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MN】靈魂之語
> 【MN】灵魂之语 05
最终他也没有在尼亚那里得到什么回答。或者是他所期待的回答——尼亚始终不肯同意跟他去纽约。他也实在没有能力去说服尼亚,这让他觉得挫败,尼亚几乎不会对他说『不』,除了这一次。尼亚对他一向都是言听计从,从小尼亚就习惯于做他耐心且忠实的听众。
尼亚从来不会抱怨他的废话太多或者思想过于偏激——他不屑于和其他人说什么,他们也无法给他有意义的回应。他喜欢跟尼亚说起他的理想,尼亚一向都会认真倾听并努力给他充满信心的鼓励。现在想来,那些话实在都是孩子气的鼓励,可他仍然记得很清楚。
『你一定会非常出名,然后会有很多人喜欢你,人们都会崇拜和热爱你。我也是。』
他想他真的应该感激尼亚对他说过的那些话。否则当初他不会很坚定地离开这里。
而现在他有所『成功』——虽然可能不是他真正想要的成功,但至少他在朝着他的目标努力。这个时候他却发觉当初给他鼓励的朋友突然遭遇不幸。他讨厌自己对此无能为力——但他又能做什么?他几乎帮不上尼亚什么忙。除了给那个人念些他想要听的东西。他希望他能做更多。但看起来他也只能做到这些。而实际上,或许尼亚给他的更多些。
当他念完这一天的全部章节,已经远远过了吃晚餐的时间。
“我要停止了,”他说,一边合上书本放在一旁深吸口气,“念书可真是个累活。”
“辛苦你了,寐罗,”尼亚连忙从刚刚的小说情节中缓过神来,准确地找到了杯子递给寐罗,对方立刻接了过去。“其实你不必每天念上这么久。当你回去时你的嗓子会累垮的。”
“没关系——我要在一周之内把给你买的书全部都念完,不然之后谁来给你继续念?”寐罗笑着耸耸肩,一口气喝掉杯子里的水,“下次回来可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的事。”
“……要很久吗?”尼亚忍不住问到,“难道还是四年之后?”
寐罗差点呛出了水。“不会啦,没有那么久——你真是可爱,”他大笑着放下空的杯子,“之前一直没回来是因为实在忙得没空闲,毕竟我还是个刚刚出道的新人。可现在至少我能申请一些假期,手里也有足够的钱,想要什么时候回来只要提前安排一下应该就没问题——你会想我的吧?”他站起身,路过尼亚时拍了拍他的肩膀,“或者你就和我一起去纽约。”
“我不要去,”尼亚仍然是那句话,“你去哪里?”
“去弄吃的东西,肚子快饿死了!”
“我帮你。”尼亚连忙站起身朝寐罗的方向跟了过去。
“你还是乖乖回去坐着吧,不想给我添乱的话。”寐罗连忙转身想要把他推回去,“做好之后我会叫你过来吃饭的——反正你也不必对我做的东西期望太大,凑合吃点就是了。”
“我可以帮你的,”尼亚坚持说,“我每天都在自己做这些,没什么困难。”
“不过是些面包片生菜叶子沙拉酱之类的东西你就不要在我面前耀了——我好歹弄弄也比你拖拖拉拉准备出来的要好得多,”寐罗推着他,“快回去,坐在沙发上等着。”
“我真的可以,”尼亚的倔脾气又上来了,“我不想坐在那里等着。”
“为什么?”寐罗叹了口气,觉得自己可能又要让步——从小就是这样,虽然看起来他的脾气比尼亚糟糕得多,但实际上他总是在做无奈的退让。为什么他的妈妈总是教育他『要让着尼亚』之类的蠢话?因为尼亚比他小两岁的缘故么??……于是现在又开始了。
“我坐在那里能干什么呢?”尼亚别扭地说,“你为我念了一天的书。”
“那是给你的礼物——不是什么交易,”寐罗无奈,“好吧,那我们一起做。”
当他看到那抹孩子气的愉快笑容在尼亚脸上毫无掩饰地流露出来,他不免觉得好笑——为尼亚居然还能露出这样的表情。不过转而他想到尼亚早已看不到,也许根本不会在意自己会露出什么表情。对于一个失明的人来说,视觉认知事物能力的下降必然会牵引到他的感觉——大部分时间他只能看到尼亚一张毫无表情的脸孔。他相信尼亚自己甚至觉察不到这些。
“你准备做什么?”尼亚问到。“然后我能帮你做什么?”
“煎蛋卷,”寐罗很快地回答,“你还是去煮点咖啡吧。”
“好吧。”尼亚点头,“那么我去煮咖啡——不过,你想试试热巧克力么?”
“你还能煮那个吗?”寐罗不可思议地反问,“对你来说是不是有点困难?”
“不要小瞧人,”尼亚很得意地哼了一声,“这点小事难不倒我的。”
“好吧,看你待会儿会给我端上一锅什么来——”寐罗打开冰箱去拿材料。昨天他刚刚去超市买了大堆东西回来,把尼亚的冰箱填满。想到尼亚生活里有着如此之多的不便,他很希望自己能够为他做得多些,但做得再多也不过是几天的时间而已,他总不可能一直帮尼亚做这做那。“喂,你小心点,尼亚,”他提醒到,“可不要不小心把自己煮进去。”
“我没有那么笨,”尼亚叹着气找到牛奶,又接过寐罗递给他的巧克力,“何况我已经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了三年多时间——你以为我是昨天刚刚失明的吗??”
寐罗只是笑笑,不再管尼亚,专心去做他的煎蛋卷。这是他最拿手的东西——也是非常适合懒人的简单菜,只要煎个蛋饼把火腿洋葱青椒蘑之类的东西卷进去就够了。在纽约时他经常这么给自己果腹,虽然巧克力也不错但毕竟巧克力不能当作正餐。何况他老妈每次打电话给他都会坚持叮嘱他要吃些巧克力之外的东西。此外他也不太喜欢在外面用餐。
寐罗用最快速度做好他的菜,当他将那些金色的完整蛋卷一只只排进餐盘里,热巧克力的香味已经钻进他的鼻腔,让他迅速转过身去看尼亚的『作品』。牛奶锅里已经煮沸的液体翻滚着散发出诱人的浓香,他不由得发出惊讶的叹声,“你居然自己就能做好?”
“你以为我是个笨蛋吗?”尼亚转过头面朝着他,“还是觉得因为我看不到所以就什么都做不到??……我只是比你们差了视觉而已,不是缺少两只手——好吗?”
“呃,抱歉,”寐罗吐吐舌头,帮尼亚关掉火并拿了两只杯子放在桌上,“我来倒吧。”他将尼亚朝旁边稍稍拉开点,然后端起锅将里面的热饮分别倒满他们的杯子。
尼亚摸索着走到一旁,找到餐桌的位置然后小心地在椅子上坐了下来。他的手碰到桌上被寐罗摆好的餐盘,还有刀叉,蛋卷的香味足够勾起他的食欲,这让他真的很惊讶——他可从没想到过寐罗还会做这些。他以为那个男人通常都会选择叫外卖或去餐厅解决胃口问题。“寐罗比我想象的要能干呢,”他笑着说,“这不是你自己偷偷带来的半成品吧??”
“嘿!不要以为你看不到就可以随意不负责任地栽赃陷害!!”寐罗抗议到,“你知道有多少人想吃我做的煎蛋卷都吃不到??相比之下你简直是这个世界上难得的幸运者——”
“还有这样认为的吗?”尼亚失笑,“我本以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难得的倒霉鬼。”
“怎么会……”寐罗说了一句,想到尼亚的遭遇便又无法说下去。他将杯子放在尼亚的手边,叮嘱那个男人注意烫到,然后在尼亚对面坐下来。“现在可以吃了吧?我快要饿死了!不管了我开始吃了——小心点,建议你最好不要用任何餐具。”然后他开始大口吃起来。
尼亚果然没有动他的餐具,而是直接拿起蛋卷。“其实……”他犹豫了一下,“你可以在家里用餐的,不必非要留在我这里,寐罗。我想你父母一定希望你每晚回去吃晚餐。”
“没关系,我每天晚上在家里睡觉,”寐罗口齿不清地咕哝着,“他们看得足够了!”
“每天你一早就跑到这里,很晚才回去,我想他们也许会有不满吧,”尼亚叹了口气,迟迟没有吃他的东西,“从明天开始你可以留在家里多些时间——我没关系的,寐罗。反正我一个人也可以看书,你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应该多花点时间陪伴你父母还有你的妹妹。”
“正因为好不容易回来一次所以才来陪你,”寐罗用力咽下口中的食物,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口热巧克力,“平时我根本没有时间陪你。对你来说岂不是太不公平了?至少我的父母还有彼此陪伴,另外还有杰西卡和尼弗——呃,还有洛卡。那家伙不错,又长胖了不少。我得想法让它减肥了,照这样下去它会笨得连猫都追不上——这只傻狗!”
尼亚忍不住笑了起来,“它聪明极了,”他说,“跟它的主人不相上下。”
“我的身材比它好多了,”寐罗不屑地哼了一声,“喂你为什么不吃?怕被毒到吗?”
“不……我现在吃,”尼亚连忙低头咬了一口——然后慢慢咀嚼着,“……美味。”他说,将新奇的表情展露给对面那个男人,“想不到你可以做出这么美味的东西来。”
“不要小瞧人,”寐罗模仿着他的口气,“有人就是喜欢把别人看扁。”
“是吗?”尼亚笑着反问,“我也没觉得自己在你眼里是个圆形人物。”
“你是一张照片——行了吧?!”寐罗大声说到,“快点吃饭,你这个照片!”
尼亚没有回应寐罗的故意取笑,只是嗯了一声,低头慢慢吃着他的东西。一时间餐桌上没有人再说话——气氛有点古怪地安静了下来,只有两个男人咀嚼食物和吞咽的声音。
寐罗一直在盯着尼亚看。
虽然对方的眼睛盲了,但却丝毫没有损坏到那张脸的完美。三天以来他每天都会看尼亚看上很长时间——仿佛那张脸孔是他永远也看不厌倦的。与此同时他甚至会在心里很邪恶地庆幸着尼亚的眼盲。这给他足够的理由望着对方——而尼亚却无法察觉。也许尼亚知道,但尼亚从来没有说过什么,除了第一天出其不意地问他自己是否与以前有了很大改变。
改变是明显的。但却又有些东西永远无法改变——尼亚的淡然从容并未因为遭遇不幸而陡然改变,这样的时刻,仿佛那个男人根本没有任何异常,仿佛尼亚仍然有着一双完好的眼睛,可以看到他,可以面对面地坐在那里吃着自己的晚餐,仿佛没有任何意外发生。即使他知道这也不过是自己荒唐的奢望罢了——他是那么希望尼亚能够再次看到他,他已经不再是过去那个尚未褪尽青涩的男孩,他已经成为一个真真正正的男人,而对此他最希望尼亚能够看到,甚至比希望他父母看到更为迫切。他难以描述这种感觉,它如此奇妙而难以捉摸。他仍然沮丧着尼亚不肯跟他离开——如果尼亚去了纽约,他一定会好好照顾他的。
“要是你哪天想去纽约,就打电话给我,”他突然开口,“我会立刻回来接你。”
尼亚的动作顿了顿——然后,好一会儿过去,那个男人才嗯了一声,“好的。”
“我真的可以照顾你,就像这样,我们是好朋友,这有什么?”寐罗突然变得急切起来,“要是你独自在这里觉得孤独怎么办?我不想整天都要考虑你的事……”
“你不必考虑这些,寐罗,”尼亚打断他,“我自己能过得很好。为什么你要担忧我?”
“你是我的朋友所以我当然要关心你——这有什么不对?”
“可我们不是在共享一个人生。”尼亚说,“我们只能自己过自己的。”
他说完后,那边许久没有回应——尼亚立刻意识到或许是他说错了什么。寐罗一定在为他无意说出的话而生气。可他不知道他哪里说错了。他开始感到不安,同时焦虑起来。他想叫一声寐罗的名字,但在他开口之前他听到对方站起身的声音,“我没想过要和你分得这么清楚,”那个男人很生硬地说到,“你一定要跟我走相反的道路我也没办法。既然这样……”
“……寐罗,”尼亚『望』向那张正在俯视他的脸,“对不起。”
寐罗本来还想说点什么——然而当他看到尼亚那张因为懊悔而显得异常慌张不安的脸,他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他怔怔地望着尼亚,突然发觉自己那么害怕看到尼亚露出这种茫然无措的表情——那几乎让他能够觉出痛楚。尤其在他想到尼亚此刻的世界是一片暗。
“……我只是不想给你添麻烦,”见他迟迟不肯回应,尼亚再次开口了,“我不是故意要说那种话,我也不想和你拉开距离……但是寐罗,我们之间已经不再是孩子那样的……”
“你的嘴角上有蕃茄酱,”寐罗又坐了下去,“喂,自己擦掉。……要我给你擦吗?”
尼亚愣了几秒,而后皱着眉笑了。他很快地抬手擦了下嘴角,而后轻轻松了口气。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8.01.15(15:55)|【MN】靈魂之語コメント(1)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如果真的有人愿意爱惜自己的话,就不要再推辞,给他一个机会
From: 傀儡吸血鬼 * 2008.01.20 10:46 * URL * [Edit] *  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