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NM】夜之陰影 07> 因為愛II【NM】夜之陰影
> 【NM】夜之陰影 07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看在他醉得这样彻底、甚至没法正常说话的份上,尼亚没有跟他计较。而他也没心情再打电话叫谁过来跟他共渡良宵——他乖乖洗了澡,在尼亚的冷眼旁观下爬上床躺好。那让他觉得自己就像个小孩子,在父母的逼迫下不得不按时上床——虽然他还想再玩会儿。
现在只有晚上十点钟,差不多刚好是他喝得正带劲的美妙时刻。而今晚他却要在每晚的黄金时分被迫就寝,对寐罗来说这种逼迫简直是残忍。他暗自在心里咒骂着自己的愚蠢——为什么竟然拿了张尼亚的名片呢??有那么多的可能、那么多的机会,他拿不到它。结果他竟然准确地一把抓起了尼亚的名片。见鬼的『纯属巧合』。他恨这样的巧合。
“我睡觉了,”他无精打采地拉着毯子,“谢谢你让我准时睡觉。”
“要是你再这么下去,”尼亚说到,“就有必要采取一些措施了。”
“……措施?”他马上从枕头上抬起脑袋,“什么——措施??”
“等你明天清醒过来再说,”尼亚没有理会他的惊讶,“睡觉吧。”
“我很清醒!”他急忙叫到,一把抓紧尼亚的手臂,“嘿,别走!!”
“我想你最好睡觉,”尼亚将他的手放回去——这让他立刻记起那天不停推开自己的那只手,他不知道那是现实还是睡梦,但此刻熟悉的感觉让他意识到那的确是发生过的。“我还有些工作没有做完,”尼亚解释到,“如果明天能有时间,刚好你又没喝酒的话……”
“今天不行吗?”他打断他,“我已经足够清醒了——你看,我刚才还洗了澡!”
尼亚看着他,似乎非常无奈;最后那个男人总算点点头,说到,“我想你最好找个治疗中心进行硬性戒酒——显然你没办法依靠自制力摆脱酒的诱惑。难道你想就这么下去?”
治疗中心??寐罗顿时一个头两个大。他绝不想去什么治疗中心。
那种地方与精神病院有区别吗?没有吗??……
不,不行;绝对没门。他才不会去什么见鬼的治疗中心进行硬性治疗——他自己也完全能够。要是他不想喝的话,他就能不喝。他不是酒鬼。对,他得让尼亚明白他不是酒鬼——他很正常。就像正常人一样。不,不对;他原本就是个正常人。是的,他哪里不正常了??
“我不去,”他马上说,并且比刚才更加清醒,“我用不着去那种地方。”
“是啊,每个醉醺醺的人都说自己没醉,每个酗酒的家伙也都说用不着治疗——难道你还不能足够认识到这种状况有多糟糕吗?”尼亚不为所动地看着他,“我能保证再这么下去你会丢掉这份工作。要是你不想落到那种地步,最好快点把这个坏习惯去掉。……不仅仅是为了保住你的工作,你更应该认识到这对你的身体损害有多严重。难道你不明白吗?”
“去治疗中心!”寐罗怪叫着,“是啊——我去了,然后我就有去无回了!!”
尼亚哭笑不得。“有去无回?”他摇摇头,“就我所知回来的有不少——而且他们大部分还恢复得不错。你知道这比戒毒要简单得多了。呃……我想,大概你没有吸毒吧?”
他宁可自己有嗑药的习惯,好吓唬吓唬那个警官。
但现在寐罗没有心情开玩笑,他只是直直盯着尼亚,“没有,当然没有,”他说,“而且我也不用去那种地方只为了能摆脱掉一个小小的毛病——是的,就是一个小小的毛病,这跟一个孩子喜欢在写作业时咬铅笔没有什么区别。我只是咬得多了点而已——”
“你要是非那么比喻,”尼亚不客气地打断他,“你就该是一只鼹鼠了。”
“哦,”他古怪地扬扬眉毛,“……你干吗不说我是一台刨木机呢??”
“行了寐罗,”尼亚皱眉,“我不想跟你争执。我提出这个建议只是为了你好——”
“我自己知道该怎么对自己好,”寐罗哼着,“不过还是谢谢你的关心。”
尼亚站在那里,一时被他的硬性拒绝搞得哑口无言——看起来似乎有点无计可施。于是尼亚点点头,没有再为这些而吵闹不休,“那就算了,”他说,“既然你知道怎么对自己好,就按你的想法去做吧。另外我想我有必要把我的名片拿回去,实在不行你就拨911。”
“我不是故意的!”寐罗马上大叫起来,“喂你拿走名片那我想找你怎么办?!”
“不是告诉你拨911吗?”尼亚说着,转过身,“快睡吧。”
“嘿,嘿!”寐罗跳下床一把拽住尼亚的手臂,“你不能……”
你在干什么,寐罗?
脑袋里猛然跳出一个炸雷般的问题。
你在干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
寐罗看着自己紧紧拽住尼亚的手,以及对方明显充满困惑的眼神,不由得一阵惊慌。他迅速放开尼亚并缩回手,费力地吞咽了下口水,“那个,呃……”他想要说点什么,但他该说什么呢??他的脑袋里近乎一片空白,甚至连刚才的伏特加是什么口味都想不起来了——不,等等。他觉得他能想起来,虽然这跟回忆从小到大吃过多少板巧克力的困难不相上下。他不安地舔着嘴唇,一边盯着尼亚的眼睛——薇薇卡。那就像薇薇卡透过尼亚的眼睛在悄悄凝视着他,让他难以抗拒那双眼睛里流露出的丝毫感情——即使现在对方并没什么感情。
尼亚摇摇头,叹了口气,将名片放回他的手里,“好了,去睡觉吧。”
他仍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只是像个泥塑一样站在那里,抓着尼亚还给他的那张名片,看着那个男人转身走出他的房间——直到一声门响,他的房间里陷入一片空前的沉寂。
接着他在那里站了很长时间,几乎都要忘记自己是谁又在干什么,像是完全变成了一个不会动的人形塑像。这么过去之后很久,寐罗才回魂般地转过身走到床边,又呆立了一会儿才直挺挺地坐下去,接着躺在床上,动作僵硬,头脑发滞。他觉得他该闭上眼睛睡觉,然而见鬼的是他的大脑根本无法指挥眼睛做出闭上这个动作,只能像条鱼一样死死睁着眼睛。
他就那么躺在那里,盯着天花板发呆,想着一切他现在能想到的事。
伏特加的味道想起来了,吃过多少板巧克力仍然没法计算;他记得今天中午和尼亚一起吃了顿简陋的午餐,气氛不能用好或糟来形容而是很怪;他也记得自己为什么要搬来这里,并且毫不费力地再次想起薇薇卡——薇薇卡,唉,薇薇卡。他又一脚跌进了薇薇卡的坟墓。恐怕这个晚上都没法再爬出来。薇薇卡的名字像一张巨大的网,一瞬间把他缠得紧紧的无法挣脱——他的眼前浮现出无数张薇薇卡的脸,耳边轰鸣着她的名字,就像过去的那些噩梦。
他感到恐惧极了。并且那些还在越来越可怕地朝他迫近,就像要活活扼死他。
寐罗猛地从床上弹起身体,然后急匆匆跳下床跑到客厅里,四下寻找着。直到他在沙发下面摸到那些还没来得及喝掉的啤酒,寐罗似乎才大大松了口气,而后他重重地坐了下去,一边顺手拿起啤酒罐拉开拉环——随着轻微的啪的一声,那股恐惧被成功地压抑住了。
好,好极了。寐罗想着,一边将冷冰冰的啤酒灌下肚子。
直到两罐啤酒下去,寐罗才感觉好多了。他真该为酒唱首颂歌——好好地赞扬一下这种美妙的东西,帮助人类摆脱恐惧、不安、孤独、悒郁和悲伤,酒是万能良药,酒是神赐之物,酒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发明——他简直找不到比酒更好的东西了。他满足地叹了口气,又拿起一罐啤酒打开,顺便将那些纸条一并扫进垃圾桶。床伴?!酒就是他一生的最佳伴侣。
寐罗想大声地说点什么,但是说什么呢?他像个忘记带稿的演讲者,站在沙发上却没有半个字可说——接着他喝了一大口啤酒,一边起劲地转着脑筋。“我说,”他摇摇晃晃地说,“哼,你这个——这个家伙,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我比任何人都——都知道你!!”
房间里没人回应他,这让他感到很不爽。于是寐罗跳下沙发,将他那些酒瓶子全都收罗起来一只只码放在地板上、桌子上、柜子和窗台上,直到把那些瓶子全部摆好,他才满意地点点头,转身回到沙发上站直身体,但很快又坐了下去,他头晕得几乎没法站稳。
他有一百多个听众。它们身材各异高矮不一,唯一的共同点是全都空空荡荡。
寐罗坐在那里看着它们,一边起劲地消灭着啤酒,好为自己继续加听众。
“听着,”他再次开口了,一脸满不在乎的表情,“我都知道——你有什么好得意的?!不过是个警官而已……哼,要是我想当个警官,我会比你更出色!那有什么困难的??”他再次解决了一罐啤酒,将罐子随手朝后一丢,听着它砸在地板上发出空空的声响,“难道你觉得你就比我好吗?我打赌你宁可像我这样能痛痛快快地喝酒。……你不想喝酒吗?”他将第四个易拉罐打开,仰头灌了一口,然后抬起手臂蹭蹭嘴角,“没有人不爱喝酒——喝酒是多美妙的事!!……瞧瞧,你穿着一身警服,搞得自己连想做的事都不能做——不,不对,是根本没有想过!可怜的——可怜的家伙,瞧你这么的悲惨……循规蹈矩的人真没劲……”
他把那罐啤酒也灌下去了。然后寐罗去洗手间。
当寐罗洗手时,他在镜子里面看到那个醉眼迷离的男人——喝醉使他的眼睛异常明亮,仿佛能够洞悉世间一切真理似的,无所不知。他感到很愉快,觉得自己像个先知一样伟大。于是寐罗拿起毛巾随便擦了擦,转身晃出浴室拿了几罐啤酒又晃回来,坐在洗手台上,对着镜子里那个男人拉开易拉环,“喝酒,”他朝镜子里满脸笑容的男人说,“别理那个傻瓜!”
他看着对方灌酒,一口气灌下足有一半,然后放下啤酒深吸口气。
“啤酒一点都不好,就像水一样,”他咕哝着,“但现在只有啤酒了——凑合吧。”
过了一会儿,他又感到迷糊起来,“我好像买了一周的酒但是为什么……呃,怎么只有啤酒了?”他看看自己手里的易拉罐,好半天才咕哝了一句,“难道我都喝了??……上帝啊——我可真是个——呃,酒鬼!”他看到镜子里的人又喝了口酒,“见鬼的,别再喝了!”他说,并且恼火地看到对方还在灌酒,“你还在喝!”他气得大叫,“你简直是疯了!!”
镜子里的人不管不顾地把那罐酒干了,接着拿起另一罐,动作连贯地打开——就像一个经验丰富的流水线操作工,无须经过大脑就能顺畅地完成工作,简直是个灌酒的天才。
接着寐罗一手举着一罐啤酒走了出去,坐在沙发前面的地板上,空出一手打开了电脑,等着系统启动之后,他建了一个电子邮件,打算给尼亚写信。“我得让你知道,”他哼哼着,“你的处境有多糟糕——看吧,可怜的警官!没有人关心,没有人爱护……你做了整个纽约的守护者,但纽约能给你什么呢?其他人又给你什么呢?除了给你一堆又一堆解决不完的大麻烦烂摊子——哼!让你一辈子都没法摆脱……瞧瞧生活里这些乱七八糟的……呃……”
他从裤子口袋里抽出尼亚的名片,按照上面的地址将字母一个个敲进去。
“尼亚,”他一边写一边念,“这个世界上没有比你更可怜、更无奈、更虚伪的家伙了。我知道,并且比任何人都知道——你是个多么凄惨的人。你整天戴着一副面具生活,给所有人展露出根本不是你的那部分。你为一群你根本不想与之打交道的人服务,然后得到一箩筐你根本不屑于的赞美和称颂,”他拿起啤酒吞了一口,又接着写下去,“你想要什么呢?你能说出你到底想要什么吗?你能肯定地说这些就是你想要的吗??……不能,别试图否认——你不能。你在舞台上卖力地演戏,赢得一片叫好声。但那有什么用呢?你根本不需要喝彩,也不需要别人的肯定或是否定——你什么都不需要,然后你却为你根本不需要的东西卖命。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对此你有什么解释吗??……”他停下来,再次喝光啤酒并捏扁了那只罐子,摸到旁边的烟盒抽出一根点上,慢吞吞地吸了一口,仰起头对着空气缓缓吐出那口烟雾,而后转动着脖颈让自己舒服一点,接着抬手删掉了最后两句话。他对着屏幕抽着烟,好一会儿才又继续抬手敲打起键盘来,“不过没关系,反正你已经习惯了这样。你已经和你那张完美的面具融为一体——很快就会完全变成那样的人。你会逐渐失去……”他皱紧眉头想了一会儿,很快把这句也删掉了。“反正人们自始至终认识的也只有你的面具,所以这倒没什么不好。于是自始至终你就是所有人心里的那个尼亚——尼亚警官。尽职尽责无可挑剔的尼亚警官。……但是你不觉得这很可笑吗?从没有人知道你真正是什么样子!”他感到很愉快,但他实在是喝不下去了——所以寐罗只是一个劲地抽烟,把客厅里搞得烟雾缭绕就像火灾之后的树林,“尼亚警官像个陀螺一样旋转着;而尼亚马上就要从世界上消失。但没人会为他的消失哀悼。……真是荒唐——你怎么为一个从不存在的人哀悼呢??”
寐罗像完成了一个重大任务那样高兴,接着把邮件发送出去。
但刚刚送出邮件他便想起自己忘记署名——算了,那不重要。谁知道尼亚会不会对这封邮件在意。不过就算他不在意也没关系,寐罗已经说了自认为该说的话,至于尼亚有何反应那就是尼亚的事了。他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刚站起身就踩到酒瓶上,重重地摔了一跤。
当寐罗终于从那场灾难般的醉酒里醒过来,他发觉自己躺在客厅的地板上。
周围都是啤酒罐——此外还有一大片空酒瓶,非常壮观。壮观得吓到了他。他连忙翻身爬起来坐在地板上,揉着发酸的眼睛看着四周——那些酒瓶们乖乖的、有秩序的、异常忠诚地围绕在他周围,呈现出一幕众星捧月的场面。如果忽略距离他最近的那些东倒西歪的空啤酒罐的话。大片阳光透过窗户洒进客厅,为那些空荡荡的瓶子罩上一层美丽而清的晨光,使得那些亮光闪闪的瓶子看起来就像一片静止不动的士兵——或一群姿态优雅的窈窕女郎。
他完全被这不知如何造就的阵势吓到了。难道这里上演酒瓶总动员啦?
继而他感到头痛。不是普通的那种阵阵刺痛,而是非常清晰的……昏昏地涨痛。额头。异常明显的疼痛。他伸手摸摸额头,马上痛得龇牙咧嘴差点叫喊出来。接着寐罗慌忙爬起身跌跌撞撞走到浴室——他在镜子里看到自己的额头已经肿了,并且还有干涸的血迹。怪不得它在痛。流血不会痛才怪!寐罗恼火地盯着里面那个模样狼狈还磕破了头的男人,想要揍他又没法出手——昨晚他到底喝了多少竟然喝成这样?他什么都不记得了。他的记忆只截止到——到尼亚离开。……是的,昨晚尼亚来了。来了又走了。然后他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寐罗拧开水龙头,一边洗脸一边唉声叹气——看来他的确要控制酒量了。
当他不小心碰到额头的破处时,他痛得直吸冷气;寐罗马上转身冲出去找医药箱,结果刚冲到客厅就再次踩上啤酒罐摔了一跤,摔得他全身都要散架了。寐罗费力地从地板上爬了起来,小心翼翼绕开那些酒瓶子走到柜子那里找到医药箱,见鬼的他找不到消毒水,也没有药用纱布。寐罗徒劳地翻了好半天,最后索性将箱子里的东西全部倒出来——一大堆的药片胶囊和维生素片,偏偏没有消毒用品。寐罗恼羞成怒,气呼呼地踢开箱子,决定去买药。
这副样子大概是没法上班了。他郁闷地想着,待会儿请一天假算了。
当寐罗推开房门准备出去时,如此之巧的是对面的门也开了。还未等寐罗反应过来,他已经看到尼亚穿戴整齐地从对面公寓走出,并在看到他的同时不由得一愣,“你怎么了?”
半分钟之后寐罗才意识到对方在看他的额头,他伸手碰了碰伤处,马上痛得叫了一声。“没什么,”他使劲忍住痛回答——就像拼命忍住不哭的小女孩一样,“我摔破了头。”
尼亚皱了皱眉,走过来察看他的伤势,接着叹了口气,“已经肿起来了,”他说,“过来吧,我帮你上点消毒药——至少让它消消肿,难道你摔跤之后就任由它这么肿着吗?”
“我正打算去买药。”寐罗嘟囔着,但还是乖乖跟在尼亚身后回了那个男人的公寓。
“现在才想起买药?”尼亚冷哼一声,“你该不会不知道药店是24小时营业的吧?”
“好吧好吧——我喝多了,完全不知道自己摔跤这回事,这样说你满意了吗?!”
“……什么??难道昨晚你又爬起来喝酒了?在我离开之后??”
“大……大概是这样吧,”寐罗心虚地支吾着,“……我也不记得了。”
尼亚没对他的行为给出任何评论;但沉默似乎比什么讽刺都更尖锐。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8.05.18(18:53)|【NM】夜之陰影コメント(8)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喝醉酒后的寐罗做的事情真有趣啊,哈哈

酒鬼寐罗,咖啡鬼尼亚~~
From: hw * 2008.05.20 16:58 * URL * [Edit] *  top↑

喝醉的梅洛說出了尼亞的內心啊= =....
真是太神了.....

From: 專萌小M * 2008.05.20 17:56 * URL * [Edit] *  top↑

期待尼亞的觀點敘述....
From: 專萌小M * 2008.05.20 17:56 * URL * [Edit] *  top↑

K大越来越倾向与缓慢的节奏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居然觉得这文满温馨的```
From: 恋?缘 * 2008.05.20 18:43 * URL * [Edit] *  top↑

虽然进展很缓慢,但更新的确挺快的……
啊啊啊,其实梅罗有着最锐利的眼神啊……然平日不表现出来的说

……不过,我很疑问为什么梅罗那样子喝酒还不会酒精中毒??= =|||
From:  * 2008.05.20 19:16 * URL * [Edit] *  top↑

{阿!!!!!!!!!!!!!!!!M你瘋掉了!!!!!!!!!!!!!!!!!住手!!!!!!!!!!!!!!!}

以上是小妹剛剛看M打郵件的反應...{某::真丟人哩`!}

難道K大打算作虐M文了?!?!?!?!?!?{巴飛}

跟樓上的留言::為甚麼M那樣子喝油還不會酒精中毒的呢?!

K大更文更得好快哩...要保重身體哩...
From: ManDy * 2008.05.20 23:01 * URL * [Edit] *  top↑

太精辟了!我只能这么说了
From: 傀儡吸血鬼 * 2008.05.25 12:14 * URL * [Edit] *  top↑

梅罗对着镜子喝酒那段真的很萌啊~
喝酒导致脑残......吗?
From: SKYLEE555 * 2008.06.01 22:13 * URL * [Edit] *  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