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NM】善惡皆有報
> 【NM】善惡皆有報 23
從昨晚他就渴望著這些,如果不是他們兩個都這麽的累,他肯定這一幕早就熱烈上演。但現在也不遲。何況尼亞竟然真的答應在這裏待上一天,這將會是異常完美的一天。當那個男人壓著他再次倒在床上,他已經酥軟得沒有半點力氣,而那個男人灼熱的氣息仍然接連不斷輾轉於他的臉頰和脖頸之上,在他的頸窩處傾吐著急促的呼吸,濕熱的感覺黏著在他發癢的喉嚨上,他的全身都在因為尼亞蘇醒般的熱吻而叫囂著因為無法承受想要發泄的渴望。
他用力睜開眼睛看向尼亞,對方的嘴唇正彎成一個令他血液上湧到頭部的好看笑容。
不用深究他也能知道此刻尼亞的視線正沈沈地落在他因為興奮而開始發紅的皮膚上。
而後尼亞的嘴唇終於稍稍離開他的皮膚片刻,他聽到被極力壓抑的沈重的喘息聲,這讓他內心深處的期待和渴望再一次被猛烈地點燃,他想要得到更多……接下去的。他輕輕屈起腿抵住尼亞的臀部,晃動著要求對方繼續下去。尼亞的目光逗留在他的嘴唇上,對方嘴角的微笑讓他知道接下去還有更多的吻——並且他知道尼亞喜歡這樣的吻。否則尼亞就不會對於與克莉莎接吻有著如此強烈的抱怨情緒。他用膝蓋將尼亞的身體壓下來抵住自己,一手用力揉搓著尼亞腰側泛起熱度的皮膚。他喜歡這樣完美的硬輪廓,這是女人無法給予的力度感。
尼亞低頭凝視著他,卻久久沒有再吻上他的嘴唇給他一個更為火熱的吻。
“……你在看什麽?”他問,喉嚨不受控制地泛起沙啞,“尼亞??”
“在看你。”尼亞低聲回答,繼而一只手撫上他的臉頰,輕緩而悠閑地遊移著,描繪著他的臉部輪廓。當他側頭去吻他的手指時,他將手指探入他的口中逗弄著他的舌尖,就像在逗著一只調皮的小貓好讓對方上鉤一樣,他想要咬住尼亞的手指,但很快那個男人在他合攏牙齒之前抽出了手指再次貼住他的臉頰,一絲帶著涼滑的感覺侵入他的皮膚讓他渾身一顫。
他微微勾起唇角,朝對方露出一抹懶洋洋的微笑,“好看嗎?”
尼亞點點頭,“好看,”他說,“像女孩——但是比女孩要好。”
他不由得哼了一聲,再次用膝蓋抵住那個男人背部,用無聲的語言催促著他快點繼續。於是尼亞再次低頭吻住了他的嘴唇。他微微仰起脖子回應著對方的吻,一手沿著尼亞的肩膀攀爬上去插入對方的發絲之中用力撫摸著。他聽到令人臉紅心跳的呻吟從自己的口中溢出,這的確讓他嚇了一跳——他不知道自己還會發出這種聲音,而尼亞正在為此而微笑。
他別開頭有點惱火地盯著對方,“你笑什麽?”他問,喉嚨沙啞,“好聽嗎?”
“……當然,好聽。”尼亞回答,同樣沙啞的嗓音猶如愛撫般滑下他的肌膚。
“你就沒有什麽其他要說的嗎?!”他氣鼓鼓地問,“你到底做還是不做??”
尼亞俯身緊緊貼住他的身體,讓他再次遏制不住地呻吟了一聲。接著他們開始了又一番激烈的吻並且尼亞終於開始有所舉動。他甚至懷疑之前漫長的『折磨』是否是尼亞故意的。但現在一切都無須再考慮。他們在床上待了差不多一整天的時間,之後尼亞才給公司打了電話請假——當尼亞聽到電話那邊傳來弗蘭克道貌岸然的怒吼時,他覺得這種感覺很奇特。
印象中弗蘭克會是那種自我要求以及要求他人都嚴到苛刻的人。然而現實當中,這樣一個男人也會有種種與常人無異的表現——但是不提弗蘭克,他自己又怎樣??尼亞想著。所有的人都不會知道他實際上會喜歡和一個男人做這種事,而在此之前他從不這樣認為。他覺得自己是和所有人一樣會需要一個女友和家庭之類的——還是需要男友和女友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剛好是那個人??……所以無論寐羅是男是女,他都會無一例外地愛上寐羅??
放下電話後,他看到寐羅正睜著眼睛默不作聲地盯著天花板。
“你在想什麽?”他問,一手從寐羅頸後伸過攬住對方,“寐羅?”
寐羅轉過身倚進他懷裏,手臂緊緊攬住他。“沒什麽,”他朝他展露一個迷人微笑,“我只是在想或許我需要一個手機——然後你就可以隨時找到我什麽的。好嗎??”
“唔,你不會拿來給凱文偷偷打電話吧?”尼亞哼到,手指繞著他的金發。
寐羅狠狠瞪了他一眼,“你會認為他想要跟自己一樣的身體做愛嗎??”
“我只知道他有很多女友,”尼亞看著寐羅,“不過也許他真的喜歡你。”
“我不覺得那種人口中會有什麽實話,”寐羅不屑地哼了一聲,“他會喜歡土包子?不過要是他樂意送跑車給我當然我會更高興——反正一輛跑車對他來講也不是什麽難事。”
“……但我也不覺得他會是那種為了把誰弄到手甚至願意送一輛跑車的人。”
寐羅沈默了片刻,“唔,這倒也是,”他說,“跑車可不比衣服首飾那樣簡單。”
尼亞輕輕拍著他的臉頰,“別再提他的事了,”他說,“為什麽不告訴他你不要跑車?”
“要你的話就不能要跑車嗎?”寐羅挑起眉毛,“反正這又不是壞事。”
“早晚他都會知道這一切是個騙局,你一定要讓他自己發現這些嗎?”尼亞嘆了口氣,翻身坐起來從地板上撿起自己的衣服,“好了寐羅——我們得走了,我要找鎖匠開門,然後去超市買些吃的東西,家裏什麽都沒有。順便再給你買個手機。你還需要其他什麽嗎??”
“暫時不需要,”寐羅回答,“但也許日後不久需要一點。”
“是什麽?”尼亞問到,“呃對了——你之前不是想要找工作嗎?”
“是的但是我要再考慮考慮,”寐羅微笑著,“我要找份好的工作。”
尼亞莫名其妙地看一眼對方,沒有說什麽,只是很快地打發寐羅穿衣服走人。他準備再去一趟辦公間,如果晚上有時間的話。他知道今天自己的辦公桌上一定又堆起高高一摞等待處理的工作,如果晚上不過去加加班的話明天一定又要拖到半夜。對此他實在很無奈。
“你的鑰匙丟在什麽地方了?”浴室裏傳來寐羅的詢問聲。
“我丟給乞丐了,”他大聲說,“昨天下午,在廣場街那邊。”
“什麽?”很快寐羅的頭探出來,目光詫異,“丟給乞丐??”
“是的因為當時我心情糟糕,”尼亞想起昨天下午的事,“整整一個下午我到處找你——然後一直找不到你。我追到廣場那邊,熱得要命就脫掉外套,大概是因為情緒非常的惡劣,我把它隨手丟給路邊一個乞丐。等到我站在公寓門外掏口袋,我才想起外套給人的事。”
寐羅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繼而浴室裏再次傳來那個男人的聲音,“為什麽你不肯承認你是這麽的在意我呢?否則你幹嗎要荒廢一下午的工作時間跟我解釋什麽接吻的誤會?”
“……隨你怎麽說吧。”尼亞跟著走到浴室,擰開水龍頭,看到洗手臺上一些化妝用的東西,他不由得感到好奇,剛要伸手拿起一個色的東西便被寐羅迅速打開了手。
“當心會碰壞,”寐羅皺著眉,“睫毛是很嬌氣的東西。”
尼亞無奈地嘆著氣,“睫毛,”他說,“你可以去走秀了。”
“沒準我將要那麽打算,不過你要承認,作為男人來講——有另一個隱藏身份是好事,”寐羅小心翼翼地對著鏡子修飾他的臉,“至少警察和毒販子從來沒找過我的麻煩。”
“那麽你就一直做女孩好了,”尼亞說到,“也許你能這樣跟我結婚。”
“我絕對•不要•穿白裙子,”寐羅從鏡子裏狠狠瞪他一眼,“絕不。”
在寐羅的堅持下,尼亞先回昨天的廣場街尋找了一圈,很好運氣地找到了昨天那個乞丐——他們要回西裝口袋裏的鑰匙,這樣尼亞就不用去找鎖匠了。接著他們去了超市並買了部手機,回到公寓後兩人吃過東西又休息一會兒,便到了下班時間,尼亞準備去趟公司。
寐羅要跟尼亞一起去,那個男人很不解。“為什麽你也要去??”
“一個人在家裏很無聊,”寐羅辯解,“而且你要很晚才回來。”
“我會早點回來——但你在公司也沒什麽事情可做,不是嗎?”
“我想要跟你一起去,”寐羅堅持,“我想要學習一點廣告知識。”
“真的嗎?”尼亞持充分的懷疑態度,“你不是要搗亂去的嗎?”
在寐羅的異常堅持下,尼亞只能讓他跟著一起去。這種時候寐羅表現得就像一個真正在粘著男友的女孩一樣,雖然尼亞並不覺得事實如此。他們沒花多少時間便趕到了公司,卻在進入辦公間前聽到裏面傳來說話聲——克莉莎正在和凱文為什麽事而計較著,隱約傳來關於跑車的字眼。於是兩個男人當即止住腳步,繼而面面相覷,很快他們屏住呼吸開始偷聽。
“……要是你不打算出錢的話就算了,”凱文說到,“反正我也不會對此多感興趣。”
“不感興趣?!我倒是覺得你對那小妞蠻有意思的——餵,凱文,我們說好的事怎麽能說不做就不做??在此之前你信誓旦旦地跟我保證不費吹灰之力就能把那土包子弄到手。”克莉莎生氣地說,“我也答應過給你好處——我知道你不是在因為跑車退縮而是——”
“是的,好吧,沒錯——我不是在因為跑車退縮,不過是輛跑車而已,但是大小姐你要搞明白——出這個主意的人並不是我,好嗎??”凱文沒好氣地說到,“是你找到我的頭上要我去想方設法把寐羅弄到手,然後你就可以順理成章地把尼亞拽到自己這邊,沒錯吧??我是跟你保證了我會做到,而且你也答應給我錢。但現在怎麽辦??她要跑車。是跑車不是化妝品衣服高跟鞋首飾之類的東西——好嗎?!難道你要我去自己掏腰包去買跑車?難道你不該掏錢贊助我一部分嗎??……反正你那麽有錢,不會在乎一輛兩輛跑車之類的——何況對於你來講,用一輛跑車交換尼亞實在值得。天底下還有比這更劃算的交易嗎?!……”
“要是能用跑車換來尼亞當然我會樂意,”克莉莎答到,“但我怎麽知道你是否在其中又跟我用沒用手段呢??……我們之間沒什麽好隱瞞的,凱文,相互合作各自得利而已。如果你真的那麽喜歡寐羅你也不會在意一輛跑車的不是嗎?我不覺得你只是為了騙她才答應。”
“大概我是比較喜歡她,”凱文哼了一聲,“難道你就不肯出一點點錢?”
“我已經給了你一部分錢了,”克莉莎聽起來很生氣,“你還要多少錢??……什麽??二十萬?你瘋了??……一輛跑車也不過三十萬。你竟然要我一個人掏三分之二?!”
“你到底掏不掏?”凱文不耐煩地說,“你要是不掏就算了——我絕對沒必要為了一個小女孩買上一輛跑車。除非她是我妻子。當然,如果她是我妻子那買什麽都無所謂……”
“喔,凱文,你想要跟她結婚,”克莉莎尖銳地指出,“哈,你喜歡她,是吧?”
“我可從來沒拿你喜歡尼亞這事刻薄地嘲諷你,”凱文生氣地說,“你是什麽意思??”
“哦好吧——好吧,我考慮一下,”克莉莎冷冷哼到,“你這混蛋真是毫不吃虧。”
“就算我不娶她,我還有的是女人可挑選,”凱文說,“但是你只喜歡尼亞一個——所以你就認真考慮考慮到底要怎麽辦吧。雖然我不想把話跟你說得這麽坦白,但就像你所說的,我們之間還有什麽好隱瞞的??……我承認我在因為這個交易感到不公平。你不過是想搶回尼亞而已,卻要我做出一輛跑車的犧牲——沒有這樣的,克莉莎。這簡直是無理取鬧。”
“但你不是同樣喜歡寐羅嗎?”克莉莎問,“你要是真的喜歡她,不會在意送什麽。”
“以我的本性來講——我是不可能不會在意送什麽的,”凱文無情地打斷她,“我可不是女人,為了喜歡的人情願一擲千金。再說日後我可能還會遇到更好的女孩……”
“現在寐羅已經是對你來講最好的了,”克莉莎再次打斷他,“她與眾不同。”
“所以尼亞喜歡她沒什麽好奇怪的,不是嗎?”凱文又說,“我說你還是不要在他身上下這番力氣比較好——要是你能做到像她那樣土氣得無所顧忌滿臉坦然,大概尼亞也會喜歡你的。……何況你老爸並不喜歡尼亞。如果他非要找個年輕人接手公司,他寧可要布萊爾。”
“布萊爾!”克莉莎更加惱火,“那個整天到晚想著拿公司資料去賣錢的主??”
“哦,看來也並非只有我這樣覺得,”凱文笑了一聲,“早晚他會溜之大吉。”
“我會讓爸爸炒了他的,越快越好——但現在看起來他還有點能力,並且那邊的公司也沒什麽可以供他打探消息和利用的人,先讓他在這裏。在他從那邊找到能接上頭的人之前。”
“算了不提布萊爾——你到底有沒有決定要掏錢?”凱文又問,“二十萬??”
“十五萬,”克莉莎說到,“我們每人一半。得手之後我可以考慮再給你五萬。”
“要是沒得手我的跑車豈不要泡湯了?!”凱文大叫,“她跑了怎麽辦??”
“她那種傻瓜跑不遠的,你擔心什麽?”克莉莎沒好氣地說,“不過是個小丫頭而已!”
“那我們說定了——得手之後你再給我五萬,”凱文頗不情願地哼著,“否則我就要把你做的好事告訴你老爸。他知道你為了尼亞這麽賣命掏腰包的話一定會大發雷霆的。”
“得了凱文,你這缺鬼。”克莉莎的高跟鞋響起來,“我要回去了。”
門外兩個男人迅速躲在一個隱蔽的地方,聽著裏面響起兩人的腳步聲。
“今天尼亞一天不在是不是讓你很郁悶?”凱文轉而開始嘲弄起那個女人來,“我們的克莉莎一整天神不守舍心不在焉——恨不得馬上飛到尼亞的公寓去照料那個生病的男人。”
“總好過某個每天還在等電話的傻瓜,”克莉莎反唇相譏,“甚至沒心情約會其他女友。”
“嗯哼,那些女人的味道都差不多,沒什麽好再回味的。”兩個人邊說邊走出辦公間,凱文鎖上門,“我打賭下次見到她就會把她弄到手。實際上她是個狡猾的小女孩。”
“喔,你可不要把人家嚇到啦,”克莉莎笑了起來,“也許她還沒和尼亞……”
“是啊——你是不是很高興?”凱文說到,“想辦法去當你的尼亞的第一個吧。”
“絕不會比你晚的,”克莉莎不甘示弱,“想辦法去當你的寐羅的第一個吧。”
“當第一個不是最有成就感的,”凱文聳聳肩,“你得想辦法當唯一的一個。”
直到那兩個人的身影消失,他們才從隱蔽處鉆出來。寐羅長長籲了口氣,轉身看著那個還在對著那兩人消失方向發呆的男人,“你還在看什麽?”他問,“不覺得愉快嗎?我們兩個就像商品一樣被人用十五萬二十萬來衡量——不如你去跟她結婚好了。她那麽大方。”
“開什麽玩笑?”尼亞走到辦公間外準備開門,但想想又作罷了。“算了,我們走吧,”他說,轉身朝電梯走過去,“我想今晚沒必要再加班了。免得明天會引起他們的懷疑。”
“這家公司真是精英聚集地,”寐羅感嘆到,“我從沒見過這麽惡劣的一班人。”
“你的意思就是把我也包括進去嗎??”尼亞按下按鈕,轉天看著那個男人。
“我打賭你會是他們當中最為惡劣的一個,”寐羅朝他意味深長地微笑,“這算什麽?!我對小孩子過家家的遊戲不感興趣——他們憑這點手段還想把我們兩個弄到手??”
“是啊,我相信你比他們做得更好,”尼亞看著電梯在他面前打開,“真惡劣。”
“我突然覺得很開心,”寐羅跟著尼亞跨進電梯,“你的公司就像一座礦藏場。”
“我以為你要說這裏像亂葬崗之類的,”尼亞笑了笑,“好好挖掘你的寶藏吧。”
“最好的寶藏當然是你……”電梯門在兩人的接吻聲裏合攏。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8.03.20(20:37)|【NM】善惡皆有報コメント(2)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唔```
居然神奇的更新了```
在我马上要去学校的时候```
^o^
From: 恋?缘 * 2008.03.23 15:37 * URL * [Edit] *  top↑

“最好的寶藏當然是你……”電梯門在兩人的接吻聲裏合攏。

-/////-''

From: 專萌小M * 2008.03.23 16:45 * URL * [Edit] *  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