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MN】情非寻常 01> 因為愛II【MN】情非尋常
> 【MN】情非寻常 01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弗莱•瑞尔先生最爱的就是他的第三个儿子内特•瑞尔。他们总是叫他尼亚——因为他们希望他永远都是距离他们最近的孩子。尼亚出生在父母第六个结婚纪念日的那一天,他从一出生就被他的父母和他的两个哥哥喜爱着,甚至小他一岁的妹妹也无此殊荣。
弗莱•瑞尔家算是非常幸福的一个家庭。与其他众多普通家庭相比。
弗莱•瑞尔先生是个成功的商人,经营着一个效益很好的广告公司,虽然平时应酬繁忙但总会留意家里每个成员的一切——包括每个孩子的生日和他们的任何典礼及成年仪式,当然还有他和妻子之间的每个纪念日;而帕米拉•瑞尔夫人则是一位非常负责的专职母亲,她照顾着家里四个孩子,大儿子尼克洛斯二十一岁,在念警校,还有两年毕业;第二个儿子托尼十七岁,是哥伦比亚大学工商管理系一年级生;最小的儿子尼亚则在念中学,还有几天便满十六岁,学习成绩自然无可挑剔——他们都非常相信他会比他的那两个哥哥更加出色;唯一一个女儿妮娜同样在念中学,她不太像她的哥哥们,她喜欢玩,总是不太用功。
尼亚一直都是倍受宠爱的。
他的父亲经常单独带他出去玩,给他买他想要的玩具或书,跟他谈话和陪他做游戏——从尼亚五岁开始他们就经常进行一些正式的『男人间』的谈话,因为尼亚聪明得不同寻常。瑞尔先生总是认为尼亚是最最像他的儿子,温和,睿智,谨慎,内敛,性格上倾向于内向。这些特质在尼亚十三岁的时间差不多已经基本形成,并且日后只会变得越来越强烈。
他知道尼亚很可能会是日后接替他的人——他一直都希望是这样,尼亚的聪明冷静足以让他成为一个会比自己的父亲更出色的成功人士。对此瑞尔夫妇几乎坚信不移,这也是他们倍加宠爱尼亚的另外一个理由。聪明可爱的孩子总会得到父母额外特殊的青睐。
对此尼亚则保持着一份适中的愉悦。他当然高兴自己能够成为父母最喜欢的一个孩子,但同时他却又不是非常热衷于这种状态,这就意味着他可能要更加严格地要求自己,使自己真正成为父母期待的那种人——尽管他从没有过任何关于日后自己将要走上何种人生道路的确切想法,但若是父母的期待也合他的意愿的话,他会非常乐意如此。他还不到十六岁,聪明睿智使得他一直都是学校和家里的骄傲,但单调的生活又让他的性格仍然保持着单纯。他喜欢和他的哥哥们在一起,除此之外他只喜欢和书本在一起,或者一个人坐着发呆。
“尼亚不喜欢和女孩子玩,”母亲的敏感使得瑞尔瑞尔夫人很早就发觉这个男孩的奇怪毛病,为此她曾经多次和自己的丈夫提起这件事,“我想我们应该鼓励他多和女孩接触。”
“唔,你想要我们的儿子这么早就领回家一个小女友吗?”瑞尔先生笑着摇头,认为这纯粹是女人神经过敏的表现,“我倒是希望他少和那些多事又爱吵闹的女孩们混在一起。”
“不是这样,瑞尔,”瑞尔夫人叹了口气,“他对女孩一点兴趣都没有。”
“我看他也很少和男孩在一起,”瑞尔先生说,“他大部分时间都只围着他的哥哥转——难道这不是好事吗?他不喜欢掺和外面那些乱七八糟的事。这对一个男孩来讲实在很难得。”
“话是这样说但他不能一点社交生活都没有,他已经快十六岁了。”
“只有十六岁而已——呃,好吧,女人天生就是爱疑神疑鬼。要是这样的话我会想办法适当地举办一些小型聚会。让他多认识一些年轻人们,要是你认为这样对他有好处的话。”
“这样最好不过了——那就在尼亚的生日那天怎么样?”瑞尔夫人高兴地提议,为自己得到丈夫的支持而感到满意,“我们可以邀请一些孩子们的朋友同学来参加他的生日派对。”
“好吧就这么定了——希望这样能治好你的疑心病。”
“我只是为了尼亚好,”瑞尔夫人微笑着,“他一直是我们最宝贝的儿子呢。”
于是在尼亚的十六岁生日那天,他在起床后走下楼梯时非常惊讶地发现家里居然被打扮一新——这种情况通常只有在父亲宴请客人以及他那两个哥哥考上警校及大学时有过。他很不解地站在楼梯上看着下面每一个都在忙碌的人,“你们在做什么?”他奇怪地问。
“早,尼亚!”他的妹妹给他一个最大的微笑,“我们在为你的生日做准备!”
“……生日?”他微微一愣,继而想起今天的确是他的生日。但这不过是个普通男孩的十六岁生日罢了——他不觉得有把家里打扮成这份样子的必要。“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我们要为你的生日好好庆祝,”他的母亲微笑着说,“你将会认识很多新朋友。”
尼亚稍想一下便明白他父母如此举动的意图为何了。“你们想要我结识一些新朋友?”他问,走下楼梯停在客厅里看着四周——这的确有点夸张。他看到璀璨的灯串在房顶拉出很漂亮的弧线,餐桌和咖啡桌上花团锦簇并且摆放着有着专门定做标志的蛋糕礼盒,崭新地毯和特意换上的干净桌布及窗帘,大堆的零食和饮料就像这里开了一个杂货店。他实在想不到为什么他的父母突然会想要让他结识新的朋友,并做出这些。“我在学校里有朋友。”他说。
“哦,别开玩笑了,尼亚,”妮娜说到,“有一些从不说话也不交往的『朋友』。”
尼亚皱了皱眉,“但我有自己挑选朋友的准则——我不交朋友不代表我不擅长。”
“你只是身边可供选择的人太少,”瑞尔夫人笑着说,“作为父母我们有必要让你接触到更广泛的朋友圈子,尼亚。或许学校里的孩子们并不能符合你为『朋友』这个定义所做出的定义——但只要你将眼光放得更开一些,你就会发现很多能够成为你朋友的人,不是吗?”
“……呃,母亲,”尼亚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我真的——”
“好啦尼亚——帮我把这个彩球挂上!”妮娜叫喊着,“别站在那里发呆了!”
“不要对你的哥哥那么没礼貌,妮娜。”
尼亚只能走过去踩上沙发——帮女孩将彩球挂在吊灯下面。他的妹妹穿着一件很漂亮也很性感的红色连衣裙,裸露的肩膀和纤细的腰部突显出她的玲珑有致,化着浓妆的面容使她看起来比十四岁要大上至少三岁。她朝尼亚俏皮地眨着眼睛,“今天我漂亮吗?”
“漂亮极了,宝贝,”尼亚说到,并凑过去吻了下她的脸颊,“你太香了。”
“是麦克送给我的香水——他真是个不错的男孩,我正考虑是否要做他的女友……”
“你总是三分钟热度,”尼亚毫不客气地揭她的底,“到时候又会有喝醉的男孩来我们家在门外叫喊你的名字。我再也不想被那种情况在半夜吵醒然后一个晚上都没法睡觉……”
“你给我闭嘴!”女孩凶巴巴地瞪了他一眼,跳下沙发去忙着装饰房门。
尼亚无奈地耸耸肩跟着迈下沙发,迎面走来他的父亲,“父亲,”他礼貌地打了个招呼,而后有点不安地看着那个男人,“我不知道你们在为我做这些。我不觉得……”
“我也不觉得这有什么必要,”他的父亲笑了起来,并亲昵地摸摸他儿子天生的卷发,“但你的母亲坚持要这么做——女人都喜欢这样自作多情,看在她是为你想的份上就纵容你母亲的这次举动吧。我们要让着女人。另外,我也认为多交些朋友不是坏事。”
“……哦,好吧,”尼亚只能点点头,“要是你们都认为这有必要的话。”
“这当然会有必要——你知道朋友很可能会是陪伴你一生的人,当然这与爱人不一样,但一个真正的好友的确是能够陪伴你一生的,”他的父亲耐心而温和地说到,“等你再大一些你就能深刻体会到这种感觉,现在你还小。但你也应该有个无话不谈的好友。”
“我知道了,”尼亚再次点着头,“那么我去换件干净的衣服。”
“好男孩!”他的父亲爽朗地大笑起来,“你就该这样。”
于是尼亚回到卧室里换了件衣服。大部分时间他都只穿白色的衬衫和裤子,即使是生日这天他也不想为此而做太大的改变。他在衣柜里找了一番,但最终还是选择了与平日无异的衣服。他没有必要为一个生日而彻底改变自己,何况一个生日聚会也改变不了什么。
当吃过简单的午餐之后,年轻的客人们开始陆陆续续进门——他们为尼亚带了礼物,并都带着友好的笑容和快乐的情绪。妮娜在客厅里放着旋律轻松的音乐,年轻人们说话,彼此结识并吃东西喝饮料,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到这里,音乐逐渐变成了舞曲,于是一些充满活力的年轻人开始跳舞——自然妮娜是主角,她一向很擅长跳舞。她吸引住了众多的目光。
尼亚实在觉得有点无聊。但为了让他的父母高兴,他还是坚持留在客厅里,坐在沙发上兴致缺缺地吃着爆米花,他盯着电视,虽然注意力完全不在电视上。他希望这个无聊透顶的下午快点过去——但看起来还要一段很长的时间。这种感觉真是糟糕……他无奈地叹着气。
正在这时一个人在他身边坐了下来——并下意识地朝他这边挪了点过来,“你能把频道调到娱乐台吗?”一个男孩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看起来你似乎并不想要看电视。”
他吃着爆米花的动作停了下来;尼亚有点纳闷地转头看向身边这个毫不拘束的人,继而他看到一个跟他似乎年龄相仿的男孩——在看着他。那个男孩有着一头淡金色的垂肩直发,有点像女孩的头型,穿着色的紧身T恤和色的牛仔裤,腰带上装饰着夸张的奇怪亮饰,并且男孩胸前的十字架项链闪闪发光。那个男孩正在目光炯炯地盯着他——那是一双很奇特也很醒目的绿色眼睛。但是非常漂亮。尼亚觉得他的生日聚会里好像混入了一个异类。
“嘿,你好?”见他没有反应,男孩便晃了晃手臂,“你在听我说话吗?”
他僵硬的动作终于缓了过来一些。尼亚将那枚握在手里已经足有半分钟的爆米花塞进了嘴里,然后将遥控器和爆米花桶一起塞给那个男孩,一言不发地起身从沙发旁离开了。
“喂,你不要你的爆米花了吗?!”男孩叫到,“嘿,小子!回来!”
尼亚不免失笑地耸耸肩——看来对方根本不知道让出位置的这个『小子』是谁。不过那无所谓,他刚好不想看电视也不想吃爆米花。他现在很想回房间待上一会儿——他有点累。这里人太多了。他不习惯这么多人的环境。他上着楼想着,他只是休息一会儿就下去。
然而很快他便听到身后传来叫喊他名字的声音,“尼亚!”
尼亚无奈地停住脚步转过头,看着他的母亲在朝他挥手,“我们要切蛋糕了,宝贝。”
哦……好吧。于是尼亚又转身下去。当他走到停放着为他的生日而特殊定制的蛋糕旁,他看到那层浓厚的巧克力上面有着一副近乎奇特的他的脸孔——对此他倍感无奈。
“好了孩子们——安静一下,”瑞尔夫人愉快地拍着手,让周围都在吵闹说笑的年轻人们逐渐安静下来,“我很高兴你们来参加尼亚的生日聚会——今天是尼亚的十六岁生日,我和他的父亲一直希望尼亚能够成为一个出色的男孩,然后则是个出色的男人。不过在那之前我们都认为尼亚需要一些新的朋友。所以欢迎你们来为尼亚庆祝生日并成为他的好友——我想尼亚也会非常高兴认识你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不是吗,尼亚?”她笑眯眯地看向儿子。
尼亚勉强挤出一个算是愉快的微笑,“……谢谢。”他说。“我能吹蜡烛了吗?”
“哦是的——当然!”妮娜跑去关掉房间里的灯光,“好了尼亚——点蜡烛吧!”
“谁有打火机?”一个女孩叫到,“嘿,寐罗,有没有打火机?”
“呃,有,”一个男孩回答,“好吧,我去帮他把蜡烛点上。”
那是个有点奇怪的熟悉的男孩的声音——尼亚想着,继而在他猛然想起那是谁的同时,打火机的光亮应声而起,他在一簇金色的细细火焰里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刚才那个金发男孩很轻快地帮他把蜡烛一根根点燃,偶尔他会朝尼亚投来一个带着愉快的调皮眼神——显然他也认出了刚才为他让出位置的男孩到底是何许人物。随着一根根蜡烛被点燃,尼亚觉得这个游戏真是越发愚蠢了。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但至少他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他和他们一起唱了生日歌,然后猝不及防地,在他准备吹蜡烛之前他听到他们坚持要他先许个愿。他只能握起双手皱眉苦思,他要许个什么愿呢??……当他的目光扫过周围的人最后撞上那个男孩同样盯着他的目光,他不由得在心里想那个男孩叫什么名字来着??
“快许愿呀,尼亚!”他的妹妹催促到,“闭上眼睛——然后想个愿望!”
他慌忙闭上眼睛,但愿望还没想出来,与此同时那个名字跳出他的脑海——寐罗?
他在吹蜡烛的时候遇到了点小麻烦,距离他最远的那根蜡烛没有被一起吹灭,他又吹了一口仍然没有吹灭——在他有点沮丧时那个男孩轻快地帮他吹了一下总算吹灭了它。他不免感激地看了眼对方,然后在赫然又亮起灯光的房间里眨着眼睛适应着刺目的光亮。
“呃,待会儿你要给我一块最大的蛋糕,”那个男孩笑着说,“要巧克力最多的!”
他点点头,拿起一片的餐刀——悬在蛋糕上衡量一番才落下手将他的脸切得支离破碎。他将巧克力最多最厚的一块装进盘子里端给那个男孩,“谢谢你,寐罗。”他客气地说。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8.02.11(11:59)|【MN】情非尋常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