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MN】入世修行
> 【MN】入世修行 08
寐罗从我的肩上探过头来看着我,带着一脸轻松愉悦的笑意;我嗅到一股浓浓的巧克力甜味,飘散在微温燥热的空气里,四处弥漫。见我迟迟不肯回应,寐罗也并不在意。他趴在我肩上索性心无芥蒂地哼起了歌,淡淡的旋律轻柔而缓慢地流入我的耳际。
Come here, my lover
Something's on your mind
Listen to no other
They could be unkind
Hold on to the concept of love, always
Darling
Hold on to the concept of love, always
Take life between us
Live it like we choose
They'll never see us
I'll wait here you come
Night on night on night
我微微扭头看着寐罗,他的脸上带着难得的宁静表情。他的眼睛在阳光下仿佛透明的绿色琉璃,毫无顾忌甚至是肆无忌惮地倾泄出不加修饰的情绪,他有着骨骼突出的强健身体,他的头发像绸缎一般闪耀着淡金色的光泽,映衬着那张略显苍白的脸颊——却比我只能流露出病态的苍白肤色要显得健康一些。他的身上带着一股淡淡的、令人陶醉的甜蜜味道,混融在他的呼吸里。这样的寐罗几乎是令人无法直视的——如阳光一般目,并且如此地真实。
当我意识到这里只有我们两个,或者在某种意义上而言这里只是一个属于我们的世界,那种一直潜伏在内心的渴望与寐罗有着更深的接触的念头开始蠢蠢欲动——他是否能知道我在心里渴盼着这种实际上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境况呢?比如我们两个就这样独处??
他一定不知道我心里曾经有过的那些念头。
但是此刻的感觉是如此之好——为什么时间不能永远地停留在这一刻?我有多渴望能让此刻永远地停驻,即使我俩将要成为雕塑。要是那个铁匠带着工具来问我的话,我是必然会回答他“愿意”的。朋友又有什么关系呢?对我而言,未发生过的友情跟爱情是同等的。
“你在想什么?”寐罗问到,整个人几乎贴在我的背部,一条手臂搭在我的身上。他的呼吸距离我如此之近,几乎要融入我的呼吸——在那一刻我渴盼着和寐罗共享同一种呼吸。
这个想法的突然跳出顿时令我有点羞怯。“没什么,”我低哼着,“我在听你唱歌。”
他唇边的笑意加深了;并且他亲昵地用额头挨着我的,我已经能够隐约品尝到他皮肤间甜蜜的味道,那令我心神俱醉。我们相互交错着的呼吸仿佛在逐渐变得胶着,我是那么担忧寐罗会在这种时刻抽身而退。而他似乎也并没有要离开我的意图;他仅仅是凝视着我。
“……寐罗,”我很困难地开口,声音低得几不可闻,“我们能一直做好朋友吗?”
“当然,”寐罗回答,“我们不是说过这些吗?你有什么好担忧的?”
“但是我们刚刚说过——人都是喜新厌旧的,”我颇为失落地说到,这远比和寐罗谈论什么哲学问题来得困难,“也许不久之后你会发觉其实我也不过是这样而已;我们再没什么好谈论或是分享的,就像你唱够了一支曲子、看厌了一幅画,那时我们又该怎么办??”
“音乐和绘画永远只能保持那副模样,可你有生命,”寐罗说,“这比喻是不成立的。”
所以我必须要不断填补新的东西以便维持寐罗对我的新鲜感觉么?我想不明白。否则,倘若有天我们发觉所有的话题都已说尽、再无什么可以激起我们谈论的兴趣,坐在一起无所事事的状态远多于彼此交流的时刻又该怎么办??……就好像无论如何结局都令人泄气。
我不由得叹了口气,想到自己既已开始了这份友情就再难推却;但如果最终还是会毁于彼此之间的无话可说之中,也许我宁可自己从没有过这些。我的情绪瞬间低落下来。
“尼亚,”寐罗再次开口,“要是你这么悲观,看待什么也不会快乐的。”
“但有什么值得让我快乐的呢?”我反问,“也许你觉得踢球、谈话和享受甜品是快乐的事,而对我来说那些什么都不算;我没办法踢球,除了你我没的可交谈的人,我也不热衷于甜品和巧克力——要是这个世界上能有一件让我愉快的事,也许我就愿意好好活着。”我说完这些,突然觉得自己实在有些难以理喻——为什么我要跟寐罗说这些无聊的话呢??
寐罗无奈地撇撇嘴,刚要起身离开,我却鬼使神差般地伸手按住他的肩膀,想要阻止他离开我——我是那么害怕他的远离。即使仅是此刻。于是他停下动作看着我,或许是我眼中流露出来的担忧他离开的情绪触动了他,他再次俯身趴在我肩上,并像之前那样用额头轻轻贴住我的。我们互相看着彼此的眼睛,这一次没有人再开口来打扰这番意味深长的沉寂。
我已经能够嗅到他口中的味道。他微微启开嘴唇,似乎想要说些什么——然而很长时间过去,他却什么都没有说。我等待着,却不知是在等待他开口还是等待其他什么。
突然一张干燥柔软的嘴唇极轻地贴住我的嘴唇。
我吃惊地睁大眼睛看着寐罗,感觉着他在我的唇上试探般地轻轻摩擦的动作,许久不能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这却是真实的。当寐罗的气息越来越浓郁地笼罩在我四周,我便立刻彻底地陷入了那番好闻而甜蜜的呼吸之中。他的嘴唇是那样轻柔,就像此刻他吻着我的感觉——他始终没有用力,仿佛怕打扰什么一般地,只是在轻触着我干涸的嘴唇。
我想我们都没有剩余的思绪去考虑这个吻意味着什么。也许某一时刻它闪过脑海,却在我们的刻意忽略之下悄然隐没于此刻的静谧之中。寐罗的嘴唇离开了我的,他的眼睛仿佛在因为些微紧张而轻轻眨动着,灼热的呼吸不断地倾吐在我的唇边,爱抚着我的嘴唇。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看起来寐罗也不知道。
我们只是带着点茫然无措却又试图装作并不在意这些的表情看着对方,保持着沉默。但或许没有什么比另一次尝试性的接触更能缓解这种古怪的气氛了——于是寐罗再次低头轻吻住我的嘴唇,我同样吻了他的。我们在双唇不断摩擦纠缠着对方的试探里慢慢适应下来。接着寐罗极快地舔了下我的唇角,他的口腔里窜出一丝比我预想中更浓醇的可可味,那让我仿佛顿时被迷失了心智般地——我学着他的样子轻舔一下。很快寐罗的舌头钻进了我口中,像个任性的孩子一样四处滑动,将我头脑里仅存的一切秩序全都搅乱了。看起来我们除了将这个暧昧不明的举动继续下去似乎别无选择。我笨拙而生涩地回应着寐罗,唇边是他越来越紊乱和急促的呼吸。当他扳过我的肩膀将我用力抱进怀里并加深这个吻时,我不能否认那种感觉是如此之好——以致我的脆弱心脏都在因为这阵过于强烈的喜悦而痉挛般地发痛。
突然之间,我产生了一种那些小说里所形容的『被电流穿过身体』的感觉。
寐罗紧紧地压着我,一手穿过我的颈部紧拥着我的肩膀,另一手的手指则有力地穿插在我的发丝之间——他的手指带着一股霸道而张狂的味道用力摩擦着我的头发,伴随着他在我口中探索得越来越急切深入的动作,他的呼吸从未有过的乱作一团,他的表情异常陶醉。
我希望这个吻永远也不要停止。最好时间就此停留——再也不要往后走上一分一秒。
当寐罗终于结束这个突如其来的意义不明的吻,一股失落在我心里油然而生,我禁不住抬手拉住他的肩膀,用带着恳求的目光望着他,无声地要求着再一次和更多;寐罗露出一抹犹豫的表情,但还是再次低头稳稳堵住了我的嘴唇,并将这一次的吻进行得更为深入。
此刻没人再去管那些所谓的朋友还是爱情之类的问题。由什么所生也不再重要。唯一能被我们感知和分享的只有继续这个亲吻,我们迫不及待地将彼此灼热的呼吸推入对方口中,并将对方的带入自己口中。显然这比讨论那些理性或是感性问题有着上百倍的诱惑力。
这个黏腻而热烈的吻一直持续到我们两个快要窒息才不得不停止。
之后我们互相看着对方染上红晕的脸——由寐罗的表情能够猜到我的情形只可能比他更夸张,他的眼睛里带着令我更加窒息的狂热——仿佛我们已经进入一个全然忘我的境界,这里只有寐罗,有燥热的空气和阳光,还有一种陌生的冲动和欲望。即使我们都在刻意逃避和试图掩盖着什么,我们也必须要在内心深处承认,这种行为已经超过了朋友之间的。
但又是什么让我一直这样对于寐罗念念不忘、如痴如醉呢?
是什么让我因为他的接近而愉悦同时又因为他的疏远(即使并不是故意而为)而失落?是什么让我因为人类本性中的喜新厌旧而恐惧我们之间这份感情有朝一日终也会淡漠直至消失?是什么让我因为此刻这一切是如此甜美温馨而宁可时间就此停止、再不继续??
……我不想考虑太多问题。
但大部分时候,思绪是不会因为你想要逃避就能被躲开的。
在我们这样做的同时,我意识到也许我渴望的不仅仅是与寐罗之间天长地久的友情——那太单薄、太黯淡,又太空虚、太遥远。这样的接触不是很好吗?这样温柔的凝视、甜蜜的亲吻、血液沸腾的爱抚和灼热且充满欲望的气息,……现在它如此真实地发生着。
没有什么比这更能令我满足了。我想要这样。以及更多。我想要和寐罗这么做。我无暇顾及自己这种渴望的萌生是出于孩子气的霸道心理还是过久孤独之后的急切——但我渴望。并且这种渴望是如此强烈,即使它是错误的,我也不会因为它的错误而停止。谁在乎其根由到底为何?如果我想要,那么我就尽管做就是了。……道?我们很难为道下定义。
但这与道又有什么关系?为什么我要想到那些世俗的、烦扰的东西呢??
身体发生了让我们尴尬的情况——让我们不约而同地脸红。我们刚好处在这样的年龄,而我的脚的残疾应该不会影响到其他方面的健康。当我带着些微不安推开寐罗时,他急切地握紧了我的手并绕在他的肩上。我身不由己地顺势勾紧了他的脖子,让我们的身体紧贴。我承认我有些本能的惧怕,以致很长时间我只是僵硬地拥抱着他,难以再继续下去什么。
寐罗的嘴唇开始轻轻细咬我的耳朵,带着调皮的戏弄,继而变成煽情的舔舐吮吸。
伴随着一声敏感的呻吟,我不由自主地一阵颤抖。一阵微痒的、灼热而兴奋的感觉席卷上来。我无法准确地描述那种感觉;要寻找一个合适的词语来描述它是困难的,并且在那一刻是足以令人烦恼的。寐罗的身体泛起灼烧般的热度。他的每一次呼吸都深入到我内心。
令人兴奋的压迫感,逐渐强烈的欲望;一改之前和我谈论小说和哼着歌曲的轻快表情,寐罗仿佛已全身染上野性和放荡、激烈与邪恶的气息。真实的、狂放的、无所顾忌的寐罗。他再次用力堵住我的嘴唇,带着比起之前更多的力度和热情朝我气势汹汹地侵略过来。
我几乎可以感觉到他的冲动和他的心跳如此强烈地撼动着,在他的敏感皮肤之下。
周围一切开始变得燥热不堪。我们早已察觉到性欲的存在。这不同于那些直接而纯粹的生理过程——那并不为某些东西所点燃。而寐罗是热烈真实的。他点燃我灵魂深处的渴求。他满足我的需要,并且和我一起分享他的欲望。青涩的,本能的性。我深深为之沉溺。
『如果男人出于性欲同床共枕,那是对感情的屈服。』
我的头脑里闪过一个模糊的句子,很快便又消散了。
我没有问寐罗是否在这份友情的一开始就没有将它单纯地看作友情。已经发生的事情,我不想再去徒劳地追究原因——然而在那个晚上,当我把自己痛苦地埋在弗洛伊之中寻找着一切行为的理由和意义时,我为自己无法将寐罗驱出脑海而愤怒,以及加倍的烦恼。
我知道有些东西已经和过去不同;还是一上来的一切就已经偏离轨道?
我不过是想要一个朋友而已,一个像他们每一个人都能轻松拥有的一个伙伴,可以跟我交流、与我互相陪伴、使我不致落到终将『孑然一身』的惨状的朋友;然而事实跟我开了个大大的玩笑——我与寐罗之间还是朋友吗?又有哪对朋友之间会发生这些呢??……
此刻寐罗或许还在和他的室友说话,一起分享着他丰富多彩的夜晚时间;而我一个人,躺在床上埋在混乱的书堆和思想里,徒劳地寻找着能够让我摆脱这些困扰的『答案』。房间里一如既往地安静。如果说我的性格为我带来了什么好处,或许也只有这一点——一直以来我都有着独自的房间,而其他的孩子都要几个人共住一间。因为没人愿意和我同住,仿佛我会把跛脚的毛病传染给他们一样——何其可笑。但又何其幸运。我一直独享着这种特权。
不过另一个特例大概便是寐罗。他曾经有三个室友,两个被他的坏脾气吓跑,第三个则在后来被他的姑姑接走。所以寐罗也有独自的房间,但他并不介意让一些聊得来的朋友去他房间里住,因而这也是大多数孩子乐意亲近寐罗一个原因——两人住总比四五人住要好。
这个晚上直到很晚我才睡着,并且睡得极不安稳,短短几个小时里醒来数次。最终,当我在清晨透入房间的阳光里睁开眼睛,一个念头毫无预警地浮出了脑海:这是爱情吗?
这个问题来得如此赤裸,没有任何的粉饰与伪装;也许正是因为在初醒时分,尚未清醒过来的头脑或是刚刚清醒的意识中才会浮现出这种问题。片刻的愣怔之后,莫名地,我有种患得患失的忧惧——我怎么能承认?如果我承认,那么寐罗呢?他会给出同样的答案吗?
……但时间已经由不得我想太多。我惴惴不安地从床上爬起来,边去洗漱边想着待会儿将要以何种方式和寐罗打招呼。他会怎么做呢?像一切发生之前那样、我们仍然是朋友??
说不定会是这样。……是的,一定会是这样。寐罗不可能为此就表现出过分的亲密——就我个人来说,或许我也不会期望这样。我已经忍受他人的嘲讽和议论足够多了,即便不再在乎多些什么但毕竟……这些是不同于那些的。并且,我确定寐罗也不会乐意自己成为一个跟我同样的被议论者。之前他一直对于他们议论我们之间友情的事耿耿于怀情绪败坏。
而事实印证我的猜测毫无错误。寐罗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的状况,即使他仍然在我身边充任那个『好友』的身份——就像昨天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他的笑容和表情无可挑剔,甚至连我也要怀疑昨天午后到底是否发生了什么,还是一切只是我的梦境而已。
但发生的事实是无可辩驳、无法否认的。事实即事实。
下课后,当我们坐在一起吃午餐时,我试着想要说点什么。我抬头看向对面的寐罗,而那个男孩正在边吃东西边东张西望——我几乎能肯定他是故意那么做的。只为了逃避我随时可能会投射过去的目光。所以……他不想谈论那些?“寐罗?”我轻声叫了他的名字。
他咀嚼着食物的动作迅速停止,那双绿色眼睛睁得大大地看着我,满脸夸张表情。
我不安地用叉子切着盘子里的食物,一时无法迎视寐罗那双无辜得令我发冷的目光,在努力半天之后才勉强开口,“我想——我想我们能不能谈谈?下午你要去我的房间吗?”
“……下午我要踢球,”寐罗再次咀嚼起来,眼睛骨碌碌地转着,“有什么事吗?”
我不免气愤,近乎恼恨地看了他一眼,“你知道是什么事。”我压低声音说。
寐罗的动作再次顿了顿,脸上闪过一丝仓促而略带紧张的表情,“尼亚!”他有点不高兴地回瞪我一眼,“没有必要你非在这种时候提起那些……况且我也不觉得那有什么好说的。好吧,要是你这么想跟我说话那么今晚我去找你——下午我要踢球。之前已经说好了。”
那么我还能说什么呢?除了点头同意之外??
寐罗又开始四处张望,这时几个吃过午餐的男孩朝我们走了过来,“快点,寐罗!”托尼在寐罗身边坐下来,盯着他盘子里所剩无几的食物,“吃完后我们先去讨论一下比赛的事。”
“马上就好。”寐罗连忙加快吃饭的速度。
他们津津乐道着下午比赛的事,而我只能选择沉默,目光垂直朝下,凝视盘子里的菜。我一点胃口都没有。寐罗的表现和对我的忽略几乎让我沮丧得尖叫——我发誓要是他坚持用这种无所谓的态度对待我的话,我的坏脾气是很容易被重新勾起的。而它似乎已经被勾起了——我看着寐罗三下五除二地解决了午餐并迅速起身跟着那些男孩一起离开,或许是刻意又或许是不经意(仅仅是在我出于将他设想得过好的前提下),他没有跟我打招呼就走了。
我又气又急恼羞成怒地盯着他的背影,直到他走出餐厅之前也没有得到一个回望。
我有种被遗弃的糟糕感觉。这是最让我恐惧以及不能接受的——我忿忿地戳着盘子里的食物,直到把它们剁得粉碎为止。从我身边走过的孩子用带着点惊恐与困惑的表情看着我,在我回瞪他们的时候便迅速收回视线避之不及地离开了,连一秒钟也没过多停留。
所以像我这样的人真的会有朋友吗?并且是寐罗?而我们到底是什么呢??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8.05.03(10:52)|【MN】入世修行コメント(2)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更新更新耶(開小花)
尼亞及梅洛新的故事!嗯!這也是個敏感的尼亞。
From: Corey * 2008.05.03 19:55 * URL * [Edit] *  top↑

唔。说实话真的是很喜欢入世修行。它心理描写之深刻,自然,细腻,堪称一绝。。。剧情顺流而下,一泻千里。。K大已经把写文吃透了。。。但至今令我很疑惑的是,作家想深入描写心理状态,首先自己要先有小说人物的心理状态


我看过K大的很多文,人物性格,人物心理,人物背景都各有不同。。。难道K大兼有过这么多的心理状态。。。并且每一个都很深入。。。如果真是这样,那真不是一般人啊。。一个人能驾驭一种心理状态已经很吃力了,并且还要经过深层次的修炼和丰富的生活经历。。在或者是我自己太笨了。。。。唔,我真的感觉很了不起。。。尤其是尼亚自闭的心理描写,如果没有亲身经历过,根本写不到这样的深入程度。(没有恶意)

看K大的文想要促使我去了解很多知识。。。但是入世修行(还未读完)有一点我比较胸闷的是。。。(这也是广大同人女的通病)。。否定女人,而且是带有鄙视的否定。我承认女人有很多坏毛病,比如小气,自私,爱大惊小怪。。。但女人不全是这样,身为广大的同人女本身不也是女人吗。。。为什么要这么尖刻的否定女人,我想男人都爱男人了,男人讨厌女人,那女人的位置呢?我们女人也来稿GL吧。这世界多美好,同性爱同性。

因为是同类,所以相爱,确实浪漫,但浪漫的自私。。。。当物种只爱自己的同类时。。。。人类社会会美好的扭曲,微笑着死亡。。。就像两个男人互相凝视着,微笑着,等待世界末日。。。。。其实,我说这么多并不是不喜欢BL,只是希望。。请不要太否定女人。。。。。当人类全部都自私的只爱自己的同类时,在遥远的宇宙,会不会传来那已经被我们遗忘的“可曾记得爱”。。。。

从不接受BL到接受,这个过程源于K大的文。。。。文写的真的非常之棒,并且我也非常喜欢BOY LOVE  。。。我深深陶醉于文字和他们之间的爱。。。男性之爱,神秘,独特,有默契。。。。并且神圣。。。或许男性之间真的要比女性搭配。。留恋于他们之间非常刻骨铭心的爱。。。。只是,我觉得,女人也很可爱。就算不是所有的女人。。。。。但至少在她们看到流浪猫而心痛的掉眼泪时。。。。她们母性的爱,同样神圣。。。。

From: huanqu666 * 2008.06.16 01:12 * URL * [Edit] *  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