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NM】慢慢微笑
> 【NM】慢慢微笑 20
“给我开门。”尼亚很紧张地在门外压低声音,“宝贝,让我先进去好吗?”
“不,天堂的门不给罪孽深重的人打开。”寐罗在里面无情地说到,“你犯了一级重罪。”
“我知道,我不该挂你的电话和关机……我已经说过十二遍了当时我没办法接你电话,给我个机会,嗯?……宝贝,快点给我开门,不然待会儿就会有人听到我在门外自言自语。”
“你要怎么补偿我?”寐罗戏谑着他,“我有多么的伤心。”
“我知道,我知道你很伤心——你说怎样就怎样好吗?”尼亚再一次轻拍房门,“我听你的,全都听你的。你先给我开门,然后我们有很多时间来讨论怎么给我惩罚的问题。我猜你一定还没吃东西。……好了宝贝,给我开门。我想看看你,好吗??”
“想看我是有条件的,”男孩坏笑着,“你叫一声我的名字,然后告诉我你该说的话。”
“……别这样,寐……”尼亚叹了口气,沉默片刻,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楼下,侧耳倾听周围是否有任何响动。当他确定完完全全没有其他人时他小声说到,“寐罗,我爱你。”
“再说一遍。”
“好了,寐罗……好吧。寐罗,我爱你。”尼亚只能再重复一遍。“我爱你,好吗?”
终于,房门在他面前仁慈地打开一道缝。他连忙抓紧扶手用力推开房门迅速侧身挤进去随手将门在自己身后合拢并倚在那上面做了个深呼吸,然后才睁开眼睛看着男孩。寐罗在他面前用报复得逞的快慰目光看着他,让他哭笑不得。“好了吗?”他伸手去摸男孩的脸,却被用力咬了一口手指,他本能地缩了一下。微微有点刺痛。这只坏脾气的小狗。
寐罗瞪了他一眼,转过身有点笨拙地朝卧室里挪着步子。“坏蛋。”男孩说着。
真的不知道哪个才是坏蛋。尼亚苦笑着想,将手里的东西丢在地板上然后上前一把抱起男孩在寐罗完全形式主义的叫喊挣扎里把他抱进卧室,轻轻地放在床上。男孩仍然勾着他的脖子不肯放手并压下手臂让他的嘴唇碰到他的,“我很想你,”他说,“所以我给你打电话。”
“我知道,”尼亚俯身坐在男孩身边温柔地吻他,“我也想你,但是我没办法接你电话。那时候罗杰在找我谈话——要是被他知道你在打电话给我叫我快点回来陪你吃饭……”
“和罗杰谈话比和我做爱更重要吗?”寐罗傲然问到,“那不及我的一个吻重要!”
“是,是的,寐罗殿下。”尼亚轻声笑着,“我以后会谨记教训。”
“我现在很想吃香草冰淇淋。”寐罗换了慵懒的口气。
“……好,我去给你拿。”尼亚吻了下男孩的脸颊,起身走出卧室。他来到厨房里看了看,餐桌上的食物一点没动——显然寐罗宁可饿肚子也不肯跟他屈服。他叹了口气,暗自在心里责怪自己没有把早餐放在寐罗的床头,只因为他早上真的很时间所以……“我们先吃午餐好吗?”他在厨房里高声问到,“我知道你没有吃东西。直接吃冰淇淋会胃痛。”
“不,不!”男孩大声叫喊着,“我现在只想吃冰淇淋!如果不吃我就会死!!”
他再次叹了口气,还是将食物放到微波炉里打热,“巧克力可以吗?”
寐罗在卧室里似乎犹豫了一阵,然后勉强地应声,“那好吧。”
尼亚抬手关掉微波炉,打算放弃说服寐罗吃午餐。或许巧克力也能补充男孩现在需要的东西,他打开冰箱拿了瓶昨天买的樱桃罐头——因为曾经在寐罗的书桌底下发现很多樱桃梗,所以他知道男孩应该会喜欢这东西。他端着托盘走进卧室,看到寐罗正盘着腿坐在床上托着下巴看着他,赤裸的胸膛上只有一只十字架,在阳光下摇晃着泛出柔和的银色光泽。
“我们可以待会儿吃冰淇淋,”他说着走过去,坐在寐罗身边,“你不冷吗?”
“制服脏了,”寐罗撇撇嘴,从托盘里拿起巧克力,但很快又放了回去拿起樱桃罐头。“你买了这个?!”他感兴趣地问到,朝尼亚露出一脸愉快的笑容。“哇哦,这个我喜欢!”他迅速拧开罐头捏了一颗樱桃塞入口中,用牙齿咬着果实然后轻轻一拽拔掉长梗,咬着果肉吞下肚子,桃红色汁水顺着嘴角流下来,被舌头轻快地舔回去,寐罗愉快地吃了好几颗樱桃才突然又抬起头朝尼亚很神秘似的说到,“你知道吗?有人说能用舌头给樱桃梗打结的人都很会接吻,”他咯咯笑了起来,含住另一颗樱桃,含糊不清地说到,“我自认为接吻技术很棒但却不会这个。”他凑过来把吃剩的樱桃梗送到尼亚唇边,用舌尖推着它顶入尼亚嘴里。
尼亚微微一笑,挑了下眉毛伸出舌头,“是这样吗?”
那根樱桃梗完美地在他舌尖上打着漂亮的结。
“哦……哇哦,老天!”寐罗惊笑着,难以置信地把那根樱桃梗看了又看,然后一把捧住尼亚的脸拉到自己面前,像个专横的君主似的命令着,“快他妈的吻我!”
尼亚笑了一下,握住寐罗的腰,把舌头伸到他口中缓缓舔着,扫过整齐的牙齿,缠卷住他的舌头轻柔地吮吸。然后他停下来,眼睛凝视着寐罗的嘴唇,好一会儿才又侧头吻上去。他用手捏住寐罗的腰轻缓有力地来回抚摸着,沿着男孩的腰部反复游移,探入松松的牛仔裤抚触下去,他才发觉男孩根本连拉链都没有拉,他没有发出质问,男孩已经趴在他的肩上跟随着他深吻的动作不断晃动着下巴给予他狂热的回应,一边不断让呜咽声溢出喉咙,肆意挑拨着他的情欲。当寐罗开始轻咬他的舌头时,那种刺激的感觉几乎直直撞向他的下半身——他才不想相信这个小子说自己不会给樱桃梗打结的谎言。如此完美而精湛的接吻技术。
“老师,”寐罗在他耳边喘息着,“你会给我洗衣服吗?”
“……什么?”他问到,手指轻柔地抚摸着男孩发涨的欲望。
“我想……噢上帝,哇哦……老师……”寐罗倚在他胸口磨蹭着那个金发脑袋,一边更为用力地喘息。“我想穿着你给我洗干净的制服……呃……嗯……”他笑着伸手穿过尼亚的肩膀抚摸尼亚的背部,抬头舔咬尼亚的耳朵,让那个男人跟他一起被情欲完全地掌控贯穿。“你会给我洗——洗制服,然后……熨衬衫……”他仰起头尖叫了一声,“我想要!”
“好的,”尼亚温柔地回答他,“你要什么,我都会给你。”
“我要你昨晚那样对我,”寐罗大声命令到,“快!最大的快感,最少的废话!”
尼亚忍不住笑了出来。因为男孩总是说些让他意想不到的赤裸裸的话——干脆,直接。就像经典的广告用词一样,用最简单的语言表达最精要的含义。他感觉像在陪这个男孩玩着某个游戏,他命令,他服从。他趾高气扬像个骄傲的王子,他甘心遵从如同忠实的骑士。他只是在陪着男孩玩游戏,所以他应该不必在意当游戏结束里面的两个人物到底会怎样。何况游戏的过程已经足够让他们回味无穷,他听任男孩拽着他的衬衫倒在床上然后滚成一团。
他的脑袋里闪过一丝模糊的想法。他是否应该这样。
寐罗就像一剂让人欲罢不能的毒药,如果他总是这样肆意在他身上汲取那些他渴求不止的东西,当某天寐罗离开了他,他又该怎么办?中毒太深或许会要了他的命。可他真的很在乎那些吗??……关于,活着,或者欲望之类的东西。当男孩由妖艳的罂粟变成令人彻底沉迷的毒品,他是否会死在寐罗离开所带来的巨大空虚里。可能会,也可能不会。他想象自己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像被困住的野兽一样烦躁不堪地走动,额头抵着冰冷的墙壁,想念着男孩和曾经与男孩在这间卧室里做爱的感觉,用某种混和着浓郁的香草冰淇淋和烟熏芬芳的灼烈威士忌堵住他的喉咙,好不让疼痛的呜咽声冲出。让回忆侵蚀他的神经。折磨他的心脏。
……等等。等等。他想得太多了。
他不该在这种时候突然开始想这些。他的确有些神经质,但不该在此刻让他的神经质突然霸占他的意识——让他连自己在做什么也不知道。他仿佛才回过神来一般,紧闭着的眼睛睁开,男孩柔软甜腻的呻吟在他耳边回荡着,勾摄他的魂魄。他看着男孩那张被兴奋和情欲布满的漂亮脸孔,甜美的,妩媚的,混合了天真与放荡的表情,微微闭起的眼睛看起来暗暗的,闪烁着一些金色的斑点。他抚摸着男孩的肩膀,指间的肌肤光滑诱人。男孩配合着他的动作摇晃着,一边侧头轻轻咬着他的颈部,在他耳后性感地低语,“和你做的感觉好棒……”
或许他也会是寐罗的毒药。
谁知道——问题的答案呢?
仿佛对性的渴求没有满足,但做爱仅仅是做爱。即使做爱有着更深的含义和美妙,象征着某些所谓的灵魂与身体相互融合的极致,——但也有很多东西是做爱无法取代的。他希望男孩能够一直记得曾经发生的事,这些历久弥新的一幕又一幕。不管以后他们是分开还是能幸福地在一起。完美的性爱是重要的一部分,但还有更多可以弥补享受性爱之后的空虚感。
晚上七点钟。
他帮男孩细心熨烫着衬衫,一边看着男孩坐在地板上乖乖吃着香草冰淇淋。
他把男孩到床上去,为了能够不受干扰地使用吸尘器。
他收拾干净厨房,把洗净消毒的盘子一个个放回壁橱里。
他整理冰箱里剩下的食物,暗自在心里计算着明天要补充些什么。
他大声提醒男孩不要吃太多冰淇淋,以免半夜会胃痛。
然后,他回到卧室里拍着男孩的头告诉他明天要回家。男孩露出满脸不情愿的表情,朝他皱起好看的眉毛并像个小孩子一样叫喊着他绝不回去,但他还是说服男孩应该回去一次。以免让他老爸以为儿子被绑架了。他告诉男孩,如果想要他们之间这样的快乐更长久些就该好好听他的话,按照他说的去做,做他的乖孩子。他花了很多时间和力气来让男孩明白他们这种生活随时可能会被扰乱,所以他们应该注意一点点。最后男孩沮丧地表示明白了。
他也不想让男孩走,但他知道他早晚会让男孩离开这里。
这只是一次小小的,小小的别离而已。仅仅是一个晚上。
然后男孩会回来,他们还可以这样过上一两天。
“一个晚上不会让我们两个痛不欲生的,宝贝,”他安抚着表情懈怠的小猫,“我们还会有很多这样的晚上,你想要多少都会有——但现在你要稍微牺牲一点,为了得到更多。”
“我喜欢这样的晚上,”寐罗眨着绿色眼睛——那双他擅自认为是遗传于他想象之中的寐罗的美女母亲,法国的——非凡的漂亮眼睛,绿色的瞳孔,睫毛狭长浓密如同扇子,轻轻一眨就会让他忘记一次呼吸。“你给我洗干净制服,给我熨衬衫和领带,用吸尘器打扫卧室,然后像个法西斯一样抢走我心爱的香草冰淇淋桶。……以后也会有这样的晚上吗??”
“当然有。”他用目光爱抚着男孩的脸孔。那张时常被甜蜜,愤怒而又充满激情的种种表情渲染着的美丽脸孔,他确定当男孩成为男人后,他会用英俊来代替那个女性化的形容词。他知道寐罗会成为一个最最英俊的男人,可他不知道那时候的寐罗是否还会是他的男孩。强迫自己忘掉那些想法,他微笑着,“所以别在这里跟我做出这副表情,笑一笑,嗯?”
当他一再用微笑的眼神和宠溺表情告诉寐罗他绝没在骗他时,男孩才稍微扯了扯嘴角,然后朝他慢慢微笑起来。——他忽然希望在某一天,绽出这个表情的人会是他自己。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12(09:40)|【NM】慢慢微笑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