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NM】慢慢微笑 15> 因為愛II【NM】慢慢微笑
> 【NM】慢慢微笑 15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男孩走了以后,尼亚独自坐在书桌前望着窗外漆的夜色沉默着。
他实在不想想这些让他头痛的事,可思绪却不断地拖着他一再陷入泥淖之中。无法摆脱也无力挣扎,他只能任由自己在这样一个什么都无心去做的夜晚,对着窗外发呆。寐罗走的时候很生气,也很失落。他把男孩送到门外,告诉他乖乖回家,但他没奢望寐罗会听他话。
……为什么他要把事情搞成这个样子呢。
他黯然地想着。他实在没有力气去招惹那个孩子,不是吗。结果他总是一再犯这种愚蠢到让他无法容忍自己的错误。一个十七岁的男孩。他又希望对方能够懂得什么?想要对方怎样??……寐罗,一个任性又很粗暴,但却同样有着更多可爱之处——至少那深深吸引着他——的男孩。尼亚烦躁地叹了口气,手指插进头发里痛苦地用力抓紧,试图让自己从这场无法停止的忧郁失落之中摆脱出来。——他实在无法相信他会爱一个十七岁的男孩。那个男孩比他小了整整六岁——还只是个孩子而已。并且那是他的学生。他不想要自己在成为老师的起始就犯下这种让人不齿的错误,到底是他诱惑了寐罗还是寐罗诱惑了他??……他找不到答案,而答案如何也已经不再重要。他已经发觉了,在他看着男孩舔着香草冰淇淋的时候,他什么也不想做,只想要一直那么看着他,坐在那里看着他愉快地舔着冰淇淋。
一辈子看着寐罗。大概那是那个时候他的头脑里唯一的想法。
荒唐可笑?难以置信?或许吧。他知道寐罗对他的态度一直很恶劣,让他有足够的理由去恨透了那个总是搞鬼捣乱的家伙——但他从来不恨他。相反,一反常态地注意他。那种心情根本无法控制,一切都不听他的大脑指挥。他知道这是不对的。这很糟糕。实在很糟糕。他的理智一再地警告他该停止和那个男孩的接触。全部停止。他不能放任自己就这样下去。可他又是否能够真的做到……在上课的时候不去看寐罗的位子,在空闲的时候让那个男孩的名字和微笑填满自己的意识,甚至在已经成为习惯般地记日记时让那个影子充斥所有角落。他知道这些存在着,知道这些都是真的——翻看日记,里面都是关于寐罗的文字。
他沉默了很久,然后拉开抽屉想要拿出日记扔掉。
当尼亚看到里面空荡荡像是被洗劫一空——只剩下一个孤零零的日记本,他不由得睁大眼睛看着面前那让他难以意料的一幕。……怎么会??他困惑而疑虑地想着,伸手拿起日记然后用力拉开抽屉。显然,某个人帮他清理了它。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除了一本日记。
……那会是谁。
尼亚在瞬间明白了为什么寐罗会在课上跟他举起那张纸——问他那个可笑的问题。他还记得昨晚的日记里他都在写些什么。或许在他写下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他就已经意识到了某些东西的发生和存在。尽管他在日记里却含糊其词地不肯承认,像个孩子一样跟自己别扭着。他徒劳地摸到抽屉的锁,被撬开了。而他刚刚在拉开抽屉的同时却没意识到,它并没锁着。
当然,他也知道寐罗在看了那些梦呓般的胡言乱语之后会明白。
那种感情太明显了。
一切都太明显了——明显到几近透明。
对于一个十七岁的刚好处在感情萌动期的男孩来说,何况还是寐罗,毫不费力就会明白字里行间充斥着的是怎样的一种感情。如此在意的,深刻在心里的,念念不忘的,矛盾而又冲动的感情。他就这样把自己的内心赤裸裸袒露在寐罗面前,袒露在男孩明亮的绿色眼睛之前。可他却又不肯承认,甚至在刚才故作冷漠地走那个男孩。
他知道寐罗走的时候很失望,但现在他知道,那种失望并非像他所想象的那样简单,而是比那更强烈几百倍的。虽然……寐罗并没有质问他为什么。
尼亚急匆匆地打开日记迅速翻过一遍,然后,在最后一页,他看到一行不是他的字体,在距离他那些话语之后四五行的位置,醒目地停留着。他深吸口气一个个字念了下去。
『老师,我能用那个特权吗?』
他愣了几秒,转而迅速明白了寐罗在说什么。他惊讶,男孩居然还记得当初他说过的话。在他第一天给他们教课的时候,一个女孩的提问引发的他的回答。他没想到寐罗还会记得。他以为他早就忘到九霄云外。尼亚把那句问话反反复复看了几遍,然后将日记放回了抽屉。

寐罗仍然来上课了。
虽然整节课都是趴在桌上睡觉,根本看也不看他一眼。
他心平气和地接受了这个事实,认认真真讲完他的课,给学生们布置了一些选择性很随意的课题。下课后他没有离开教室,而是看着学生们一窝蜂地拥出教室去换运动衣准备下一节体育课。他打算在教室里准备看完昨天没有剩下的几份试卷,教员室里又被萝拉和她那些热情的学生们霸占了。尼亚看着学生们全部离开,只有一个最最热爱体育课的男孩仍然趴在桌上睡觉。他知道寐罗并没有睡着,也知道寐罗只是在等着这个时机而已。所以他没有离开,给男孩一个无情的背影,让那个脾气暴躁的家伙再次对着他大吼大骂。他放轻了脚步过去,弯下腰看着男孩在阳光下故作熟睡的脸,轻轻晃动着的睫毛昭示着对方在紧张地等待着。
“……寐罗?”他轻声叫到,“你醒着吗?”
寐罗没有动,也没给他任何回应。
“要放弃你最喜欢的体育课?”尼亚再次问到,“我知道你在跟我赌气。是吗?”
“没有,”男孩却回答了,虽然仍然闭着眼睛。“我只是不想去。”
“好吧,为什么?”尼亚看着男孩开始眼皮跳动的紧张样子。
“我说了我不想去!”寐罗不耐烦地说到,然后转过头换朝另一边趴着。
尼亚考虑片刻,拖过前面座位的那把椅子坐下来。“那么,我可以占用你一点时间吗?”他的手臂占据了桌子的一点位置,朝那颗金发脑袋开口说到,“讨论某个问题。”
寐罗好半天没有说话。终于,疑惑的声音飘了出来,“什么……问题?”
“你想要跟我讨论的问题,”尼亚很直接地说出,“寐罗,你是否懂得……『爱』?”
寐罗一时没有回答,但那双眼睛却慢慢地睁开,带着疑虑和些微不安看着他,尼亚没有逃避,他坦然地与那个男孩对视,直到男孩终于用手臂撑住桌子直起身体,好半天才回答了他的问题,“……当然,”寐罗说到,“为什么你觉得我不明白那种东西?”
尼亚勾了勾唇角,眼睛望着男孩的眼睛。“爱是什么?”
寐罗想了一会儿,“香草冰淇淋。”
尼亚失笑。他将手臂前移一些挨近男孩的,轻声说到,“那是孩子的爱,寐罗。”
寐罗不屑地哼了一声,重新将头搁在手臂上斜着眼睛看他,“我知道,你不在意那个。”
“在意什么?”
“爱。”寐罗低声哼着,“别人给你写情书你从来不给她们回应,明明知道别人很喜欢你你也装作不知道——你根本不需要那种感情。觉得那是小孩子才玩的游戏,是吧?”
尼亚不置可否地看着他。
“我已经跟你讨论过了,”寐罗装出冷漠的样子闭上眼睛躲开尼亚,“你可以走了。”
“……好吧。既然这样,那么你用过特权了。”尼亚点头,准备起身。他刚刚动了一下,手臂已经被男孩迅速一把手疾眼快地抓紧——他抬起头看着男孩,对方脸上的焦灼让他心里微微一颤。“爱是香草冰淇淋,”他说,“要是你不好好珍惜它,它就会化得一塌糊涂。”
“我为什么不珍惜它?!”寐罗皱起眉毛,“你当我是什么都不懂的傻瓜吗??”
尼亚看着他,然后用另一只手覆盖住寐罗抓紧他小臂的那只手,“寐罗,”他很轻地叫了一声他的名字,“现在你很自由,做什么都不必考虑。可我跟你不一样。我不再是孩子了。”
“你根本不想接受罢了,既然这样你干吗还要给自己找这样那样让人讨厌的借口?!”寐罗甩开他的手愤怒地吼到,“滚开!虚伪的骗子——不然的话我会揍你!一直揍得你爬不起来为止!让你就这么直接去他妈的见上帝!!听到没有?!混蛋?给我滚开!!”
尼亚想要去抓男孩的手,男孩却躲开了。他叹了口气转身站起,男孩的手臂却迅速有力地伸过来缠住他的腰不让他走。他回过头,看着寐罗脸上充满矛盾的表情,想要让他滚开却又不舍得让他走掉,犹豫和固执之间,男孩收紧手臂将脸颊贴住他的腰部。“等一下……”
他抚摸着男孩的头发和发热的脸颊,而后重新转过身坐在椅子上,将男孩倚在他肩上的身体揽到胸口——然后深吸口气将男孩一把抱进怀里。他用力地,用力地,非常用力地把男孩抱紧,让他们两个疯狂跳动着的心脏最近地挨住彼此,撞击着彼此的胸口,泛出让他们眩晕的火热。他的手沿着男孩的肩膀更为有力地抚摸着,然后缓缓移动脸颊让他们两个的脸孔紧贴,他听到男孩口中溢出无法保持平稳的喘息,以及异常灼热的,让他心慌意乱却又深深沉醉的呼吸。他转过一些视线凝视着男孩,寐罗的嘴角有点紧张地勾起,勾成让他心醉神迷的漂亮弧度,让他不由自主地想要靠近一些,再靠近一些,去感觉那弧度的美好。
“寐罗……”他在男孩耳边低哑地开口,“我想让你知道,我这样是……不对的……”
寐罗只是眨了一下眼睛,突然低头将脑袋扎进他的怀里,双臂再次用力环紧他的身体,将自己紧紧紧紧地缩在他怀里,那颗金发脑袋在他胸口处来回轻蹭着,好一会儿不肯停止。
他看着怀里有些发乱的金发,想象着男孩此刻闭着眼睛埋头在他怀里的表情,微笑着的或者陶醉着的,都让他深爱着。他不由自主地抬手捧住男孩的脸颊,双手轻柔爱惜地抚摸着,感觉着男孩脸颊皮肤的灼热温度和光滑柔韧,他微微闭上眼睛用心去认真感觉,长久地爱抚着男孩的脸颊,无法停止也不想停止,无尽地探索着。直到抚摸的动作终于慢慢停下来保持着一个固定的姿势——他的两手捧紧男孩的脸,拇指则分别抵住唇角,而后轻缓地抬起。
男孩的眼睛跟着一起抬起,望着他的。
任性的男孩。他模糊地想着。如此任性的。任性的家伙。
他知道他这么做是不对的。可他不能停止。
他终于无法遏制那股冲动。那股冲动是如此强烈,犹如猛烈燃起的火焰瞬间便能吞噬掉他的理智和他的灵魂,焚烧他所有试图压抑的想法,将一切化为他口中难以自控的叹息。他颓然地叹了口气,像是跟他的感情投降——或者是对男孩充满期待的表情投降。他不知道他到底输给了什么,却知道他接下来所要做的,即使会让他进地狱,他也甘心情愿。
他低头靠近了男孩的脸颊,先是让他们额头相抵,鼻尖轻触,当男孩剧烈抖动着的睫毛终于像是因为承受不住这些强烈情绪的冲击而微微垂下覆盖住那双眼睛,他才极其小心地,异常爱惜地,微微侧头,将唇贴住了男孩的唇。让他们灼热的唇相互贴着彼此。
他听到男孩喉咙里溢出的孩子气的轻哼,当他温柔地摩擦着男孩的唇,让对方轻轻启开双唇接受他的侵入,他的舌尖缓缓滑入对方口中,尝到这个世界上最最美好的滋味。甜美的,浓郁的,带着青涩和诱惑的,只给予他的,异常温柔而顺从的,让他深深沉醉的美妙滋味。
那是寐罗的味道。
他的香草冰淇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12(09:45)|【NM】慢慢微笑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