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NM】夜之陰影
> 【NM】夜之陰影 11
尼亚觉得事情有点蹊跷。他本以为会立刻收到那个出言尖刻的人的有力回信,却想不到等了许久也没有等到丝毫音信;仿佛那个人已经忘记了他的存在,又或者只是出于一时无聊而给他发了那么一封口气嘲讽的东西捉弄他,之后便又悄然退后,再次隐匿起来。
他却为那封邮件疑神疑鬼了许久,甚至总是觉得有人在他身后悄悄地跟踪。
被人窥探私人生活的感觉糟糕透顶。何况还是像他习惯了独自一人的人。他不明白这里有谁会对猜测他的一切感兴趣——如果的确有那个人的存在,为什么他竟一点感觉都没有?这怎么可能呢??……他感到不可思议。同时又很不甘心地承认那个人隐藏得实在完美。
他从未想到会有人盯着他。这简直就像纽约再也不会出现犯罪行为的可能性一样低。
那封邮件几乎把他的平静全都打乱了。好几天他不能正常地过他的生活。他总是走神,在巡逻或帮助他人时,在和同伴交谈时,在买东西时,在发呆时,在整理档案时,他总是会不由自主地环视四周——觉得有人在他的背后紧盯着他,或许又在准备挖掘关于他的其他,就像准备拿他当作模本一样进行分析,并且随时拿着一个本子记录他的一举一动。
当他想到这些,他感到恐惧极了,如芒在背。
此时尼亚才发觉自己有多么抵触被他人注意。
他讨厌崭露头角。他讨厌哗众取宠和出风头。在他的行为里不存在丝毫与『表现自我』有关的词汇,他也不会习惯于在他人面前显示出自己有多么与众不同。但事与愿违的是偏偏他的所作所为总是将他打上『特殊』标签。他不得不接受他人给予他的特殊看待的目光。可那又怎么办呢??他就是不能说服自己去参加那些在他眼里纯粹是浪费时间的集体活动、也不能接受随随便便与谁约会和打电话以证明他在交往方面毫无障碍。他知道他并没有障碍;他仅仅是不太喜欢那样。他不觉得和另一个人一起吃顿正餐或喝杯咖啡能够创造出什么。
创造。这是个奇怪的词。但这是个伟大的词。他仰慕从事『创造』的人。
如果不是有这种行为的存在,人类又怎么可能能够发展到拥有现今一切?
他所知道的最令人鼓舞的事实是,人类无疑是有能力来有意识地提高他自己的生命的。
但接踵而至的便是他对于自己的灰心和茫然。他又能创造什么呢??
他所能做的也不过是随时给予人们以必要的帮助而已。
维护秩序,打击犯罪;比起创造,这更切近于『维护』。他渴望自己能创造出什么,能为这个世界带来什么、贡献一些属于他自己的东西。在他阅读的过程中,他喜欢并且为这些作者们的『创造』而着迷,甚或感动。但他却不具备同样的能力——如果他也能像这些作者一样创造出净化灵魂的东西,该有多美妙。也可能过于较真了。他的偏激想法。
但这种想法能说明他是功利主义者吗?有时候他跟自己争辩,一定要为这个世界创造出什么才能证明他的存在是有意义的、并与他人不同的吗?如果他不能呢??……很多人在这世上并不从事什么创造性的工作,创造者是少数,如果将创造这个词以狭义来概括的话;但也可以认为每个人每一天每时每刻都在创造着——创造属于他自己的人生。这应该是广义的并且算是宽容意义上的创造。不管每个人在做什么,也不管他们所作的事情意味着什么。
无论如何,他总是为这些念头感到沮丧。
在他能够意识到自己渴望某些东西却又没有能力达到、而同时还要以另一种方式活着,做着一些非常正确却无法抓紧他的情绪与内心的事情——他觉得这样的生活有意义,却不是他想要的。但又能怎么样呢?他不能保证,去争取他想要的生活就能得到一个好的结果——那很有可能连现在这样都不如,甚至差得远。他没法创造什么。他只能当一个维护者。
他只能创造属于他自己的人生。即使这种人生与大多数人都一样,是种摹本。
到处都是摹本,到处都是影子,到处都是似曾相识的声音和行为。
或者因为到处都是同样的人类。他也一样。他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有谁是特殊的?那些特殊的人所作的也都是最为正常的举动,只不过那些比常人更加坚持、更富激情。而他无法对自己的现状抱有激情。不管是他天生缺乏这种感觉也好、还是现在的一切不能引起他内心深处的触动也罢。不管是什么。他活着,过着普普通通的日子,像个能动的模型。他总是在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希望生活能有一个巨大的转变,但一天又一天他却总是遭受失望。
他失望了。
不是对于他的人生,而是对于那封邮件的发出者。
他原本以为那会是个特殊的人。他原本以为对方还会跟他说些什么。他原本以为自己竟真的在意外中得到上帝的眷顾——让他得到一个奇特的交流者,即使对方对他抱有完全不算友好的想法。但总好过现在这样千篇一律的日子。他厌烦了。但同时还在若无其事地撑着。
为什么他要仅仅为自己不能做什么而苦恼万分?在其他人大多这样时??
而现在,他已经整整一周都没再得到关于那人的只言片语。开始他感到焦灼,就像一个已约定好要见面的朋友却迟迟没有露面一样,他一遍又一遍地查看邮箱,就像坐在咖啡厅里的人一次又一次地抬腕看时间,一直不肯相信对方不会如约出现的状况;直到最后,他逐渐失望和放弃,渐渐意识到自己像是被某个恶作剧的家伙随手耍了一把,失望的同时他又感到不安,觉得自己的生活好像被谁监视和记录着——而那个人自然不肯给他展示窥探的结果。
强烈的不安全感噬咬着他的神经。但他已经本身是个警官,无法再求助于其他什么人。何况他也不习惯于去求助别人。他觉得这只是一种本身性格而已——他不喜欢别人插手自己的事,不管对方出于好意还是无意,也不管自己是否真的需要他人的帮助。他的自我意识感过于强烈,强烈得无法接受任何人靠近他身边的行为,否则就会引起他的极度警。并非是说他对靠近他的人抱有敌意,而是一旦他成为他人的帮助对象,他就像不由自主地处于一种被关注的状态——那让他不舒服。但这种状况怎样才能彻底解决??除非他是个隐形人。
他不可能是个隐形人。再说,隐形也有隐形的痛苦。
也许更多时候他还是乐意以这种显形的方式存在着。
在尼亚已经差不多放弃再去查看邮箱后,他想起之前寐罗邀请他一起看电影的事。那天刚好是他收到邮件的转天,所以他没心情去应付寐罗的邀请,他拒绝了。不过既然现在他已不打算再期待回信,他便去敲了寐罗的房门——就像必须要回以对方一个人情似的。
有人规定他为了不让寐罗失望而必须和对方看场电影吗?
他对电影一点兴趣都没有。
但他本能地觉得他就是该那么做。为了弥补那天他的过失(这算什么过失?),他最好能够和寐罗看个电影,以免他总是想起这事而挂念于心,没法忘记。人的心理可真是古怪。但他没办法改变这种古怪——也不想改变。为什么要改变?改变就是好的吗??
他去看了。并且间接地知道了寐罗这样颓废的理由。
好吧,虽然他实在很不屑爱情这类话题,但他还是虚伪地试着安慰了寐罗,即使他实在不大擅长——他告诉对方忧伤也无济于事,这种安慰普通得能够让人转眼就忘,也不会具备什么超强的效力,连寐罗都说他的安慰只让他的情绪更加恶劣。早知如此他就该保持沉默。或者他就直接告诉寐罗,他完全不觉得为一个死去的前伴侣这样痛苦有什么意义。
太冷血了。这种话。不过他心里想的更冷血。他感到寐罗是个很空泛的影子。
他很想拿寐罗为爱情痛苦一事而大肆嘲讽——即使残忍,但他很想这么做。他想要说,为一个女孩而这样折磨自己的行为实在愚蠢。或者,爱情根本不值得人们表现得如此。不过他似乎没什么立场这么说。他本身并没有经历过爱情,所以他并不具备这个发言权。
爱情。多么愚蠢的感情——把全部的情绪都系在另一个人身上,完全不符合正常规律。被爱情操纵的人就是迷狂者。他一点都不想被那种莫名其妙的感情侵蚀——那会让他不再是他自己,而变成另一个他完全陌生的人。他没法想象自己对谁着迷,那种情况不可能。
是的。不可能。完全不可能。……但那个来信者到底是谁??
尼亚苦恼极了。有人在盯着他,有人很了解他,有人看他就像隔着一层透明的玻璃——而他看那个人却在玻璃的另一面——完全看不到对方的那一面。对方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人,他完全没有半点认知。他对着一个巨大的谜一样的人物,忍受着被研究的恐惧心理。但他的公寓里没有监视器。他的电话上也没有窃听器。周围一切都显示出他并未受到威胁。
没有,什么都没有;但这才是最可怕的。
你怎么能够想象一个没有半点疑点的生活里却豁然冒出意外?
这又像一个人无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不知道自己的无知。
想到先前他的确『无知』——甚至被人看透心思仍然浑然不觉,他更加紧张。尼亚甚至想要逃离这种生活了。可为什么呢?又是怎么回事呢??他想要搞清楚,而他本身的一部分似乎又完全对这事毫不介意。那个声音说,管他怎么样。那个家伙爱做什么就做什么吧——为什么要惧怕被他人窥探呢?人类本性中应该具有渴望得到他人注视的情绪,否则为什么你要这样期待对方的回信,甚至为得不到回应而倍感失落呢??……这个声音可真无情。
但无情的也是最真实的。他挫败地承认,他的确是在期待着那个人的回应。
即使只是一句话。一个词语。一个字母。可为什么对方杳无音信?
他抱着失望和沮丧的情绪去看了部电影。即使他在那里坐着,他的心思却早已跑到不知什么地方的地方——完全不见踪影了。他心不在焉,对于寐罗的状态也不予关心。他一直在想着发信者的事,怎么可能有心情去看电影和跟寐罗谈话?他是抱着完成任务的想法来的。
不过他还是和寐罗说了点什么;他说……
他不太记得了。他也不知道自己当时都说了些什么。就好像他根本没说过。
后来他们谈到寐罗女友的事,之后有一阵沉默。接着他们又看了一遍电影。
他回到自己的公寓时已经很晚了。他洗了澡,喝了杯咖啡,犹豫着是再看会儿书还是就这样直接去睡觉。当他犹豫的同时,咖啡的作用已经开始生效。于是尼亚再次坐在书桌旁,拿起一本小说集看了起来。后来他不知不觉地睡着了,再睁开眼睛已经是早上六点钟。
尼亚努力说服自己像过去那样生活。虽然他知道已经不大可能如此了。
他没去看邮箱。打开之后全无音信的页面让他有种难以排遣的烦闷感。他讨厌这样。他讨厌这种被其他人吸引住神经却又得不到回应的状态。就像一只老鼠,被猫任意地捉弄玩。要是让他逮到那猫的话,它死定了。他好几次暗自咬牙切齿,恨不得把那混蛋杀之而后快。他开始将身边所有的人都悄悄设想成那个神秘的来信者——虽然他们每一个看起来都不像。不过那又怎么样——既然他习惯于用面具示人,他也不会单纯地认为别人就以本来面目对待他;任何一个人都可能会是那个来信者,尤其身边与他朝夕相处的同伴。要是他们当中的谁想要了解他、窥视他,那似乎没什么困难;而他却始终不能明白,在他从未流露过丝毫内心想法的同时,那个人又是怎么知道他在想着什么,并且能够知道得如此准确的??他把所有与自己认识的人都掠过一番,惟独没有怀疑对面那个整天还在为失恋而酩酊大醉的邻居。
很快又是一周的时间过去了。
这一周与以往的每一周没有什么区别。寐罗照喝不误,他也一切如旧。
直到周末的那个晚上,他纯粹出于无意进入邮箱,却万分惊讶地再次看到一封来信——并且正是那个神秘者的地址——静静呈现在他的面前。尼亚呆了几秒,急忙打开那封邮件。
抱着某种近乎迫切的期待,他却只看到一句简直让他如坠雾中的莫名反问。
『为什么你在发邮件之前不能好好看清楚地址,随便指责他人的胡言乱语者先生?』
他一阵凝滞,继而一阵愕然,接着又是一阵恼火与加倍的莫名其妙。
这个人怎么回事?他犹疑地想着,对方好像一副完全被错怪的口气?难道他想否认??在发了这封将别人的平静生活完全打乱的邮件之后,那家伙竟然全不认帐?!……怎么可能还有这种人?他到底在想什么?他又想干什么??不,怎么可能——即使对方的口气看起来似乎的确不明所以但他不相信对方的确无辜。……简直荒唐。他才不信这种恶劣的把戏。
难道那个人真的想要拿他当作耗子一样地耍吗??
他冷静了几秒,再认真地看一番那封邮件,以免自己漏掉什么。但没什么漏掉的。明明白白这封邮件只有一句话——就像他之前发出质问的那封。如果对方换个内容,或许他可以将这看作对方的反击。但这种完全不解的语气无论如何也不能被他视为正常的回应。
尼亚想了好半天,试图从这句话里琢磨出什么隐含在后的意思;但什么都没有。这句话几乎是再直白不过、也没有任何暗语存在的句子。他实在找不出什么所谓的深层涵义。
除了只能去相信发出邮件的那个人的确毫不知情。
……怪事。就像他错怪了对方什么似的。而事实根本不是这么回事。
尼亚沉默了许久,不知道是该再给予一次反问还是就让它这么过去。如果他无视了它的存在,那么对方还会继续发来让他惊讶的邮件吗?他觉得也许可以这么试探一下。好吧,那他就保持沉默,不予理会。如果对方还在盯着他的话,说不定会再来试探他的。
于是尼亚选择放弃回复。但却抱以更大的期待。
潜意识中他觉得那个人还会再发邮件来的。也许下次就不会是这么古怪的内容,而就像第一封那样,也许还会直白地谴责他『故弄玄虚、自欺欺人』之类的。随便对方说些什么,他只管等着下一封信就是了。他看看日期,已经是一周之前的来信——那么下次也许仍然会间隔一周??……这让他顿时产生某种较为切实的安心,仿佛一周之后当他打开邮箱时就能看到一封新邮件仍然躺在里面,写着某些也许仍然让他莫名其妙的内容,可他万分期待。
这一周他和寐罗之间没有什么接触,只在电梯里遇到过三次。
寐罗也没来找他。他想那个男人一定还沉浸在失恋的痛苦中。
自从那天之后,寐罗的情绪似乎更加糟糕了。他想过再去试着安慰对方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何况他的心思更多都在其他地方,因此一时对寐罗采取了缄默的态度。
他们在这一阶段完全变成了纯粹意义上的邻居,除了点头之交没有任何交往。这差不多应该符合尼亚与其他人的正常相处方式,虽然他偶尔会觉得有点古怪。但到底是什么地方古怪又为什么古怪,他却说不上来。他在街上巡逻期间遇到过寐罗一次,对方正坐在车里吃着午餐,就在他们上次停车的地方,他犹豫着想要过去打个招呼,但最后还是没上前。他觉得寐罗可能从后视镜里看到了他,但寐罗没有任何表示,他也就故作不知地转身离开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8.05.18(18:49)|【NM】夜之陰影コメント(5)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我有個問題...尼亞也沒註名屬名嗎..?
要是我是尼亞的我會查他IP.....
好吧 我知道這是故事...
From: 專萌小M * 2008.05.23 17:42 * URL * [Edit] *  top↑

“打开之后全无音信的页面让他有种难以排遣的烦闷感。”
这也是我看到你博客没更新时的感觉。
From: 玩具巧巧 * 2008.05.23 19:00 * URL * [Edit] *  top↑

LS的亲真的是说到大家心坎里去了
From: 恋?缘 * 2008.05.24 17:13 * URL * [Edit] *  top↑

只能說這個尼亞是怪喀中的怪喀....@@
起初不喜歡被窺探然後卻希望對方給他回覆呢......尼亞啊。
From: Corey * 2008.05.25 00:54 * URL * [Edit] *  top↑

尼亚居然没有怀疑梅罗...好吧尼亚你是否完全被那个男人冲昏了头脑?
From: SKYLEE555 * 2008.06.12 17:13 * URL * [Edit] *  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