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MN】入世修行 20> 因為愛II【MN】入世修行
> 【MN】入世修行 20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爱情?爱情是否存在过??还是一切不过是友情的变异——我们不能无情地说『性』在我们两个当中占据了几乎全部,但的确一切都只是起源于性。先有爱还是先有性的问题再次坦然摆放在我们面前——如果没有爱在先,我们是否会仅凭性的萌动而产生那种行为?可若是爱的确存在,为什么我们之间只能以友情加上性的方式才能获得『友好』的相处??
房间里是前所未有的安静;寐罗则一直站在那里,等着我跟他开口道别。
要是我迟迟不肯开口,难道他就要一直在那里站成雕像么??
我依然沉默不语。我该说什么?我不知道。有史以来我第一次这样慌张——甚至不知道自己该作何反应。让他走?结束这段荒唐可笑的同居生活?用事实来证明我们之间想要拥有彼此的渴望只是一个不切实际的梦想?然后继续任由他去找那些裙子们,就这样??
他深吸口气,转身欲走,“为了挽救我们之间仅存的感情——你必须让我离开。”
……可还能怎么样呢。还能怎么样呢——我们对这个糟糕的事实无能为力。
“……那再见,”我还是硬挤出一句,脸上挂着强装的轻松,“很遗憾。”
“我也深感遗憾。……再见,尼亚。”然后他头也不回地走了,非常干脆,非常彻底。非常……毫不留情并且毫不留恋。就像平日的外出一样——走到房门那里,开门,关门。
于是一切就这么结束了。他走了。并且不会再有下一次的回来。
或许寐罗的选择是正确的。为了挽救我们之间仅存的感情,他必须走。我们不能再等待时间将我们之间所剩无几的感情全部吞噬,让原本完美的一切全部消失殆尽。可为什么??为什么我们之间的相处竟然这样困难?继而我知道了——事情的最终还是因为我的缺陷。
如果不是因为我的残疾,一切或许不会成为这样;也许我的性格就不会这样尖锐、我的脾气也不会这样古怪;也许寐罗就不会因为我的性别和模样而不乐于与他人提起他的男友。我是否该感激自己直到现在还没有被彻底地抛弃?毕竟他说过他会回来看我。……
唉。再回来又能怎样??我丝毫不觉得这样还有何幸福可言。我对爱情感到失望。我对人生感到失望。我对一切都感到失望——全部的全部。从没有一件事能够导致我这样莫大的绝望。我不得不努力压抑自己心里开始再次蠢蠢欲动的念头。我仰头用力地深吸口气,试着让自己平静下来。……这没什么的。这没什么。不过是寐罗走了而已,他仍然是我的朋友。
我知道,就事实而言,我们并未因为这次失败的爱情尝试而真正失去彼此——我们还是朋友,即使与过去的味道多少有了些改变。但时间会慢慢抚平一切,或许最终我和寐罗仍然能够回到我们最初那种『融洽』的相处方式——含有性的友情。难道这就是最好的结果??
一整个下午我的脑袋里转过无数个念头。
我没有再看书,也没有工作,更没有努力去写点什么。我什么都没做,只是坐在这里,让我所知道的全部哲学在心里缓缓流淌而过。我确定没有什么哲学再能拯救我——我什么都不剩下了。对于普通人而言,能够享受人间一切欢娱,不见得就会比一个聪明者死去更有所遗憾;而带着一颗聪慧绝顶的脑袋去死,到底也还是死。死与死的本质又有什么区别??
失去寐罗和我所期待的爱情,这件事的本身动摇了我内心深处的哲学底线——让我不免自嘲起来,就算我懂得的再多又能怎样?不过始终是个无法融入社会的局外人罢了。
我想起莫尔索。仿佛这里最终只剩下了存在主义哲学。
世间一切都是如此荒诞不经;而我对此只能漠然置之。
夜幕降临,夜风扬起了窗帘。温柔的淡蓝色的窗帘,可以安抚情绪的颜色,是寐罗坚持要为我挂上的——但现在看到它却只能让我感到痛苦。我找不到什么东西可以解救自己——我什么都找不到了。此时此刻,任何一切的抚慰对我而言不过是饮鸩止渴而已。
我听到窗外传来清晰的雨声,一丝寒意随之侵入了房间。我不知道是从何时开始下雨,也没有心情去关心那些。但雨声无疑加剧了我内心的悲哀凄凉,以及对一切的失望。
好吧,好吧。……我认输了,我厌倦了。我无法坚持了。
对于不管是上帝还是魔王所创造的这个世界,我受够了。
正当我准备就这样告别世界时,大概是上帝或者魔王——反正不管是谁,听到了我这个可怜家伙的落寞心声,于是他派了一个人来敲我的房门。那丝带着犹豫的、有点畏怯又非常坚持的敲门声打断了我的绝望思绪。我本想置之不理,多半那是个推销员或者走错门的人。但显然被派来的人比我还要坚持——我刚刚闭上眼睛,却听到一声尝试般的呼唤,“寐罗?”
……一个女孩?我惊讶地睁开眼睛,望向卧室门外。
接着,一股莫名其妙的冲动让我坐起身体——或许那来自于我内心深处仍然不甘于就此离开这个世界的念头,我下了床走出卧室,一直走到房门旁,犹豫片刻便打开了房门。
我看到外面站着一个陌生的女孩。
她的全身都湿透了,发梢和衣角都在不断地滴落着雨;她发着抖,大大的蓝色眼睛镶嵌在瘦削的脸颊上,充满了无助、困惑和惊恐,显然对于出现在她面前的男人不是寐罗这件事她感到非常惶惑。她的怀里抱着一束非常漂亮的黄玫瑰,幽郁的芬芳弥漫在雨水味道中。
她很美。一种安静的、温柔的美。栗色长发和苍白皮肤让她看起来像个落难的公主。
那个在雨夜里敲响城堡大门的豌豆公主。
“……对不起,”她慌忙道歉,“我——我以为寐罗住在这里……”
“你怎么知道他住在这里?”我不由得疑虑顿生。若是以往,我必然懒得理会来访者,不管她是冒出得突然还是理由太奇怪;但现在,我带着满腔的心如死灰的情绪,也不会在意在临死之前和谁多说上两句。何况这个女孩的出现的确有点古怪。“……你是谁??”
“我是……呃,这没什么重要的……既然不在——那就算了。”她不免黯然地说,接着看看怀里的玫瑰,把它整束塞给我,“这个请给他,”她请求,“好吗?谢谢你……”
我不由得皱了皱眉,“他搬走了,”我说,“我不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但他应该不会再回来——至少近期内决不会再回来。恐怕我没法帮你这个忙。……我很抱歉。”
一抹失望从她的眼睛里流露。她不知所措地看着我,脸上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但是——但是我……我更不知道还能去什么地方找他。我看到他每天回到这里——好吧我错了,我不该随便跟踪他。可我只是想要知道他住在哪里……我想把它给他……”
“为什么?”我忍不住问,“你是他的裙……呃,你是他的朋友吗??”
她迟疑了几秒,略带羞涩地点点头,“应该——应该是,”她小声说,“虽然他可能不会这么认为,不过……呃,那没什么重要的。我只想把花给他。请帮我给他吧。今晚我要离开这里了——所以我可能再没机会送花给他。帮我吧,先生,就算为他寄存在这里好吗?”
“要是你告诉我为什么送花给他,”话刚出口,我便觉得这真是再傻不过的问题。除了爱还有什么?“那好吧,我帮他收下——不过我可不能保证他是不是会得到。很可能不会。”
“那也没关系,”女孩马上朝我露出近乎感激的微笑,“谢谢你,先生。”
我接过那束花,看看那些馥郁的黄色花朵,嗅着它清雅的芳香,不由得对这个女孩多了几分好奇。“你也是他的追随者之一?”我问到,“不过你大可不必这样羞涩——直接走过去告诉他你很喜欢他,他会接受你的。何况你很漂亮。……寐罗对漂亮女孩向来来者不拒。”
“哎呀,”她有点脸红,“我不是他的什么追随者——我只是想要送花给他。”
“为什么?”我更加奇怪,“既然不是追随者,为什么要送花给他??”
她更加脸红了。过了一会儿,她很快地摇了摇头,表情仓促,却又带着一丝令人忧伤的黯然,“……没什么,请别问了。请帮我留着花吧,要是看到寐罗的话就给他;要是看不到他……也没关系。如果在他看到它之前它已经枯萎了,就扔掉它吧。随你的便。”她说着,抬头很快地朝我微微一笑,“那我走了。……嗯,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先生?”
我犹豫了几秒,不过有什么可隐瞒的理由呢?“尼亚,”我说,“你呢?”
“莫妮卡,”她温柔地回答了我。“那谢谢你,尼亚。”
不等我想到还要说些什么,莫妮卡已经转身走了。她走得有点急,像是在着什么事;又像在急于离开这里——我不知道是因为她为此尴尬还是感到失落。“莫妮卡?”我叫了声她的名字,“要是你不介意的话——就进来坐一会儿,我想你需要喝点热的东西?”
她回头,朝我摇摇头,脸上挂着一抹忧伤的微笑。“不必了,谢谢。”
我有点莫名其妙地看着那个突然冒出又突然消失的女孩,心里充满困惑。不过我没什么心情去管她的事,何况这束玫瑰也根本无法到达寐罗手里。要是她能早来一点的话,刚好能看到寐罗——虽然也可能在门外听到我们彼此争吵的声音。而现在……我无声地叹了口气,转身回到房间里,将玫瑰插在餐桌上的玻璃瓶中。它是那样娇艳欲滴、高贵优雅,带着雨水的清新和淡雅的芬芳,盛开在这间太过苍白的房间里。我和寐罗从来想不到买什么花来装点我们的房间——就这样任由它苍白下去。果然女人有着男人天生无法取代的细腻吗??
我在房间里烦躁地走了一会儿,最终决定出去走走——而后想来,这大概也是上帝给予的必然安排。我在出去不久便又看到了那个女孩,她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哈逊河的河岸,犹豫地看着夜色下的墨河水。要是我猜得没错的话,现在她心里的想法与我之前差不多。
我吃了一惊,甚至没察觉到自己走路的速度突然变快了不少,朝那女孩急切地走过去。
我停在她身后好一阵,她才察觉到我的存在;当她转过身看到是我,脸上顿时露出吃惊的表情,很快又变成极度恐惧,仿佛我对她心怀不轨似的。很快我明白了她为什么这么惊恐,她一定以为我在偷偷跟踪她。“我只是出来走走,”我尽量放缓声音解释,以免让她更紧张,“不过没想到居然在这里又看到你。……我没有跟踪你。绝对没有。我发誓。”
“哦,哦……”她看起来仍然惊魂不定,“可是、可是我——”
“纯属巧合,”我尴尬地朝她笑笑,“别害怕。我没有任何恶意。”
她只能也朝我笑了笑,却笑得一脸凄然;然后她无措地站在那里,显然被我的突然冒出搅乱了她的『计划』——她总不能在我面前就这样跳下去吧??她的裙子湿漉漉地贴在身上,一双鞋子上沾满了泥;她的头发也已经完全湿透,那双蓝眼睛则被浓浓的雾气弥漫着,显然那不是雨水。她就像个小女孩似的站在那里,两只手使劲地扭绞在一起,全身都带着失意。
“我想,呃——要是你不介意的话,”我发觉自己好像今晚很多事——没关系,管他呢。反正寐罗不会在意我准备救起一个女孩之类的事。“我可以请你喝点东西,那边有咖啡厅,”我转身指了指不远处一个仍然亮着灯光的地方,“我想你一定非常需要一杯热咖啡。”
“不、不用了,”她慌忙拒绝,“我——我一个人在这里走走,我……”
“那,伞给你,”我上前将伞塞到她手里,与此同时她看到了我走路的姿势——她脸上露出一丝显而易见的惊讶,但很快她将目光从我的跛脚上移开,仿佛察觉到了自己的唐突会引起我的不安似的。而我则尽量摆出一脸『无所谓』的表情,“拿着伞,然后快点回家。”
她睁大眼睛看着我,像是完全不明白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可是——我不需要……”
“呃,你需要,”我说,“好了,看在我走路这么困难的份上,别拒绝我的好意——反正我不会太需要一把伞什么的,说不定你的家距离这里很远。而我呢,走几步就能回去了。”
“可我……”她仍然踌躇着。那双眼睛里的泪水已经摇摇欲坠了。
“我知道,也许你的心情不好,”我说,看着她越来越伤心的表情,“不过——莫妮卡,像你这样的女孩必然会被天堂里的天使接走,但上帝却未必会为看到你而感到高兴。”
她吃惊地看着我,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
“你不必这样看着我,”我有点尴尬,有史以来第一次被一个女性这样注视是很紧张的,还好我心里一直想着劝她打消自杀念头这件事分散了我的大部分注意力,不然我会更慌乱。“我知道你想要——想要下去。不过我要提醒你,那种滋味绝对不会好受。……我曾经有过一次这样的体验,那次过后我只有一个想法——再也不想要第二次这样的经历。……你知道那种感觉有多糟糕吗??整个人被无数只手拼命拽下去,让你连半点挣扎的可能都没有。”
她的脸色苍白了点,不知道是被我的话吓到了还是更加伤心。
“我说了我没有任何恶意,”我再次小心解释,“所以你不必对我感到害怕。你看,要是我有任何不好企图的话,你可以马上转身就跑,我是绝对追不上你的,所以……”
我发觉她竟然有点破涕为笑的表情,那让我感到吃惊;继而我意识到要是我坚持这样说下去没准会很成功地把她从已经拖住她裙踞的水妖手里夺过来。好吧,我打定主意要救她。“要是你真的决定要自杀,”我直言不讳地说出这个词,“那你可以稍等片刻——我们先一起去喝杯咖啡,我想你不会介意在临死之前多享受一点这个世界上最后的温暖。然后……呃,要是你仍然坚持这么做的话,”我顿了顿,微微提高了点声音,“可能你不介意加我一个。”
她呆住了。“……什么?”她难以置信地反问,“你说什么??”
“我说……呃,其实在你送玫瑰来之前,”我说到,“我正考虑是从河上还是从楼上——飞一次,你知道,就这样……反正差不太多。因为我有过一次掉进游泳池里的体验,所以我不大乐意再来一次这样的感受。不过要是从很高的楼上的话大概就好得多。你可以——可以这么想,你看,当掉到一半的时候你还能告诉自己,‘这感觉还不错,至少它很刺激’之类的——然后等到你意识过来发生什么之前,一切就结束了。……其实这也不错,是吧?”
“……尼亚?”她禁不住叫了一声我的名字,眼睛带上另一种的吃惊色彩。
“反正就是这样了,”我无奈地摇摇头,叹了口气,“我已经对活着感到厌倦了——刚好有你也在动这个念头,至少两个人比一个人要强,不会太孤独。不过在死之前我还是很想去再喝一杯咖啡,顺便回忆一下关于寐罗的事——你想要听听关于他的事吗??”
莫妮卡脸上立刻露出期待的表情;那让我觉得自己已经点燃了她愿意推迟死亡的希望。尽管她仍然犹豫不决地看着我,但那抹犹豫是很容易被摧垮的。“可为什么呢,尼亚?”她不免忧伤地问,“我是说为什么你要为了安慰我来假造一个自己也要自杀的借口呢??”
“我没有任何欺骗,”我叹着气,“你是很容易理解这种心情的——你看,我天生残疾,到处都被别人盯着看个没完,还倍受嘲笑;并且我还因此在孤儿院里长大,……我没有朋友,也没有亲人,更没有伴侣。好像没什么人乐意跟我来往——所以我想要自杀就不足为奇,”我这么说着,觉得自己要告别世界的理由的确十分充分。要不是莫妮卡先我一步站到了河边发呆的话,说不定现在我已经葬身河底了。……唉,实际上或许正是这个女孩救了我一命,那么我顶好也救她一命。我是不想欠谁情分的——何况看起来她是个善良的好女孩。“不过在那之前,我倒是可以想办法帮你把那束玫瑰送到寐罗手里;要是那样能让你活下去的话,你就把理由告诉我,好让我去跟他说清楚是怎么回事。还是你想要亲自去跟他说??”
莫妮卡想了想,摇摇头,“不,”她说,“还是你给他吧。我想他不记得我了。”
“哦,为什么?”我问,“他不会对你这样出众的女孩没有印象。”
“才不可能呢,”莫妮卡不免脸红,“他一定不记得我了。所以要是你能看到寐罗的话,就告诉他是一个曾经被他帮过的女孩送给他的……甚至你可以不必说我的名字。”
“我打赌他一定对你记忆犹新,”我说,“你不知道他那套过目不忘的本领。”
莫妮卡忍不住笑了,“你们是好朋友?”她禁不住问,口气变得异常慕,“我常常看到他回到这里,我以为这是他的家……呃,我知道自己这么做实在没礼貌。我只是偶然在街上看到他于是就悄悄跟在他身后。我一直都想谢谢他来着。……寐罗是个那么好的人。”
“……那么好的人?”我倒是第一次听到别人给他这种评论,“他帮你什么?”
“嗯,这个说起来……”莫妮卡有点吞吞吐吐,继而她很不安地看了我一眼,“我想这不太方便说——不过你知道他的确帮过我就是了。……好吧,也许他还记得我……”
“我觉得冷,”我抓紧时机,冷风让她全身打颤,“我们去暖和的地方说好吗?”
她犹豫着,但最后总算点了下头,“好,”她非常小声地说,“我也很冷。”
“那我们就去喝杯咖啡,”一丝意外的惊喜由心底冒出,一时竟冲淡了寐罗为我带来的种种痛苦——我接过她手里的伞,帮她撑在头顶,“你还可以试试那里的蛋糕,寐罗经常在那家咖啡店里买外卖带回去——还有热巧克力,他对那家甜品的热爱简直非同一般。”
“真的吗?”莫妮卡露出一脸孩子气的天真表情,“你和寐罗的关系是这么的好。”
“嗯……我们是非常好的朋友,”我微笑着,“不过现在处于『半绝交』的状态。”
“怎么?为什么??”莫妮卡一脸的震惊和惋惜,“为什么你们……”
“想听我讲关于寐罗的事,”我说,“你也要讲,我们交换——怎么样?”
莫妮卡低头想了好一会儿。终于她抬起头,“……好吧。”她说。
我想我是很惊讶的,对于自己竟然在无意间救了一个女孩的事;但总好过明天或几天后的早晨在报纸上读到关于那个送花来给寐罗的奇怪女孩被从河底打捞上来的可怕新闻。
而最重要的是,我们两个就这样都摆脱了死亡的召唤。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8.05.03(10:40)|【MN】入世修行コメント(3)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这篇入世修行实在非常出色,K大闭关后的首作果然非同凡响。不仅思想内容深刻,还包含了许多哲学类知识。K大在闭关这段期间不会是已经博览群书了吧?天,实在是惊人。文章摆脱了童话式的情节-两个相爱的人从此快快乐乐的生活下去。毕竟,我也是这么希望,也不想看到悲文!大团圆结局毕竟最符合我的口味。但是,俗话说,相见好同住难也就是这么个道理,如何克服生活中的磕磕碰碰才能让两人的关系维系得更持久。我希望N和M在经历了这次分手风波之后,能够和好如初,彼此更加珍惜彼此,毕竟相爱也是几世修来的福分吧!加油!
From: ppracie * 2008.05.06 04:08 * URL * [Edit] *  top↑

对这篇太有爱了……
From: 玩具巧巧 * 2008.05.07 00:04 * URL * [Edit] *  top↑

这篇文太好了,背景相关的延伸知识,让我学到了很多东西!
From: hw * 2008.05.07 18:48 * URL * [Edit] *  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