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MN】靈魂之語
> 【MN】灵魂之语 07
当寐罗回到纽约后,他面临着一个马上就要出新作品的境况——如果是在过去可能他会非常积极地投入其中,但在与尼亚谈过那些让他深受触动的话之后,他不免犹豫起来。是要做自己喜欢的音乐还是为了迎合潮流做一些能够更快收到直接效果的大众作品??
这对于一个刚好处在发展过程中的歌手来说差不多是最为艰难的选择。
他想要继续发展,这是当然的。而想要坚持自己的风格走上与他人所期待的相反道路,似乎可能性很小。……也许是完全没可能。他现在没有任何为自己申辩的立场——主动权在公司手里,他只有被摆布的份。看起来这是个完全合理的交易,他用公司作为发展的背景,公司为他提供发展的舞台及出名的可能性并赚取从他这里所能收到的利益——直观的金钱利益,当然还有知名度。而实际上……他似乎在这个交易中处于极大的被动地位。他并没有什么实际的权力去跟董事会抗议,如果他还想要在这里待下去的话。那么,怎么办??
寐罗以身体不太舒服还要休息段时间为由提出将期限拖延些。
当他回到自己的住所后,他便无精打采地一头栽进沙发里——不想再爬起来了。
他开始对现实感到不满,在尼亚跟他说过那些之后。他知道尼亚说得一点错都没有,在那些别人眼里所谓的成功对他而言什么都不是。他想要做他自己的音乐,想要唱属于他自己的歌。但是他该怎么开始?以现在的力量去跟公司冲动地叫喊这些根本没什么实际意义——谁都不会听他在这里发疯。他还没有傻到去做那种自不量力的蠢事。那一点用都没有。
他在沙发上趴了许久。突然一骨碌爬起来,冲到音响旁边将自己的唱片放进去,按下了开始键,然后站在那里安静地听着。过去他总是带着一种成就感去听自己的唱片——却从没像尼亚那样用阅读和思考的方式去听一听。他站在那里听完了整张长达52分钟的唱片,当尼亚的声音在他耳边和着音乐的尾音回响,他开始明白尼亚在说什么了。勇敢点承认,尼亚对他的唱片并不是抱着一种热爱——或者说是肯定的态度。因为这的确不太像是他的音乐。
当初他希望能够用自己的实力去证明自己的价值——当唱片公司的人找到在酒吧里当歌手的他时,他感到欣喜若狂。而这份喜悦也足以让他有点被冲昏头——毕竟当时他才刚过二十岁,还只是个不成熟的大男孩。急于取得成绩的迫切渴望让他暂时无暇顾及他想要追求的是什么。正如尼亚所说,他的目标并不是很明确。他只知道自己被某个唱片公司找到头上,即使那不是个很有名的公司,但至少能证明他是有实力的,于是他喜出望外地离开酒吧开始了他自认为的属于他的音乐人生。他出了唱片,极力配合公司为他特意找到的写手和配乐,那时他只想着如何能让其他人迅速认识自己——通过第一张专辑让他在人们心里留下痕迹。这就是他能够取得的最好成绩。而他也确实做到了。这有很多原因。公司为他配备的人员的确出色,他不能否认。他的唱功不错,这也得到了证明。此外,他的外貌也起了不少作用。他甚至能够坦白些承认他的成功一半归功于他的外表。虽然现在这个社会比较倾向于实力派歌手,但实际上偶像派更容易占到便宜——二者兼具就更是让成功之途变得无可阻挡。
他的发展几乎是顺利得无法想象的。他在原先的公司出了一张唱片,为公司赚来一大笔利润,而他得到的年轻人的喜爱和认可——虽然比不上那些大牌歌星的名气,但也算混出了点样子,何况他真正踏上这条道路也刚刚只有不到三年的时间而已,当初在酒吧里四处换场赚钱的过程足足持续了一年零四个月。后来他换了一家更好的公司,他们不惜出大价钱把他挖走自然是因为看上他今后的发展潜力——而他自然也乐得如此。为什么不呢??他在换到新的唱片公司后四个月就出了第二张专辑。当时他的兴致很高,甚至任性地在音乐中加入了自己喜欢的元素——虽然这让唱片公司有点不满,但他们在研究商议后还是认可了。或许是因为并未影响整张唱片的主基调,所以他们没有对此提出严重的反对意见。但寐罗已经非常清楚这个事实——他们不太喜欢他这么快就变得习惯于擅自作主。毕竟给他薪水的是公司,公司才是老大。何况公司里的董事们也远远比他明白什么样的音乐才能迅速而大量地回馈给他们以丰厚利润。他有的选择么??……或许他有。要在他为公司赢来足够让公司能够给他完全信任的利益之后。而现在他仍然处于为公司『打工』的阶段,所以他就要听从老板的。
他将那两张专辑反反复复听了几遍,直到他听到不想再听为止。
他知道尼亚是什么意思——尼亚不认为这是属于他的音乐。他没考虑过这些。或者他也考虑过,但不会像尼亚这样认真。因为对他来说能有个施展才能的舞台就是好的——何况他也得到了不少让他满足一时的回报,对于任何一个出道没多久的歌手来说那都是很诱惑的。然而安静下来想想,『你心里对于成功的界定仅是在于这些外界所给予你的回应吗?』
……不是。尼亚已经帮他否定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并且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够比尼亚更贴近他呢?
他叹了口气,关掉音响继续坐回到沙发上,托着下巴发呆。过了好一会儿,一阵突兀的铃声传入他的耳中——他慌忙掏出手机接听,却发现没上面有任何来电显示——继而寐罗才意识到是门铃。他站起身朝房门走过去,没有什么期待地开了门,门外站着他的搭档。
“麦克?”他不免有点惊讶,“……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听说你病了所以路过就来看看,”麦克朝他笑着,“能进去坐会儿吗?”
“……呃当然,进来吧。”他点点头,让进麦克。“随便坐吧。”
麦克大咧咧地走进客厅,然后很随意地坐在沙发上伸长了腿,“刚才我听到安森说你因为身体不适推迟了出唱片的时间——好像他们为这事感到很困扰。你知道……”
“我知道,”寐罗打断他,在煮咖啡和倒酒之间犹豫几秒,他迅速拎出酒瓶和两只酒杯,“拖延了他们赚钱的时间,他们当然没法高兴。……我只是想要继续休息一些时间,大概是之前那个假期还不够,”他转过头朝麦克笑笑,然后很快地倒了点酒,端着两只杯子朝沙发走过去,停在那个男人面前递给他一杯酒,“不会太久。我知道他们没那么多耐心给我。”
“因为他们都是商人,”麦克喝了口酒,看着他,“商人是不讲求什么灵感和追求的——他们要的是现成的可见利益,这是商人的本质,寐罗。……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当然了我来这里也并不是想要真的看你病到什么地步。说句实话,寐罗,为你好,别在这种时候任性。”
寐罗的动作有点发僵。他看看麦克,对方脸上难得地一脸坦诚。“你是说……”
“我想,我大概能知道你想要什么,”麦克说到,将杯子放在一旁的咖啡桌上——倚在沙发上看着他,“寐罗,不谦虚地说我已经做了很长时间的写手,非常清楚每个歌手都适合哪种风格——或者说用什么方式能够让他们最快地适应并发挥,或许那不是你想要的,但会是适合你的。就是说你可以将它演绎得很棒,既能突出你的特点又容易为大众所接受。你在之前那张专辑里执意要加入不同于最初那张的元素时我已经察觉到你有想要自己去发展你所喜欢的音乐的意图。对此我没有提出任何异议——主体没改变;此外我也好奇。但你看得出来公司不高兴。暂且不说这次推迟的原因到底是什么,我建议你别再这么做,寐罗。”
“……因为你觉得这不实际?”寐罗问到,“还是你认为我的风格实际上不怎么样?”
“不实际的确是理由之一——但风格怎样我不能轻易妄下论断。我还没搞清楚你想要的是哪种,我也不明白怎样才能让你满意。我只是在做我该做的而已,寐罗。就是这样。”
“……确切地说,现在我也不明白我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寐罗闷闷地叹了口气,弯腰在沙发的另一侧坐了下来。“但至少我知道这些并不是我想要的。我很懊恼自己在这种时候才发觉问题——要不是其他人跟我谈起这些事,恐怕我仍然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
“其他人?”麦克稀奇地问到,“谁?你的朋友?”
寐罗犹豫地点了点头,“我从小到大的好友。我想……他应该是最熟悉我的人。他听过我的唱片之后跟我说了很多——很多让我意想不到的话。但我得承认他说得没错。现在一切看起来都不错但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麦克。我想要的不是这种过于现实的回报。”
“当你有向他们提出抗议的实力时,你可以尝试这么做,”麦克摇了摇头,“否则你最好不要冒险——寐罗,这不值得。你知道的,这些机会并不容易得到,而一旦你失去,可能就再也无法得到。你所能做的惟有珍惜现在的一切——不管它是否合你心意,你不能因为自己一时冲动而做出什么日后可能会让你后悔的事。……寐罗,有些东西一旦错过去就再也不会出现。你要明白这一点,然后再去考虑你到底要怎么做。……呃,我说这些并不是想要左右你什么——我只是以你的立场为你考虑问题然后提出一些中肯的建议。事实终归是事实。”
“所以你希望我快点从这种根本毫无结果的情绪中摆脱出来尽快投入到下一张专辑的制作当中,是吧?”寐罗问到,“我想除了我个人尚未准备好之外,其他人都准备好了?”
麦克点点头,再次笑了。“只要你说开始,我们马上就能开始。”
“要是我说——再等一阵呢?”
“……那也只能再等一阵,”麦克无奈地点头,“毕竟我们不能代替你唱歌。”
“那就再等一段时间,”寐罗烦躁地叹了口气,而后仰头靠在沙发上盯着天花板发楞。“我现在没有心情放在下一张专辑中,”他喃喃着,“见鬼的。这可真是困难……”
“那个朋友对你的左右能力真是大呀,”麦克不由得说到,“他一定很认真地听过你的那两张唱片才会跟你谈些诸如此类的问题。不过我的确佩服他对你的了解。……寐罗,我写的东西并不能让你觉得满足,是吧?或者是——那没有什么可以让你发自内心地表达的??”
“我想——我们只是在某些方面不太合拍而已,”寐罗硬着头皮说到,“你想要表达的并不是我擅长的东西,那仅仅是为了能够得到大众欢迎而写出的作品。……虽然那也很好。我承认那的确很好,是很出色的作品。但它并不那么……适合我,仅仅是这样。它不适合我。”
“嗯,”麦克深思地看着他,“我可以认为——你是要摆脱现在这个状态吗?摆脱这个让你感到不如意或者被约束的环境,去发展你自己想要走的道路??……或许这很好,寐罗。可我要提醒你或许这条路会很糟糕——也可能是死路。你还年轻,看不到过于长远的日后。我遇到过像你这样的歌手。但让人失望的是目前还没有一个在脱离公司后而出名的例子。你很清楚歌手们的生命期都是非常短暂的。你错过了现在,可能就再没有以后。再认真想想。”
“……我会再慎重考虑的,”寐罗低声说,“我当然知道这些——非常知道。”
“既然这样我想我该说的都已经说了,你可以考虑,但别太久。……如果你一定要坚持试试自己的风格这也不是没有可能——我们可以去说服董事会接受你的要求,虽然这不会很容易。……那么一切看你自己吧,寐罗,”麦克站起身,“但是一旦作了决定就不能再后悔。”
“我明白,”寐罗点头,“谢谢你来跟我说这些,麦克。我想……”
“我只是不想看到你也会跟过去那几个歌手或是团体一样,明明有好的条件却不珍惜,结果把自己搞得一塌糊涂——我真的不希望那天,”麦克叹了口气,“因为你的确非常出色,寐罗。我说真的。我不想看到你跟他们一样被自己的什么理想搞疯了。……得了,我走了。”
“好的。……不过还是谢谢你,麦克。真的非常谢谢你。”
当麦克离开这里,寐罗再次回到沙发前头昏脑涨地倒了下去。
现在好了。他想,虽然事情还不是很严重,但显然他必须要做出迟早的要做选择——继续留在这里混下去直到他有出头之日那天(谁知道有没有那天)还是坚持忠于自己的风格,不管结果是什么??……一旦出现糟糕的结果,他能够做到坦然去面对并勇于接受吗??
他不知道。他只知道夜幕降临外面已经沉入夜色——而他突然想要打电话给尼亚。也许他只是想听听尼亚的意见。他在潜意识里总是认定尼亚会给他一个最好的答案。只有尼亚。于是他迅速拎起话筒拨了尼亚的号码,然后坐在那里耐心等待着对方接起他的电话。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8.01.15(15:53)|【MN】靈魂之語コメント(1)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现在两边的意见完全是不同的,麦克的更实际,尼亚的更理想化。那么梅罗到底是个理想主义者还是个实际的人呢?我猜应该是理想主义者吧
From: 傀儡吸血鬼 * 2008.01.20 10:59 * URL * [Edit] *  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