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MN】灵魂之语 24> 因為愛II【MN】靈魂之語
> 【MN】灵魂之语 24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当寐罗睡着后,尼亚却无论如何也不能入睡。他躺在那里睁着眼睛置身于与以往不同的暗之中,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他和尼弗从宾夕法尼亚到纽约,他在机场大厅弄丢了自己,然后寐罗找到了他并带他回来,直到现在……他屏息倾听着身边的男人发出均的沉沉呼吸声,仍然对此刻的一切抱有不真实的怀疑感。寐罗正躺在他身边睡着么??
继而他像之前那个夜晚一样开始思考着关于寐罗现在的情况。
他该怎样鼓励寐罗重新振作——又怎样振作呢?
他知道现在他有个目标,在他内心深处非常坚定的目标,那就是寐罗的成功。他渴望着寐罗能够在深爱的音乐上取得自己所想要的成功——甚至比寐罗更为强烈。他有着这样一个目标,他必须要去思考他该怎样才能实现它。他必须要『不择手段』地帮助寐罗去实现它。
他该做什么?他又该怎么做??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
他突然想起之前打电话给寐罗的那个朋友。那个麦克似乎很想和寐罗谈谈——虽然寐罗以现在没什么心情为由拒绝了他,但那个男人应该还会找寐罗谈话的。他静静地沉思着,也许麦克想要帮助寐罗,就像他一样。麦克应该是最了解寐罗的人——即使在创作上他们可能背道而驰,但显然此刻只有那个男人才能比他更清楚地知道寐罗。他必须找到麦克。但是他又怎么才能找到麦克呢。或许除非麦克再打电话给寐罗。只能等着麦克再打电话给寐罗。
不能操之过急。他想,必须寻找合适的机会才行——否则一切反而会适得其反。
想到这里,尼亚不免再次叹了口气,然后才在心里跟寐罗道了晚安,闭上眼睛。
接下来,他们整天只是在听音乐,英伦摇滚,古典流行,节奏布鲁斯,乡村民谣,爵士,朋克,金属,哥特,迷幻舞曲,各种轻音乐和室内乐。……大多数时候他们都不说话,每次尼亚试图说点什么时寐罗都会很含糊地敷衍过去,明显流露出一种『别跟我说话』的情绪。于是尼亚不再试着开口了。他选择沉默地跟着寐罗听那些音乐,同时感觉着寐罗的一切。
他知道寐罗情绪非常低落。那个男人不看电视也很少出门,几乎整天只是倚在沙发里听音乐。一张又一张唱片,一首又一首乐曲,他将自己完完全全沉浸在各种旋律的世界之中,似乎再也不想出来。尼亚跟他说话他充耳不闻,尼亚想要说服他去做些什么他也置若罔闻。他宁可死在音乐里也不想出来。尼亚知道这段时间寐罗一定都是这样消磨过来的。
“我们能谈谈吗,寐罗?”一个月后的下午,他终于再次忍耐不住了。“就一会儿。”
“谈什么?”沙发上的男人低声问到,“没什么好谈的。”
“我想出去走走,”尼亚说到,“你能带我出去走走吗?”
“我不想出去,”寐罗马上不耐烦地拒绝了他,“你打电话给她们两个——我打赌杰西卡会欣喜若狂地带着你参观整个纽约。连纽约周边的乡村小镇都会带你去玩个遍。”
“……寐罗,你总不能在这里待上一辈子,”尼亚无奈地叹了口气,“你已经这样整整有一个月了——就我所知已经有一个月,不加上我来之前的那些时间。你不能这样……”
“嗯哼,跟你有关吗?”寐罗反问,“要是你觉得无聊你就回去。”
“或许跟我无关,但我不想看到你这样,因为你不该是这样的。”
“我现在只想这样,”寐罗翻了个身埋进沙发里,“我不想出去。”
尼亚坐在他身边,挨着寐罗留给他的后背,感觉着那个男人烦躁的情绪。寐罗似乎没有一天不处于烦躁之中。心烦意乱。心灰意冷。让人伤心又让人无奈。他伸出手放在寐罗的手臂上,继而慢慢抓住寐罗的手,“我想出去,”他说,“我来到这里这么久从没出去过。我不知道纽约是什么样子的。即使我看不到我也有权力去感觉一下。寐罗,就这一次?”
“一次也不行,”寐罗的声音仿佛从手臂里闷闷传出,“你为什么不去睡觉?”
“为什么我要整天睡觉?”尼亚无奈地说,“为什么我们不做些有用的事情?”
“做什么?”寐罗冷哼一声,“什么叫做有用的事??”
“为什么你不再创作了呢?”尼亚问到,“你可以用这段时间重新开始——麦克教了你创作的方法,为什么你要将其这样荒废而毫不惋惜呢?寐罗,你可以写出很多好的曲子。”
寐罗没有出声。
“我不是在讽刺你——寐罗,我说的是真的。我从没认为过你的东西是糟糕的。或许你现在只是有些无法确定。……但是调整一下你可以换个角度重新开始。你一定有自己内心的想法,你只要把那些想法表述出来就够了。这应该不会很难,我想是。是吗,寐罗?”
“你能不能闭嘴?”寐罗没好气地出声,“我从不知道你长大后变得这么多话。”
尼亚哑口无言。他为难地坐在那里,半天不能说出一个字。寐罗的话未免有点伤害人,即使他不想为此而跟寐罗计较但他还是觉得寐罗实在不该这样对待他。不过寐罗又怎么能够明白他不顾一切跑到纽约的真正想法?他不知道该如何跟寐罗表达清楚——他在这里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他。他在那里沉默地坐着,隐隐感觉到背后的男人身体有些僵硬。
“……对不起,”寐罗突然低声咕哝到,“我不该这么说。”
“……没什么。”尼亚本能地回答,然后站起身朝书房的方向走过去——他的打字机被寐罗放在那里,来到这里之后他几乎没有用过它,而是将所有时间都放在与寐罗的沟通上。要是寐罗这么讨厌跟他交谈并且认为他变得多话而多事,为什么他还要继续惹寐罗讨厌呢?他不知道他还能做点什么。他想要做点自己能做的事。至少不要惹得寐罗对他反感。
“你去哪里?”寐罗问到。
“书房,”他简单地回答,“我想一个人待会儿。”
“……要我帮忙吗?”寐罗又问了一声。
“不,不用。我自己能行。”他已经能够记清这里的一切布置,能够绕过那些障碍物去任何他想要去的地方。这不是很困难。事实上去任何地方都不困难,即使他眼睛看不到。而真正困难的是该如何绕过或是冲破所有障碍进入一个人的内心——也许他永远都无法进入寐罗的内心。他知道寐罗此刻不会向任何人敞开自己,即使是对他。对此他一筹莫展。
他进了书房便关上房门——然后摸着走到书桌前面坐下。
他坐在那里,很长时间只是无声而僵硬地沉默着,没有任何想法也没有任何动作。他不想打字也不想思考,他只想坐在那里保持着头脑一片空白的状态——就这样一直到死为止。继而他开始感觉到一丝丝寂然的荒凉情绪在他心底蔓延,他不能明确地描述出那种感觉,那仿佛是他所能觉察到的最为孤独无助的情感。然而那不是他的;那是属于寐罗的情感,那是属于外面蜷缩在沙发里的那个男人的内心情感。自我怀疑,自我否定;缺乏信心,缺乏动力;没有情绪,没有希望;抵触外界,抵触面对。……他该怎么才能靠近寐罗??即使他在寐罗身边——可他却感觉距离寐罗如此之远。他几乎看不到寐罗;不过的确,他看不到寐罗。
然而寐罗心里真的什么都没有吗?
不,不是。如果寐罗心里没有那些仍然存留着的无法消逝的渴望——那个男人不会如此消沉如此痛苦。寐罗内心里的渴望从未停止过,正因如此才会让那个男人充满了矛盾。寐罗不想放弃,而现实却又这样令他茫然。寐罗找不到真正的出路何在,寐罗甚至不能确定自己是否拥有才能——如果一个人的作品被社会之众否定,也许那就是失败。所以寐罗不能坚定有力地告诉自己他所坚持的是正确的。如果已经错了,那么走得更远就更加错误。
大部分时间寐罗都只是一言不发地躺在那里沉默。也许寐罗能够听到内心里的声音,在彼此争执和叫嚣,为他的理想和他的现实而争吵;也许寐罗仍然在想念着安吉拉,无法忘记那个让他为之动心却又为之伤心的女孩;也许寐罗怀疑自己在被整个社会所抛弃和隔离——连上帝也是。他们都将他弃之不顾,毫不留情;也许寐罗想要做点什么却找不到出发点……太多可能让那个男人整天为这些念头所纠缠,而那只能让寐罗一天比一天更消沉更痛苦。
他抬起手放在打字机上,迟疑片刻便开始一个字一个字缓慢地打字。
这种心情远远比他当初在自己的书房里打字时更为抑郁而沉闷。他不知道他在打什么,他只是在试着将自己头脑里的句子化成他心里那些隐约浮现的点字,而后借助工具打出它,将它印刻在机器里,在纸张上。这是寐罗给他的工具,所以他只想用它来为寐罗做他所能做的一切——他可以将他的全部都放在去触摸和感觉寐罗之上,他想要进入到寐罗内心。内心的最深处,最深处。他渴望能够触摸到寐罗的思想,最深刻最生动最沉重最美妙的思想。他渴望能够触摸到寐罗的灵魂,最明亮最阴暗最透最完美的灵魂。他渴望能够体会属于寐罗的全部,他渴望能够知道寐罗的一切,他渴望能够感觉到寐罗所能感觉的,他渴望能够分享寐罗所拥有的,他渴望能够和寐罗的心灵契合;他看不到寐罗,也许他永远都看不到寐罗;他无法用眼睛,但是他可以用他的心——他渴望能够用他的心去看到真正的寐罗。
『岁月流逝。孤寂与我相伴。
无情的孤独,这是我真实的梦靥。
孤单,无助。被抛弃,被放逐。
没有爱,温暖,希望。只有渴望在体内燃烧。
我听到声音和话语,却没有人对我说话。
我想逃离这里,我想逃开这一切。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我不知道我该做什么。
我还活着。我还活着么?为什么?
向我许诺爱情的人在哪里?
担忧我的父母在哪里?
支持我的朋友在哪里?
爱我的那个人在哪里?
他们已经将我遗忘了吗——是否所有人已将我遗忘?
他们全都抛弃了我?他们将我弃之不顾??
没有人能记起我吗?没有人能帮助我吗??
我完全陷入孤独了吗?我失去一切了吗??
医生在哪里?护士在哪里??……
我需要帮助。我害怕。救救我!!』
当他停止了打字,他坐在那里出神半晌,突然有点不安。这是他所写的寐罗吗?他皱眉思索和回忆着刚刚他写出的句子——继而慢慢发觉那也许并不是寐罗。比起寐罗,或许那更像他自己。那是当他刚刚失明时他的情绪。他的担忧,他的焦虑,他的慌张,他的恐惧。和他的绝望。然而不完全是——不,这里面有寐罗,也有他。这是他和寐罗共同的忧惧感情。这是他能够感受到的,是寐罗也感受到的。是他们两个都曾深刻而清楚地感受到的。
如此之深的忧虑和恐惧。……这是什么?这什么都不是。
他突然伸手拿起那页已经印上字迹的纸张用力地团紧——这不是他要写的。根本不是。为什么他会写出这种东西??这根本不能称之为歌词。这什么都不是。这是……突然一只手夺走他手里的废纸,他一愣,继而急忙伸手去抢,却被寐罗握住拳头按在半空之中。
他愣怔着,微微张着嘴,听着寐罗快速而无误地低声喃喃着他刚才写出的东西。
那些让他此刻感到如此丢脸和尴尬的东西。他紧张地听着。
“……这是你写的?”当寐罗终于结束了那番念诵,像问一个孩子似的问他。
他无力地垂下手臂,微微仰头朝向寐罗的方向——“很糟糕,是吗?”
他没有听到寐罗的回应。很长一段时间过去,他感觉到那个男人微微俯下身,继而一声带着叹息般的低语传入他的耳中,寐罗的呼吸如此切近。“是我所看到过的,最好的诗句。”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8.01.15(15:36)|【MN】靈魂之語コメント(1)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这就是我现在的渴望
From: 苏亚 * 2008.06.17 18:44 * URL * [Edit] *  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