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NM】為何深如許
> 【NM】为何深如许 02
“嗯哼,放在——放在一个,呃,我注意不到的地方,”寐罗说着伸手拿过自己的背包从里面掏出很厚的一摞信封丢到他面前,他看到花花绿绿五彩缤纷的颜色在他眼前铺陈着。“这是她们让我转交你的情书,”寐罗说着又开始喝起可乐来,“对此我表示由衷的嫉妒。”
“……你没必要感到嫉妒,”尼亚笑笑,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他那一沓交给寐罗,“这是给你的——我相信你的比我的要多。虽然我不想比较这些,但看起来你很喜欢竞争?”
寐罗被可乐呛住了。继而他睁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尼亚,“这——这是给我的?!”
“没错,”尼亚点头,“上面写着你的名字呢。用各种花式字体。”
“好吧,看看谁的多——多的人请客吃晚餐。”寐罗高兴地说。
然后他们开始清点数量,但很吃惊的是居然同样多——不分胜负。这可难办了。
“平手,”他说,“那我们是不是就可以取消奖罚了?”
“好吧,看看内容——”寐罗大言不惭地说,“看谁收到的表白更热烈。”
“那是不对的,寐罗。你不能把她们的好意当作消遣娱乐——”
“你这个人还真是死板,”寐罗已经拆开了一封,“来自尼弗的情书。”
“真不道。”
“没人在意。”
“她们一定对你更热烈。”
“不可能。她们更爱你。”
接下来他们在毫无道地共享彼此的情书里渡过了一个小时。经常会因为一些俏皮有趣的措辞而笑得前仰后合或是因为同一个女孩给他们分别写了同样的情书而大吃一惊。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发觉对方似乎比自己原先认为的更出色——那些情书的某些特别之处往往都会让他们当中的一个一瞬间变得面红耳赤,类似于『性感』『有力』这样直接的词。
“和你做的感觉一定很好,”寐罗大声念着,“想象一下尼亚在那种时刻的表情……”
尼亚慌忙一把抢下寐罗手里的信,在那个男孩充满恶意的大笑里红了脸狠狠瞪他一眼。“我要找一封更刺激的,”他咬着牙说,从寐罗那堆信件里四处翻找着,“一封……”他眯起眼睛看着这封信。而后非常挑衅地看看寐罗,那个男孩耸耸肩,一副任他诋毁的架势。于是他拆开信封开始念了起来,“寐罗,我是那么的爱你,我渴望能够与你分享我的一切,渴望能给你我的爱——全部的爱。你总是那么耀眼,我无法做到视而不见。你是那么……”
“得了,这有什么有趣的?!”寐罗不屑地打断他,“一封这么无聊的情书!”
“我保证这封绝无仅有,”尼亚坏笑着给他看署名,“来自约克。”
下一秒寐罗愣住了。很快那个男孩抢走了他手里的信反复看了几遍,而后皱紧眉头将它嫌恶般地扔到一旁,“我不是个同性恋,”他大声说,“这他妈的真见鬼了!你一定也有!”
“不会有男孩对我感兴趣的,”尼亚一副旗开得胜的表情,“你有点像女孩。”
“你才像女孩——我一定能找到!给我!!”寐罗在尼亚那堆情书里气急败坏地乱翻着,然而结果却让他大失所望——尼亚的情书全部来自于女孩。见鬼的一个男孩也没有。“怎么可能?”他气恼地大声叫着,“怎么可能没有?!要是我的话我一定给你写!!”
“好吧,你干吗不承认事实呢?”尼亚笑着摇头,“看,没有男孩对我感兴趣。”
“明天我就要去把约克这家伙狠狠揍一顿,”寐罗狠狠说到,“让他等着瞧!!”
“你不能这么做,寐罗,”尼亚连忙劝解,“每个人都有选择爱上谁的权力。”
“但我不是个同性恋——他见鬼的是什么意思?!”寐罗吼到,“他真糟糕!!”
“糟糕……也许,但你不能因为这个原因就去揍他,这不止会让他身体受伤,更重要的是你会伤害他的心,”尼亚不忍地说,“要是有男孩给我写情书,虽然我可能也会不习惯但我会让他得到像其他人一样的待遇。心平气和地跟他讲清楚,而不是用拳头说话。”
“因为你是脾气温和的尼亚王子嘛,”寐罗不服气地说,“那个男孩一定还没想好写什么给你——我打赌明天或者后天你就能收到一封这样的信!而且比这封更热情洋溢!”
“那我可要拭目以待了,”尼亚忍俊不禁,“我一定会跟你分享它的。”
但让尼亚吃惊的是三天后他的确收到了一封这样的信。并非寐罗转交给他,而是被偷偷放在他的课桌里——当他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时他看到一只蓝色信封安静地躺在他的课桌里。这与平时大多以粉红色为主要基调的信显然非常不同。尼亚想起寐罗那封来自约克的信,他顿时有点紧张起来,于是尼亚迅速四周看看——没有人注意他,他动作很快地将那封信塞进他的课本里然后将课本塞进他的书包。课程结束后前所未有地他第一个跑出教室,直接来到排练室并锁上门,打开他的书包拿出课本又翻到那封信。他有点慌张地吸了口气,告诉自己一定要镇定下来——虽然能够想到这可能的确来自男孩,但他还是发觉自己做不到平静。
他慌手慌脚地拆开了信,用最快速度将它浏览一番并盯住署名。
『一定要是个女孩……』他屏住呼吸想着。『是个女孩……』
然而让尼亚差点窒息的是落款上那个毫不客气的『一个爱慕你的男孩』。他顿时呆了。他想不到居然真的有男孩会给他写情书——但那究竟是谁呢?他四处急切地寻找着男孩的名字,却始终找不到。难道是因为害羞而不想透露?对方只留下了一个电话号码。
……好吧,他是否要打个电话问问对方是谁呢?
还是装作不知道——就让这件事这么过去。他盯着那个号码,那是个非常陌生的号码,并非他身边的谁。他的心情从未这么混乱过。想到他竟然跟寐罗一样收到来自男孩的情书,尼亚真的有些手足无措了。当然,这事最好不要让寐罗知道。他必须要处理一下——至少让那个男孩知道他并不想找个男朋友。他连女朋友也没想过更用不着提什么男朋友。可他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会有男孩爱上自己。那会是个怎样的男孩呢??……他掏出了手机,犹豫一番后他终于硬着头皮拨下对方的号码,听着刺耳的嘟嘟长音敲打着他脆弱而敏感的神经。
终于那边被接了起来,一个陌生男孩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是你吗,尼亚?”
“呃……是,是我,”他紧张地说,几乎连话也说不好,“我——我在课桌里……”
“你愿意做我的男朋友吗?”那个男孩恳求着说,“我非常喜欢你。”
“……恐怕不能,”尼亚尴尬地说,“我——我现在并不想过早地投入感情。”
“我不会让其他人知道这事的,”男孩哀求,“我们可以秘密进行。我爱你。”
“我——可我并不认识你,”尼亚更加紧张了,“请问你是……”
“你答应做我的男朋友,我就告诉你我的名字,”男孩说,“你能做我男朋友吗?”
“我……我很抱歉恐怕我不能,”尼亚一口气说着,“我并不想谈恋爱,不想和任何人。既包括女孩也包括男孩——何况我并不是同性恋。我真的感到抱歉,所以……”
那边被挂断了。他听到短促的盲音在他耳边尖叫着。
他突然感到恐惧。想到他那样直接地拒绝了对方——对方是否感到受伤了呢?他忧虑。他不安。于是他又拨了电话回去,然而对方却再也不肯接听了。男孩似乎不想理他了。
好半天尼亚才呆呆地垂下手臂,将手机塞进他的书包。……刚才他拒绝了一个男孩??这是真的么??……为什么一切听起来这样不可思议?!他感到荒唐。同时他也非常不安。他希望那个男孩不会对此心怀介意并恨他——可他真的从未想过要介入一份恋情。从未。他独自坐在那里发着呆,头脑里一片空白,心情混乱。直到他蓦然感觉到一丝熟悉的呼吸从他颈后传来——未等尼亚回过头,他手里的那封信已经被寐罗一把抢走了。“寐罗!”
他慌张地爬起来想要去抢回来,但寐罗非常灵活地躲避着,一边大声念着他的信。用让他脸红的暧昧口气,无比深情地。当念到最后一句『我用整个灵魂爱着你——一个爱慕你的男孩』时那个男孩已经笑得喘不过气了。寐罗趾高气扬地挥舞着信朝尼亚大叫,“居然真的有男孩给你写情书——哈,我早说过会这样,你以为只有我会被男孩喜欢吗??”
“还给我,寐罗!”尼亚慌张地叫着,终于从寐罗手里夺回那封信。他脸颊滚烫地将它重新塞进书包,耳边则是寐罗夸张离奇的大笑声。他感到非常丢人。“我不是个同性恋,”他像寐罗一样说着,恨恨咬着牙齿。“我已经跟他说清楚了——我不会找男朋友。”
“你给他打电话了?”寐罗更加吃惊地笑着,“他的声音好听吗??”
尼亚狠狠瞪了寐罗一眼,低着头从他身边走过。他的手臂被那个男孩一把拉住,于是他停下来无奈地看着对方,“你现在平衡了吧?”他说,“用不着跟我再计较没完了。”
“我才没那么小气呢,”虽然寐罗脸上的表情全然不是这样,“你不要排练了?”
他摇摇头,想要走开——寐罗却死死地拉着他。他无奈地叹了口气,转过身看着寐罗,“我没有心情排练,”他说,“寐罗,我可能伤害那个男孩了——我现在想要找到他,告诉他我不是故意要拒绝他的。我不知道他会做什么。……但我必须要找他,我不想……”
“也许他不会怎么样,”寐罗劝到,“就像普通人一样,被拒绝又不是什么灾难。”
“也许对于普通人来说不是——但我不知道自己的用词是否伤害到他,”尼亚仍然面露忧郁,“我要去找找那个号码。然后那样就能更容易些找到他。……对不起,寐罗。”
“只是一个男孩而已,你没必要这样吧?!”寐罗难以理喻地看着他。
“正因为是男孩所以我……我必须找到他,”尼亚说,“明天我们继续练习。”
但寐罗仍然不放他走。“我们说好每天排练的,”那个男孩尖锐而霸道地说到,“你不能因为一点私人的事就违反约定——他不会自杀的。也许他不过是一时冲动而已。”
“可我觉得他似乎很期待,”尼亚为难地说,“如果我找不到他,再来找你。”
“你何必这么认真?”寐罗不解地说,“我不觉得你需要为一封信做到这种地步。”
“这不仅仅是信的问题,”尼亚说,“我们都不知道他在写这封信时是怎样的心情。”
寐罗瞪着他,同时脸上浮现出一丝难以言喻的复杂表情。当他刚刚甩开寐罗的手转过身准备离开时,他听到身后传来那个男孩充满不安的声音。“……那是我写的,尼亚。”
他几乎没能反应过来寐罗在说什么——但很快他明白了,他迅速转过身愕然瞪着寐罗。“你说什么?”他问到,忍不住让口气带上惊怒和责备,“你说那是你写的?!”
寐罗非常不情愿地点了下头,畏怯的眼神慌张不安地扫过他的脸孔,“我……好吧,我很抱歉,尼亚——我只是——只是不想自己……不想只有自己收到这种信……”他的声音低了下去,男孩盯着自己的鞋尖发楞,“可能我做错了。但我没有恶意——我只是想要你和我一样,你知道我觉得不平衡。我承认我当时没想太多。……好吧,那个电话也是我。你从来不知道我的手机号码所以——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我没想到你会这么认真……”
“开个玩笑!”尼亚忍不住恼火起来,“你用这种事情跟我开玩笑?!”
“因为我感到不平衡!”寐罗叫着,“为什么只有男孩给我写这种信??”
“你不该用这种事跟我开玩笑,”尼亚虽然生气但还是原谅了寐罗,何况没有出现他在担忧的情况实在比什么都好得多。他可不想知道真的有个男孩为此而受伤了。他强自压下怒火站在那里看着寐罗,对方脸上的歉疚表情让他无法再生气了。“……好吧,让它过去吧。”
“对不起,”寐罗小心地看了他一眼,“你不生气了吗?”
“生气有什么意义吗?”他无奈地说,将书包丢回地板上。“我们练习吧。”
寐罗的脸上再次呈现出复杂表情。好一会儿过去,那个男孩才呢喃着说,“你真奇怪。”
“这不是奇怪,”他知道寐罗在说什么,“我只是不想让无聊的事影响重要工作。”
“可刚才你还在坚持要去找那个男孩——”
“因为那不是无聊的事,”尼亚说,“劝一个男孩停止伤心比得什么大奖更重要。”
然后他们像往常一样排练。只是这次寐罗请他喝了冷饮,还包括一顿晚餐。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8.02.12(08:58)|【NM】為何深如許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