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MN】入世修行
> 【MN】入世修行 07
寐罗没有来。我一个人在兔棚那里看书,边看着里面那些其乐融融的小家伙们。它们是那么幸福,那么愉快;简单的追求总是会让人容易得到快乐。但是我呢?我不快乐吗?明明寐罗已经在我身边,为什么我还是觉得闷闷不乐呢?还是还有其他什么原因呢??
也许是因为昨天寐罗和托尼在一起待得时间太久,或是他和文森特说得很愉快;他似乎很喜欢和琳达讨论绘画,虽然我也能跟他谈论拉斐尔和米开朗罗;无论他爱的是自然还是人文,我总能有话题谈起,而寐罗也是唯一一个乐于跟我寓论辩于互讽的人;看着他和其他同伴一起奔跑在球场上,我又慕又自卑,却除了眼巴巴地看着别无办法;他和所有孩子关系都不错,这个事实几乎是与我在一起的事实相矛盾的;我知道他们都喜欢和寐罗在一起,事实上寐罗是我的朋友这件事并没有影响到其他任何——这就如同一件对我而言意义重大的事对别人来说却根本无足轻重。我为这个而苦恼;为什么寐罗和我的感觉是不同的呢??
这件事永远都是让人苦恼的,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灵和主宰这个事实。
你永远不知道他人的想法,你甚至不很了解自己;一切对他人所怀有的期待和渴望不过是自己的臆想而已。并且臆想的程度越深,就越是能与现实形成极大的反差——更越是尖锐地指出现实的残酷。我总是希望寐罗能够像我依赖他一样地同样依赖我,但这怎么可能呢?他有健康的身体,活跃的性格,有一张轻易就能让人被吸引的脸孔和一大群围绕在他身边的朋友。我对他而言并不像他对我而言一般地重要,也许我也不过是他那些朋友当中的一个,虽然有点古怪但也只是有点古怪而已,他是不会因为这点古怪而多分给我些什么的,毕竟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陪伴罢了……他还有许许多多的朋友和娱乐方式,不是吗?
又或者他对我的友情更多是建立在体恤和怜悯上,那么这就更糟糕了。
『相信我,我们除了自己以外从不怜悯别人。』那个孑然一身的孤独者如是说。
我忧伤地叹了口气。意识到自己开始对于寐罗萌发不满和随之而来的更多渴望,我有点慌张,并且不知所措了。我怎么能要求寐罗为我而牺牲他的正常快乐呢?……那是自私的。我没有理由要求自己唯一一个朋友放弃他拥有的那些。即使那些让我很不愉快。
……是的,很不愉快。我希望寐罗就只是我一个人的。只是我的。
我希望寐罗像我需要他一样地需要我,整天到晚都只想和我待在一起,每个下午都坐在这里谈论一些轻松有趣的话题,不论是哲学、历史和艺术,还是每天平凡日常生活的一切,谁在乎说什么?我肯定所有谈论都将是愉快的——而现在的天气是这样的好。温暖的、明媚的、柔和而清的阳光,空气里飘荡着紫罗兰和香豌豆花的芬芳,葡萄藤上也攀爬着黄绿色的小小的花朵,很快它们就会落下并结出浆果,到时候整片园子里都是馥郁的葡萄香味。
我曾经把很多时间放在观察和记录植物上,笔记积攒了足足有一米高,每天早上早早地来这里寻找每一株想要研究的植物,把很多个日夜花在这些小生命上。我真想就这片园子里所能发现的每一种生物写一本书,甚至包括那些完全不为我所喜爱的虫子。如果不是我非常讨厌虫子的话,没准我也能成为一个达尔文……好吧。那不可能。我不过是随便说说而已。而为了喂兔子,我拔了不少新鲜的苜蓿;那一直让我惶恐不安,觉得像是犯了滔天大罪。
……要是寐罗在这里该多好啊。
这里有那么美丽的阳光,有兔子还有植物,有一种莫名的让人陶醉的甜美气息……虽然难以名状,但却能清清楚楚地被我感知。它存在着,飘荡着,温柔而调皮地擦过我的脸颊,流连在我的周围,仿佛我睁开眼睛就能看到、伸出手就能触摸一样。它是那么的……靠近。
我用力深吸一口气,难以言喻的淡淡芳香涌入鼻腔,令我不由自主地沉醉。
如果我是个健康的男孩,能够像其他人一样自由自在地奔跑追逐,是否一切就好得多?是否就不会让我有一副这样古怪的脾气和敏感的性格?是否就能够让寐罗在我身边多停留一会儿——即使只是一会儿;又或者我也能像他那样,有一些属于自己的朋友和交往圈子,就不会抑郁寡欢地坐在这里抱怨寐罗的这里不好那里不好——恼恨着他并不是我一个人的。
要是他能体会到这种心情的十分之一,也许他就会跑来陪着我,而不是和他的那些朋友还驰骋在球场上,边愉快地大吼大叫边在观战的孩子们的注目下引起他们叫好。我曾经尝试过去看他比赛,但不过是失败而已。聚集在那里的同伴们太多了,以致寐罗根本分不出什么时间来单独给我——所以两次之后我就不再去了。反正寐罗是没时间跟我说话的。
我一直想着那天和寐罗的谈话。寐罗是不是还记得呢?
虽然谈的话题实在有点离奇,但我不能否认那番谈话给我带来了一些非同寻常的愉悦。我躺在阳光下的草地上,极力伸展了下四肢,然后侧身面朝着葡萄架的方向,一手下意识地缠绕着颊边卷曲的发丝,一边仔细回味着那天和寐罗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以及他的每一丝生动表情,他的每一声狡黠或是爽快的大笑,他的每一个夸张有趣的动作……
我又想起柏拉图那篇著名的对话来。以及阿里斯托芬的有趣论点。
从前人有三种,在男人和女人之外,还有一种人不男不女,亦男亦女,兼具阴阳两性。从前人的形体是圆的,每个人有四只手,四只脚,……其他器官的数目都依比例加倍。……为什么从前人有三种,身体有这样构造呢?这是因为男人原来是由太阳生出来的,女人原来是由大地生出来的,至于阴阳人则是月亮生出来的,因为月亮自己也同时具备太阳和大地的性格。……他们自高自大,乃至于图谋向神们造反。……宙斯用尽头脑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把每个人都截成两半,……原来的人这样截成两半之后,这一半想念那一半,……每个人都在希求自己的另一半。凡是由阴阳人截开的男人就成为女人的追求者,至于截开的女人也就成为男人的追求者;凡是由原始女人截开的女人对于男人就没有多大兴趣,只眷恋和自己同性的女人,于是有女子同性爱者;凡是由原始男人截开的男人,他们所爱的也就是少年男子,对于娶妻生子没有自然的愿望,只是随着习俗去做;他们自己倒宁愿不结婚,常和爱人相守。总之,这种人的本性就是只爱同性男子,原因是要同声相应,同气相求。
如果这样一个人,碰巧遇到另一个人恰是他自己的另一半,那就会发生什么样情形呢?他们就会马上爱慕,互相亲昵,一刻都不肯分离。他们终生在一起过共同的生活。……没有人会相信,只是由于共享爱情的乐趣,就可以使他们这样热烈地相亲相爱,……假如正当他们抱着睡在一床的时候,赫淮斯托斯带着他的铁匠工具站到他们的面前,向他们说,“你们是否想紧紧地结合在一起,日夜都不分离呢?如果你们的愿望是这样,我可以把你们放在炉里熔成一片,使你们两个人变成一个人,只要你们在世一天,你们就一天像只是一个人在活着。假如你们死,那也就一道死,……这样是否能使你们心满意足?”他们每个人都会想,这正是他们许久以来所渴望的事,就是和爱人熔成一片,使两个人合成一个人。
比起那种取肋骨做成女人的说法,我更青睐这番『各有所爱』的论谈。
倒并非我骨子里是个浪漫主义者,只是我带着种偏拗的坚持认定爱情双方必须要平等。然而……爱情?那种东西实在距离我很遥远。根本无法企及,亦不能相信。这样想着,我的眼前慢慢浮现出克莱尔小姐的样子。她早已不是我心里的绿蒂;可若是绿蒂和维特结了婚,那便是幸福的结局了吗?如果故事那样发展下去,歌又会为它安排怎样一个结局呢?
我想得入了神,甚至没有察觉到不知何时出现的脚步声;直到一张脸孔突然出现在我的眼前挡住大片阳光,我才发觉另一个人的存在——寐罗正满脸好奇地盯着我。
“你在干吗?”他问,脸颊上还淌着一丝汗水,“一脸飘到天国的表情??”
我努力了两次才找到声音,“想维特,”我非常直接地回答,“如果绿蒂放弃阿尔伯特而选择维特的话——我不知道作者会怎么安排这个结局。他们会是愉快地生活下去了吗?”
“唔……”寐罗似乎为这个话题感到新奇,他微微皱眉想了一会儿,顺便翻身在我身边坐下,继而学着我的样躺在草地上伸了个懒腰,懒懒地开口,“你要听我讲个故事吗?”
“故事?”我侧头看着他,有点诧异又有点期待,“是什么故事?”
“灰姑娘的故事,”寐罗仍然拖着那副懒懒的口气,“你要听吗?”
“灰姑娘?”我不由得一愣,不知道寐罗为什么突然想起这个——灰姑娘又有什么好讲的呢?但我还是点点头,“你讲来听听吧。”我说,并一眨不眨地专注地看着寐罗。
“我要讲的不是前半段,是后面的结局,”寐罗说着,坏坏地撇了下嘴,“另外你也可以把它看作是一切完美童话故事的大结局——故事呢,是这样的:灰姑娘和王子结了婚搬进了豪华的城堡,再也不用干活、也不会被她的后母和姐姐虐待;当然,她运气没那么差,不会像那个可怜的茜茜公主一样处处受制;假设国王王后都很好,所以我们的灰姑娘非常幸福,她想跳舞就跳舞,由她自己来订时间和地点,想跳哪种舞就跳哪种舞;她想洗澡就有成桶的牛奶给运进浴室;她想喝茶那么至少十二种茶和二十种点心供她挑选,每日三餐丰盛得更不必说;要是她觉得疲倦想要睡觉,随便她睡多久睡在哪个卧房里;总之她在宫殿里幸福得要命——简直没谁比她再幸福了,不过奇怪的是,王子好像越来越不爱她,他整天瞧着外面的姑娘,一脸向往表情——她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免黯然神伤,于是她准备唤回王子的注意和爱。这天她拿出当初跟王子跳舞时的衣服,准备打扮成他们跳第一支舞的模样。当她小心翼翼地穿上水晶鞋时,你猜发生了什么?”寐罗转过头笑嘻嘻地看着我,“猜猜,尼亚?”
“穿上水晶鞋后?”我莫名其妙地问,“有什么发生?她变回原来的样子了?”
寐罗无奈地叹了口气,伸手用力敲了下我的头,“真没想象力——好啦,我告诉你吧,她刚刚踩到地上,水晶鞋就啪啦一声粉碎了。灰姑娘吓了一跳,于是拿起那套裙子,结果却怎么也穿不进去了——”说到这里他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这个可怜的家伙……”
我迟疑了几秒,勉强能知道寐罗在说什么了,“她变胖了?”
“就是嘛,她胖得要命,然后只能去找地方做做瘦身,于是灰姑娘在那里看到还有几个看起来跟她身材差不多的家伙,一问之下才知道那是睡美人和白雪公主,所以——”
我忍不住跟着一起大笑出来。这阵笑声持续了好一会儿才断断续续地停止,我一边擦着眼泪,一边仍然忍俊不禁。“照这样来看,”我勾着嘴角,“罗密欧与朱丽叶其实是喜剧?”
“嗯,女人大多都会变成这样的,”寐罗大言不惭地说,“要么就变成一个管家婆。”
我们再次笑了起来;虽然寐罗不过是在说些玩笑话而已,但它却成功地跑了在他来到之前笼罩着我的种种愁绪。现在我一点都不觉得忧郁了——不过若是寐罗不讲这个童话而只像这样躺在我身边,也足够让我发自内心地欢欣了。“还好维特选择了自杀,”我煞有介事地说到,“否则他就要面临一个世俗的人间地狱——总有一天绿蒂也会变成他的女管家。”
“正是这样,并且他又热爱绘画,有朝一日难免不会对绿蒂感到厌倦。”
我想想,不得不承认若是把故事放到现实中,必然与寐罗所说的相差无几;但同时这又让我产生了一丝空虚之感,想到爱情这种东西是如此地耐不住凡俗的侵蚀。“要是这样说,”我不由得叹了口气,“我简直没办法去看那些有关感情的东西了——一切就都像一场骗局。”
“你要是没看到作者给你写出一个完美的白头到老的结局,那差不多就是骗局,”寐罗很世故地哼着,“不过就算他给了个这样的结局,其实也还是个人奢望。谁相信呢?一辈子对着一张脸孔都不厌倦?一个人能爱另一个人一辈子?那何必要用法律来约束婚姻呢?”
“那倒是大革命之前的为结婚而结婚的风气符合人性了?”我反问,“人人都有权找个情夫或者情妇——反正结婚也就只是结婚,只为了所谓的娶妻生子;却不顾道伦理?”
“那我们又怎么为道下定义呢?”寐罗跟着反问到,“各时代都以适合当时的习性与罪行来定义道——当时的法国人以找情人来缓和一夫一妻制,现在的美国则以离婚来挽救一夫一妻制。你认为这两者在本质上有什么区别吗?……不过是一个根本不要遮掩的幌子,一个却假模假样地打上罢了;人的天性就是喜新厌旧,你没法否认这个客观的事实。”
“那么有什么不会让人厌倦呢?”我忍不住问,“岂不是没有了?一支再美妙的曲子、一幅再完美的画,整天到晚地欣赏,一年,两年,看上足足五年也一定厌倦了——即使心里还崇拜着那个伟大作者的杰作,但日复一日地对着它,不管是什么岂不都会索然无味?”
“所以我们得找一种方式——让它不会因为时间的延缓而被消磨什么。你知道,爱情是最脆弱也最经不起消磨的。但有一种感情似乎比爱情要完美,不是吗?”他愉快地说。
“你是说……友情?”我吃惊地问,“你认为友情比爱情更完美吗?”
“好的友情完全可以像爱情一样——呃,我是说,它可以像爱情一样让人从心里愉快,并且一直珍惜。那可不比爱情差,”寐罗大声说到,“席勒去世的时候歌说了什么?他在给策尔特的信上说:‘他是我一半的生命’;要是歌先比他去世,保管席勒也会这么说。何况就连你最喜欢的伏尔泰也只相信友情。你一定知道他对友谊和爱情的论调……”
“‘友谊比爱情珍贵千倍,”我当然记得,并一度几乎将它也奉为我的人生信条,“我觉得爱情有点荒谬。我已决心与之永远断绝关系。’”我顿了顿,继而叹了口气。“不过看起来倒的确是这样——虽然我没有经历过爱情,但我却不怎么期待那些。……你呢?”
“我?”寐罗突然侧身面对着我,嘴里叼着一株草根,“也许我期待。”
我顿时有点失望——为什么寐罗有他自己的心灵呢?这是何其讨厌的事!但更加讨厌的是对此我却无可奈何。他有自己的感情,自己的心,自己的头脑和自己的想法,我又能算作什么?我不过是他一个普普通通的朋友而已,甚至是个蹩脚的朋友。……真是可恶。
“爱情荒谬吗?”寐罗问到,“你认定那个偏激的人所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理吗?”
“……我不知道,”我颇为不悦地说,“我没有经历过;所以没有发言权。”
寐罗看了我一会儿,“你不会是生气了吧?”他看起来哭笑不得,“尼亚?”
“我没有。”我别扭地哼了一声——口气却足以泄露我的言不由衷。我不免有点狼狈,于是快转身面朝另一面,只给寐罗一个僵硬的背影。我想说点什么,可说什么呢?
一只手搭上我的肩膀来回摇晃着,“嘿,别这样!”寐罗劝到,“你总不能干涉我做什么——要是你和朋友都要这样熔成一片的话谁还敢跟你做朋友呢,尼亚?转过脸好吗?”
我不为所动地僵着身体。并非是有意要和寐罗作对,我只是突然感到头脑里一片混乱。当然我不想干涉寐罗什么——但为什么呢?为什么我要因为我们毕竟不是同样的人而感到苦恼呢??我该知道我没有什么权力要求寐罗。可我还是希望……还是希望他是我所希望的那个样子。我希望他的眼睛里只有我一个人,为了我他甚至不在意爱情。而想到他竟期待着那种感情,并且很有可能在某天被另一个人夺去所有的注意力,我的心便暗暗发紧。我不能接受这种结局——我如何面对这样的局面?我不能忍受寐罗将要『离开』我的事实——仅是想一想我就要伤心欲绝。我不知不觉抓住寐罗的手,紧紧握着。可我却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直到寐罗安慰地从后面抱住我,并将下巴搁在我的肩上,温热的呼吸吹在我的脸上,伴随着他低声呼唤我名字的声音,我仿佛才好过了一点点——但也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点点而已。
我该用什么办法让他一直留在我身边而又不会被其他人夺去目光呢?
我该怎么做才能让他全心全意地只注视着我、就像我注视着他一样?
我又是否该让他知道……我是如此恐他离去、是如此眷恋着他呢??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8.05.03(10:53)|【MN】入世修行コメント(2)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灭哈哈哈哈~~~
那个笑话我也看过~~
From: 傀儡吸血鬼 * 2008.05.03 15:09 * URL * [Edit] *  top↑

灰姑娘的水晶鞋是合脚的,为什么当时会掉下来呢.不过是想引起王子的注意罢了...
From: winyi * 2008.05.16 20:35 * URL * [Edit] *  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