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NM】夜之陰影 21> 因為愛II【NM】夜之陰影
> 【NM】夜之陰影 21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寐罗在发邮件的转天下午便收到了对方的回复——这实在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他以为那故作神秘的家伙会坚持很长时间不给他任何回应,或者根本不予理会,却无论如何也没想到那么快就接到对方的回信。好吧,他来邮箱看一眼也许只能说明他在期待对方的回应。
『我当然在,』那个人在回信里说,『事实上这也是我想要一直问你的问题。不过我想,你一定会给我与我刚才那句同样的答案。如果说我对你的动机漠不关心,那纯粹胡扯;不过即使我倍加关注,似乎也得不到什么我所认可的回答。既然这样,为什么你还要带着试探的情绪来跟我说这些明知故问的话呢??……我无意窥探你;我也没有兴趣。如果你觉得我的回信实际上已经驳斥了我的所言——那么我也只能勉强认为,你之前的沉默完全出于有意。我们是否在进行一个你追我同时又极力自我隐藏的游戏?告诉我,这很有趣吗?』
这倒是的确有趣。寐罗托着下巴想着,看起来这家伙以为我在拼命想要揪出他?
你追我同时又极力自我隐藏的游戏??
听起来是个不错的游戏。有点像那些蹩脚的侦探和罪犯之间互相较量的情节——但寐罗可不保证自己是否会有心情参与到这个游戏中去。他眯着眼睛想了一会儿,忍不住再次将那口气谨慎却又毫不客气的回信细细读上一番,显然,那个人将他设想成了某个特定的存在。可寐罗对此一无所知。……他知道什么??他并不知道什么。他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
也许他可以通过一些网络手段查到对方的身份,可那样就太没意思了,是不是?
大概对方也这么想的。否则他们可以通过很多方式寻找到蛛丝马迹——但这就像你面对一个非常有趣并且似乎也很费解的谜题,要是你通过种种尝试与努力去求解,最后得到答案一定会让你倍觉满足;但你也可以直接掀开答案看个究竟,那就会失去很多乐趣。
在这里的日子已经足够枯燥;这时寐罗发觉自己已经开始对这游戏感兴趣了。
这封信和上一封的内容已经足够表明某些信息:对方并不知道他是谁;因为某些原因,对方觉得他在试图窥视自己的生活;对方感到自己倍受愚弄或是欺骗;对方也想追查出他的身份,但不会使用一些粗糙的手段;对方讨厌倍窥探,大概那让他觉得受到了困扰或威胁;也许还有……对方想要跟他将这个游戏继续下去,直到他们当中有一方获胜为止。
『告诉我,这很有趣吗?』
他觉得这的确有趣。难道不是吗?虽然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并且直到现在还在怀疑是那家伙搞错了地址——但看起来有趣的事情他没有理由不掺上一脚,何况听对方的口气,似乎并没有搞错任何问题。对方认定就是他在搞『破坏』——那么他就试试能破坏到什么程度。
「你要是觉得有趣,当然它就有趣,」他开始给对方回信,「好吧——告诉你,这很有趣。你怀疑我在窥探你的生活?那么你不如警点你的四周——天知道有哪双眼睛盯着你,没准就在你的身边,而你对此竟毫无察觉,非要一封邮件才让你意识到自己被偷窥到??……嘿,可怜的家伙,清醒点吧。我当然知道你在,要是你那么问我,我的确也会给出个与你一样的回答;那么既然我们都在,这倒是个不错的交往机会——刚巧最近我失业了,无聊得要命。」
然后他将这封邮件发了过去。
他听到玛特叫他一起去吃晚餐的声音,于是寐罗马上关掉电脑跑了出去。
餐厅里,他难得心情很好地和其他『酒友』们打着招呼,以往他总是对于其他人的问好摆出一副反应迟钝的模样——寐罗拼命在心里否认那是邮件的关系,但最后却又不得不承认那似乎的确与邮件有关。想到另一个正在等着他的回复的陌生人,他就有种莫名的冲动。
他拿了些生菜沙拉,一只面包卷和一份樱桃果冻。
他被这地方的饮食安排快要彻底击垮的之前一天,突然以某种连他自己也难以置信的、油然而生的勇气承受下来这一切——他已经彻底过上了那种没有酒、没有巧克力、没有垃圾食物和高热量食物的健康生活。并且这么足足有十天了。他觉得自己一定会瘦下去不少——他正打算出去后就写个宣传之类的东西号召那些想要减肥的小妞们来这地方试试。
这里包管比任何药剂和健身中心都要管用得多。
譬如他现在,经常一觉就睡过了早餐(反正都是些无所期待的面包咖啡),午餐也只是草草带过,他对腌肉和鱼类食物不感兴趣,偏巧这里的厨师最爱以这两种作为主菜;此外他也不寄予什么希望于晚餐——晚餐一样草草了事。这里的饮食坚决奉行清淡、简单的原则,以免过多的美味菜肴勾起他们对于酒精的渴望——要知道美食也是酗酒的一大帮凶。
寐罗觉得自己很快就会变成纯粹的素食主义者。
他边起劲地嚼着面包卷边想着那家伙将会回信给他什么——呃,那个人叫什么来着?!他怎么也想不起来。接着他才意识到他们彼此从未在信上署名。喔。所以……难怪他们都不知道对方是谁。……好吧,他是不是该建议他们两个最好对彼此有个称呼呢?就算那只是个什么都不算的代号——何况名字本身也不过是个代号而已。他们总得有个可称呼的名字吧。那就这样。待会儿回去后他再写封信给对方,建议他们都为自己起个毫无悬念的名字。
管他是ABC还是XYZ。要是他的话——他就叫自己Michael。希伯莱语,像神一样。他不知道这是否是自己对于始终没能成为薇薇卡心目里存在的神一事而耿耿于怀,谁知道呢。不过他倒还算喜欢这个名字,管他像神还是像主,既然薇薇卡为自己竖立起一个神,他就暂时也享受一下被别人叫做神的感觉来作为弥补。Michael,梅凯尔。应该还不错。
他端起一旁的果汁咽了一大口,就像以前他吞啤酒那样毫不犹豫。
“我说,寐罗,”玛特终于忍不住出声了,“那是我的。”
“……什么?”他没反应过来,一口气灌下大半杯果汁,“你说什么?”
玛特无奈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儿,那个男人叹了口气。“我再去拿吧。”
当玛特又端着两杯果汁过来,寐罗才意识到自己把那个人的果汁喝了。“呃哦,”他说,“对不起——我忘记拿自己的饮料了。”然后他索性将那杯全部喝个干净。
“没关系,”玛特说,“但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你今天这么高兴吗?”
“高兴?”寐罗反问,“我高兴?我高兴什么??”
“我要是知道,”玛特闷声说,“我还问你干吗?”
“……我没觉得高兴,”寐罗叉了一颗豌豆塞进嘴里,“有什么高兴。”
“当然是电脑让你高兴——或者更确切点,是网络,”玛特自顾自切着盘子里的鱼排,“我又没有坐在你旁边盯着你上网都干什么。可要是你觉得你今天跟平常一样——那可就太可笑了。连约翰都能知道你今天高兴。……有必要隐瞒吗?”他将那些鱼排切得很整齐。
寐罗看了眼约翰,那家伙正在朝他兴奋地挥舞叉子——就像在对某种暗号一样。
某种『嘿,你好,我是白痴』『嘿,我很好,我也是白痴』之类的白痴暗号。
“呃,大概是吧,”寐罗耸耸肩,挖了块布丁吞下去。“我在跟别人玩游戏。”
“游戏?”听到这个词,玛特的眼睛顿时一亮,“什么游戏??”
寐罗马上懊悔自己跟这个游戏迷提起什么关于游戏的烂事。“……哦,没什么,”他说,“只是在网上认识了个朋友——所以我俩在进行……游戏般的通信,就是这样。”
玛特脸上不免露出失望的表情。“就这个?”他问。
“唔,你还想有什么??”寐罗反问,“想要有什么就尽情发挥想象力好了。”
玛特大声叹了口气,却没说什么。“我以为你在聊天。”他将一大块鱼排切碎。
吃过东西后,寐罗坐在运动室里休息着,一边东张西望地看着周围一切。有几个人在玩篮球,他们的技术实在是——呃,差不多就是酒鬼的水平。寐罗还能对一群酒鬼的篮球技术抱有什么希望呢?他无聊地磨着指甲,一边忍不住开始在心里构思待会儿将要写点什么。
现在是晚上八点钟。他真希望此刻自己正在酒吧里喝掉第六杯马丁尼。
他突然很想喝酒。他想再次回到他的客厅里,像个下班族一样解开领带和衬衫衣领,将袖子挽到手臂以上,四仰八叉地倚在沙发上抱着威士忌或者白兰地喝个痛快——要么就是在酒吧里,将调酒师制作的一杯杯五彩缤纷光怪陆离的神奇饮料直接灌到饥渴的胃口里。这些想法像被关在笼子里的野兽一般猛烈地冲击着他,似乎在张牙舞爪地吼叫着,要他必须按照他的意图去做——否则就会毫不留情地把他撞碎一样。寐罗意识到这是邮件在起作用——那令人遐想万分又带着威胁口气的文字让他不由自主地兴奋。而一旦他开始兴奋,他就想要用酒精来宣泄这种情感。他几乎能够听到他的胃在哀嚎着要他快点拿酒精来助长一下气氛。
……不行。他咬紧牙想着——为了一封见鬼的邮件他就要把这些日子的努力全部抛弃,这种行为实在傻到没边。他转动脑袋看着四周,伙伴们好像都在其乐融融地做着什么——在玩篮球或者坐在一起激动地互诉衷肠,一个女孩伤心地咬着自己的袖子,两个之前都是医生职业的男人正玩着什么手指摔跤的游戏,玛特自然还是粘在自己手里那个PSP上。
寐罗叹了口气,低头盯着自己的两手——它们搭在膝盖上,似乎奄奄一息。
据说周末还有个一对一治疗。寐罗不敢对那抱有什么期望,他只希望他的医生是个模样不错的、至少看起来很正常也很专业的医生……好吧,就算是一只猴子他也没办法对不对?他总得学会接受和尊重现实,但是现实就像此刻他在房间里感觉不到的外界世界,他在这里就像完全与世隔绝了。事实上他觉得自己已经完全接受了这里的生活,这没什么困难的——你只要老老实实按照食谱和规律进行,放松心态,知道怎样倾听和感同身受就够了。
这里的人多半都是精神被酒精摧残了一半以上的古怪者。
但这些古怪者却又总是能以最直接尖锐的方式触动人心。
大概是他们在某些感觉或经历上有着惊人的相似点——譬如一个曾经爱上男人的男人,每次他满怀忧伤地谈起他对自己那个男友的想念和爱,时而夹杂着激动的叫喊,或者用挥舞手臂和跺脚来表达他的情绪,甚至用吵架式的大骂来谴责对方对他的不理不睬置若罔闻——寐罗就觉得自己总是能够非常真切地、毫不含糊地体会到那个人的内心感情。……
喔。这简直是他妈的要命。那种时候他就也想站起来跟着一起大喊大叫。
为什么当初他没将尼亚那个敷衍了事的吻继续下去?!否则他在这里还有些可供回忆,而现在,寐罗既没有尼亚的电话,也接不到尼亚的消息,他跟对方完全失去了联系——甚至连尼亚在阿姆斯特丹还是埃塞俄比亚、或者干脆是在外星球都不知道。简直他妈的见鬼了。这让他更加烦躁。然后他开始恼恨自己之前一时冲动丢了尼亚的名片——他真是个傻瓜。
接着他想起他们在树林里渡过的那段时间。不止那段时间。
实际上他就是个傻瓜。他原本有那么多机会——他可以在车里吻他、在他拉着他的手时突然抱住他、在他们躺在一起时做些更越线的举动,甚至在他们回到他的公寓时说服他跟他一起洗个澡什么的……他妈的,那么多唾手可得的机会都被他白白浪费了,当他此刻再想起那些就像天赐良机的美妙时光,他觉得自己简直笨得不可理喻……要是上帝再给他一次这些机会,他绝对不会错失一个。尼亚的脸,尼亚的手,尼亚的身体和尼亚的声音、表情,尼亚是个连性取向正常的男人都渴望能多看一眼再多看一眼的男人。……当然啦,他也是个正常男人,他过去一直只对女人着迷。只是现在——现在他可能想要换换口味,这奇怪吗?
不行,不行。他不能想尼亚了。他不想当众出丑,在想入非非时被某个神经病发现,并用自己难看别扭的走路姿势来证明对方的嘲笑完全不是空穴来风。他得想点别的东西,分散尼亚给他带来的思想冲击——那么他该想点什么?想点——呃,对了,他还是去写邮件吧。
寐罗看看四周,现在没有人注意他,于是他站起身悄悄溜出运动室,直接跑向电脑房。
当他迫不及待地等着电脑启动完毕然后打开邮箱准备写信时,寐罗非常惊讶、非常非常惊讶地发现那里已经躺着一封回信了——并且,没错,就是在他刚才那段胡思乱想的期间,对方已经阅读了他的邮件并给了他一个及时的回复。……可这还是太令人难以相信。
寐罗慌忙晃动着鼠标点开那封邮件。
『所谓的失业,』那个人说,『是指你失去了工作还是你失去了监视的对象?那么刚好,最近我也在失业中——不过我不觉得失业痛苦。因为一旦你失去点什么,有一部分责任也就随之卸下去了。但是还需要其他什么来补充上。正像你现在无聊得要命,所以你想要拿跟我交往这件事来加以弥补——接触?难道你一直以来做的就是对我的漠视吗??……我很难、很难相信你说的话。……不过那又有什么呢?反正你不会对我说什么实话。你甚至都不在来信里署名——当然,到了这种时候我们已经没必要彼此坦诚。我该说什么呢?也许我的名字是Nicholas。随便你叫什么吧。我只是觉得这个名字还算不错。那么你呢?X-MAN??』
嘿。寐罗咬着嘴唇想,这家伙倒会给自己起名——Nicholas?希腊语中『胜利的人』。
不过事情倒真是离奇的凑巧,他们两个差不多在同时想到了称呼的问题。
那么他就叫他Nicholas好了。虽然尼克洛斯听起来多少有点严肃的味道。
「Nicholas超人,」他愉快地回信到,「我是蜘蛛侠Michael。既然你标榜自己是胜者,那也一定不介意我自称为神对不对??……实话说,我刚才吃晚餐的时候正盘算着待会儿给你补充一封回信好署上我的大名——没想到你在我吃东西的时候先行一步,不过这倒是印证出我们两个的想法似乎有那么一点点的一致。……一点点、一点点而已。这说明我并不渴望和你这种人保持什么一致思维,或者同步行为什么的。……那么为什么我还有继续跟你玩这看似神经病的通信游戏呢?大概我是觉得无聊——你躲在某个地方不肯出来,让我失业了。你当然可以这么理解——我的失业既是因为我自己所为,也跟你有关。要是可能的话,也许我不介意总是跟在某个让我感兴趣的人身后,关注他的一举一动,记录他的一言一行……这也是打发时间的一种方式,并且还不算差。就算现在我抓不出你——早晚有天会的。你也是这么认为的,是吧??呃,所以,公平竞争、愿赌服输,我们也该奉行一切游戏的宗旨。你说是不是。……我猜你现在在吃饭。因为你刚才在晚饭的时间给我写信,并且我坚信你不会过早用餐,比如在回信之前吃点东西什么的。……你大概是个素食主义者,这都无所谓,你用不着为自己跟其他人不一样而别扭……我也是素食主义者。我不抽烟、不喝酒、不吸毒、不暴怒,我几乎是个好公民。我也是素食主义者,因为我想保护动物。我们的责任就是保护现有的一切,是不是?那么今天就这样,我等你回信。鉴于我们的激烈竞争,请抓紧时间。
你的对手兼朋友:蜘蛛侠Michael」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8.05.18(18:39)|【NM】夜之陰影コメント(4)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咦咦,,沒人留言嗎...看來我是第1個看哩XD

NICHOLAS{勝利者} VS MICHAEL{神}

這回兒爽斃了!!!!{謎::啥?!}
From:  * 2008.05.29 13:20 * URL * [Edit] *  top↑

樓上的是我=皿=忘了打名字QAQ
From: ManDy * 2008.05.29 13:20 * URL * [Edit] *  top↑

郵件讓我越來越熱了......
From: 專萌小M * 2008.05.29 16:56 * URL * [Edit] *  top↑

Nicholas超人和 蜘蛛侠Michael
哈哈哈,糊里糊涂的两个大侠

寐罗啊,看看“已发送邮件”那项吧……
From: hw * 2008.05.29 20:40 * URL * [Edit] *  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