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NM】生活平淡似水 02> 因為愛II【NM】生活平淡似水
> 【NM】生活平淡似水 02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那么你这次约会怎么样?”寐罗喝着咖啡,气定神闲地问到。
他暗自咬牙。要不是寐罗已经猜到他大败而归才不会用这种口气以这种态度问他这个。“如你所愿,非常糟糕,”他说到,眼睛盯着电视,“不过吃一堑长一智。下次注意就是。”
“哦,这次你又犯了什么愚蠢的错误?”寐罗依然面无表情,“说来一起笑笑吧。”
“真抱歉——我非常自私地不想与别人分享我的快乐。”
“哼。”寐罗哼了一声,“我一直不知道你是这么自私的人。”
“因为在更自私的人面前我不过是小巫见大巫而已。”
于是两个人继续沉默地喝咖啡。据说是搞笑的娱乐节目一点也不搞笑,尼亚甚至感觉到气息奄奄。虽然现在他有份还算稳定的工作,收入尚可,没有危机,不会成为暴发户但至少还算个中产阶级。而身边潜伏的麻烦终究是个麻烦——即使麻烦本身毫不觉得。不过这就像神经病从来不承认自己脑袋有问题或者耍酒疯的人从来都说自己没喝醉一样。
“我说,寐罗,”他咳了一声,开口说到,“你不打算找份像样的工作吗?”
“唔?”一心专注于电视的男人似乎没听清楚他的话,“什么?”
“我说,你不打算找份像样的工作吗?”他再次口齿清楚地重复一遍。
“呃,那个啊,”寐罗马上含糊其词起来,“那个……我还没想好。”
“你要想到什么时候?”尼亚问到,“你就不能老老实实找份工作先做着——然后慢慢再寻找其他或许更适合你的吗?那也远远要比你整天都赖在这里游手好闲,还在声称着什么要找到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好得多。……这不是说教,这只是建议。是我作为朋友而提出的一点点建议。我希望你能稍微用点时间和头脑来考虑一下。这关乎你今后的人生问题。”他顿了顿,希望寐罗能够给他一点回应——但那个男人始终沉默着,一言不发。这让他在跟着沉默片刻之后不由得有点紧张起来,他希望不会是自己的语气过重而让寐罗被打击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突然爆发出的一阵笑声让尼亚立刻打消了道歉的想法。他转过头,看到寐罗正对着电视一副乐不可支的模样——这让他有种强烈的被打击到的受伤感。于是尼亚恨恨丢下遥控器,起身大步回到他的卧室,并在身后那个男人“你怎么了”的询问声中用力摔上了房门。
……见鬼的到底是怎么遇到寐罗这个人并且被那家伙吸引的??
过了一会儿,外面传来敲门声。“尼亚?”
“干什么?”他躺在床上没好气地问,“我在睡觉。”
“呃,你在生气吗??”
“我生气和你无关——你用不着自作多情。”
“……好吧,那我去看电视了。”
他躺了一会儿,门外毫无动静——看来寐罗的确是去看电视了。
对此他很大方地撇了下嘴角,已经能够做到坦然面对人生。这样一个没心没肺得过且过的男人是怎么成为众多女人心里『完美男友』的代言人的?!他真是搞不懂这个世界。并非他在嫉妒——他才不嫉妒呢。他一点都不嫉妒寐罗。虽然对方的手机一天到晚都是形形色色五花八门的女性打来的骚扰电话,每次去酒吧都不会空手而归并且暗恋他的人能排到机场,但他是绝对不会去嫉妒这样一个仅靠一张脸蛋就迷倒终生的男人的——因为他了解其本质。他建议那些想要跟寐罗谈情说爱的人都来跟寐罗同居一周,保证那些人马上会逃之夭夭。
寐罗就是一个非常、非常、非常任性的家伙。而且『一无是处』。
他继续躺着。而他知道寐罗还在外面继续看着电视。
这个家伙从来不会把他的好意提醒放在心上并且继续胡作非为。总有一天,总有一天,寐罗会为自己曾经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的。他非常确定。然后他抽出床头的报纸来看。上面有很多招聘信息——他确定那会有适合寐罗的职位,或者即使不适合也是寐罗能够胜任的。但那个男人却总是不肯找工作。……或许不能说是不找,寐罗也有在找,但是却没有一个是寐罗能够看上的——他不知道寐罗想做什么工作。参加下届议员竞选怎么样??
他看了一会儿,将报纸随手丢在一旁,开始睡觉。
他坚持不懈地去参加各种约会,最后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对象——并且在谈话过程中很谨慎没有吐露任何关于他之前有个男友的信息,也没有说一些愚蠢的废话。这么久的约会演练积累下来的经验足够能够做到谈吐得当,而这次的女孩——莉萨显然对他非常倾心。他仍然是那样,虽然对于莉萨没有一见钟情的强烈感觉,却非常高兴能够重新开始一段恋情。他们愉快地聊了一个下午又吃了个晚餐,当尼亚回到公寓时已经晚上八点钟了。
寐罗正躺在沙发里看着杂志,一旁的咖啡桌上摆着几只快餐盒子。
“唔,你回来了,”寐罗哼了一声,眼睛却未离开杂志,“这次怎么样?”
“还算不错,”他不由得有点得意,一边松着领带一边将西装外套脱下来挂在衣架上。“至少我没说出搞砸事情的话——呃,不管怎么样应该没什么问题。对方倒是很合心意。”
“哦,看起来应该能成为你的下任准女友?”
“要是没有意外的话,”尼亚顿了顿,看向寐罗,“只要没人从中捣乱。”
“我没心情给你捣乱,”寐罗头也不抬地说,“我是否该祝福你从此幸福快乐?”
“要是你不介意给我一个祝福的话,我当然不介意。”尼亚走到寐罗身边在沙发上坐下来,看看寐罗手里的杂志——一本摄影杂志。“那么我们能谈个问题吗??”
“嗯哼,什么?”寐罗问到。
“如果我有了新的女朋友,我们之前说好要结束这种状态——”
寐罗终于看了他一眼。“你的意思是要我从这里滚出去??”
“我没那么说,”尼亚无奈地叹了口气,“但我们总不可能以这种状态继续下去吧?如果莉萨准备来我这里做客的话我又该怎么办?让她看到我的前男友还在这里跟我同住??”
“她不会知道我是你的前男友的,”寐罗说到,“我又不会吐露什么。”
尼亚用非常怀疑的眼神盯着他。“……实话说,我不是非常相信你。”他说。
“……那就算了。”寐罗转过头继续看他的杂志,“等她来的时候我出去。”
“那也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好吧,寐罗,你告诉我为什么你不愿意搬出去?”尼亚耐心地给那个男人讲道理。“你看,寐罗,我们两个已经分手了——而分手的两个人还住在一起是不那么……呃,正确的。我想是这样。我们必须要分开去寻找属于各自的人生,不是吗?如果我们已经确定彼此无法再一起继续下去,为什么我们还要这样彼此束缚呢??”
“我没想束缚你什么,”寐罗哼到,“我只是你的同居室友而已。”
“好吧,室友——但是现在我想我不再需要室友了,”尼亚说到,“可能我很快就要有个新的女友,也许我们会经常去彼此的公寓拜访甚至住在一起什么的。如果那样呢??”
“我不觉得你是那种刚刚交往没多久就会跟对方上床的家伙。”寐罗低声咕哝着。
尼亚觉得头要炸了。“就算我不是,”他生气地说,“我总该有些个人空间吧??”
“好我知道了,”寐罗马上摆出一副息事宁人的态度,“我会搬出去。”
“那么从明天开始看一些租房的杂志,”尼亚说着站起身,“另外找份正式工作。”
虽然寐罗是个看起来很无赖的家伙,但至少在某些原则问题上还是非常规矩的。至少在他们分手之后,他们之间从未有过任何亲密举动,而寐罗也没有这方面的任何倾向。有时候他觉得他们大概是在一起时间太久过于熟悉彼此从而失去新鲜感,也可能是他对于寐罗这种总是无所事事的状态感到气恼却又无可奈何,也可能是寐罗不满足于只和他一个人谈情说爱——总之不管是什么原因,现在他们两个非常平静地住在一起,这种状态似乎比起过去他们经常为一些很鸡毛蒜皮的小事发生争执要好得多。虽然平静得让他感到奄奄一息。他想或许他的确是需要再谈场恋爱寻找一份新的开始。再这么下去他可能会溺死在这湖淡水里。
当他洗完澡准备去睡觉,尼亚穿过客厅时看到寐罗仍然躺在沙发上看着杂志。
他实在不觉得一本摄影杂志能够让寐罗看上那么久。“……寐罗?”
“什么?”沙发上的男人立刻给了他一声懒洋洋的回应。
“你不睡觉吗?”他无奈地问,“时间已经不早了——虽然你不需要工作不过……”
“我正在找工作,”寐罗回答,“你不用管我。让我在这里自生自灭吧。”
他站在那里看了寐罗一会儿——电视机难得地关着,客厅的灯也关着,只开着一盏光线微弱的台灯,这种非常怪异的昏暗令他不免感到有点毛骨悚然。通常情况下寐罗是不会因为要看杂志而放过同时看电视的权力的。“你在找什么工作?”他奇怪地问,“杂志社??”
“没什么,”寐罗说着看了他一眼,表情似乎微微一愣,“你衬衫扣子没扣好。”
他低头,发觉自己忘记扣上衣扣,于是尼亚连忙伸手逐个系上。他感觉到寐罗的目光在此期间一直停留在他身上——不过倒也没什么所谓。他又不是没有被寐罗看过。“好吧,你慢慢找合适的工作,”他说到,一边无奈地摇摇头叹了口气,“累了就睡觉吧。”
当他躺在床上想着自己是否能和那个女孩融洽相处时,尼亚不免有些忧虑;事实上他对谈恋爱并不熟悉——而他之所以和寐罗搞到一起差不多都是在寐罗的主动下才……也可能他根本没有那根神经,他并不确切知道自己需要一个怎样的伴侣。他不知道莉萨是否适合他——未来实在是个未知数。而寐罗一直都在想些什么呢??他觉得自己似乎从不理解寐罗。即使他们在一起住了那么久又做了挺长一段时间的情侣。在他心里寐罗就是个孩子,一个很任性又很粘人的大男孩。所以要是寐罗搬出去的话可能他的确会有点不放心的感觉……
他听到卧室的门被推开,继而那个男人走了进来爬上对面那张床。
他微微侧过头,看着寐罗躺在床上伸着懒腰的模样,有点像野猫。他为这个想法而感到失笑——不过的确有点像。他甚至能够听到从寐罗喉咙里发出疲倦的咕噜声。他叹了口气,刚刚转过头准备睡觉便听到那边传来寐罗略带迟疑的声音,“你还没睡着么?”
“……没有,”他回答,“不过正准备睡。”
“哦,”寐罗说到,“你在考虑自己的问题还是关于我的问题?”
“都有,”他坦白而言,“只是在考虑我们现在的状态而已。”
“什么样的状态?”
“平淡得……让人绝望,”尼亚说到,“就是这样一种状态。”
“我该说生活原本就是这样的吗?”
“谁能知道生活的原本是什么样?”
“看起来你不知道。你不打算知道一下吗?”
“用你那种每天盯着电视和杂志的方式??”
“……无论如何那也是一种方式。”
“唔。我没说不是。”尼亚沉声说,“睡觉吧,寐罗。”
那边的男人一时没有出声,像是在乖乖听话;但在他即将陷入昏昏欲睡之前,他又听到寐罗在那边自言自语般的咕哝了一句话。“要是我搬走的话,你会想我吗?”
他不想回答寐罗,他实在是累了;但想想还是回答了,“当然会。”他说。
“太好了,”寐罗似乎高兴起来,“我也会的。”
“你当然会想我,”他提高声音,“在没人为你干活的时候。”
寐罗好一会儿才接下他的话,“其他时候我也会想你的。”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8.02.20(20:58)|【NM】生活平淡似水コメント(1)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这种谈话多令人绝望啊……
From: 傀儡吸血鬼 * 2008.02.15 14:37 * URL * [Edit] *  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