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MN】靈魂之語
> 【MN】灵魂之语 19
他只让尼弗帮他准备了几件日常衣物,还有寐罗买给他的打字机和那些唱片。那足足装了两只最大号的旅行箱,尼弗无奈地提醒他无须带这么多的唱片过去——那里到处都会有卖。但他坚持要带着它们。预想到也许很长时间自己都不再回来,他必须带上这些。
尼弗帮他订了张机票,后天下午三点钟左右到纽约。
当女孩离开后,他一个人在房间里坐立不安——他突然变得像寐罗一样容易冲动,此刻更是六神无主忧心忡忡。想到寐罗遭遇的这些『灾难』他恨不得能够立刻冲到寐罗身边去给那个男人安慰——即使寐罗此刻并不想见任何人,他相信寐罗不会拒绝见他的。他知道寐罗不会拒绝他。可他是否能够让寐罗恢复精神好起来,对此他并却没有很大把握。
如果他之前没有和寐罗闹僵就好了。他懊恼地想着,忍不住伸手到口袋里找那只手机。他已经很久没有接到寐罗的电话——他也没有给寐罗打电话。他曾经恶意地希望他们的友情到此为止,却不曾想会出现这种状况。如果当初他能想到——如果他想到日后某天寐罗也会需要他的安慰,他绝不会和寐罗闹得如此不愉快。现在他甚至不能确定寐罗是否恨他。
寐罗一定是恨他的。他忧虑地想,但愿寐罗不会认为他在幸灾乐祸。
他的手紧紧握着手机——但最终还是松开了它。他不能现在打电话给寐罗。那个男人的抵触情绪一定非常强烈,不会听信任何人的劝说更不会答应见谁,他一定会这么做。所以他不能让寐罗知道他要过去……他叹了口气,默默回到沙发那里坐下,想着自己或许很久很久都不再回来——留恋是必然的。可对于寐罗的担忧痛惜种种情绪已经远远超过他此刻的留恋之情。他希望他现在就已经在纽约,在寐罗身边,告诉那个男人这些没有那么糟糕——事情根本不是毫无希望的。……总之他必须要找到寐罗,然后告诉寐罗……他是他的朋友。
他是他的朋友,所以无论他发生什么,他都会陪在他的身边。
他不会离开寐罗,直到寐罗好起来——他绝不离开。他是那么害怕寐罗遭受打击。他比任何人都害怕寐罗不好。因为他真的很在意寐罗。……在他有困难的时候寐罗并不知道——因为他不曾告诉寐罗,然而当寐罗知道了发生在他身上的不幸,寐罗做了一个朋友所能做的一切。他永远不会忘记寐罗为他做的。不会忘记寐罗为他念书,为他买唱片,鼓励他去纽约寻找属于自己的人生——即使他拒绝了寐罗。他能够深刻体会到当一个人孤立无援时,朋友的安慰和帮助对其而言有多重要。那几乎比世界上的任何都重要,甚至比他复明——即使他能复明,也许这个结果并不能说明什么;而寐罗的出现却比任何都能证明寐罗有多在意他。他明白这比什么都重要。当他处在一片暗中,是寐罗给了他另一个活下去的希望,是寐罗让他感觉和触摸到音乐这个世界的存在与其本身的美好——他希望他能够给寐罗更多。没有人比他更能给那个男人以安慰。他相信他会成为寐罗最有力的支撑,甚至多过那两个女孩。
他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等待着——然而时间过得如此之慢。
时间过得如此之慢。每一分钟,每一秒钟……时间仿佛凝固了。为什么还不到下一个小时?为什么还不到夜晚?为什么还不到新的一天——为什么还不到他可以离开的那个时刻。他叹气,伸手去摸着钟表上的数字,寻找着时针和分针的位置。他希望它们能够走得快些,希望它们此刻正处在明天的这个位置上。他从未这样期待过明天的到来。即使是在他努力地学习音乐的那些日子,他知道每天睁开眼睛就可以期待着姐妹两个的到来——然后他就可以学到更多,那时他的心情是愉悦而期待的,那是他曾经认为的最迫切的心情。然而现在他却知道那与这相比根本算不得什么——那种心情的迫切甚至比不上此刻的万分之一。
他几乎是凄凉而颓然地坐在那里,等待着时间一分一秒缓慢而滞重地滑过去;等待着他能够站起身朝门外走的那一刻;等待着他和尼弗已经站在纽约机场大厅里,马上就能见到寐罗。为什么时间过得如此之慢。他以为已经过去一个小时,然而当他的手指触摸到只走了连三十度角都不到的分钟,他几乎要绝望了——钟坏了吗?现在是几点?谁来告诉他??
他再次摸到手机,用力地握紧片刻便又松开了手。
他该做点什么呢?他该做些什么才能让自己从这种万分焦虑并且无法摆脱的痛苦情绪中挣扎出来——时间停住不动了吗??他再次伸手去摸,这次分针却走了五分钟都不到——他几乎想要愤怒地大吼大叫。他冲动地站起身,却头脑一片空白——于是他又坐了回去。
他在那里僵硬地坐着,想不到听音乐,更没有心情阅读。忘记吃晚餐,忘记自己是谁。一片沉寂。他以为他将要一直这样坐到明天——而后却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然而时间终于在尼亚的痛苦等待里挨了过去。直到第二天下午的到来。
他没有心情吃东西,中午时分便和尼弗急匆匆往机场。那里的人不是很多,却仍然让他感到有点慌乱——直到他在尼弗的帮助下终于坐在位子上,尼亚那颗悬起来的心脏才稍稍落了回去。一路上他沉默地闭口不语,即使尼弗在他身边仍然让他没有安全感。除非寐罗在这里……他想着,除非那个人在他身边,否则任何人不能让他觉得是安全的。
或许他是过于依赖寐罗了。也或许是他从未有过寐罗之外的朋友——所以谁都无法让他信任。而对于寐罗他却能做到毫不犹豫全无条件地完全相信。他希望寐罗对他也是如此。那事情或许就会好办得多……他知道他面对的情况可能会很困难,但他相信他能做到。
当他们到达纽约机场,尼亚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恐怖——这里拥挤得吓人,到处都是一片纷乱无序的吵嚷声,乘客们都在道别或者讲电话,警卫人员在提供帮助或者维持秩序,混杂着播送航班时刻的电子声,间或着各种各样的外语。孩子,大人;男人,女人。他被动地跟着尼弗,女孩拉住他走到一个相对安静些的角落,告诉他待在这里等着她。“我要去拿寄带的行李,在那边的传送带上——你就站在这里不要动,我取了行李就过来找你。”
“好的,”他说,慢慢松开女孩的手臂,“小心一些,这里人很多。”
“你用不着担心我——记住站在这里不要动,否则我可能会找不到你。”尼弗叮嘱了一声,转身便朝寄送行李的地方跑过去。“尼亚,站在那里别动!”她的声音远远传来。
尼亚便老老实实地站在那里。
周围太多人了。他有点恐惧地想着——为什么这里这么多人?他不知不觉握紧口袋里的手机,有些茫然地躲避着直觉里朝他这边走过来或者从他身后走过去的人。突然间他的手杖被撞了一下,尼亚险些摔倒在地,还好一只手及时扶住了他,“抱歉……你没事吧?”
“是的我没事……这样就好,”他用力支好手杖撑住身体,“没关系。”
“……好吧,真是对不起,”那个声音急匆匆地离开了,“我很抱歉。”
随后他感觉到他的口袋被轻轻碰了一下。异常敏锐的触觉令他顿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急忙上前想要抓住那男孩——那个声音大约只有十五六岁——他一把抓住那孩子的手臂拖住他,“还给我!”他愤怒而慌乱地大声叫喊着,“你这小偷,把手机还给我!”
男孩用力甩开他的手跑了。他把尼弗的叮嘱抛到了九霄云外,循着男孩急促的脚步声奋不顾身地追上去,一边生气地喊着小偷。他听着那孩子惊惶失措地跑着,也许他并不在意被偷一个手机或是钱包什么的——如果那不是寐罗送给他的东西。想到这点他更加急躁了。他不顾一切地跟在那个男孩身后,任凭敏锐的听觉指挥着他朝陌生的方向追过去。
“出什么事了先生?”陌生的脚步声跟在他身旁,“我是警察,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一个男孩偷了我的手机,”尼亚不稳地喘着气,“他在前面!”
“什么样子?我们马上帮你抓到他!”那个警官立刻说到,“是那个运动服的男孩吗?”
“……抱歉,我不知道他的样子,”尼亚尴尬地支吾着,“我……我看不到……”
“……什么?”那警官似乎非常诧异,继而忙抓住他的手臂,“你怎么能跑得这么快?你不怕摔到吗??——上帝我一点都不知道你居然——那么我们来抓他,你有手杖吗?”
“有的,”他更加尴尬,“但是……刚才丢掉了,我急着追他……”
“你是自己来的还是和同伴一起?”
“和同伴——哎呀,”尼亚想起了尼弗,“她叫我不要动……”
“那么你先回到机场,”那个警官连忙说到,“我们一定帮你追回手机。”
“可是他已经跑了,”尼亚更加焦灼,“我听不到他的脚步声了!”
“没关系,先生——我们一定帮你追回你的手机,请问你的号码是多少?”
“……我不知道号码,”尼亚茫然地说,“我——我只知道朋友的号码……”
那个警官似乎愣了一会儿,好半天过去才叹了口气,“好吧,不过你放心——手机我们一定会帮你追回来,现在我先带你回机场大厅——呃,你的同伴叫什么来着?”
“尼弗,”尼亚快回答,“是个女孩——金色的头发,绿眼睛,很漂亮。”
“哦,女朋友吗?”那个警官趁机打趣,“听起来跟你挺般配。那么先回去找女友吧。”
“她不是……呃……”尼亚感觉到自己被抓住手臂转了个方向,“前面没有男孩了吗?”
“他溜了,你知道这地方小偷总是很多——这样吧,把你朋友的号码告诉我,然后我们再想办法跟你联系。”那个警官说到,“他叫什么名字?手机号码是多少??”
“他叫……”尼亚刚要回答却又顿住了,他不该这样随意提起寐罗——毕竟寐罗不是个普普通通的无名之辈。也许待会儿整个机场大厅都会传遍『寐罗的一个奇怪朋友丢了手机』的事,那样大概只能让寐罗更加讨厌他。“……算了,”他说,“我也不记得他的号码。”
“先生,你到底……”那个警官哭笑不得,“那么你知道什么?能跟我说说吗??”
“我要回机场大厅,”尼亚只能先这么做了,“她一定在到处找我。”
“好吧,我先送你回去——没准你的女朋友能告诉我一些有用信息。”
“好……好的,谢谢。”尼亚无奈地说到。
他乖乖跟着那个警官走,却感觉到周围越来越安静——那些属于机场的喧嚣嘈杂声距离他仿佛越来越远,他不明所以——直到他突然意识到什么,他反手抓紧那个男人,“等等!”他大声说,气急败坏,“你要带我去什么地方??——这根本不是去往机场大厅的方向!”
“你只管跟我走就是,”那个人回答,“要是你不想走就不走。”
“这是什么地方?”尼亚顿时慌了,“这里不是机场……这是哪里??”
“实话说我可真觉得不值,”那个人嘲弄地笑了一声,“我陪你说了这么半天只拿到一部手机——我的同伴一定也很不愉快,至少你身上应该还有一些现金什么的吧?”
“强盗!”尼亚气得大叫,“你们这两个……”
“我觉得你很有趣才过来跟你说话的,”那个声音笑了起来,“至少你长得不让人讨厌,否则我们早就甩下你跑了!——眼睛看不到就不要自不量力地追小偷,明白吗,小家伙?”
“你那个同伴才是小家伙!——把手机还给我!!”
“身上有钱吗?拿来换好了,”那个孩子的声音再次出现了,“给我们钱,手机就给你。”
尼亚犹豫一番,还是立刻去找他身上带着的钞票——就算他不给他们,他们也会抢走。说不定那时他们连手机都不给他。然后他把所有的钱都递给那两个家伙,“把手机给我。”
“这么宝贝呀,”男孩发出嘲讽的声音,“一定是女朋友送你的!”
“还给我,”尼亚大声说到,几乎是在哀求了,“把它还给我。”
他手里的钞票被一把抢走——然后是那两个家伙幸灾乐祸的笑声,“谢谢你的钱,还有你的手机。这部手机实在太棒了所以我们不想还给你——何况还是很值钱的限量版手机!”
“等等,等……”尼亚力不从心地追了几步,那两个小偷很快就把他甩得远远的。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8.01.15(15:41)|【MN】靈魂之語コメント(3)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K大的文每次都可以讓我看得好心疼...
From: 專萌小M * 2008.01.22 12:31 * URL * [Edit] *  top↑

哎呦...小尼亚真可怜...我想要揍扁那两个该死的小偷!不知小媒炉知道了会怎么样...
期待哦!
From: 小光 * 2008.01.22 13:49 * URL * [Edit] *  top↑

啊~N太可怜了!!!这杀千刀小偷!e-262
这下糟了,N走丢了
From: 字母一家亲 * 2008.01.22 14:44 * URL * [Edit] *  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