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NM】慢慢微笑
> 【NM】慢慢微笑 03
下午时间在尼亚努力从评语和成绩里去了解和熟悉那些学生的过程中很快过去。
萝拉和另一个女老师凯西去逛街,杰瑞在给一名生病休假的学生补习功课,教员室里只剩下他一个。当尼亚再次听到寐罗那蛮有特点的脚步声在外面响起时,他从抽屉里拿出那个男孩的手机放在桌上,很快寐罗大大方方地推门而入——就像这里是他的地盘一样。
不过或许真的是寐罗的地盘。尼亚猜寐罗之前一定熟悉这里比教室更多。
“我的手机。”男孩一进门就嚷到,拖着书包走过来停在他面前,用眼角看他。
尼亚将手机放在寐罗手里,看了一眼男孩身上惨不忍睹的制服,“打架了?”
“一点小冲突,那群傻X。”寐罗不屑地哼了一声,将手机塞进口袋里,似乎有点奇怪尼亚没找他的麻烦,他站在那里看着尼亚,然后顺着尼亚的目光望回自己身上——脏兮兮的制服外套上都是泥土和草叶,还有一片血迹,当然那不是他的。衬衫破了,色的泥道遍布胸口那片雪白的布料,帆布腰带不知道掉到什么地方去,制服裤子松松垮垮的挂在腰上,隐约露出一截内裤——他自己把这叫做混的资本。很性感,不是嘛。寐罗把掉出口袋的半截烟盒塞了回去,瞪了尼亚一眼转身拖着书包朝外面走。“今天我没力气教训你,改天再说。”
“寐罗,”尼亚突然叫了他一声,“等等。”
寐罗迟疑了一下,回头望着那个男人,“……什么?”他问。
“你的母亲在家吗?”尼亚问到。
“……母亲……”寐罗愣了一下,继而不快地盯着他,“你什么意思?!”
“……什么?”尼亚摇摇头,“没什么意思——我只是问问而已。”
“我没有母亲,”寐罗说到,“你是在用这个讽刺我吗?!”
这次尼亚一愣,没想到自己问到那个孩子的忌讳之处。他的确有些欠缺考虑,但他绝不是故意拿这个话题来讽刺寐罗什么——他突然发觉那个男孩似乎很敏感。“不,我并不知道这些,”他说着,试着让自己的表情缓和下来,“那么你回来一下好吗,寐罗?”
“你想干吗?!”寐罗警地看着他。
“你只要回来一下就行,”尼亚说,“我不会做什么。”
寐罗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才嘟嘟囔囔地走了回来停在他面前,怀疑地等着他说话或是做些什么。他只是伸手拉住男孩的制服检查一番,很丧气地发现寐罗又弄丢了一颗纽扣。他抬头看着男孩满脸疑惑的表情,“那么你的家里一定有保姆或者佣人在照顾你了?”
寐罗迟缓了几秒才回答,“有。——怎么?”
“她们会给你洗衣服和钉扣子?”他问。
“……大概,”寐罗说,“要是我要她们做的话。”
“你回去之后会记得让她们给你钉扣子吗?”
“嗯?”寐罗不解。
他拿出抽屉里那颗纽扣,“你的扣子掉了,”他说,“不过你要告诉她们给你钉上去。”
寐罗不屑地抬了抬下巴。“算了,用不着。我肯定不记得。”
“这里是学校,不是酒吧也不是你们那个自由活动的街区。”尼亚微微皱眉,继而放开男孩的制服,“把衣服脱下来,寐罗,”他说,“我帮你钉上扣子之后再走。”
“什么?!”寐罗瞪大眼睛,以一副『你有问题吧』的怪异表情看着他。“开玩笑吗?”
“不,我只是不想你穿着一件少了两颗纽扣的制服到处乱晃,”尼亚走到萝拉的办公桌那里,从桌上找到女孩的针线工具转身回到椅子上坐好,他看看寐罗,“快点,寐罗。”
“我不用,”寐罗退了一步,“你还是给自己钉上吧。”
尼亚失笑,“我不必穿制服,过来,我保证很快就好。”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寐罗用反复探测的目光在他脸上逡巡,“我没要你给我钉他妈的什么见鬼的扣子——再说你钉了以后也会掉。这玩意儿烂透了!还有,我讨厌制服!”
“你要是以为女孩都会喜欢这样衣冠不整的人就大错特错了,寐罗,”尼亚只能使出另一套办法来对付那个倔强又充满排斥感的男孩。“我保证五分钟之内钉好它,过来。”
“我要回家了,”寐罗转过身,“你真是个怪人。”
“寐罗,”尼亚最后一次努力,“看来你很喜欢给人留东西当作纪念品,是吧?”
寐罗立刻回头看他,“你什么意思??”
尼亚耸耸肩,然后把纽扣放回他的抽屉锁好。“你可以走了。”
寐罗不明白尼亚在搞什么——但看到尼亚将他的扣子锁进抽屉,突然有种怪怪的感觉。他挑起一边眉毛看着尼亚,满腹狐疑地站在那里踌躇着。当尼亚做出一副放弃跟他说话的姿态转而拿出课本开始准备明天的课程时,他用鞋跟碰了碰地面发出几声闷响,似乎想要引起那个男人的注意。不过尼亚连看也没看他。寐罗开始觉得不爽,然后他大步走了回去。“喂,”他不高兴地叫那个男人,“谁让你私自拿我东西了?!把纽扣还给我!”
“除非你让它好好待在制服上,”尼亚头也不抬地说到,“否则就让它在我这里待着。”
“你是在帮纽扣说话吗?!”
“可能,”尼亚哼了一声,“即使是东西也有要求的权力。”
“我觉得它会很高兴去垃圾桶或者下水道里玩耍。”
“不要拿所有的东西跟你的理想相提并论,寐罗。”
“你说什么?!”男孩顿时发飙了,“你再说一遍!!”
尼亚没有回应那个男孩,自然也没重复他的话。
“喂!”寐罗火到,“你哑了吗??还是聋了?!”
尼亚站起身收拾好他的桌子,“我要回去了,寐罗,”他说,“你也早点回家比较好。”
男孩看着他,“你干吗就这么走了??”
“什么?”尼亚将椅子推进桌子底下,“不然我在这里干什么?被你折磨神经吗?”
“你不是要给我钉扣子吗?!”寐罗忍不住叫到,“你凭什么把我的扣子锁起来!?”
“它的主人不要它,”尼亚说到,“我好心收留它,不行吗?”
“当然不行!”寐罗瞪着眼睛,“那是我的扣子!!”
尼亚停下动作看着他,然后将手里的课本和笔记放回桌上,重新打开抽屉拿出里面那颗纽扣,当他回过头时,那个男孩已经非常利索地爬上他的办公桌坐在那里等着,“你就这样给我钉扣子,”寐罗说到,“老子懒得脱制服了——所以你就辛苦点吧,尼亚老师。”
他遏制住差点笑出来的表情,看着男孩像个王子殿下一样趾高气扬地坐在那里,双臂后撑在桌面上做出一副『喏,衣服给你』的姿势,拿起制服衣角,将扣子小心翼翼放在脱了线的位置固定,然后开始给寐罗认真地钉扣子。另外掉的一颗在这颗之上,刚好在胸口位置。于是他取了一颗袖口上的扣子钉在那里,顺便把寐罗制服上的其他扣子也钉了一遍以固定。当他终于结束这个过程似乎相当漫长的活计时,尼亚看到寐罗的表情带着一丝迷惑。
“好了,”他说,“你可以从我桌子上下来,然后回家。”
寐罗赖了一会儿,才磨磨蹭蹭地滑下去。“……多管闲事。”他咕哝着,迅速抓起地上的书包抱着跑了出去,就像在躲着什么似的——尼亚对着那个瞬间消失的背影看了一会儿,无奈地叹了口气摇摇头。没有母亲,只有一大票的保姆佣人。还有一个帮的老爸。这个家庭对寐罗造成的影响可想而知。他不觉得有这么多砸死人的钱有什么乐趣,也不觉得把人扔到大西洋里去喂鱼或是任其腐烂有什么痛快可言。最重要的,这种生活对孩子而言太糟糕了。
说实话,他也不喜欢寐罗身上的烟味和满口脏话,以及男孩暴戾乖张的脾气。
……呃,他不过是个普通的授课老师而已——何必去管那么多闲事。尼亚将针线放回到萝拉桌上,然后在靠近萝拉办公桌的窗边随意瞟了一眼,却看到寐罗正抱着书包走在通往校门的石子路上。突然,寐罗转身倒退着走了几步,目光轻车熟路地找到这扇窗望了上来。他不知道男孩是否在看他这里,还是其他什么地方。他甚至不知道寐罗是否看到了自己——他只看到男孩似乎只是随意看了一会儿,便继续转身加快脚步朝外面跑了出去。很快,寐罗的身影消失在他的视线里。而他仍然站在那里对着寐罗消失的方向出神——很久很久。
“嗨尼亚,”门外传来杰瑞的声音,“你在忙吗?”
尼亚慌忙转身,“不,没有,”他说,“有什么事吗?”
杰瑞摆了摆头,“一起去吃晚餐?”他热情地邀请到,“然后我带你回员工宿舍。”
“呃,宿舍……”尼亚迟疑片刻,“我可以回公寓。”
“你可以周末回去,”杰瑞笑笑,“平日的话,经常跑来跑去很不方便的——要是住在学校里就会好得多,当然,如果你有女朋友的话我认为还是住在公寓比较自由。如果没有,像我这样,那干脆住在宿舍算了。很快你就会认识到住在学校里是个多好的主意。”
“……嗯,是吗?”尼亚笑笑,“好吧,那看来我还要搬些东西过来。”
“我可以帮你,”杰瑞很热情,“吃过晚餐后我们一起去。”
“那真是太麻烦你……”尼亚有些不安,“我自己也可以的。”
“不,没关系,正好我可以跟你说些关于学生们的事——你一定是第一次教课吧,”他倚在门上看着尼亚笑,“或者你乐意听我更详细地介绍你那个班的情况,还有——寐罗。呃,要是你想听的话,”他揣起手臂朝他做个鬼脸,“我是不是有点太罗嗦了??”
“不,我很想知道,”尼亚说到,继而又快补上一句,“我是说我那个班。”可他心里却在叫着其实他更想知道关于寐罗的事——不过为什么呢?他困惑地想着,为什么一个坏学生让他这样在意。还是他打算用什么感召的方式让那男孩改邪归正换个样子??……咳。他一定是神经不正常了。尼亚想着,然后抬起头看着杰瑞,“走吧,”他说,“我们去吃晚餐。”
“喜欢吃什么?”杰瑞问到,“我请客,老兄。”
“不,还是我请客吧,”尼亚连忙拒绝,“我还要麻烦你帮我搬东西呢。”
“那也好,”杰瑞爽快地答应了,转身跟尼亚一起走出教员室,看着那个男人锁了门然后跟他并肩朝外面走。“第一天上课感觉怎么样?”他问他,“学生们还算听话吗??”
“嗯,还好,”尼亚笑笑,“他们很活跃。”
“哈哈……”杰瑞大笑起来,“很快你就会知道他们的活跃有多该死的让人头痛了!尤其是那个寐罗——他已经气走了至少七个老师,我可不希望你成为第八个,尼亚。”
尼亚抿起嘴角笑了一笑,没有回答。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12(09:57)|【NM】慢慢微笑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