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NM】善惡皆有報
> 【NM】善惡皆有報 20
當尼亞沖出公司大門後,他左右張望都沒有寐羅的半個影子。他不知道該朝哪邊去追,只能本能地右拐追著去找。然而他追出去很遠都沒有寐羅。於是他折回身朝相反的方向找,仍然沒有寐羅的影子;最後他只能在整個市區內的街上四處尋找,卻始終毫無結果。
他不知道寐羅跑到了什麽地方。但是那個男人一定非常惱火並且傷心。
不是這樣。他沒有要和克莉莎接吻。寐羅不應該為這事而懷疑他什麽。但是……為什麽他要跟寐羅辯解這些??一時他又不免感到疑惑。為什麽他要急著找到寐羅跟對方辯解?!即使寐羅看到他和克莉莎接吻又怎樣?只有情侶才需要這樣的解釋,不是嗎??
……而他和寐羅不是情侶。他們不是。
可寐羅一定還是傷心吧?他焦灼地想著,不斷低頭看時間。他已經出來太久了。弗蘭克察覺到他沒有任何交待就擅自離崗的話一定又要大發雷霆——不過就讓他發火吧。即使他要解雇他也沒關系。現在他必須要快點找到寐羅跟對方解釋之前那一幕完全只是誤會。
是的,誤會。純屬意外。他從沒想過要和克莉莎接吻。並且他也不喜歡那個吻。
他一點也不習慣那個吻的感覺。軟綿綿毫無力氣的並且香味嗆人的吻。
雖然這不能代表他只喜歡男人的吻。這不能代表,不是嗎??……也許他只是不習慣和克莉莎這樣的女人接吻而已。如果是像寐羅那樣的女孩——不,是像寐羅扮成的那樣的女孩——接吻的話,大概他還是能忍受的。即使對方可能還是有胸部。……胸部能代表什麽嗎?
他氣喘籲籲地停下來,雙手撐在膝蓋上對著地面費力地喘息。他已經找遍了所有能找的地方卻仍然找不到寐羅的影子——不過又談何容易?在紐約想要找到一個人??寐羅沒有手機,也沒有確切住址。他幾乎沒有半點關於那個男人的有用信息。要是他的那些同事知道他手裏關於寐羅的資源如此匱乏的話恐怕又要大肆嘲笑他了。可為什麽他要有與寐羅有關的一切信息??他們不是情侶。寐羅不是他的女友。一切都不是眾人眼中看到的那樣。
不是。他勉強站直身體四處環視,觸目所及仍然沒有半個熟悉的影子。
……好吧。或許他會買個手機給寐羅。至少不要在這種拼命想要找到對方的時候卻根本束手無策。他擡手擦了把已經汗濕的臉頰,全身上下熱得要命,他似乎很久沒有這樣在街上急匆匆地大步跑過了。這樣的記憶太久遠了——以致他都要忘記自己還會做出這樣的舉動。他脫下西裝外套拎在手裏,深吸口氣轉過身,然後開始往回走。寐羅早已跑不見了。
他不該和克莉莎接那個見鬼的毫無感覺的吻。簡直是荒唐。為什麽他要接吻?!
為什麽他要為了跟寐羅解釋那不是他開始的接吻而要在大街上跑上整整一個下午並且現在已經過了下班時間——然後等著明天弗蘭克氣急敗壞地朝他大吼大叫,咆哮著諸如他將要被解雇之類的事??……讓所有人帶著幸災樂禍的表情看他的好戲,還有克莉莎似是而非的憐惜,以及整個公司上下都知道他和他的『女友』分別被兩個混蛋『拆散』的爛事??
……這一切到底是怎麽開始的?為什麽一切會變成這樣??
也許是他那天不該去看什麽見鬼的音樂劇。或者不該抱怨換臺復印機。又或者他根本就不該到這個公司來受氣——見鬼的他到底是為了什麽?然後現在好像怎麽做都是他的錯?!他感到一切都是這樣地令人匪夷所思。一些純粹意外的理由疊加變成現在這樣一種狀況。他甚至沒辦法抽身而退。……就算他找到寐羅又怎樣?跟那個男人解釋不是他開始的這個吻,並求得對方的……理解?原諒?還是容??……為什麽他要這麽做?必須嗎??
他惱火地大步往回走,當路邊一個乞丐朝他投來目光時他把西裝上衣給了他。
一輛目的跑車從他面前呼嘯而過,他站在那裏看著上面神采飛揚的年輕人,發出尖叫和笑聲的女孩倚在男友的懷裏,她的男友則勾著得意萬分的嘴角。留下的一路灰塵飛揚讓他不得不擡起手臂擋住呼吸——跑車可以給人帶來這樣完美的享受嗎??他想起之前凱文在復印室裏意味深長地問他是否有過時速100公裏時體驗快感的經歷——想必那的確完美。
他冷笑著聳聳肩,繼續朝前大步走著。就讓凱文那混蛋去等待那『完美的快感』吧。
他打賭他會哭的。在看到寐羅完美的胸部時——他真該錄下那時凱文臉上的生動表情。繼而他想起那個晚上,當他知道寐羅的真實身份時他有多震驚又有多失望。他以為他遇到了這個世界上他一直都在等待的那個人——當她要他證明他的愛情,他毫不猶豫地朝她求婚。
就像他眼中完美的羅密歐與朱麗葉。就像那場完美的音樂劇。
『我已經夢到這情景好多次了。』
「我已經找妳很久了。」
『你是我一直等待的那個人嗎?』
「我是呀!」
『證明給我看?』
「嫁給我吧!」
『結婚?……你是不是跟很多女孩子都說過,嫁給我吧?』
「從不!親愛的。從不!」
……然而音樂劇不會是現實。現實也不會像劇本一樣令人陶醉。當羅密歐懷著滿心激動等待愛情之門為他敞開——卻看到自己的新娘是個男人,他會毫不猶豫從陽臺上跳下去的。
當尼亞終於回到公寓,夜色已經至深,並且他筋疲力盡。他磨磨蹭蹭上了電梯回到他的房間外站在門口掏著鑰匙,尼亞卻找不到他的外套,繼而他想起自己已經把外套丟給了路邊那個乞丐——一時尼亞幾乎懊惱得大叫起來。他站在門外一籌莫展。最後只能嘆著氣去找個什麽地方先過了這一夜,明天再想辦法找到鎖匠幫他把房門打開。……簡直是禍不單行。
他不知道該去什麽地方。於是尼亞走進電梯按了下去的按鈕。電梯剛下一層便停下來,梯門打開,戴維一腳跨了進來。“嘿,尼亞,”那個男人朝他打了個招呼,“出去?”
“呃,是啊,”尼亞勉強笑著點點頭,“你呢?也出去嗎??”
“我去找我的女友,”戴維笑著,“我以為你正和你的女友在樓頂上看星星呢。”
“……沒有那麽浪漫,你不用聽她胡扯,”尼亞搖搖頭,“哪裏有那種空閑?”
“咦?剛才我還跟她一起上去的,”戴維奇怪地看著他,“難道不是看星星?”
尼亞頓時盯住對方,“誰?寐羅?”他警覺地問,“剛才你在電梯裏看到她??”
戴維點點頭,表情變得愈加困惑,“剛才我下班回來,上去的時候我在電梯裏遇到她,她說要去頂樓看星星。我以為你們兩個今晚又要……呃,”他不好意思地笑笑,“沒什麽。”
尼亞遲疑幾秒,“她在頂樓?”他又追問,“在這幢公寓的頂樓??”
“是啊……呃,難道還有其他頂樓?”戴維一臉茫然,“你們還在其他的頂樓做??”繼而他發覺自己的話實在無禮。於是戴維迅速借助打開的電梯門溜之大吉,“回來再聊!”
“餵戴維……餵!!”尼亞叫了兩聲,對方早已跑得沒了影。繼而他莫名其妙地站在那裏看著面前已經空蕩蕩的樓道,心裏則不住反復考慮著剛才戴維說的話,很快梯門合攏,他在電梯鏡子般的鋼門上映出自己疑惑不解的臉。尼亞沈思片刻,迅速按下最頂層的按鈕。
當他走出電梯,由臺階緩緩走上公寓的樓頂,尼亞毫不費力便在那片空曠的場所間看到那只突兀的深色帳篷,在月光下猶如一座小小的沙丘。他詫異著,不由得朝它走過去,當他逐漸接近那只帳篷,他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正倚在深藍色的帆布一側,一個人待著。
好一會兒對方才猛然察覺到身後的異樣感覺。
當寐羅側身轉頭望向身後,目光順著他的褲腳一直上移直到他的臉孔,那個男人顯然被嚴重地嚇了一跳,彈起身的時候差點撞翻整個帳篷。他慌忙伸手扶住它,而目光始終停留在對方盛滿驚訝和惶恐的臉上。“……尼、尼亞,”寐羅結結巴巴地叫出他的名字,“你……”
“……你怎麽在這裏??”尼亞相信自己的震驚不比寐羅少——甚至遠遠多過寐羅。他完全不能相信寐羅竟然一直住在這裏。如果這就是寐羅那個所謂的『很破的房子』的話——他絕對想象不到它只是一個帳篷,並且在自己的公寓樓頂上。寐羅到底在幹什麽??
“沒什麽,”寐羅緊張地說,繞著帳篷想要躲開他,“我——我沒什麽……”
他急忙轉身從寐羅的另一側迎過去想要追上對方,那個男人慌忙轉身逃走了。
“你不要過來!”寐羅驚惶失措地大叫著,一副六神無主相。“你不要過來!!”
“餵你要跳嗎?!”尼亞嚇壞了,“回來,回來!——好吧我不過去,你回來!!”
“我幹嗎要跳?!”寐羅一邊倒退著一邊朝他大叫,“你不要過來!!”
“我不過去——我保證我不過去!”尼亞緊張萬分,“你能不能回來?”
“那麽告訴我你幹嗎要上來??”寐羅仍然後退著,“你幹嗎……”
“別再退了!別再退了寐羅——我絕不過去!!”尼亞心慌意亂地大喊。
“你想要幹嗎??”寐羅終於停止了後退,他站在遠離尼亞的地方,他身後不遠處就是樓頂的邊緣,他的臉上滿是對於尼亞突然冒出的恐懼和慌亂不安,“你怎麽突然上來??”
“我……我沒帶鑰匙,”尼亞急中生智,想起剛才的事,“所以我上來待一會兒。”
寐羅仍然眼神疑惑地盯著他,“……真的嗎??”
“真的,真的!我發誓——我發誓我沒有任何其他意思!我不知道你在這裏,真的寐羅——我不知道……”尼亞不知道該怎樣解釋才能讓對方明白,“你相信我,我沒有任何意思!你過來好嗎??……寐羅,過來這邊,那裏不安全——你別再退了。你真的會掉下去!!”
寐羅回頭望了一眼,頓時嚇得臉色煞白。然後他迅速朝前沖過來,但看到尼亞站在那裏他又硬生生地煞住腳步,繼而他露出一臉的尷尬表情,“我……我不是故意要住這裏的,”他困難地解釋著,“我沒地方去……你知道,我不能回原來的公寓並且我的朋友都不可靠——然後你也不會收留我,我真的……我……我不知道去哪裏,你不會介意的,對不對,尼亞?”
尼亞慢慢地明白過來是怎麽回事了。
然而他仍然感到吃驚。他不知道寐羅竟然一直都在這裏,就在他的上面。在他到處尋找寐羅都找不到的時候,其實寐羅就在距離他最近的地方。……只是他不知道。他不知道寐羅在他的公寓上面,只要再上幾層就能看到寐羅。繼而他的目光落在寐羅那個簡陋的住處上。
『不但灌風而且漏雨。我快要死在那地方了。比很破的房子還要破。』
『我在樓頂上吹了點冷風,然後就發燒了。因為我想一邊看著星星一邊做。』
『我覺得那樣很美妙。所以我們就在樓頂上做。……星星真的很好看。』
他站在那裏看著寐羅,對方仍然保持一臉的戒備情緒,仿佛在提防著他的每一步靠近,只要他邁一步上前,寐羅就會迅速落荒而逃。他不知道該說些什麽,於是他慢慢挺直身體,擺出一副他不會追上前的姿態。“我沒有要責備你的意思,”他說,非常誠懇而坦誠地,“我真的沒有要責備你什麽——所以別這樣,好嗎??……我不知道你一直在這裏,否則我就會讓你回到我的公寓裏。為什麽你不跟我說?如果你說的話我不會拒絕你繼續住下去……”
“……我不覺得那時你還會讓我繼續住下去,”寐羅說到,“你是那麽地討厭我。”
“我——我……好吧,也許那時候我對你有些看法,但只是那時候而已,寐羅,”尼亞極力辯解到,“任何一個人面對那種情況都會不知所措並且惱火的。你很清楚,我一直以為你是個女孩。我喜歡你,並且想要跟你結婚。但我怎麽能夠接受在剛剛表白愛意之後卻面對自己愛上的女孩實際上是個男人的事實?!……如果換成你,你也會吃驚、生氣和失望的。寐羅,不是我在故意苛刻你什麽——只是你不該一上來就隱瞞事實。不是嗎??……”
“可我當初沒想到會愛你的,”寐羅不安地退了一步,“我沒想過要愛上那個救我的人。你以為這是經典的美國式英雄主義情節??一個男人救了個美女,然後美女愛上對方。兩個人從此幸福地在一起還有好幾個孩子養只大狗什麽的。……你以為我會是那種整天腦袋裏閑得只能構思這種濫俗的三流劇情的無聊人嗎??……我沒想到過愛上你。但是我……我愛了。我沒辦法。要改口已經來不及——並且已經發生的事情無法重頭再來。我又能怎麽辦??”
尼亞輕輕舔了下嘴唇,一時不知該如何作答。他又能答什麽??
他也沒想到自己會愛上這個被救的可憐女孩。然後卻發現『她』實際是『他』。他又能怎麽辦?難道他們要把這個經典情節改成『一個男人救了個男人然後彼此墜入愛河,兩個人從此幸福地在一起還有好幾個……好幾只大狗什麽的』。這個劇情能拿去奧斯卡參賽嗎??
“……好吧,我沒說要怎麽樣,你能不能先過來?”尼亞說,“你的發燒剛好不久。”
“我不怕發燒,”寐羅說到,繼而神情變得沮喪,“我想……我比較怕你。”
尼亞又沈默了。他咬著嘴唇看著對方,對方也在不安地看著他。樓頂上的風很大,吹得他的襯衫鼓動起來啪啪作響,而寐羅仍然穿著那身運動衣,他相信那不會有多暖和。他後悔之前自己把西裝上衣給了那個乞丐——但若不是如此,他又怎麽可能看到寐羅在這裏??
“你過來,”他再次說到,“我們找個暖和的地方待著,好嗎?寐羅??”
“……你沒有生氣嗎?”寐羅多少還是有點緊張,“我一直都沒離開過。”
“如果你再不過來,我就要生氣了,”尼亞說,“過來,寐羅。來這裏。”
寐羅躊躇了一會兒。但最終還是邁起步子朝他這邊走了過來。然後那個男人跑了幾步。當他看到寐羅那張被風吹得發幹的臉頰,一絲無法言喻的酸楚突然泛上他的心臟。那股情緒讓他不由自主地張開手臂將跑回他面前的寐羅一把抱進懷裏,然後寐羅同樣緊緊抱住了他。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8.03.20(20:40)|【NM】善惡皆有報コメント(1)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开始幸福的两人
From: 艾嘉 * 2008.03.22 14:30 * URL * [Edit] *  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