是否觉得满足了,对方才恍如梦醒般地回过神来,给他一个几近感激的微笑,“……是的,”他说,“非常……好。”
“既然听得这么愉快,你也背诵一段给我听吧。”寐罗笑着端起咖啡,边喝边提出要求,“似乎你总是听我在说——为什么你不说说自己呢,尼亚?你都在想些什么?”
“……我?”尼亚微微一愣,一时无法回答上来。“我在想……”
“你从没想过什么吗?”寐罗问到,“关于以后的事??”
尼亚稍微想了一会儿,摇摇头。“我不知道,”他说,不免有些赧然,“我不像寐罗——在心里有着明确的目标。的确我过去经常习惯于听你说话,也许听得多了就很少会考虑关于自己的事。……不过说起来我也没什么特别之处——我不会唱好听的歌,不懂得艺术之类。何况现在我想要去学习也已经不再可能……失去眼睛就意味着失去很多能力。寐罗,我不想在你面前故作坚强——有时候我也会感到害怕,不知道自己这一生是不是就要这样下去。”他朝寐罗笑笑,斜过身体倚在沙发上,眼睛朝向窗外。“……那一定非常糟糕。”
寐罗一时沉默了下来。
他该跟尼亚说些什么呢?他绞尽脑汁地想着——似乎任何安慰都是无济于事的说辞,他不想用那些无用的话来欺骗他的好友。他看着尼亚,那张脸孔因为没有什么特殊表情而显得很平静——与之前说出那样心怀畏惧的话的人判若两人,此刻的尼亚看起来非常没有信心。对于现在的孤独,恐惧和痛苦,以及对未来的无望和抵触……他为他的好友而感到忧虑。
“……我只不过是随便说说而已,”尼亚突然开口了,似乎颇为之前所说的话而不安,“没必要想得太多,寐罗,我们说点其他的吧——给我讲讲你在纽约的事?”
“你要不要去纽约?”寐罗突然又问到,“要是去的话,我可以帮助你。”
“帮助我?”尼亚愣住了,“帮助我……什么?”
“帮助你——找到一些事情做,或者你可以去交些新的朋友,实际上生活还是有许多事可做的。如果你走出这个让你觉得困扰的地方,也许你会发现一个更广阔的……”寐罗突然觉得自己像个不负责任的说教者,于是他停了下来。“尼亚,你想要跟我去纽约吗?”
“你总是想要我去那里,”尼亚叹了口气,“寐罗,我会给你带来很多麻烦——你考虑不到这些吗??……你不是个普普通通的人,你是个歌手,有自己的事情要做,还有一大票的歌迷关注着你的一切——突然间多出我这样一个奇怪的朋友,你只能给自己惹来麻烦。何况我也不想将自己摆在那样一个处境之中。我想我更适合住在这里,寐罗。我不打算离开。”
“你要在这里过一辈子吗?”寐罗惊讶地问,“就在这个小镇上??”
“……也许吧,不,很可能,”尼亚无奈地点头,“即使就是这样,事情也没有那么糟糕,寐罗。镇上的人都很习惯这样的生活——他们并不会因为慕纽约的生活方式而选择去纽约。对我来说也是同样。在这里至少让我觉得安全。何况我不想为别人——”
“你不要总是想着别人,”寐罗打断他,“为什么不多想想你自己,尼亚?”
“……我……并没什么可想的,”尼亚说着,还是稍微想了几秒钟。“不过当然,我不会因为失去视觉而变得自暴自弃——我也会努力寻找适合我的生活方式。我不能依靠社会救济过一辈子。虽然还没想好自己能做些什么,但我绝不想要成为一个依附社会的寄生虫。……我只是还需要一点时间,寐罗。……况且我不像你那么目标明确并且渴望强烈。”
“那么——”寐罗顿了顿,再次叹气,“可我还是希望你能考虑一下去纽约的事。要是你不去,我总觉得……像是缺了点什么。像这样和你聊天,对我来说就是最好的感觉。”
“四年时间,你应该早就习惯了没有我的生活吧,”尼亚忍不住微笑起来,“我们都不是孩子了,寐罗,不必一定要对方在自己身边才觉得放松。我知道你一定有了新的朋友,也许还有女友——而总是和过去的好友在一起是不实际的。你只需要我陪你这样谈话吗?”
“我怎么可能找女友?!”寐罗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似乎颇为不屑地。“现在我还不想让自己陷入娱乐大众的境地里——何况我只想唱歌,其他事情我没有时间和精力去考虑。”
“你是否觉得……时间匆忙?”尼亚问到,“你一定会感到痛苦。因为时间过得太快。”
“说得没错,”寐罗很惊讶地眨了眨眼睛,“我总是这么觉得——希望时间过得慢一些,希望自己总是这样年轻。我总是觉得要学习的东西很多——可如果我放过多的精力在那些上可能就要暂时停下唱歌。这对我来说也许不是个好的选择。你知道一旦停止……”
“付出一部分时间学习是必要的,寐罗,”尼亚诚恳地说到,“否则你可能无法进步。”
“那么下一张唱片就要被推迟——我不知道董事会是否会同意我的理由,”寐罗郁闷地叹了口气,倚在沙发里看着尼亚,“有时候我渴望成功——毕竟那是我一直梦想得到的东西。认可和肯定,喜欢和追随,渴望和激动,我当然想要得到那些。……但有些时候我真的非常讨厌这样——我是说被其他人关注着。因为我的某些行为而使得他们习惯于将注意力放在我身上,并且我无法停止这种状态。我感到自己像个任性的孩子,既想要得到属于成功的感觉又不希望以真实的身份被大众所注意——这本身就是矛盾的。而且,时间总是很无情。”他一口气说了这些,而后才发觉自己似乎是在抱怨——不过没关系,尼亚是不会介意这些的。
“我想……也许你的目标仍然不是非常明确,寐罗,”尼亚果然没有表现出任何对于他的倾诉的不耐烦,而是像过去那样认真倾听他的每一个字并且去体会他的心情。“我相信你非常热爱音乐——你想要成功。而成功意味着什么?或者说,什么才能被称为是成功?……也许成功就是被接受和被喜欢。人们都认可你的音乐,你被他们热爱和效仿着——或者是用自己的努力创作出你认为合理的价值,比如金钱,或者名誉。这些都可以称之为成功。可是寐罗……我想知道你心里对于成功的界定仅是在于这些外界所给予你的回应吗??”
“成功……”寐罗认真地思索片刻,“成功对我而言更意味着在音乐上有所成就。”
“你想要唱属于自己的曲子?或者——你想要你的音乐完全是映出你的灵魂的?”
“当然,”寐罗点头,“那是当然的。我希望他们能够理解我的音乐,能够从我的声音里感知到我的内心种种,而不是只把目光停留在曲子的本身上。能够让一支曲子称之为杰作的因素有很多——旋律,歌词,演唱者的水平和对于歌曲本身的把握,以及配乐效果等等……这并不容易。通常也并不是这些元素都能同时具备——所以有时候我们总会觉得这首歌的确不失为好的作品但又像缺了点什么,也许正是因为某个元素并未达到它所应达到的水平,”
“以至于让整个曲子的水平下滑?”尼亚接着说到,“那么你就能知道昨天我在说什么——我只是觉得那些歌的本身不适合你,寐罗。虽然它们都是好的作品。这勿庸置疑——你是成功的,因为大多数人们知道了你并且喜欢着你,你出了唱片,赚到利益和名声,用我们刚才为成功下的定义来看,你能够算得上成功者。……但这是否也是你想要的成功呢?”
寐罗不由得笑了起来,“显然你为我否定了这个问题的答案,”他说,“的确,不是。”
尼亚温和地『看』着他,“实际上,”他说,“我更喜欢听你背诵圣经。”
“因为饱含感情?”寐罗仍然笑着摇头,“你认为我的唱片没有感情?”
“念诵是为自己,”尼亚回答,“而作为歌手,尤其站在一个想要博取大众欢迎的角度上——也许你的歌唱并不是为你自己而是为别人。成功有两种。为自己,或为别人。虽然同为成功但也许它们两者的差别大相径庭——而将要得到哪种成功,只能由你自己决定。”
寐罗咬着嘴唇想了一会儿,“如果……我想要属于自己的那种,可能现在我已经得到的一切都会被否定,那我所作的似乎就没什么意义——也许这只是一个过程而已。”
“我也希望这只是一个过程,”尼亚叹了口气,“但是,不改初衷也许是很困难的。”
“我要抛弃现在的一切才能重新开始吗?”寐罗问到,“你让我不知所措——”
“我没有这种意思,”尼亚连忙摇头,“我只是……想要你看得更清楚些而已。”
寐罗沉默了一会儿,“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突然转变了话题,“为什么又开始说起我?我记得之前我们在讨论关于你的事情——那么,你到底有什么打算没有??”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8.01.15(15:56)|【MN】靈魂之語コメント(2)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想唱属于自己的歌……恩!好样的~v-218
但是新人一般是很难掌握自己的主动权,梅罗现在苦恼的应该是这个吧!这条路很艰难,但是请坚持自己的初衷,不要妥协!
From: 字母一家亲 * 2008.01.17 16:39 * URL * [Edit] *  top↑

梅罗说得对,为什么尼亚总是不多为自己想想呢?
From: 傀儡吸血鬼 * 2008.01.20 10:36 * URL * [Edit] *  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