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MN】入世修行 25> 因為愛II【MN】入世修行
> 【MN】入世修行 25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寐罗接通电话时带着浓浓的睡意。这让我一时很尴尬——要知道会打扰他的睡眠,我就不会这么冒失地打电话给他。我以为他还在酒吧泡着呢。他最讨厌被打断睡梦了。
“喂?喂?是谁??……喂,到底是那个混……”
“是我,”我老老实实地回答,“对不起,我……”
那边顿时沉默下来。接着,一丝略带急促的却已经明显清醒过来的声音钻进我的耳朵,“你在干什么?”他像是能够猜透我心思般地叫喊起来,“尼亚,你想做什么??”
“……我打个电话给你,”我反而紧张起来,“怎么了吗?”
“你不能死——你给我打消那个鬼念头!”他在那边吼到,“要是你敢死你就死定了!”
虽然他竟然猜到我现在的举动让我吃惊但是……横竖都是死……不,难道他认为我能死两次吗?难道他不觉得他那个威胁实在可笑??除非他对我恨之入骨,才会恨不得我在死后还能活过来,好再死上一次。“我只是在经历生活的一部分,”我说,“你不必紧张。”
“我没紧张!谁紧张了——喂,死不算生活的一部分!你经历过死吗?!”
“我掉进过游泳池,要不是那次你多事的话我早就经历过这一部分了。”
“我说了死不是生活的一部分——你在什么地方?尼亚,你在哪里?!”
“在美国。”
“……你混蛋!”他在那边破口大骂,“你敢死!!”
“你会知道我敢不敢的。另外我打这个电话只是想提醒你,你最好能记得自己当初说过要是我先你死的话,你会在死后躺在我旁边。如果你不知道我的墓地在什么地方,你可以去问一个叫莫妮卡的女孩——现在跟我接触的只有她了。……呃,这件事的过程解释起来有些复杂,所以我就不再浪费力气解释给你听……”我突然说不下去了。一丝带着慌乱的吸气声涌入我耳中,仿佛对方已经接近窒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寐罗?”
“求求你——求求你,”寐罗在那边剧烈地吸气,“别——别这样,我错了,我再也不会跟你吵架了——我不再跟你吵了,你别死,别死!听到没有?尼亚,尼亚!别这么蠢!!你干吗要死?你对我失望?对哲学失望?还是对人生失望了??……听着,不管对什么失望,那也不值得你这么做!!……明白吗?!傻瓜、傻瓜……别死,别死!!不然我怎么办……”
“你有你那些裙子,”我黯然地说,“你一定乐意让每个人都知道你那些漂亮的……”
“好、好,我知道了,”寐罗马上大叫起来,“要是你为这个生气,我马上就去电视台,我通过卫星转播——我让所有人知道我的男友是你,我还要让他们都知道我从没不爱过你,我——我——我马上就能办到……你给我点时间,我会让全世界都知道我最爱你……”
“唉,你干吗要这样呢?”我仰头望着夜空,“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呢?”
“你——你又为什么要这样呢?”寐罗的声音陡然带上了哽咽,“尼亚,算我求你——我再也不跟你吵架了。别死。别死!你死了我怎么办?除了你还有谁……能代替你??”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有一瞬间我很想把那句从醉鬼口中套来的话说给寐罗听,但想来想去又作罢了。就算说那些又有什么意义呢?总之我觉得很失望……我耸耸肩,叹了口气。可我还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想回到过去。也许那样能让我好些。可我没法再回去。那是不可能的。一切都是不可能的——此刻我的脑袋被成千上万个『不可能』充斥着。
“要是你死的话,我也死了!”寐罗最后吼到,“你死吧!去死吧!在我知道你埋在见鬼的什么地方之前我就死了——我决不和你这种混蛋埋在一起!你想也别想!你这混蛋!!”
……寐罗的恐吓的确有点威胁到我了。想到自己即使死后也不能在一起……我突然有种异常凄凉的绝望感。可我为什么要在意死后的事呢?既然我已经决定要死,就没有必要再去考虑那些了。反正已经死去了。反正不会知道了。反正……可我还是想和寐罗在一起。虽然这种想法实在愚蠢,但我却不能不承认——寐罗这句话就像一把狠狠扼住了我的喉咙,让我连呼吸也困难起来。我是这么犹豫。就算为此而发愁的行为令人发笑,可那又怎样??
在我还在迟疑的时候,通话突然断掉了。我看看手机,不知道是不是该给寐罗拨回去,好再询问他是否还有缓冲的余地——虽然我觉得他大概不会做出什么让步。那么我又该怎样选择呢?虽然知道自己在死后根本不会还有什么意识存在,可是想想——和与自己相爱的人永恒地守在一起难道不是最美好的事吗?难道世界上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人渴望吗??
……就我而言,这比结婚要美好成千上万倍。也比两个人在一起生活更美好。
我沉思着,被手机突然冒出的铃声吓了一跳。当我接通时,那边却不是寐罗——我听到莫妮卡在那边声嘶力竭地尖叫,她叫得如此卖力以致我根本不能听清楚她在叫喊什么,只能模糊地捕捉住一个又一个我的名字,她哭得很厉害,大概已经使出了一个女性的最大所能。我听着她在那边边哭边说些这样那样的话,不由得内心也跟着泛起酸楚,尤其当她哭哭啼啼地告诉我她再也不要番茄冰淇淋的时候。我想告诉她不是番茄冰淇淋的关系,但我根本没有机会插上嘴——最后我只能选择沉默,沉默地听着她在那边用她所能想到的所有话来劝阻、制止和威胁我不要这么做。“要是你死了,”她最后哭着补充,“我马上就去河滨公园!!”
事情变得麻烦了。我想,要是我死掉的话,是不是还要死两个??
然后通话再次中断了。我握着手机沉默了一会儿,觉得事情变得有点超乎我的想象——我怎么能相信还有两个人会告诉我,他们宁可在我之后跟着一起死也不乐意独活呢?我从不觉得自己会是如此令人无法舍弃的人。我一直认为……唉,我想这些又有什么用??
我重重地叹了口气,一时竟然失去了跳下去的渴望。于是我让手机代替我飞下去了。
但凡想想就知道这有多么地不值得——寐罗既不肯和我躺在一起,莫妮卡也白白救了。结果我要自己孤零零地在墓地里躺一辈子,并且还要怀着对两个人的深切歉意。但如果继续活下去呢?我还是要一个人生活、整天想着寐罗、和他住到一起又会永无休止地吵架??
虽然他跟我保证他再也不会和我争吵。但这就像一个人跟你保证他不会晕倒一样。
最后我还是灰溜溜地离开了。当我路过那堵墙时,我看到那个醉鬼倚在墙角下熟睡着;于是我过去将外套搭在他的身上——我不知道该做点什么才好。我的心里乱成了一团。当我站在那里看着他不省人事的样子,有一阵我想着是否要去酒吧喝点什么。但很快我便打消了那个念头,转身朝回路走了过去。我何必要为了一时解脱而强迫自己做并不想要做的事?
我何必要为了一时解脱而强迫自己做并不想要做的事?比如自杀??
我会喜欢自杀吗?当然不。没人喜欢自杀。死只是终结,而非开始。
退出游戏就能让我有所安慰了吗??
我一路胡思乱想着回了家。我……
当我推开门,莫妮卡带着一张惨不忍睹的脸扑过来紧紧抱住了我——她边凄然大哭着边喉咙嘶哑地叫着我的名字,好像我是她能够活下去的支柱一般。……我又何尝不想有根支柱呢?可我们总是想要依靠别人又怎么可以?无论如何,无论如何,人最终都要依靠自己啊。
“别哭了,”我抚摸着她的头发,第一次发觉自己竟然也会为一个人的哭泣而被触动。我以为自己对于他人早已冷漠到难以言喻的地步,却不知道自己的心里仍然有着一丝温情。“好啦,好啦……我不是回来了吗?”我安慰到,“别这样,莫妮卡……我没事了。”
“我们离开这里吧,”莫妮卡呜咽着,“你会死在这里的——跟我回家,好吗?”
“……跟你回家?”我愣了几秒,“回——什么地方?你的家乡??”
莫妮卡使劲点头,一双雾气朦胧的眼睛带着伤感和期待看着我,“我知道你在生病……是城市让你生病,是这里的一切让你生病,你不能在这里生活。……跟我回家吧,尼亚。去我的家乡——虽然那个小镇根本比不上纽约,但我能保证那里会让你好起来……好吗?”
我犹豫了。去莫妮卡的家乡?去乡下?远离城市??……也许这是个不错的建议,可是寐罗呢?为什么寐罗还不来找我呢?刚才跟我通话的那个人是寐罗吗??……呃,对了——我猛然想起寐罗之前说过他要出去走走,大概他现在并不在美国。否则他一早就跑到这里来跟我大喊大叫了。……好吧,既然这样也好。我就离开纽约,跟莫妮卡去她的家乡。
“好啊,”我欣然应允,“那我们现在就动手准备吧。”
莫妮卡愣了一愣,似乎没想到我竟然这样轻易答应——继而她破涕为笑,用力点点头,很快开始收拾起我们的行李来。想起寐罗,我觉得我应该和他告别了——我们互相陪伴已经那么久,迟早都要面临分开的一天。让寐罗就这样认为我已经死了吧。随便他信或不信。
总之,我再也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一天也不想再待下去了。
而那天晚上上帝令莫妮卡来敲我的门,是要让她来带我离开。
两天后,我站在了麦恩小镇的土地上。当莫妮卡跳下列车的瞬间,她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在我面前开心得像个精灵,只生在这里的精灵,麦恩的空气和泥土让她复活,她不再是纽约那个愁容满面的女孩,而是完完全全的属于麦恩小镇的天使。她唱着歌,踩着活泼可爱的步伐,一手拖着我们的行李箱一手拉着我的手臂,满脸光彩地带着我朝她的家去。
一路上她热情地和过往镇民们打招呼,逗逗母亲怀里的小孩子,或者和年轻人们搭话,为每个朝我投来好奇目光的人介绍我,“这是我在纽约认识的朋友,他是非常好的人。”
她的介绍让我脸红。但至少那些人都和我问好,而没有盯着我的脚猛瞧。
我想我已经许久——不,或许是我从没见过这样淳朴的人们。他们的表情让我有种发自内心的温暖。那些温和、温柔的目光,正如我身边的女孩一样,是未被城市沾染过多的纯净。我的紧张慢慢消失,而莫妮卡的声音让我无端地感到欣慰,仿佛她是我的导路者一样。
“这是我的老师,”她又朝另一些人调皮地介绍我,“尼亚是最最了不起的老师。”
“咦,难道不是你的新男友吗?”一个像她一样年轻的女孩笑嘻嘻地问。
“不,他是我的老师,”莫妮卡愉快地说,“尼亚,这是我最好的朋友——杰弗拉。”
“你好呀,尼亚,”满头栗色卷发的女孩朝我伸手,“你要是做她男友就太可惜啦。”
“你好,”我一时又有点紧张,但还是跟她握了手,“嗯……很高兴认识你。”
“那尼亚也可以做我的老师吧?”杰弗拉期待地问,“我也想有这样的老师。”
莫妮卡看看我,又看看她的好友,很痛快地点头应允了。“当然可以,”她说,“不过要等到尼亚能够适应这里的生活之后——在那之前谁都不可以打扰他。你要耐心等段时间。”
“好呀,”杰弗拉愉快眯起眼睛笑了,“我可以用最美味的蛋糕做交换。”
“我们现在要快点回去了——我还要打扫整个房子呢。”莫妮卡跟她的好友道了别,才转过头朝我笑笑,“你没生气吧?”她问,“我就这样擅自替你收了一个学生。”
“……当然不,”我说,“既然她是你这么好的朋友。”
“是啊,杰弗拉很好的,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无话不谈,要不是当初她借给我钱让我去纽约找杰森——我也就不会遇到尼亚了,”她颇为感慨地说着,继而皱皱眉,又叹了口气,转过身边倒退着走边跟我说话,“尼亚,你相信命中注定吗?我想我们一定是会遇到对方的——我被你救过一次,然后又救你一次。一定是上帝不愿意让我们两个都离开这个世界——你看,你看,这个世界多美好呀!要是你整天都能在那片树林里散步,包管你什么烦恼都会忘掉。……那边有田地、葡萄园、树林、果园、丰沃的土地和美丽的湖……过了夏天就到了收摘葡萄和苹果的季节,镇上所有的人都在压榨果汁和酿酒,空气里都是甜甜的果香……”
我左右张望,从未来过这样的地方让我感到一丝新奇,但相比之下——我有点疲倦了。好在很快我就听到莫妮卡欢快地叫着她的家到了,那是一幢看起来有些旧的房屋,淡灰色的粉墙,镶着暗褐色木条的窗沿,朴实平淡。她三步并作两步跳上台阶掏出钥匙打开房门,边跟我保证她很快就会让这片院子重新变得生动活泼起来,边推开了门愉快地让我进去。
起居室里有令人怀念的壁炉,还有一套看起来非常舒适的沙发,虽然已经落了层尘土。卧室则在二楼——她告诉我我可以住在她哥哥以前的房间,虽然地方有些小,但阳光很好;而她父母的卧室则可以当作书房;此外她要把厨房和浴室好好地收拾一番。看着她兴高采烈全心全意地做着规划,我也觉得很愉快。虽然我尚且不能确定自己跟她来这里是否是明智的选择,但值得欣慰的是,这里看起来的确很安静。而唯一的遗憾是……这里没有寐罗。
接着我睡着了。在莫妮卡哥哥的床上,陌生并未给我带来什么不适,我躺在床上,枕着软软的枕头,盖着暖和的毯子,很快就沉入了睡梦——在梦境中我再次见到了寐罗。
他在梦中质问我为何一言不发地离开,带着一脸被欺骗和遗弃的表情怒视着我。
但我该要为了能满足他的需要就强迫自己留在并不适合的地方、日复一日去做些也许我并不真正想做的事吗??……已经那么久的时间了。那么久以来,他从未想过要陪我去外面走走,从未想过我也会需要阳光和新鲜空气,从未提议让我和他一起做些什么,更从未主动带着我去接触这个在我眼中呈现出奇怪形状的世界,而任由我把自己埋葬在书堆里。
我该不客气地指出,寐罗是个自私的人。尽管他也经常这样指责我。
也许是我们两个都太过自私自傲——总是认定对方要围着自己转动,以为自己是中心。我承认我的性格古怪,我的脾气不好,我身上有很多缺点,但同样也有优点……寐罗从没有试着去让我认识到自己不是『恶劣而怪异的』,天生的身体缺陷和敏感多疑的性格加重了我的自卑心理。即使我天生并不是个言语刻薄、棱角尖锐的人。但是他为我做过什么??除了用他的『怜悯体恤』帮我解决一些生活问题——但他应该很清楚地知道,能够让我重新树起信心面对这个世界,不是用为我做什么的方式,而是要让我自己去试着做那些。
即使是再好的朋友、再珍贵的伴侣,也不会是一个人永远的依靠。
一个人真正有力的依靠是什么?是自己。只有自己。
而寐罗所作的,恰恰是让我忘记『自己』而只有他。
我相信寐罗是爱我的。但怎样才算真正地爱一个人呢??我想他从未考虑过,怎样才是好好地关心和爱护一个人。他所知道的只是和对方分享一切,用他自己的方式——所以他不从让我同他外出,他自动将我摒弃在他的正常生活之外,他理所当然这么去做,因为我从未要求过,所以他认为这很自然。……但难道是真的——只因为我的身体有这样的缺陷并且我对此表现出一副抵触情绪,他所作的就该是将错就错地纵容我的固执、认同我的厌世吗??
那么久的时间里,我们从没一起出去喝过咖啡、看过电影、去过游乐场或者逛过商店,我们也从没在外面的长椅上坐上一会儿,晒晒太阳,分享一支冰淇淋。我一天天越来越失去接触和融入外界的能力,而他对此完全不以为意。我没有朋友,也从不认识他的任何朋友,唯一一个是在他喝醉那次送他回家。并且在那之后他还因为被他的朋友偶然知道了关于我们的事恼羞成怒,好几天不肯好好理睬我。他的这些行为怎么可能不让我伤心、不让我失望?而对于一个看起来他的真正位置只有床的人而言,他对这份感情的坚持又能有多久呢??
所以我没有坚持多久。我只能说,那种境况让我失望——并且无措。
所以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我在梦中告诉寐罗,你不知道如何去爱。
不是我抛弃了纽约,而是纽约抛弃了我。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8.05.03(10:35)|【MN】入世修行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