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NM】為何深如許
> 【NM】为何深如许 06
他愿意听从寐罗的选择。只要寐罗觉得好,或者寐罗认为那样正确,他只管遵从就是。所以在寐罗终于打来电话告诉他『我想我们最好结束这种关系』时他没有提出任何抗议。他相信那是寐罗所能作的唯一明智的选择——虽然他在这个电话之后哭了很长时间。
那段时间他总是梦到寐罗,梦到过去他们在一起排练的场景,他们齐声合唱,他们一起喝冷饮,他们用情书打赌和他们尝试接吻的事。那些仿佛成了他少年时期永恒的噩梦,当他闭上眼睛他就想起寐罗。他的房间里都是寐罗给他的小玩意儿,他也一直在用那个钱夹。那时他把他们的照片锁在抽屉里每天晚上都要幸福地看一遍,但在那之后他再也不看它们了。他找了个箱子把那些东西全都装进去并密封好,除了还留着那只钱夹在身上,他把过去全都打了包。
有时候失恋就是这么一件荒唐可笑的事。他出于为寐罗着想却最终失去了寐罗。他觉得这的确让人感到愚蠢——天下的事经常以这种离奇的姿态出现在人们的生命里。
悲伤吗?失落吗?痛苦吗?后悔吗??……
也许都有,但一切都会过去;他相信他在日后不会为当初发生过的一切有所抱怨,他在为寐罗做他所能做的一切,一切都是为了寐罗;因为他爱寐罗。他相信寐罗也知道这些。
后来寐罗便杳无音信。他考上大学后给寐罗打了个电话,用非常平常而友好的朋友口吻告诉对方他考上了哥伦比亚大学,寐罗则表现得的确像个好友,他祝贺了他,并告诉他他会去机场接他——他拒绝了,告诉寐罗他自己可以过去。对此寐罗没有说什么,于是就这样了。
后来他没有在机场看到寐罗的身影。当他一个拖着硕大的行李箱匆匆走在机场大厅里,他感觉到他的心脏正在裂成碎块。他从没觉得那么难受过。考上大学对他而言似乎一点意义都没有——当初他为了寐罗决定考这所大学,而现在他来到纽约又是为了什么呢??
他拖着箱子走到外面时被纽约刺眼的阳光刺痛了眼睛。
他仰头望着灿烂明亮得令他窒息的阳光,纽约从没让他这么讨厌过。在过去他来到纽约的那些过程中他一直都觉得纽约不错,但现在他觉得纽约烂透了。简直是无与伦比的糟糕。他松手放开行李箱,然后坐在那上面失落地看着周围来来往往的行人——他坐在那里,模样大概很滑稽又很凄惨。他表情僵硬形同虚设,想着过去寐罗守在火车站台上伸长脖子张望的场景——眼泪顺着他的脸颊止不住地下滑,直到一个警察过来询问他是否需要帮忙。
在他进入大学后大约半年左右,寐罗终于露面了。
在那一刻他才深刻地体会到他们之间早已经不同。寐罗的打扮很时尚,虽然仍然穿着他熟悉的色衣服——色紧身衬衫勾勒出男孩完美的身材,色牛仔裤包裹着他修长的褪,色的靴子和腰带上装饰着闪闪发亮的扣子和细链,耳朵上有一些奇怪的耳饰,涂着色的指甲油并戴着一些同样古怪的戒指。除了脖子上那条十字架项链,他几乎认不出那是寐罗。直到男孩摘下那个大得足以遮住半张脸的墨镜叫出他的名字,他才意识到那是谁。
“想去什么地方转转?”寐罗热情地说——但那种热情让他感到陌生,“还是想去什么地方喝咖啡或者喝酒?——我知道一个很不错的餐厅,晚上我们可以去那里吃饭。”
“……我只想和你单独待会儿,”他说,“我的公寓在附近——你方便去吗?”
下一秒寐罗的神情染上了明显的犹豫。
“算了,”他说,“我们找个地方说话吧。要是你觉得可以的话。”
“……呃,没关系,”寐罗不自然地撇撇嘴,“还是去你那里吧。”
“我只是想——想跟你谈谈,”他忍不住解释,“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我没说什么,你干吗紧张,”寐罗尽量轻松地笑着,“那我们走吧。”
于是他们去了他的公寓——在大学附近,他租了间很小但还算舒服的地方。他租下这里只是因为这里实在很像过去他们曾经住过的那房子。这让他在开门之后便后悔了——他不该带寐罗来这里,寐罗一定认为他另有企图,而实际上并不是。他颇为尴尬地看看寐罗,“我只是偶然碰上这里在招租,”他徒劳地解释着,“而且它距离大学也很近。”
寐罗点点头没有说什么,毫不拘束地走了进去,而后站在客厅里打量着四周。他并没有刻意收拾——因为在此之前他没有把握能够让寐罗来这里。他不喜欢那种准备周全却完全落空的感觉。于是他走过去将书桌后的椅子拉出来,“你坐在这里,”他说,“我去煮咖啡。”
当他端着咖啡出来时,他看到寐罗正在看他的书。
那是一本关于经济管理学的书。
看到他走过来,寐罗笑着朝他扬了扬课本,“你的确适合这个。”
“也许,”他将书桌收拾出来一块地方好放下他们的咖啡,然后去拖了把椅子过来坐在寐罗身边大约有一米远的位置,“过去我是有目的地学习,现在我却不知道学它有何意义。”
他的话让寐罗顿时陷入了僵硬——笑容凝固在寐罗的脸上。
他看着男孩的脸,寐罗比起过去成熟了些,眼睛更加明亮生动,毫无瑕疵的皮肤光洁如绸缎一般。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在无意中说了错话,连忙拿起咖啡递给寐罗,“抱歉,”他说,“我刚才不知道在想什么——呃,喝点咖啡吧,寐罗。我想你一定渴了。”
“……我不渴,”寐罗说,眼睛望着他,“你一直在生我的气吗??”
他摇摇头,收回手将咖啡放在桌上。“没有,”他说,“为什么我要生气?”
“为什么你不生气?”寐罗反问,“难道你会很高兴我提出——分开吗?”
“我只是不觉得生气有什么意义,”他说,“我们都知道这是正确的。”
寐罗不说话了。他看着他,眼睛里仿佛有许多让他能够涌起冲动的东西——但他知道那也许只是他的错觉。他们不再是过去无忧无虑的孩子,不能再像过去那样无所顾忌。有时候成长意味着更多东西的不可能,包括感情,包括行为。冲动再也不能作为理由。
“那么你最近怎么样?”他转开话题,“还顺利吗?”
“是的,还好,”寐罗点点头,“拍了一些戏,赚了钱。也就是那么回事。”
“那真的很不错,”他笑着说,“真高兴看到你在纽约混得不错。”
“……还好,”寐罗转过头望着窗外,“因为当初有个人说我适合待在舞台上。”
他沉默了下去。过了一会儿他才又开口,“我想你的确很适合。不是吗?”
“是很适合没错,”寐罗说,“我也很喜欢演戏。我觉得那个人的提议很明智。”
“……谢谢你能这么说。”他的心情苦涩得几乎说不下去。
寐罗摆弄着自己的手指,好像那是他心爱的玩具一样。他的指甲油涂得完美无暇,他的戒指透出他古怪精灵的气质,他修长的手指也许握过很多漂亮女孩的手,还有一些出名女星的手。……尼亚尽量不让自己想太多,可思绪却糟糕得像脱缰的野马疯狂疾驰着。他想也许寐罗会不断地爆出一些令人激动或是令人心碎的花边新闻,当然另一个主角都会是女性;他也想到寐罗在现实里也可能有过那些正常男性会有的行为,当然主角们也都是女性。他知道寐罗实际上是个正常的男孩,只是和他在一起时……当初他们是怎么搞到那种地步的??
“你在想什么?”寐罗小心地问,看着他变幻不停的脸色。
他抬起头,“……没什么,”他喃喃地说,“时间不早了,你回去吧。”
“呃,”寐罗终于停止了摆弄手指,神情古怪地看着他,“我们一起吃晚餐吧。”
他摇摇头,勉强挤出一抹微笑,“我晚上有点事,”他说,“改天吧,寐罗。”
寐罗想了一会儿——非常短的几秒,便马上站起身,“好吧,”他说,“改天。”
他知道寐罗一定会认为尽可能地越早离开这里越好,因为他们都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毕竟他们还都是这么年轻的男孩——并且他们之间的确发生过什么。他将寐罗送到门外,跟那个男孩道了别并看着寐罗转身下了楼梯,慢慢消失在他的视线里。他平静地转身回到房间并关上房门,当他在寐罗刚刚坐过的椅子上坐下来时他才觉得痛楚在他心里迟缓地蔓延着,并且越来越强烈越来越深刻。他能够嗅到寐罗将他这片空气染上的古龙水香味,那是让他很陌生的味道。他知道寐罗不再是过去的寐罗了——而这个认识始终让他觉得心痛。
他用手擦了擦再次涨热起来的眼眶,然后拿着那本经济管理学的书阅读起来。
寐罗又消失了。
尽管他们都有彼此的电话号码,却再也没有人拨过。他从未接到过寐罗的电话,虽然他在寐罗离开之后几乎有长达两三个月的时间整天都像患上强迫症一样没完没了地拿起手机查看是否有人打过电话或是发过邮件——但慢慢地他知道不会有这个可能,所以他不再整天提心吊胆唯恐错过了什么;他也从未给寐罗打过电话或是发邮件,他知道很可能寐罗会因为自己一个不负责任的电话或邮件而被困扰,他不希望出现那些,他只想寐罗好好的。
后来寐罗演了部很出名的电影,他将主角演得非常成功,那为他带来了大笔的钞票和响亮的名气,当尼亚在报纸上看到这些时,他觉得那张年轻帅气的脸孔对他而言像个陌生人。他将那篇报道看得非常认真,他看到了演艺界对于寐罗肯定的评价和未来的展望,认为这个年轻人有着令人期待的前途。——所有的记者都会这么写的。他酸酸地想着。
那时候他已经完全和寐罗失去联系了。
他甚至不知道寐罗是否换过电话号码。也许已经换了。明星们总会被大众抓到些什么,然后他们就要想尽办法摆脱或改变——也许寐罗已经换了不止一次,他的手机里却还保留着那个旧的号码。一时他有种想要删掉那个号码的冲动,但尼亚最终还是没删掉。他不觉得那有什么必要,或者有什么意义。删掉一个号码与否很重要吗??……当然不是。
有些东西失去了,有些东西却永远不会失去。他是否在意这些对于是否能改变事实而言几乎是无济于事的——而他又想改变什么呢?有可能改变吗??……他不觉得。
所以,算了。他只管过他的日子就是。很快他大学毕业,找了份与他的预想无甚差别的工作,开始过起普通上班族朝九晚五的日子。周末则在公寓里渡过两天时间,看看报纸听听音乐或者打扫房间,洗衣服,或者加加班。但他不看电影,几乎也不看电视,看报纸的时候会自动跳过娱乐版,杂志更是从来不买。他仍然住在那间公寓里,他没想过要搬地方。
于是时间就这么继续下去了。有时候他觉得这样的日子他曾经也经历过——很久之前。当他们结束那出音乐剧后他过了很长一段时间这种日子,但最后他得到了一份意外惊喜。而这次恐怕他什么都得不到了。而且他要这么下去一辈子。一辈子可真是漫长。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8.02.12(08:54)|【NM】為何深如許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