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NM】夜之陰影 24> 因為愛II【NM】夜之陰影
> 【NM】夜之陰影 24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在床上躺到半夜,寐罗总算下了个令人沮丧的结论:今晚他又失眠了。
他烦躁地辗转反侧许久,终于无奈地坐起身,怨恨地瞪一眼对面那张床上已经睡得不省人事的家伙,然后下了床,蹑手蹑脚地走出房间,打算去给他那个超人朋友回信。
当他打开邮箱,寐罗很惊讶地看到里面又多了一封信。当然仍来自Nicholas。
『我希望你好点了,也许我有点无聊。但是……好吧,没什么。晚安。』
他看了眼时间,仅仅是一分钟之前的邮件——那就是说也许对方还没关掉邮箱。他慌忙回了封信,『等一下再睡,』他飞快地打着字,顾不得拼错好几个单词,『今晚我失眠。』然后他迅速将这封邮件发了出去。他希望还能得及。不过……就算得及,他又要干什么呢?和另一个人用邮件聊天?拖着另一个人跟他一起失眠?用自己的坏情绪去熏染对方??
他会相信那种『与人分摊烦恼就会让烦恼减半』的蠢话吗?
寐罗认为那是世界上最不负责任、最没用的一句废话。让别人与你分享一个烦恼,就是让烦恼加倍。不管是何种事实——麻烦也好快乐也好,说到底它都只属于一个人。并且除了那个人本人之外,其他人都没办法真切地感受那件事所产生的种种影响,如果他们不能真实地感受那些,他们必然也不能真实地有所反应,而那件事的本身也不会因为有他人的分享而加倍或是减半——听起来这话有点自私,但其本质就是如此。而他怎么可能天真到无缘无故地去相信另一个人并试图跟对方倾诉些什么呢?这真是离奇。谁知道对面那家伙是谁?
但在寐罗后悔之前,一封新邮件的提示已经在屏幕上闪烁着出现。
『我还没睡,』信中说,『虽然有雷同之嫌……但我似乎也在失眠。』
寐罗犹豫了一下,还是很快地回了信,『希望那不是因为我。……不过如果正是因为我,我跟你道歉。你的来信让我感觉好了一点。我说真的——当中的某些句子的确安慰到我,并让我有所触动。我不知道是否是因为夜里的缘故……但多少这占了点理由。夜晚时分的人们总是要比白天更容易动感情。当然,也可能是关于你那只小狗的故事没法不让人有所触动。我很同情它,也能知道你的感觉……但说实话,我们又能帮上什么忙?要是我们在这里只用感同身受的话语来让它恢复健康,我们会毫不犹豫地去做。可我们能做什么呢?对于一切已发生和存在、甚至是彻底没办法再去挽回的错误,我们又能做什么呢?除了忍耐??』
他发出邮件之后,慢慢感觉有点不安。他觉得好像做了件蠢事。
就像他明知前面是那幢表面闪烁动人实则令人送命的糖果房子——可他还是控制不住自己朝那里走过去。在一切之前,人们总是怀有侥幸心理或自己给自己降低警,直到真正见识到危险确实存在的那一刻他才肯相信一切的可能性及其可怕,但是已经晚了。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又在验证这个道理,也许是;为什么他要和一个人继续这近乎荒唐的交流呢?
足足三十分钟之后,他终于收到了对方的回信。
『这是上帝为信念出的一道难题。……事实上你看,我们每个人都是信念,我们每个人都像信念一样有着一个似乎无法解决的——并且只属于自己的难题。你有你的,我有我的。从我们每个人出生或存在的那一刻开始,上帝就为我们每个人都设立了一道内容各不相同却程度同样艰巨、并且决无最终解决办法的难题。穷尽一生我们都只是在想尽办法、竭尽所能地解决它,所以这一生的最终也只是看我们能将这个难题解决到何种程度罢了。没有人能够完美地最终完成,甚至连一半、十分之一、百分之一都达不到。我们所能做的只是尽力而为。而每个人得到的最后结果足够证明他是个怎样的人——有些人总会放弃,有些人始终坚持,还有些人一直在取舍之间徘徊犹豫。一个人坚强还是软弱,勇敢还是怯懦,聪明还是愚蠢,自信还是自卑,干脆果断还是优柔寡断,顽强不屈还是不堪一击,坚定不渝还是得过且过,耍小聪明还是脚踏实地,……不论是什么,一切的一切,在他的整个生命过程中已经足能够作为他所得出结论的「推论依据或是演示」——一个人是什么样,他就能把问题解决到什么程度。……不过或许对于宿命论者这些不然。但世界根本不是人们想象的那样理性和有序,所谓命运安排也不过是种自我安慰的借口。……命运?不存在命运。命运什么都不是——那只是你整个生命过程的一个最后总结。就像一番演讲结束时总会习惯性地加上一个结束语。而那个结束语的到来取决于你现在所做的——或者说是你现在的思想所指使你正在进行的某些过程……的接连不断的叠加。就是这些真实发生的一系列事件的总和。而操纵这些事件发生的人是你自己。命运什么都不是。不是任何理由也不是任何借口。不是最终答案,不是一切真理,甚至不是一个煽动语——它只是一张纸,一张等着你来添上颜色的空白的纸。
我承认,在说着这些话时我并非就能肯定我的一切。……我又做了什么呢?
我们不是超人和蜘蛛侠。但超人和蜘蛛侠就真的令人慕吗?你认为他们有什么感受?在拥有这样伟大的力量、能够拯救人类和保护世界,与一切破坏者进行搏斗并取得胜利,并将这个过程不断地继续下去,同时还额外地得到所有人的依赖和赞美,甚至是爱情??……
坦白而言,我相信他们的真正想法也不过是「顶端一无所有,无非还是劳作。」
当他们忙得甚至没有时间去做真正的自己时,他们一样会为此感到痛苦;即使他们是最伟大无私的保护者。然而对此他们也只能接受,这是上帝给他们安排的难题。上帝不会遗漏任何——超人,蜘蛛侠,你,我,信念,我们身边的每一个存在……大家莫不如此。
Michael,当这一切的前提已经都不是你说了算的,并且现在你所能做的只是接受然后继续下去,还有什么其他选择呢??难题总该去试着解决;不管能解决到多少。麻烦不可能彻底处理,但我们总得做点什么。无所作为,最终只能得到一个连你自己都不想看的结果。
至少,现在你能够战胜你的疾病——走它,打败它,消灭它。』
寐罗将这封信反反复复读了四五遍。
那个人是谁呢?他不免惊讶地想着,是谁会对一个陌生人说出这样的话??……好吧,或许他该认同玛特所说的那句话——不管对方是弗兰肯斯坦还是尼斯湖怪兽,他的确开始对那个人产生某种奇怪的心理感受。很快他想到对方邀请过他去伦敦。实话说,要不是他对那地方有着异常强烈的抵触情绪,说不定他会为这封信在今晚就离开纽约冲到伦敦去。
但见面之后他们还能这样说话吗?他不免又心生疑虑,也许他们就做不到这样。
寐罗想了一会儿,开始迟缓地给对方回信。
『现实的缺点是它太现实。我们一直都在无奈地、痛苦地承认这一点。我们没办法改变现实,结果就只能改变自己——或者我也可以说,改变实际上也是在变相地解决难题。也许最初我不是这样的人。也许我本该拥有另一种命运,好吧,即使你觉得这个词实际上并没有多少意义但我也只能用它来做解释——也许我有着另一种人生,一个与现在完全不同的甚至截然相反的,至少要好过现在的人生。……如果我没有犯那个愚蠢的错误。我就会像其他人一样有着正常的学业、工作和生活,不管从事什么职业又混在哪些圈子里。那都无所谓是不是??反正一切也都只是个过程而已。……可现在我所能知道的是我的所作所为把那一切的原本可能全部变成了不可能——我被迫走上另一条道路,被自己逼迫走上那条糟糕的道路,一直到现在这种地步。……当然,你说得也没错。正是我自己的行为指使我走到如此地步。我没有什么好抱怨,我也不能责怪自己;如果自责毫无用处,为什么还要自找痛苦??
我知道,发生的事已经不可能再挽回;那些犯过的错误也不可能再重来,让你去改正。要是你的言论成立,上帝给我出的难题就是如何面对自己犯下的滔天大错——我说,这一点都不夸张。但我不想跟你说关于我做了什么。……那些实在难以启齿。即使我们关系特殊。但这种特殊又能代表什么呢?我得承认,我不能百分之百地完全相信你……可另一方面我又觉得你像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能让我无条件也无理由去相信的人。……原因?不知道;也可能没有原因。……不,一切事情都有原因——但我现在还没找到那个确切的原因。也许是你在刚才发来的那封信,也许是你的小狗,或者你的存在。……我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你是个毫无疑问的好人。……我曾经也认识这样一个人。他很好。好得让人觉得他的虚伪都是伪装出来的伪装。我的意思是,他原本就是个这样的好人。他总是在不遗余力地帮助别人,只要他能做到他就会尽力做到并做到最好。可看起来他并不为这些感到愉快。或者他根本就不曾愉快——可能他就像超人或者蜘蛛侠那样,他有善良的心,他也有能力去行善,可他同时又被这样的身份约束让他感到这不是属于他自己的人生。……他不觉得这样的人生是快乐的。但又怎么办呢?让他真正无能为力的不是他本性中的『恶』,而是他本性中的『善』。……我不知道你是否能明白我的意思——我想我是在说,即使他不喜欢总是在做那些工作的人生,他还是发自内心地想要去做。大概那是本能。他快乐又不快乐。他真实又不真实。他的脸上总是带着一股矛盾的表情……在他不工作的时间。他是那么像……像演着自己的演员。』
寐罗本想写『他是那么像我在之前曾深刻接触过的一个人』,但还是没有吐露。一方面他觉得自己在这封邮件里流露的太多了,可他做不到什么都不说而只是敷衍了事;另一方面他不想让那个人因为对这邮件感兴趣而开始某种不自觉的分析。他所说的这些即是他对尼亚的感觉和了解,也是完全借鉴于他对薇薇卡的所知。薇薇卡就是这样一个矛盾的女孩。如果说她是那种彻头彻尾的冷漠的人是不公平的,实际上她真正是个善良好心的女孩。寐罗想起她曾经满脸苦恼地跟他轻声倾诉,“我总是觉得我应该更冷漠一些,我和他们之间有着距离,我没办法融入他们或者让他们接近我——要是我表现得更加难以接近,也许事情反而会好。可我没办法改变的是……其实我的内心一点都不冷漠。当我对他们微笑或是跟他们交流时,我是发自内心地真诚和友好的……我做不到对我不想与之交流的人冷漠或是恶劣。你看,这似乎很有趣。看起来我是个温和善良的人,但实际上我不想表现出这副样子,而我的本质却的确是温和善良的——仿佛表面和内心之间隔着一层并不存在的、只是由我自己构想出来的东西,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它。……也许它纯粹多余,它不该存在。可我却没办法抹消它。它还是在那里,隔开我的如一表里——如果说我在演戏,那么我演的正是我自己。你不觉得这很讽刺吗??……我搞不清楚怎么会这样。大概是我考虑太多了。我想。”
正像尼亚一样。如果说尼亚戴着一副面具,那么他刚好戴的面具就是他自己。
寐罗诧异为什么自己当初不跟尼亚说这些,却跟一个陌生人如数倾吐。
继而他想要删掉这些——但反复看上几次却又放弃了。为什么要删掉呢?他必须对一封邮件负责到这种地步?难道对方不可信任??……实际上他已经信任他了。不是吗??
那么接下来他就不要再继续这些内容了。他暗忖一阵,开始转移话题。
『我为信念感到难过,说实话,我真觉得上帝没有必要对一只动物也这样认真到刻薄的地步——它又不能像人类那样装什么假肢……好吧,其实,呃——或许我想说的是,要是它能够接受滑动的感觉,要是它喜欢这种感觉,也许它就会自己努力摆脱这种状态。即使只是一只小狗也不会逆来顺受地接受上帝的安排,要是它知道有办法能够解决问题,它也一定会不遗余力地去努力……至少它还有后腿。……好吧,可能你要责骂我不近人情了——但我想它也许能用后腿走路。……就像、呃、像袋鼠一样……太难了?对一只小狗而言?还是这是比缺少前肢更为无情的折磨??……亲爱的Nicholas,之前可是你说的,我们每一个人或者每个存在的个体都在穷尽一生竭尽全力地解决问题——对于信念来讲,大概这是它唯一能够采取的方式了。……试一试,没有理由说「不」。当我们只剩下这一种办法,我们还怎么能说「不」??……我知道这很困难。我希望自己能在你身边帮你。但我不能……好吧,我再跟你承认一件事,我在戒毒机构。你知道了,我之前所说的那个糟糕嗜好就是毒品。毒品很不好。而我现在正在努力——我不能离开这里。一旦离开我就完了,你明白吗??……所以抱歉我不能答应你的要求。我不知道要在这里住多久。但我得对自己负责一些,我想。』
他掩藏了自己真正的嗜好和所在机构,而用另一种性质相同的加以替代。
他只是——只是不想对方真的知道关于他的太多事。他还是不能习惯被一个陌生人完全了解,毫无遗漏地、一丝一毫都能够掌握和了解。那太冒险了,也没有什么乐趣。要是他想的话他可以比照着自己塑造出一个相似度极高的Michael。不过话说回来,既然他都能这么做,想必Nicholas也会这样。这一点都不奇怪。这只是……一种自我掩饰的本能罢了。
『我已经错过太多东西了。』寐罗接着写到,『我想你一定没有过那种错失很多的体会。就算有的话,也不会像我这样严重。……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来形容,总之是糟糕到家。我没珍惜我该珍惜的那个人,就这样失去一次;接着我也没争取我该争取的那个人,又失去一次。然后我给自己惹来一些不该惹来的麻烦,同时还丧失了很多其他东西——就像你不小心丢了个钱包,随之丢失的永远不仅仅是钱包,还有你的生活费、零钱、信用卡、身份证,或者还有些重要的纸条和一些重要物品之类的——譬如一半项链,一只戒指,甚至一枚珍贵纪念币什么的……总是就是跟着丢了很多你可能再也找不回来并且很难用其他东西去替代的东西。它已经丢了太久了。可我至今还在被它的遗失而倍受折磨。……我想你也能猜到,我的生病不是因为身体的缘故——或者至少不止是因为身体。大概更多该归结于内心情绪搞鬼。所以你的邮件比药片更有用。……不管你在伦敦还是纽约,或者其他什么地方,无所谓在哪里,现在我觉得我们之间没有什么真实的距离……我想我从没距离一个人这样近。Nicholas。』
当他再次将这封邮件发出去,寐罗忐忑不安地等待着。
要是对方因为他谎称自己是个瘾君子反而离开他怎么办?接着他再次想起薇薇卡那句简直令人有种切肤之痛的精辟话语:我们总是在生活中不厌其烦地弄巧成拙。
他几乎觉得自己已经弄巧成拙了。说不定Nicholas正在对着他的邮件皱眉,内心矛盾,然后经过一番思考与衡量决定不再与他进行交流——这很可能,不是吗?这简直完全可能!
他后悔了。他觉得自己不该那么写。为什么他不写自己是因为摔断了腿所以躺在医院、只能依靠上网打发时间?为什么他要用更为恶劣的吸毒来代替酗酒??为什么他要撒谎却不撒个漂亮的谎反而撒个丑陋的谎??……他真是恨不得狠狠揍自己一顿。他这笨蛋。
……但反过来说,要是Nicholas因为这而反感他的话,那个人也就不值一交。
他惴惴不安地等了许久,终于还是收到了对方发来的邮件。
寐罗觉得自己点开邮件时都已经忘记呼吸的事——手指冰冷,喉头发紧。
『我只有三个想法。』对方开门见山地说,『第一,怎么会有人说出这样令我惊讶的话?第二,对于信念的提议是个值得尝试的办法;第三,最大的幸福在于我们的缺点得到纠正,我们的错误得到补救。所以……Michael,你不必懊恼自己不能亲自帮助信念,也不须再为过去的事痛苦和悔恨,过去的就让它过去,还没到来的就是最重要的——信念不会知道此刻仍然在熟睡着的自己将会在醒来时迎来一个转折点。没有人意识到转折点会什么时候到来,但那一天总会出现。对于它是这样,对于你也是,对于我也是……对于所有人。我刚才已经非常认真地考虑过你的建议,我想这完全可行。……我会努力让它获得一个崭新的开始——而你也一样。戒毒并不可怕。当你心里有着比毒品更为重要的东西,毒品只是一个迟早会被打败的并且现在已经处于下风的对手。……你说得没错。要对自己负责。否则还能怎么样?如果已经错过太多东西,那就别再继续错过将要到来的一切。我想现在你该去睡觉了。』
『可我一点都不想睡,』寐罗慌忙回信,『你要睡觉了吗?』
『我也不困,』对方同样很快地回了信,『我只是觉得你需要休息。』
『我不需要,』寐罗再次拒绝,接着,他突然想起尼亚——还有可能吗?他不免沮丧地想着,那个人告诉他别再继续错过将要到来的一切,他知道他最好不要再看着过去,可尼亚就这样在他身边完完全全消失了吗?『……告诉我,』他写到,『我该怎么补救过去?』
这次对方的回复稍微花了些时间;寐罗觉得自己或许问得太莫名其妙或是抽象了。但他很惊讶还是能够收到对方认真的回答,『如果那个过去仍然继续着,』对方说,『那么现在那已经不是过去而是现在;如果还将继续下去,那么就会是将来——所以别再错过它。』
薇薇卡的过去已经结束了。薇薇卡的离开已经将那段过去完全地打结尘封;但尼亚却还存在和继续着——过去,现在,将来——正如薇薇卡的另一种延续。他想起尼亚曾经给他的那一个轻吻;由过去到现在再至将来,这个吻犹如拥有某种生命力,一直将存在着。
伴随着尼亚仍然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事实。一切都在延续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8.05.18(18:36)|【NM】夜之陰影コメント(4)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終於終於終於都更新了阿!!!!

親愛的KATT大,,差點兒就等死小妹了阿~~~

話說結尾是代表M和N的感情線展開了吧..

不過,,這會代表他會離開治療中心?!
From: ManDy * 2008.06.05 22:57 * URL * [Edit] *  top↑

寐罗在好起来吧?至少他已经不像过去那样一直在逃避了。
唉。在看到他们两个的邮件的时候。觉得很震撼呢。
一直很佩服这样的人:遇到困难就去克服。心情不好就去积极发泄。然后他们会很快好起来,很快去面对并解决遇到的困难和问题。虽然都这么说,但是实际做起来,需要极强的坚韧。因为人总喜欢懒惰逃避以及无意义的多虑。
就像尼亚说的那样。

个人也觉得,尼亚始终不是一个希望『活得快乐』的人。他想要的更多是自认为『有价值』或者『问心无愧』之类的东西。或许他正是在莫大的快乐中,只是自己感受不到而已。太聪明也不一定能看到全部真相吧,他只是没转过来这个弯而已。没转过弯『像演着自己的演员』。

当然,重要的还有一个:寐罗(笑)

唔。追文的感觉真好^^尤其是看Katt君的文^^
From: caine * 2008.06.05 23:19 * URL * [Edit] *  top↑

-////-進展前進了..

話說 薇薇卡的想法我能理解
因為那段根本就是我現在的心聲- -|||
From: 專萌小M * 2008.06.06 16:45 * URL * [Edit] *  top↑

{捉M大肩}想不到M大也是哩!!!!{淚眼}
From: ManDy * 2008.06.06 23:00 * URL * [Edit] *  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