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NM】为何深如许 04> 因為愛II【NM】為何深如許
> 【NM】为何深如许 04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接下来一周,他们都会在排练结束后享受一番这个让他们沉醉和渴望的吻。那是那一天他最期待的时刻——以致他感觉到他几乎是在为了得到这个吻才能坚持下来的排练。要是没有排练的话他想他会非常高兴将那些时间全部花在这上面。……要是寐罗也这么认为的话。不过看起来寐罗显然也非常乐在其中。他们两个都很投入。排练也是,接吻也是。他们迷上了这个游戏——并且一次比一次吻得时间更长更卖力。但他们也只是接吻而已。
虽然他已经开始渴望得到比接吻更多——但他努力压下那些念头,告诉自己他不过是和寐罗在尝试着男孩之间接吻的感觉而已。他们只是在试试。事实也证明这很好。但这并不是他以此为要求想要从寐罗那里得到更多的理由。那绝不是。他们只是在『试试感觉』而已。他总是希望自己的手能够有勇气向下移一些,或者寐罗主动做点什么……但那是不对的。
他知道事情并非是这样。这只是他们之间一个秘密的游戏而已。仅此而已。
直到演出终于结束,他们大获全胜,在领奖台上朝台下疯狂的学生们挥手大笑着,然后像兄弟一样给了对方一个拥抱——而这个拥抱给他们带来的却是彻底的伤感与失落,当想到日后他们再也不会有机会接吻,他们也不可能再去排练室。他们没有理由再那么做。
他们分开时相互盯着对方的眼睛,无声却异常强烈地倾诉着某些东西。但他们还是放开对方的身体并同时转头朝台下给予他们热烈掌声的学生们说了非常感谢之类的话。
缺少了排练的日子他过得有些心不在焉。
当他路过话剧院时他总是忍不住转头朝那里望望,他知道他还在期待着那些日子。他很怀念那些日子……他不知道寐罗是否也怀念。寐罗跟平时似乎没什么区别,仍然充满激情地迎接着每一天的到来和每一个送上门的漂亮女孩。那部成功的音乐剧使得寐罗更加出名了。他觉得寐罗大概不在意。……有什么好在意的??他们不过是在试一个游戏而已。
然后很怪异地,缺少了排练这个冠冕堂皇的借口,他们再次恢复了过去毫无相交的平行生活——仿佛这是理所当然的。他们不说话也没有任何交往,大部分时间他都会有意无意地看向寐罗,同时他也能感觉到总有目光停留在他身上,但当他去捕捉时那种感觉就消失了。他觉得他的生活从未这样枯燥过。他甚至开始期待下一次话剧节的开始——也许他还会和寐罗有一出对手戏。他喜欢和寐罗演戏。这种感觉相当不错,并且领略成为全场亮点的感觉的是他们两个——他比之前更加确定寐罗更适合待在灯光耀眼的舞台上,而非什么球场上。
他希望能有机会跟寐罗这么说。或者再跟寐罗说些『你真的很棒』之类的话。
寐罗就该干演戏这档子事。没人能比寐罗把死神那个角色演得更加出色——他仍然记得当自己倾身倒向寐罗怀里时那个男孩揽住他肩膀的结实有力的手臂,以及当寐罗高声歌唱时震动着的胸膛,他能够听到寐罗的心跳,急促有力的,在他耳边鼓动着他的耳膜。
但现在一切都结束了。他们在近期内不会有任何活动,然后他们快要放假了。
他还是在接到女孩们的情书,寐罗也是。他不知道寐罗是否还会在暗地里比较他们之间谁收到的情书更多一些——但那似乎没什么意义。他知道寐罗也会认为这很无聊。于是日子就这么平淡无味地继续下去了。直到有天晚上,当他在卧室学习时他听到他的母亲在门外叫他的名字。“尼亚,”她走过来推开他的房门,“有个叫寐罗的男孩来找你,是你的朋友吗?”
他吃了一惊,几乎愣在那里不能说话;他的母亲又叫了他一声,他才回过神来。
两分钟后寐罗坐在他的卧室里,打量着这个房间。他有点局促不安地坐在椅子上,咖啡的香气和巧克力慕斯蛋糕的甜味充斥着整个不大的空间,他觉得有点热,但他只穿着衬衫。寐罗也只穿着件T恤而已,男孩就像平时那样穿着一身色的衣服,头发看起来异常柔顺,大概是寐罗来这里之前刚刚洗过了它。他甚至觉得还有几缕头发没有完全地干透。
“你要喝点咖啡吗?”他终于打破沉默,“还是吃点什么?”
寐罗的眼睛迅速转到他的脸上,“哦,不用,”男孩说,“我来给你送个东西。”
“是什么?”他不免有点好奇——但当看到寐罗手里突然变出的信封后,他眼里的光彩瞬间黯淡下去。原来又是给他的情书。难道那个女孩仍然觉得他们是好朋友么??事实上在演出结束后他几乎和寐罗没有什么往来了——但他还是礼貌地接过了信封。“谢谢。”
“看来你不怎么期待,”寐罗笑着说,“女孩们的情书太多了吧?”
“我想没有你的多。”他拆开信封随意看了看,甚至想不起来那个名字是那个女孩。他也不会关心那是哪个女孩,于是他把信塞回信封将它放在书桌上。他实在觉得这非常无聊。
“为什么你不找女朋友?”寐罗问到,“她们当中有许多好女孩。”
“我上学不是为了找女朋友,”他皱了皱眉,“我对谈恋爱不感兴趣。”
“唔,是的,你对谈恋爱不感兴趣,”寐罗盯着他的嘴唇,“不过你对接吻挺感兴趣。”
他的身体一瞬间变得僵硬起来——他看着寐罗,那个男孩无所畏惧地看着他,像是非常确定他内心的想法一样。……也许。他模糊地想着,他的确不讨厌接吻,不讨厌和寐罗接吻并且他似乎还相当地沉溺其中。也许他对接吻感兴趣。但现在他只能说是在对象是寐罗的前提下。他曾经想象过被杰勒米亲吻是什么感觉——仅是想象就让他想要冲到洗手间去。
“你来这里只是送信的吧?”他试探着问到。
“那是邮递员的工作,”寐罗嚣张地挑起眉毛,“他们这么做是因为他们会得到报酬。”
“哦,”他不由得舔了下嘴唇,“那么……你不会说你也想得到报酬吧?”
“要是我的确在跟你要求报酬呢?”寐罗问到,“而且我的报酬昂贵。”
“……我没要求过你做信使,”尼亚的喉咙干渴起来,“是你自己做的。”
“你要是这么说的话,那我就先走了,”寐罗站起身,“我只是送个信。”
“等等!”他想也没想地说到,以令他自己都难以想象的急切语气,而后跟着站起身朝寐罗冲过去——拉住男孩的手臂,“等一下!”他说着低头吻住了寐罗。非常渴切地。这让他吃惊。他真的非常非常吃惊——他从不觉得自己身上会有欲望这种东西的存在,然而现在他却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它。它非常强烈,甚至难以阻挡。他抱着寐罗的肩膀转过男孩的身体非常用力地吻住对方——像是要把这些日子的沉寂与孤单全部吻回来一样,他真是发疯了。
这个吻长得不可思议。他们都快要窒息了,至少他是。
他不知道寐罗怎么样,但是他一点都不想放开寐罗——他不想放开他。他宁可现在他们在参加一项什么接吻比赛,看看谁的耐力更久就能得到第一,他可以这么吻上寐罗一辈子。他觉得他能做到——在这一刻他的决心几乎比任何时间都强大。他想他一定是疯了。
“我要喘不过气了,”寐罗剧烈地喘息着推开他,脸颊泛红,眼睛明亮,“你真疯狂。”
“……大概是,”他喃喃着,捧起寐罗的脸想要再次吻下去。但寐罗推开了他。他迅速被席卷上来的失望淹没了——他望着寐罗,男孩的嘴唇泛着诱人犯罪的光泽。“寐罗?”
“我想这样好久了,”寐罗低声说,“我真是想得要发狂了。”
“我也是,”他迫不及待地应和到,“你不知道我有多怀念那些日子。”
“这可真不像尼亚说的话,”寐罗忍不住嘲笑他,“一点都不像。”
“这倒是很像你说的话,”他酸酸地说,“你一定也是对其他女孩这么说的。”
“我想起那个女孩给你写的信,”寐罗没有理会他带着醋意的话,而是非常坏地笑着,“和你做的感觉一定很好,想象一下尼亚在那种时刻的表情……”他故意停下来。
尼亚觉得自己的身体又开始苏醒了——它越来越容易在寐罗的刺激下醒过来。他并不想这样,但事情有点不受控制。并且他觉得自己的表情一定很奇特,不然寐罗不会那么看他。寐罗看着他的眼神让他觉得自己像个……无耻之徒。这跟平时的他可真是大相径庭。
“你看起来一副欲求不满的表情,”寐罗哼到,“你是不是从来没有过性?”
“……看起来你有很多,”他仍然无法停止自己刻薄的醋劲,“从不缺少。”
“可怜的尼亚。”
他受不了寐罗用那种眼神瞧着他。“你为什么还不走?”他问。
“走?为什么?”寐罗一时没能明白他的话,“为什么我要走?”
“你要是现在不走,”他加重了抱着他的力气,“我恐怕你就走不了了。”
“……哦,”寐罗的脸如女孩般变得通红,“你有这样的信心吗??”
“我不觉得这有什么难的,”他说,“如果你也想要的话。”
寐罗的脸更红了——前所未有地红。“想要什么?”那个男孩哼着。
他感到非常得意,并且满足。“性。”他在寐罗耳边低语,“我们。”
“你确定吗?”寐罗用更低的声音问到,“现在?在这里?”
“是的,非常确定。”他说,手指开始沿着寐罗的脊椎下滑——那带来了男孩身体一阵非常剧烈的颤抖,他激动地发觉他是那么热爱这种感觉,他想要寐罗在他怀里发抖。他知道这种想法很邪恶,但他控制不住——他想要寐罗在他怀里抖得像只兔子一样,然后他会用力抱紧寐罗好让那个男孩停止颤抖。他要吻他,还要做更多。他必须要这么做。他无法控制。他想寐罗想得要发疯了。当他看到寐罗和不同的女孩在一起时他会感觉到失落和心痛。
“因为你也想试试这种感觉吗?”寐罗强撑着问,“你从没和别人做过,是吧?”
“是的,”他说,在心里计算着他们走到床边需要几步,“我想和你做。”
“你可真不像尼亚。”寐罗喃喃着,却口气骄傲,“她们绝对想不到你还有这种时候。”
“她们没有机会看到这样的我,”他说,手指扣住寐罗的臀部。“除非你。”
寐罗沉默了几秒,突然再次用力吻住他。“那我们还等什么?!”男孩说。
他像得到特赦令的士兵一样迅速抱紧寐罗朝他的床摇晃着过去。当他们两个滚在床上再一次用力地深吻彼此时,他觉得他的全身都在燃烧起来。他们手忙脚乱地去除着自己和对方身上的一切衣物,直到再也没什么障碍——他们开始了又一番理智全失的狂吻。整个过程中他必须让寐罗一直咬着毛巾——以免男孩会用尖叫引起他父母的注意。他觉得他们两个都很疯狂。这件事的本身就是疯狂的。直到他们两个第三次从高潮跌落下来相互拥抱着喘息着,汗水濡湿了他们的身体,脸颊上粘着湿漉漉的发丝,睫毛上都带着水滴。他紧紧地搂着寐罗——从未这样紧地搂过任何一个人。寐罗不再发抖了,这很好;不过寐罗喘得很厉害。
“你觉得……呼,怎么样?”寐罗问到。在他的胸口出吐出热气。
“……很好,”他极力平息着他的呼吸,但却仍然不稳。“完美。”
“呼……”寐罗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抬起眼睛看着他,“还想再来一次吗?”
他忍不住勾起嘴角,非常邪气地笑了起来。“你还行吗?”
“唔,比你行,”寐罗不屑地斜睨着他,“我倒觉得你好像不行了。”
“你的估算完全错误,”他撑起身体,“这需要我用事实证明一下。”
于是他们又来了一次。
然后那个晚上寐罗就住在了他家。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8.02.12(08:56)|【NM】為何深如許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