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NM】善惡皆有報 08> 因為愛II【NM】善惡皆有報
> 【NM】善惡皆有報 08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克莉莎很快被氣跑了。尼亞幾乎從沒見她這麽氣憤過,一副恨不得把寐羅撕碎吞下肚子的暴怒模樣,最後禁不住被寐羅毫無禮貌的滿口粗話氣得摔門而去,留下他呆若木雞地站在那裏,身邊則是一副旗開得勝表情的寐羅。好半天他才轉過頭難以置信地看著寐羅。
“你怎麽跑到這裏來?”他疑惑地問,“你不是很怕出門嗎??”
“是的,我不想出門,因為我出門很可能就會被抓,但是想到你一個人在這裏我就感到很不放心,”寐羅理直氣壯地說,“然後你一直沒回家給我做飯,我說了我肚子很餓。”
“可是……”尼亞張口結舌,“可是你這樣鬧上一場,明天我解釋起來會很麻煩。”
“那就不用解釋,”寐羅哼了一聲,轉到他面前盯著他,“你還要多久才能寫完?”
“大概還要一會兒,”尼亞馬上坐在椅子上,“至少還要二十分鐘。我會盡快。”
“那我等你好了。”寐羅搬了把椅子坐在他身邊,趴在桌子上看著他。
他極力趕著寫報告。“寐羅,”他邊寫邊問,“你怎麽知道我在這裏上班?”
寐羅從手裏變出一張名片——就像神奇的魔術師一樣,“我在你的衣服口袋裏找到的,”她愉快地說,“上面有你的名字還有電話號碼和公司地址,然後我就找到這裏……”
“……哦,是這樣。”尼亞點點頭,繼而又意識到一個問題,“你翻我口袋?!”
寐羅似乎有點緊張,“因為我想找到你,”她說,“我一個人在家裏很害怕。”
“害怕?你開什麽玩笑?”尼亞反問,“每天你不都是一個人在家嗎??”
“但是晚上會害怕,”寐羅強詞奪理到,“今天尼亞這麽晚都沒回家。”
“我說了我在公司加班,”尼亞嘆著氣,半是無奈半是憂慮地看著那個女孩,“以後別再這樣了,好嗎?我是說你隨便跑出來的事。萬一你遇到什麽麻煩怎麽辦?我根本不知道。”
“我會非常非常小心的,”寐羅笑瞇瞇地說,“而且我沒遇到麻煩。”
“是的,還好你沒遇到麻煩——不然我就會非常自責,”尼亞嘆著氣,“不過寐羅,等下我們買些外賣帶回去好嗎?你可以在家裏吃點東西,然後洗澡睡覺。我要出去一趟。”
寐羅一眨不眨地看著他。“你真的要去找舞伴嗎?”她小聲問。
尼亞很快地看了一眼女孩。“沒什麽,”他說,“你想要吃披薩嗎?”
寐羅將下巴埋在手臂裏,一聲不吭地趴在那裏。好一會兒,她才下決心般地悶聲說到,“我願意給你當舞伴,”她說,“但是我只穿運動衣——你不能逼迫我穿其他的衣服。”
尼亞驚訝地停下手裏的工作,看著女孩,“為什麽?”他問,“我沒有要求你……”
“然後我最多只能在酒會上待一個小時。”女孩接著說,“我不想待太久。”
“可你沒有必要為我這麽做,”尼亞尷尬地說,“我能找到舞伴的,寐羅。”
“我說了做你的舞伴,你就無須再想著去找其他的舞伴——要是你可以接受我的條件,我就當你舞伴。現在你該快點把這報告寫完,然後我們回家做點東西吃。”女孩低聲說。
“……雖然可以但是,”尼亞說,“但是——寐羅,你真的不需要……”
“好了,你可真是羅嗦,”寐羅轉過頭給他一個後腦勺,“快點工作!!”
尼亞只好低頭繼續趕他的報告。他用二十分鐘結束了它,收拾好桌子,和寐羅一起走出辦公大樓。寐羅一出去便戴上一副巨大的墨鏡,在夜晚看來十分古怪。尼亞趕忙搭了計程車和寐羅直接趕回家,甚至連外賣也沒去買。然後他們很順利地回到公寓。剛一進門,尼亞便聽到寐羅大大地呼了口氣並摘掉墨鏡嘟囔著『還好沒事』之類的話。一時他不免有些歉然,居然會讓寐羅冒著這麽大的風險跑出去——但是有多大的風險??事實上他也不是很清楚。
“我去做飯,”他說,“你先去看電視。或者先去洗個澡。”
寐羅嗯了一聲,爬到沙發上打開電視。尼亞覺得好像他們兩個已經在這裏生活了許久,顯然寐羅已經非常適應住在這裏,甚至還會打電話告訴他巧克力吃光了這樣的事。轉而他又想到被氣跑的那個女孩——看來明天他有的要和克莉莎解釋今晚到底是怎麽回事。他搖著頭嘆著氣,走到廚房開始準備晚餐。當他打開冰箱時,他看到裏面還有很多巧克力剩下。寐羅那個家夥居然撒謊??……他頓時感到又好氣又好笑。尼亞剛要轉身走出去質問那個女孩,卻又覺得無聊。他很快地弄好晚餐,叫寐羅過來吃東西。聽到他的招呼,寐羅馬上滑下沙發迫不及待地跑過來抓起一只三明治就朝嘴裏塞進去——簡直連半點女孩的樣子都沒有。不過現在至少能讓他放心的是他總算有了個舞伴,即使這個舞伴很可能會被看成高中生。
“寐羅,”他一邊吃著東西一邊問到,“為什麽你想到要跑出去找我??……別跟我說些什麽肚子餓之類的理由。我看到巧克力還有很多剩下。並且你也不可能獨自害怕。”
寐羅很快喝光了她的那碗蔬菜玉米粥,“我知道你一定很痛苦。”她說。
“……大概是有點痛苦,”尼亞苦笑一聲,“可又有什麽辦法?你知道我平時的生活一直都是這樣——我在你面前沒什麽可隱瞞的。工作多得要命,整天被克莉莎糾纏著,並且還有好幾個糟糕的同事。……我不覺得自己是個挑剔環境的人,可他們總是讓我忍無可忍。”
“所以我去拯救你,”寐羅得意地說,“你是不是很高興看到我出現??”
尼亞看著她,突然忍不住笑了出來。“是的,”他點著頭,“就像救星降臨一樣。”
寐羅跟著點點頭,“所以我冒著生命危險出去,”她聲稱,“好救你回來。”
“嗯……為什麽你要救我?”尼亞笑著問,“這是發生在我身上的報恩故事嗎?”
寐羅舔著勺子,眼睛直直地盯著他,“大概是,”她含混地說,“好人總有好報。”
尼亞失笑地搖搖頭,然後端過寐羅的碗去給她重新盛了一碗玉米粥。
這個晚上他沒有在書房裏繼續耗時間,而是近乎反常地選擇坐在客廳裏和寐羅看電視。在他煮著咖啡時,寐羅一直抱著靠墊坐在沙發上一動不動,看電影的時候她總是很專心。他在突然間又冒出那種仿佛這樣的日子已經進行許久的錯覺,甚至寐羅坐在沙發上的身影在他眼裏是那麽熟悉——就像這個場景以前常常出現,而現在只不過是再一次地重復過去罷了。
他將煮好的咖啡分別倒進杯子,端出去遞給寐羅一杯,然後坐在寐羅身邊。
“今天工作很累嗎?”寐羅問到,一邊用目光很快地瞄了他一眼。
“還好,”他說,“每天都是這樣——雖然早上總是對於接下來這一整天感到抵觸,不過還是會把它過下去並盡量過得好。每個人都是這樣。很少有人真正發自內心地喜歡工作。”
“那麽除了工作,尼亞還有什麽其他的愛好?”寐羅又問,眼睛看著電視。
“……也許看看書,學習一些新的東西,或者寫點什麽。即使只是去個新的地方換一換環境也不錯。”尼亞聳聳肩,輕輕搖晃著杯子,“不過現在我還這麽年輕——沒什麽要求改變這種生活的資本。你知道……每個人都是從這個階段過來的。任何抱怨都無濟於事。”
“也許有天你能過自己想過的生活,”寐羅喝著咖啡,“一切困境都不是永遠的。”
“是的——不過現在看來還需要一段很長的時間。”尼亞笑笑,抿了一口咖啡。“那麽,寐羅有沒有什麽願望?”他問到,“或者很希望得到的某種生活?或者其他??”
寐羅想了一會兒,“有很多錢,”她說,“很多很多錢——然後找個男友,享受生活。”
尼亞忍俊不禁,“這個理想——應該不會很難實現,”他說,“而且像寐羅這樣好的女孩一定會有很多人喜歡,也許剛好有個男友有很多錢,很多很多錢,帶你去所有你想去的地方和做你想做的事,享受生活。享受愛情。……令人期待,不是嗎?”他又喝了口咖啡,而後不由得輕聲嘆了口氣,“看來做個女孩也不錯,”他自言自語著,“頂好不是克莉莎那樣。”
“要是你想過有錢的生活,你可以跟她結婚,”寐羅說到,“然後你可以去很多地方。”
“但是我不愛她,”尼亞皺了皺眉,“你知道我對她根本沒有任何想法。”
“那尼亞對什麽樣的女孩有想法??”寐羅突然很感興趣地問到。
尼亞想了片刻,最終搖搖頭,“不知道,”他說,“我沒考慮過這些問題——你突然要我說出我到底喜歡什麽樣的女孩,我也沒辦法說得出來;也許我說的是一回事,現實當中遇到和愛上的又是另一回事。……這種事情誰能說得好呢??何況理想和現實總是有差距的。”
“那麽我這樣的,怎麽樣?”寐羅又問,“尼亞喜歡我這樣的女孩嗎?”
尼亞看了一眼寐羅,不由得把她和克莉莎進行一番比較,他突然發覺或許和寐羅在一起的感覺的確不錯。雖然看起來寐羅的學識舉止可能與克莉莎有所差距,但和寐羅在一起讓他感覺很舒服,也很自在。甚至有點類似於……同性朋友的感覺。這種感覺實在很奇怪。繼而他點點頭,笑了笑,“或許是,”他說,“至少你不會像克莉莎那樣讓我感覺拘束得難受。”
寐羅很快地移開了目光,“你可不要愛上我,”她小聲咕噥著,“那一點都不有趣。”
“……嗯,我沒時間考慮這些問題,”尼亞說,“工作已經足夠我頭痛了——也許你沒有經歷過這種痛苦。所以找個有錢的男友享受生活的確是個不錯的選擇。……但是像我這樣就根本沒什麽可能。即使克莉莎跟我結婚——以後她也是會後悔的。她不會希望和一個沒什麽生活情調的男人共渡一生,何況我既沒有錢也沒有權力地位,我想她不會甘於這種狀況。”
寐羅的目光又移回到他臉上,“沒必要說這樣灰心的話,”她說,“尼亞一定會很出眾。”
尼亞朝她笑笑,“你很有趣,”他說,“我一直覺得你是個非常奇特的女孩。”
“嗯,我知道你一定覺得我奇怪,”寐羅有點不安地再次錯開目光,緊緊盯著電視屏幕,“無論如何,我很感謝尼亞當初收留我——現在我覺得自己好像很習慣住在尼亞這裏,而且每天尼亞還會回來給我做飯,即使知道我是個大麻煩也沒有不負責任地把我趕出去。”
“那是不好的行為,”尼亞皺眉,“怎麽能明知道外面有危險還讓你出去呢??”
寐羅點點頭,屈起雙腿將下巴擱在膝蓋上,好一會兒才又開口,“我覺得住在這裏生活很舒服,有時候會想一直就這樣住下去……”她頓了頓,然後將臉孔用力埋進膝蓋裏,“但怎麽可能呢??如果尼亞有了女朋友我就一定要搬出去了——並且現在我的腿傷也在恢復。也許出去之後我會覺得非常不習慣。大概每天還是會想著尼亞下班回來給我做晚餐……”
“嗯,”尼亞學著她的口氣調侃到,“你可不要愛上我,那一點都不有趣。”
“不要學我說話!”寐羅兇巴巴地說,臉頰貼著膝蓋看著他,“真沒意思。”
“什麽?”尼亞一時沒聽明白對方的話,“怎麽突然說起這種話??”
“沒什麽。”寐羅悶聲說到,然後再次將臉孔埋進膝蓋裏。
“……你怎麽了,寐羅?”尼亞有點不解地問,然後湊過去看著寐羅,“寐羅??”
好一會兒,寐羅才又直起身倚在沙發上,一動不動地盯著天花板。“尼亞,”她突然說,“要是我突然覺得你是個很好很好的男人——然後我又覺得你很適合做伴侶,怎麽辦呢?”
尼亞花了一分鐘才搞明白寐羅在說什麽。他吃驚地看著她,“你是說——”
寐羅突然從沙發上彈起身體,然後用最快速度一言不發地沖回臥室。
尼亞獨自坐在那裏,好半天才想到把空的杯子放回到桌上,然後一個人對著還在播放著節目的電視屏幕發呆。要是他沒領會錯誤的話,大概寐羅的意思是『她想要他做男友』——是這樣沒錯吧??……但是怎麽可能?剛才寐羅還在說想要有很多很多錢之類的……好吧,那些沒什麽重要的。重要的是為什麽寐羅要這麽說?難道——寐羅真的愛上他了??
這個想法讓尼亞頓時有種被冰鎮的感覺。
寐羅愛上他了?他莫名其妙地想著,為什麽寐羅愛他?只因為他收留了她並且沒有把她無情地趕出去?或者每天下班回來給她做晚餐?還是給她買巧克力和把臥室讓給她睡??或者就是對她很有禮貌也很耐心從來沒發生過想要侵犯她的舉動……這種那種的疊加??
但是他呢?他有什麽特別的想法??對於寐羅??……
他不覺得自己對寐羅有什麽特別的想法——他一直只是在盡力照顧她而已,別無其他。要是他有什麽想法的話也許他會做些嘗試偷看她洗澡睡覺之類的……呃,無聊的舉動。甚至幻想親吻她和撫摸她。但是他似乎從來沒有過諸如此類的想法。他只是和她住在一起而已。
他想了一會兒,擡頭看看臥室——門緊閉著,或許是寐羅在裏面獨自苦惱。
寐羅愛他?應該不會可能。寐羅非常清楚他的糟糕狀況。寐羅應該有個更好的男友——比他好上一百倍。……當他想到明天的酒會,尼亞不免又有點擔憂。或許寐羅根本不想參加什麽無聊的酒會——他何必為了某種強裝出來的『面子』就要拉上寐羅呢?沒有理由這樣。尼亞沈默了一陣,最終決定還是放棄酒會的舞伴。比起讓寐羅為難,他寧可自己被嘲笑。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8.03.20(20:52)|【NM】善惡皆有報コメント(1)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啊啊,形势一片大好嘛。
只不过尼亚倒是打算一个人去参加酒会了?梅罗会怎么做呢?
From: 畑 * 2008.03.20 00:56 * URL * [Edit] *  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