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MN】灵魂之语 06> 因為愛II【MN】靈魂之語
> 【MN】灵魂之语 06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七天的假期一转眼就过去。比起四年时间它更是短得可怜。
最后一天寐罗坚持要住在他这里,“我可以顺便帮你看看你的房间哪里有问题之类的,”他理直气壮地说着,一边在房子里面来回四处查看着,“喂,你卧室里的天花板上有裂缝,看看,尼亚!这有多危险——要是天花板掉下来怎么办?你醒过来却发现自己的脚没了!”
“我已经很倒霉了,”尼亚哭笑不得,“你认为我的灾难还不够吗?”
“你这个房子大概已经很老了吧,”寐罗皱着眉吸气,“你住在这里实在不安全。”
“你不要找借口了——我是不会走的,”尼亚一语击碎那个男人的幻想,“我说过我不想离开这里,至少现在不想。就算我醒来发现自己的脑袋没了也没办法。活该倒霉。”
寐罗叹了口气,转回到尼亚面前。“你每天早上都要很早起床吧??”
“通常是,”尼亚回答,“……怎么了吗?”
“要是还活着就打个电话给我,”寐罗在他身边坐下来,“顺便叫我起床。”
“你不可能没有闹钟的,”尼亚说到,“我也没有那么容易死。”
“你倒是想死——门也没有,”寐罗霸道地哼着,“看不到我成功,你就别想动那念头。”
“为什么我要死呢?”尼亚失笑,“我活得好好的。”
“你这样的人最容易想不开或者某天突然自寻短见之类的,我要给你上一课。”
“为什么我还是觉得你似乎很想我因为现实太过痛苦而自杀呢??”
寐罗沉默了一会儿,终于无奈地表示妥协。“那你就好好活着吧。”
“我从没不想好好活着,”尼亚更加无奈,“是你觉得我该自杀的。”
“我可没说这样的话。我只是觉得……”
“我应该跟你去纽约,那样我就安全了,”尼亚接下去他的话,“那样我就不必担心自己住在这间天花板有裂缝的房间里会在某天早上醒来时发现自己的身体少了一部分——也不会在你终于取得成功以后因为缺少了一个重要观众而让你感到这份喜悦索然无味……好了寐罗,我说我不想去纽约,现在不想去。如果我想去那里我一定会打电话给你。好吗??”
“……你的口才比过去好多了,”寐罗表示叹服,“你可以试着去当个政客。”
“多谢了,”尼亚感激地说,“可能那样我会死得更快一些。”
“不要再提这个字!……好吧我不说服你去纽约了,”寐罗终于完全投降,“我再也不会主动要求你去那里——你想去就去,不想去就留在这里。你有自由,不是吗?”
“你早该明白,”尼亚点头,“所以回去后好好过你的生活,用不着担心我。”
“我没说要担心你——你这自作多情的家伙,”寐罗立刻表示不满,“我要做的事多着呢——可能根本没有时间想起你。不管你这里发生什么都没法引起我的注意。我说真的。你要知道还有一些影片制作者找上门来打算要我去试镜。实际上要是我愿意的话……”
“你早就是个家喻户晓的电影明星了,”尼亚说,“不过我还是想要你做个歌手,寐罗。”
“哈,为什么?”寐罗勾起嘴角,近乎得意地笑着,“因为你还想听我背诵圣经?”
“因为我看不到,”尼亚有点遗憾地说,“我只能听到你的声音。……不过要是你有机会成为一个电影明星我还是会很高兴——你一定会是个非常出色的演员,而且会有很多著名的女影星跟你演对手戏。我还记得你在学校话剧演出节上出演的那个王子角色……”
“我才不稀罕演戏呢,”寐罗不屑地冷哼一声,“谁高兴做电影明星?!”
“我开玩笑的。”尼亚急忙解释,“我也可以……”
“我只喜欢唱歌,”寐罗懒懒地哼着,“我对演电影根本不感兴趣。”
尼亚沉默了一会儿,觉得自己大概又说错话了——只因为他不小心说了那一句,也可能寐罗一辈子都不会打什么演电影的主意。言多必失。看来他还是尽可能地少说为好。他告诉寐罗时间不早了——并且明天一早还要班机。“早点睡吧,寐罗。”他说。“我累了。”
“好吧,睡觉,”寐罗表示同意,“虽然我现在还很精神。”
“躺在床上你就不会这么说了,”尼亚站起身,朝浴室走了过去。“我去洗澡。”
“要我帮忙吗?”
“你只要坐在那里别动就够了。”
于是寐罗便坐在沙发上。他随手拿起一本小说随意翻看着——七天里他没少和尼亚胡扯八道侃侃而谈,所以小说到底还是没有念完。他不知道自己下一次回来将会是什么时候。不知道是一年还是半年,或者几个月。也可能是两年或更多。谁知道呢??……这是想要取得成功必须付出的代价,虽然这些代价让他觉得自己的整个人生都将要被打乱——但他还是在坚持着。为什么他要放弃,只因为这些代价让他觉得不合适??他不该这么幼稚的。
没有电视,没有影片。没有杂志也没有报纸。甚至整个房子都朴素得近乎简陋。除了那一套距离沙发不远的音响——寐罗仿佛才发觉到它的存在。于是他起身走过去,停在音响前将它仔仔细细打量一番,那是套相当不错的音响,绝对价格不低。想必音效一定非常出色。他抬手轻轻按下播放的按键,很快他听到一丝熟悉的旋律从音响里传出——太过熟悉以致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直到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已经唱了五六句歌词才突然意识过来。
这是他的唱片。他寄给尼亚的第二张唱片。
他迅速蹲下身在音响附近寻找一番——没有其他的唱片。除了另一张也是他的唱片——他的第一张唱片。他几乎不能相信尼亚只有这两张唱片。这实在有点辜负这套绝棒的音响。他有点不明白尼亚在想什么。买来这样一套出色音响只为了听听他的两张唱片??……不然为什么这里没有其他人的唱片??他不觉得是被尼亚藏起来了。没有那个可能。
他听了一会儿,觉得在别人的房间里听着自己的歌的确是种奇怪的感觉。于是他关掉了音响,然后回到沙发那里继续坐着。他想要做点什么,但尼亚的房间实在太过简单了——他找不到还有什么可以做,除了粘在沙发上对着面前空荡荡的墙壁发呆。没有电视,没有杂志。什么都没有。唯一的音响里只有他的两张唱片。要是他的话,这样的日子一天也忍不下去。他像个大理石雕像一样坐在那里——突然觉得自己的人生和尼亚的实在是天差地别。
他有歌声,有理想,有能算得上舒适和顺利的生活环境,虽然充满挑战但是他很享受。而尼亚,没有视觉,没有目标,没有完全能够让他自由胜任的生活环境——即使只是给自己做一顿像模像样的晚餐也很困难。生活在一片暗里,也许没有希望,或者希望渺茫。虽然尼亚并没有对此表示抱怨——但他知道那个男人心里未必不是这么想的。只是尼亚从来不肯轻易吐露这些而已。……并且在之前尼亚曾经跟他说过,『有时候我也会感到害怕。』
他的沉思一直持续到尼亚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他看到尼亚带着些潮湿的水汽走进客厅,似乎朝他这里『看』了一眼,那个男人的脚步顿了顿,“你一直坐在沙发上?”尼亚继续朝他这里走过来,“刚才我好像听到音乐……”
“为什么你这里只有我的唱片?”寐罗问到,“你不听其他人的音乐吗?”
尼亚摇了摇头,“不……我只是——不知道该听些什么,”他说到,“毕竟我对音乐懂得不多,所以只能听些自己熟悉的音乐。何况平时我也不会去音像店挑选CD……”
“好吧,以后我会多寄一些唱片回来给你,”寐罗马上声明,“不过是其他人的。我可以挑选一些我喜欢的,或者我认为你会喜欢的音乐寄给你,好让你的音响发挥点它的作用——不要只是整天让你鉴赏我的音乐。就算你不觉得烦,恐怕它也早就想要罢工了。”
“……好吧,”尼亚点头,“反正我没什么事情可做。听听音乐也不错。”
“你的生活总是这么单调无趣,”寐罗叹了口气,“现在就更是变本加厉。”
“去洗澡吧,寐罗,”尼亚说到,“你该早点休息。”
之后他们两个并排躺在尼亚卧室里的床上。寐罗一直盯着天花板上那道不明显的裂缝,它看起来没什么危害——不过他倒是希望它充满危害,那样他就有理由让尼亚离开这里了。尼亚对他的建议从未予以过任何一次认真考虑,总是很干脆地就回绝他。他很郁闷——非常非常地郁闷。并且失望。他固执地认为尼亚可以在纽约慢慢好转起来,他希望能。可他毕竟不是万能的神。他叹气,转头看着身边躺下后就一动不动的男人,朝他吹了声口哨。
“嘿,尼亚,”他轻声叫到,“你睡了吗?”
“……还没,”尼亚回答,“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他耸耸肩,“只是有点失眠——大概是明天要回纽约,所以让我有点低落。我真的不喜欢那些唱歌之外的繁杂工作,要是能有个人代替我做那些就好了。我就可以将我所有的时间都用在我感兴趣的事情上。我不可能在那些唱歌外的繁杂工作中取得成就。”
“也许你只是兴奋,”尼亚说,“纽约的生活虽然节奏过快压力很大但同样也充满挑战,这真的非常适合你,寐罗。你天生喜欢热闹,爱好竞争。而我却不同。转换过大的环境让我无法很快地适应并融入其中。我只能慢慢来……不过当然,也许哪天我会突然想去纽约。”
“那么你就可以打电话给我,”寐罗马上说,“我会很高兴你来找我。”
“也许那时候你更加有名,”尼亚笑着,“是个大名鼎鼎的歌手——有你出现的地方就有数不清的歌迷和媒体,他们乐于挖掘你的一切并且曝光你的生活。所以我还是不敢贸然找你——被他们抓住的话我一定会很慌张。说不定会老老实实跟他们说起小时候的事。”
“那就尽管说吧,我会让你拿这个破房子当作给我的精神损失赔偿。”
“那我就没地方住了,”尼亚叹气,“你要我住到街上么?”
“你可以住在我那里,”寐罗不失时机地旁敲侧击,“还能吃到我做的煎蛋卷。”
“我还可以拿它卖钱,”尼亚愉快地说,“女孩们一定会立刻把蛋卷席卷一空。”
“你倒是很会赚钱——”
“比起你可差的远了,”尼亚说到,慢慢转头朝向他。逆光为尼亚的脸颊勾上一层银色月光的轮廓,睫毛在眼睛下投下清晰的层层叠影。“你会得到更多的,寐罗。我打赌。”
“赌什么?”寐罗马上问,“赌些值得赌的东西,怎么样?”
“什么是值得赌的东西?”尼亚反问,“除了钞票以外??”
寐罗想了一会儿,却又想不起什么来。“……我不知道。”他说,颇为沮丧地。
“看来没有,”尼亚似乎叹了口气,“别让钞票挡住你的视线,寐罗。”
“我才不是在意钱的傻瓜呢,”寐罗马上抗议,“不然我有的是法子赚到更多!”
“我知道,”尼亚的声音里透着期待,“所以我知道你会得到更多。”
“你真的从没想过今后要做些什么?”寐罗再次提起这个话题。“有什么我能帮你的?”
“现在还没想好,”尼亚犹豫着,“要是懂得音乐的话至少我能做个调音师,那也不错。”
“要是你现在开始学习的话永远不会晚,”寐罗马上鼓励他,“我可以帮你找些辅导者,他们都能给你很好的指导——你想要试试吗??然后我们就有更多共同话题可以谈。”
“……我再考虑考虑吧,”尼亚谨慎地答,“当然,想好之后我会打电话给你。”
“我真希望你现在就能给我个结果,”寐罗舒了口气,“不过好吧——你可要快点想。”
“好的,”尼亚放轻声音,“早点睡吧,寐罗。时间不早了。”
转天一早,当尼亚醒来时寐罗已经在穿衣服了。那个男人坚持不让他出门送他,以免他从机场回来的路上会有麻烦。他也只好作罢,静静地听着寐罗收拾东西的声音。他知道寐罗离开之后也许又要很长一段时间才回来——那一刻他几乎想要冲动地跟寐罗一起离开,但他还是按捺住那股激动的情绪选择了平静。他去纽约能干什么呢?除了给寐罗带来不便??
当寐罗停在他面前跟他告别时,他觉得他的世界似乎比以前更加暗。
房子里很快沉寂下来,只有寐罗握着他手的温度仍然停留在他的指间。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8.01.15(15:54)|【MN】靈魂之語コメント(1)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叹气……当然会更暗,因为舍不得嘛,笨蛋尼亚!
From: 傀儡吸血鬼 * 2008.01.20 10:50 * URL * [Edit] *  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