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NM】夜之陰影
> 【NM】夜之陰影 06
一个白天连着一个夜晚,一个夜晚又接着一个白天。
寐罗似乎逐渐忘记他为什么会住在这里、住在这里又要做什么了。他把尼亚抛到了一边——但这不意味着他忘记了尼亚这回事。实际上他非但没忘记,反而深受其苦。他不知道这到底是见鬼的怎么回事——当尼亚的脸越来越频繁地取代薇薇卡的脸浮现在他面前时。
为了躲开这种要命的感觉,或者为了避免与那张脸的主人正面交锋,他的酗酒加重了。要么下班后直接奔向酒吧,一个又一个层出不穷花样百出的酒吧,反正每个酒吧都有他想要喝的酒;要么就买上一大堆酒拎回公寓,一边看杂志一边喝,一边看电视一边喝,一边抽烟一边喝,反正喝酒的方式随他选择——酩酊大醉仿佛就能使他距离『真相』更进一步。
尽管那个『真相』实际上很可能只是意味着尼亚。
他总是想起尼亚来。并非出于他还想追究尼亚的身份——这个目的似乎稍稍退后了些,而另有一些新的东西开始冒出。他没法解释为什么自己越来越频繁地想着尼亚,甚至有那么一整天他都没想起薇薇卡的事,而以想着尼亚替代。那天他在送快件的时候刚巧路过尼亚在巡逻的街区,当他看到尼亚正和同伴肩并肩地走在街上时,某种怪异感觉顿时油然而生。
他不能解释那是怎么回事。看到尼亚的身影让他没有来由地激动。
他差点把车开上街道,然后成功地成为吸引住尼亚注意力的根源。
但尼亚还是看到了他。当他被堵车搞得不胜厌烦时,他看到尼亚朝这边偶然投来一瞥,随即那名警官露出微微一愣的表情。他不由得有点紧张起来,还夹杂着一些难以辨认的模糊情感——也可能他期待尼亚走过来跟他说几句什么。要知道……呃,堵车太烦人了。
结果尼亚真的走了过来。他在那一刻简直吃惊得要命。
“在堵车吗?”尼亚停在他的车外,并朝他露出招牌式的和气微笑。
“呃,是啊,”他点点头,又看了眼外面的交通灯,“真他妈的见鬼。”
“还没吃东西吧?”尼亚问到。
他点点头,“没,”他简单地答,突然有种莫名的期待,“你呢?”
“正准备找个地方吃点什么,”尼亚看了眼身后,杰瑞正在和来与他们换岗的同伴说话,“要是你现在不太时间的话,”他转过头来看着寐罗,“一起吃个午餐怎么样?”
寐罗只犹豫了一秒便马上同意了,“当然好,”他愉快地说,“不过要你请客。”
两个人最后选择买些快餐食品在车里吃。不是为了节省费用,而是他们都不大喜欢坐在周围一群人的地方在吵吵闹闹的环境里用餐——而他们又没必要为了一个午餐去高级餐厅。于是两人买了一袋子外卖,寐罗将车停在一条行人稀少的路上,简单地解决胃口问题。
今天的天气不错。
阳光明媚,微风柔和,略显干燥的空气里夹杂着花圃里飘来的芬芳。
他们的车停在一排高大的梧桐树下,摇晃的碧绿枝叶间透过一缕缕金色阳光,不时映在车窗玻璃和他们彼此身上。寐罗一手举着可乐,一手拿着三明治朝嘴里塞,眼睛则不安分地在外面四处张望——他也不知道自己想要寻找什么,姑娘们的裙子和冰淇淋小贩似乎都不是他此刻的具体目标。可他在看什么呢??他用力吸了一大口可乐,差点呛住自己。
尼亚的目光马上移到他这里,当他不得不停下来咳了两声时。
他有点脸红,“吃得太快了,”他随口辩解到,“我饿得要命。”
“好几天没有看到你,”尼亚没有理会他的解释,“我以为你搬走了。”
“……喔,当然没有——我付了一年的房租呢,”他说着,又咬了一大口热狗,视线则已经从外面收回,直直停留在尼亚的脸上,“你一直留意我每晚是否在公寓里吗?”
“只是……唔,本能而已,”尼亚耸耸肩,“我总是不经意间注意一些问题。”
寐罗看着他,好一会儿才点点头,“是啊,”他说,“职业病。”
尼亚不由得笑笑,继而抬起眼睛看着他,“那么,你还是每晚喝酒?”
寐罗吃着东西的动作顿了顿,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但很快他又觉得自己实在没有必要欺骗尼亚,为什么要欺骗尼亚?那又有什么意义??“是啊,”他点头承认,虽然多少还是有点神情不自然,“我没什么事做;所以下班之后就喝两杯。”
“我想那不是两杯的问题。”尼亚毫不留情地指出他信口胡编的谎言。
欲盖弥彰。那个警官用某种类似于『我知道一切』的目光看着他,就像在提醒他最好将『杯』这个单位换掉,而改成『瓶』或者『升』一类的。他说不出话。好半天他们两个互相看着彼此,气氛僵得就像刚刚浆过的衬衫衣领——并且还是尼亚警官的衬衫衣领。
最后他屈服了,只能点头,“是啊,不是两杯,”他说,“那又怎么了吗?”
“对身体不好,而且——容易耽误工作,”尼亚看着他,“为什么要酗酒呢?”
寐罗慢吞吞地把嘴里的食物咽下去,一边想着该如何回答尼亚的问题。显而易见,酗酒没有别的原因——大部分是因为遇到了让人头痛的事。一些糟糕的、需要借助酒精来缓解的滥事。但接下来尼亚就要问他那是什么滥事以及帮他想办法解决之类的……他不想那样。他为什么要将自己过去的恶劣行径暴露在今天这样美好的阳光下?这简直是他妈的罪恶。
“因为,”他终于吞吞吐吐地开口,“我——我从小就酗酒。”
尼亚不由得露出一点吃惊的表情。“从小?”他问,似乎难以置信。
寐罗点点头,使劲在心里编着故事,并做出一番漫不经心的叙述,“你看——呃,我的父亲就是个酒鬼,除了喝酒他什么都不喜欢,整天到晚最大的乐趣就是沉浸在那堆酒瓶子里醉生梦死,”这些话倒并非信口开河,他想起自己那个总是醉醺醺的老爸——看来的确有点遗传的问题;否则他怎么会这么对酒着迷呢??简直是没法抗拒的诱惑。“我从八岁感冒时被我老爸灌了点薄荷酒后感觉很好……呃,那味道不错,而且我喜欢那酒的颜色。以后我就常常趁他不在家时偷喝他的酒。开始只是一点,差不多就舔上几下,因为被他发现了恐怕我就会挨揍——后来在我的十三岁生日PARTY上我和同伴们一起喝光了一瓶白兰地。我自己差不多喝掉了其中的三分之二,不过我老爸什么都没说,似乎还很高兴我的表现……”
尼亚睁大眼睛看着他,就像看着一个怀孕了的男人。
说一个谎言就需要用成千上万个谎言来维护——而一旦开始胡编,寐罗发现似乎并没有那么困难继续下去。“我从十四岁开始喝酒,每晚四罐淡啤酒;十六岁的时候开始喝威士忌,到十八岁时已经能够一个人喝掉两瓶;当我二十岁时我想我得控制点,好吧,每晚一瓶——不管是什么酒,白兰地、威士忌、伏特加还是龙舌兰,每晚只喝一瓶。后来我遇到了点麻烦的问题——呃,你知道,一旦遇到问题人们就很容易倾向于自己的偏好……于是我的酒量又加大了,每晚要喝两到三瓶,要是啤酒的话就更多。不过我不大喜欢啤酒,它的味道太淡,完全起不到作用。……这几天我的情绪不佳,所以什么酒都喝,先喝两瓶,再喝啤酒……”
尼亚似乎完全没有情绪吃他的午餐了。他把吃了一半的东西放下,很警地看着寐罗。“酒后驾车,”他像条件反射般地说到,“你知道这后果有多严重吗?你现在是清醒的??”
“要是不清醒我就没法跟你说这些了,”寐罗挑挑眉毛,故意做出一副不以为意的表情,“再说我只是晚上喝酒——早上又不喝。十八岁的时候我拿酒当早餐,现在不了。”
“……寐罗,”尼亚的脸色凝重起来,“你不能再这么喝下去了。这对你不好。”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寐罗说着,为了充分显示出『不过这没什么重要』,开始再次咬起他那个马上就要全部解决完的热狗然后就能找个还得工作的借口溜之大吉。他不想再跟这警官讨论什么酗酒问题了。他每天上班前都要刷两次牙并且还要嚼一大把口香糖。
“毫无疑问,你得戒酒。”尼亚说。用一脸『你被捕了』的严肃表情。
寐罗再次被呛住了。这次大概是面包渣或者生菜叶子之类的在惹祸。
他开始咳嗽,剧烈地、大声地、像要挂掉一样地使劲咳嗽,尼亚则好心地帮他拍背;他真的觉得尼亚是个好警官,简直好得——没法用语言形容。最后还是尼亚把自己那杯未动过就递给他的冰可乐救了他一命,他一口气灌下一大半,终于勉强压住了那阵咳嗽。
“戒——戒酒,”他仍然有点气喘,“我还没到那种地步。我只是……”
“你的酗酒比我想象的还要严重,”尼亚脸上一点缓和的神色也没有,“除了戒酒,没有其他办法能让你恢复正常。虽然你对此不以为意,觉得喜欢抱着酒瓶跟喜欢穿着衬衫没什么本质上的区别——但你得搞明白,穿衬衫还是T恤对人没有影响,而喝酒会毁掉健康。”
寐罗开始后悔住在尼亚对面了。他干吗要送上门去给一个警官当管教对象呢?
“好,好了,我知道啦,”他假笑着,“我会试着控制一下。”
“要是你能说到做到,那就再好不过了。”
这个警官说话就像专挑能刺得他神经一跳的地方。“我会的,”他面不改色地大撒其谎,心里却想着『我会戒酒才怪——我从没考虑过戒酒这个问题』,“呃,我想我得工作了。”
尼亚低头扫了下时间,虽然有些早但还是点了点头,“好吧,工作期间要当心。”
“嗯,当然,”寐罗再次堆出一脸假笑,“我又不是抱着酒瓶开车。”
“那么回来见,寐罗。”尼亚说着看了他一眼,推开车门跃了下去。
他看着尼亚慢慢走远的身影,心里不由得大大松了口气,但很快他又有点懊恼。要不是尼亚突然提起这个令人扫兴的问题,或许他们能花多点时间在一起吃完这顿午餐;他实在不应该纵容尼亚在这里胡扯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他应该设法打探出尼亚的家庭背景什么的,好让这次偶然得来的清醒谈话有点意义。结果他们两个都没吃好——尼亚几乎就没吃什么,那杯可乐还给了他。他端起尼亚那杯可乐再次用力狠吸一口,然后第三次被呛住了。
这天晚上下班后,寐罗还是稍稍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去酒吧?
他左顾右盼地走在回家的路上,一边寻找着有什么新奇的酒吧——这里的酒吧早都被他踏遍了,他比较爱去的是街角那家七号酒吧,那里面的马丁尼都会用新鲜的樱桃,鸡尾酒的分量很足,口味各异的力娇甜酒也是他的最爱;或者那家红石酒吧也不错,那里的黒啤大概是这片地区里味道最鲜的,并且买四扎赠送一扎,有时他能多拿到一扎赠送的——专门负责接啤酒的小子已经跟他很熟了;偶尔他也去巴比伦酒吧,还是芭芭拉什么的——那里的音乐不错,而且会为客人存酒,一次喝不完可以下次继续喝,虽然他没有一次享受过这种服务,每次他都能把那些酒一点不剩地全部灌下肚子——另外那里的客人也没有其他酒吧那么烦。此外还有西部酒吧、霍普顿酒吧、雪松酒吧、中间酒吧等等……现在的酒吧可真是多。所以酒商都很赚钱。没有不泡酒吧的男人,不管已婚还是未婚、年轻还是年老,酒吧永远是男人最好的归宿——当然,尼亚那样的人除外。他就没见过像尼亚那样一本正经的家伙。
在内心里挣扎一番,寐罗还是决定买点酒回家去喝。
因为一旦坐在酒吧里他就没法控制自己了——当周围的人都在畅饮畅谈,音乐又那么地诱惑人,就像在叫喊着『喝吧!喝吧!使劲地喝吧!』你往往没法不让自己跟着他们一起就这么放纵下去。所以他还是一个人在家里喝比较好。他可以稍微控制一下——比如少喝几罐啤酒之类的。寐罗转身进了一家便利店,买了两瓶杰克丹尼,一瓶苏格兰麦芽威士忌,一瓶樱桃伏特加和二十罐啤酒——他决定将这些当作他一周的分量。虽然实在是太少了点。
结帐的时候那个女孩似乎很想要他的电话号码,要是他问她是否能跟他回家的话,大概她马上就会扔下这个店毫不犹豫地跟他走;但他现在没这个心情。等他有心情的时候……
好吧,他什么时候才会有心情呢??
他已经好久没和女人亲热过了。
大部分时间他都在和酒瓶亲热。
寐罗拎着一大袋子酒回家了。等他进了门,脱掉衣服洗过澡然后把自己扔在沙发上时,一整天工作的疲倦全都涌了上来,他的手臂酸痛,小腿抽筋,脑袋里满满当当地都是纽约的大街小巷——他觉得自己的大脑就像地图一样。接着寐罗顺手拿过那瓶威士忌,一边拔出了瓶塞一边打开电视机开始寻找体育频道。等到他找到自己想看的棒球比赛,同时舒服地灌下一大口味道奇棒的威士忌之后——一切关于戒酒的念头马上就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还有什么滋味比这更享受呢?他满心愉悦地想着,球赛,酒,一个人的公寓。
等他想要找个人来过夜的时候他只要翻翻口袋,就能摸出一大把写着号码的纸条——他就像播打热线电话一样随便找个什么人,报出自己的名字,然后只管等着就是了。他有足够经验保证那个中奖的家伙会用最快速度扔掉身边的一切工作和伙伴跑过来爬上十二层楼。
或者今晚找个人来吧。他将手伸向面前的矮桌——『候选者』聚集地。
但还是等会儿。寐罗想着,先喝够了酒再说。现在他还不想和谁一起分享这种天堂时刻——再没有哪一刻能比现在更让他乐意感激身为上帝的子民。他一边喝着酒,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屏幕,那些奔跑或是击球的队员逐渐成为他的整个视野范围。一瓶酒不知不觉地喝完了。他顺手拿起第二瓶,接着第三瓶……当寐罗开始觉得骨头发软时,他想着他该去打电话找个伴来陪陪他了。好吧,虽然这种状况下他有点怀疑自己是否还有精力做……
寐罗拿起手机,从桌上随便摸了张卡片开始拨上面的号码,当对方接通时他愉快地说,“呃,你、你好——我是寐罗,我想找个人一起享受今晚……呃,我的地址是……”
他说完之后便立刻扣上手机,然后趴在沙发里一动不动地等着。
而对方来得比他预想的要快——不止是快一点点,是快了很多。几乎没出一分钟,他就听到自己的房门被敲响了。一时寐罗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怎么可能?除非对方一直站在他的公寓下面,接到他的电话后只消做个电梯上到十二层,否则怎么可能会这么快??
……但也许没准对方刚好正在附近晃荡着,好吧,那也不足为奇。
这就是所谓的『纯属巧合』——但这个巧合不错。总比迟到要好。
于是寐罗深吸口气,费力地从沙发里爬起来,踉踉跄跄走过去给他待会儿的床伴开门。当他打开房门时,他看到一张熟悉的脸,“薇……”不,不对。一个声音在卖力尖叫,那种感觉就像有什么东西在使劲抽着他的耳光,那不是薇薇卡!有台发动机在他脑袋里轰鸣。那是……“……尼亚?”他口齿不清地说到,拼命想要稳住自己摇来晃去的身体,“尼……”
那个男人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你又喝酒了?……你喝了多少??”
他想要说自己没喝多少,刚伸出一直扶住门的手臂试图比划一下,失去借以支撑的身体便如同被砍倒的树一样猛地歪了过去——还好尼亚把他接住了。他一条手臂搭在尼亚肩上,另一条拼命想要找到一个稳固的支点,最后摸了半天只好扒住尼亚的另一侧肩膀。“没事,”他还没忘记待会儿还有个床伴要来的事——让尼亚撞见就太不好了。“我——我没事,我一点、点事都没有……呃,我要回——回去,那个……待会儿还有朋友来、来找我……”
“朋友?”尼亚反问,“是那个被邀请和这个醉醺醺的你一起过夜的朋友吗?”
他花了两分钟才勉强明白尼亚在说什么,接着又用两分钟思考哪里很奇怪,最后他终于发觉问题出在哪里——“你怎么知道?!”他惊讶得口齿都变清晰了,“你怎么——”
“虽然我不想扫你的兴,”尼亚盯着他,“但你邀请的是你对门的邻居。”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8.05.18(18:54)|【NM】夜之陰影コメント(4)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额```
总算有了恋爱的feel了```
From: 恋№缘 * 2008.05.20 11:48 * URL * [Edit] *  top↑

哈哈哈~~~樓上我也是這麼覺得XD
From: 專萌小M * 2008.05.20 16:36 * URL * [Edit] *  top↑

哦!My God !太丢脸了
From: 傀儡吸血鬼 * 2008.05.25 12:09 * URL * [Edit] *  top↑

小M犯了个让他自己感到很糟糕的错误...但是在偶们看来,这是个美丽的错误(桃心...小M你要多多犯错...)
From: SKYLEE555 * 2008.06.01 21:57 * URL * [Edit] *  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