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NM】紐約故事多 10> 因為愛II【NM】紐約故事多
> 【NM】紐約故事多 10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假如刚才只是初试程度,就像米凯尔一直觉得寐罗对于美食只是出于业余爱好,后面的演示则让米凯尔真正意识到他的儿子对于这些不仅仅只是一种偏爱,而是完全地着迷。即使只是一锅微不足道的糖浆也能够表现出令人惊讶的奇迹。对于寐罗的执着他真是没的说了。要是当初他能将自己的做饭技巧锻炼到这种地步,恐怕瑞尔一辈子都不会让他走的。
寐罗再次将干净的漏勺伸入沸腾的糖浆,用力摇晃搅拌几下,猛地抽出漏勺朝空气用力一甩,糖浆立刻同漏勺脱离开,形成一种飞舞的、如同亚麻纤维的状态,仿佛编织在漏勺上荧光闪烁的丝织品,一片续断连接的细丝在空气里优雅地展开,犹如海洋生物精美的鳍翅,让米凯尔惊讶得说不出话;他的儿子又给他表演了一次,这次他看到一片展翅欲飞的羽翼。
“糖浆呈极大羽状,”寐罗用力磕打着漏勺,“很快就要成功了。”
“太漂亮了,”他由衷地称赞到,“我可从没见过这么出色的一幕。”
“我也是,”寐罗愉快地说,“这是一门让人吃惊的艺术。是吧?”
“简直太让人佩服了,很快你就可以申请去当白宫的司厨长了。”
“我说我才不给那群人服务呢,”寐罗再次声明立场,“我只是玩。”
当寐罗再次将手指尖伸入冰水时,米凯尔屏息凝神地看着和等待着;男孩将浸过的手指伸入糖浆,接着又很快地重新浸入冰水,糖浆瞬间爆裂,从指上光滑而不留痕迹地脱落。他吃惊地看着,难以想象糖浆竟然不黏着于皮肤的光滑度。像是担心他没看清楚,寐罗多试了两次,每一次糖浆从寐罗指上在清的冰水里爆裂时,米凯尔都不禁叫一声『太棒了』。
接下去,翻滚的糖浆逐渐失去了白色而变成金黄色,同时散发出诱人的焦香甜味。
“变成了焦糖,”寐罗大功告成似地叫,“成了,老爸!这是我熬的第一锅焦糖!”
那天晚上他吃到了世界上味道最好的焦糖布丁。
寐罗的技艺进步飞快。在他自己的那个专门笔记本上,从书里摘抄下来的食谱后面很快就补充上了更多更详尽的花样方子,而米凯尔赚的大部分薪水也都用在寐罗需要的各种材料上,他从不在这方面克扣寐罗的渴望,儿子想要的一切他都会给他。有很多次他还是免不了幻想寐罗是个女孩的事,尤其寐罗因为专注于美食而经常忽略自身的事,头发总是很长时间忘记修理,长到过肩之后索性就找个绳子绑起来——他反倒觉得这样的寐罗是最好看的。
从那开始他在每个地方停留的时间会稍长一些,并且经常在大城市居住,有时他也想过要将寐罗送进某个厨艺班,但寐罗却始终不想去,“我还是自己鼓捣更有趣,”寐罗皱着眉头告诉他,“要是你非让我拿个本子照样去做就没乐趣了。我不想做大家都在做的东西。”
寐罗喜欢做那些复杂的、精巧的、不怎么现代化的东西。
这大部分跟寐罗当初读到的第一本启蒙书有关——要是寐罗读到的是现代点心制作法,大概他就不会这么热衷于那些名目繁多花样复杂的东西了,什么糖渍油桃冰淇淋、杏仁奶油千层酥饼、野樱桃酒杏酱小蛋糕、摩卡咖啡方块夹心糕、普罗旺斯式山莓馅饼、柑橘花香槟果冻、高琳特葡萄干蜂窝饼之类的甜品。每次寐罗满怀期待地将一份新产品端上餐桌,并把这样东西的复杂名称念给他听时,米凯尔总是觉得自己倒退回十九世纪的法国,当然更别提那些同样复杂的正菜——他非常好奇为什么寐罗竟然能够长久地在这一行里乐此不疲。
十七岁的时候,就像他当初那样,寐罗突然开始长个子。短短的几个月之间,他的儿子从五英尺二英寸窜到六英尺四英寸,比他还要高一英寸。但寐罗的身材改变不大,因为个子长高得太快而失去了平衡般地瘦瘦高高,头发也还是一如既往地扎起来,他本人声称这样比短发要方便得多。米凯尔当然不会管他儿子留什么发型的问题,寐罗留什么发型都很帅。
是的,很帅;他在某天突然发觉自己的儿子已经长成了一个大男孩,很快就要成人了。距离寐罗的十八岁生日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而这时的寐罗看起来已经和成人相差无几,除了对感情的事兴致缺缺之外;通常而言这个年龄该是年轻人对异性狂热的阶段,但寐罗却始终专注于他的美食兴趣,对于其他的事并不怎么在意。米凯尔不知道这样是好还是不好,但他知道强迫改变是徒劳无益的——既然这样,索性就让寐罗一直做他想做的事算了。
寐罗的技艺已经足够在餐厅里当个出色的厨师或点心师,但寐罗还是随意晃荡着。
米凯尔将他的不干涉政策贯彻到底,任由寐罗随心所欲;他感到自己在一天天地老去,在他的儿子越来越精神挺拔的同时——在寐罗接近成人时,他也接近五十岁了。虽然早就该放手让寐罗去过自己的生活,但他还是带着儿子继续他们穿越美国走遍城市与乡村的旅途。他睡眠的时间逐渐减少,取代了那些必需睡眠的是他的回忆和想象。他开始越来越习惯于让过去那些久远的回忆沾满头脑,他经常回忆的只有两个阶段——最初遇到瑞尔的那段时间,以及寐罗是个四五岁的小孩刚刚对美食产生兴趣的阶段。那是他这一生中最为深刻的记忆。
他总是不由自主就想起当自己还是个年轻人时,住在瑞尔家里的那几个月。每天他都在瑞尔的书房里埋头读书,然后准备晚餐,拿着那本手册充满兴趣地做试验,好在上帝眷顾,没怎么让他出过丑;对于他所做的晚餐瑞尔总是赞不绝口,那时他的心情有多愉快啊。他又多么希望日子就这样一直下去,他们两个住在一起,同吃同睡,当然,他想要睡在床上。他是那么渴望能够和瑞尔一辈子彼此陪伴的日子,直到现在仍然无法忘却;可他们之间却几近清水般地什么都没有,虽然曾经有过那么一个吻——但那实在又算不上什么情感特殊的吻,那只不过是他一时情急想出的糟法子,而瑞尔始终也没拿那个突如其来的吻当作什么。他也仍然记得当初那颗子弹是怎样射进他的肩膀以及那一刻接近麻木的热痛。他还能记起瑞尔帮他取出子弹时的紧张表情,大颗大颗从额角滑落的汗珠滴在他的皮肤上,跟着他的虚汗一起滚落;他溢满痛楚的呻吟声和瑞尔紧张不稳的安慰声混杂着,填满警车车厢那个狭小的空间。之后瑞尔用力抱紧他虚弱无力的身体,在他耳边耐心地安慰和鼓励着;从没有哪一刻再比那一刻更让他体会到肉体上的痛楚,但同时又让他觉得他们两个是如此地接近,近得几乎像是已经融为一体——一生只有这么一次。那种刻骨铭心的感觉,直到离开人世也不会忘记。
也许哪天他会将这些全部告诉寐罗。
抛开那些不讲,现在瑞尔怎么样呢?仍然过着温馨平静的家庭生活?妻子、儿女,一切都没有多大改变,感情融洽,工作顺利,普普通通却又不乏滋味的美好人生。可瑞尔是否还记得他呢?还是在他离开之后一段时间就逐渐淡漠而直到现在则早已忘记了他??……
毕竟他们在一起只有短短几个月,而分别的时间是这样漫长;在这期间会发生任何事情让瑞尔被夺走注意力与回忆,让他逐渐在他的心里黯然,变成一个模糊不清的影子;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什么意外都有可能出现,什么过往也都会被时间渐渐消磨。时间……
他叹了口气。可他还是没有忘记瑞尔,始终没忘记——就像人们经常说的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正因为他不曾得到过瑞尔,他才始终对此念念不忘;假如他们当初如愿以偿地留在彼此的生活里,也许事情并不会是他所希望的完美无憾——他们可能会争吵,会发现对方也不过是个平平凡凡满身缺点的人,甚至会闹得不可开交甚至在某次冲突下分道扬镳。那些并不是没有可能,相反很有可能。所以这么看来……或许当初选择离开是正确的。要是现在瑞尔仍然记得他,就像他记得他一样,那么米凯尔会认为这或许是最为完美的结局了。
只是他没法知道瑞尔是不是还记得他。一切过去太久了,他也没有再登门的必要。
没有那种必要了。
他再次无奈地叹气,侧头看着另一张床上熟睡的儿子,寐罗像个小孩子似的趴在床上,一条手臂压在枕头底下,一条手臂搭在床边,眼睛紧闭,呼吸平稳,毯子乱糟糟地缠在腰间和腿上——他猜自己年轻时也是这么睡觉的。假如瑞尔看到过这一幕,一定会觉得很好笑。
住在瑞尔那里的时光大概是他一生中最为轻松愉快、无忧无虑的一段时光;虽然从某种程度上而言却又恰好是他心事重重、忧虑忡忡的一个阶段。正是那段时间他接触到了何谓真正的『感情』这个词——那之前的放荡不羁恣意妄为全不算数,那才是真正的爱情;可那种感情始终难以为他人所接受,这直接导致了他整个人生的急转直下,一个近乎夸张的转弯和滑坡,他被迫改变了人生旅途的方向并越滑越远——除了一场美丽的空想什么都没有。
而他的儿子呢?在感情上??直到现在寐罗还是没有把心思从菜谱上移开的打算。
他并不急于让寐罗找个伴侣,那样对他来说倒是种无声的残忍——他已经习惯了和寐罗互相陪伴在彼此身边的生活,猛地分开会让他很不适应;不过到了当他离开的那天,寐罗会怎么样呢?他不免为这个念头感到不安,觉得自己该提出让寐罗独立生活的想法,以免寐罗会因为过于依赖而难以适应没有他的生活——但米凯尔又感到这样未免过虑,寐罗在他身边并不意味着寐罗缺乏独立的能力,只要有那一天,早晚寐罗都会很快适应独自生活的。
好吧,就让他多享受一段身为父亲的快乐;放走寐罗,就难得再看到儿子一面了。
他想起寐罗四五岁时可爱的模样,脸蛋软嘟嘟的,绿眼睛很大,一头漂亮的金发,总是寸步不离地跟在他的身后,活像他的一条尾巴;所有看到他们父子的人都会惊叹他们是何其相似的父子俩——再没有比他们更像的父子了。米凯尔觉得很骄傲。他喜欢把寐罗打扮成跟他一样的样子,给他穿色的衣服,教他修理汽车和试图以强凌弱的孩子,帮他买一切他所需要的东西,甚至还买了条十字架项链作为生日礼物——他原先自己有一条,可后来丢了。
四岁的时候,寐罗在他膝盖上爬上爬下,抱着那本书让他大声念给他听;五岁的时候,寐罗已经能一口气说出十种花样甜点和十道正菜的制作方法;七岁的时候,寐罗着迷于盯着他在厨房里轻而易举地烧出一道道美味,并坚持他把所有的做法都写下来;从九岁开始,他教寐罗亲手实践那些已经熟记于心的菜谱,并将做晚餐的任务完全交给儿子。今天他看着他熬出一锅堪称精美艺术品的焦糖,还吃到了这个世界上最美味的焦糖布丁。他的儿子实在是太出色了。他为能有这样的儿子感到无比自豪。只是——要是寐罗是个女孩也不错。
他突然也想尝尝作为一个女孩的父亲将会是什么有趣的滋味。
假如寐罗是个女孩,他就有权力参与到帮女儿挑选伴侣的有趣事里,跟寐罗一起对那些追在金发女孩身后的小伙子们逐个评头论足,说说他们各自有什么长处又有什么缺点,哪个模样最英俊,哪个脾气最好,哪个最有前途或者哪个最有个性,他还能借着父亲的威严吓唬吓唬那些贸然上门的愣头小子,让他们害怕地知道他的女儿可没那么容易交出去——
可他想给寐罗找个什么样的伴侣呢?
米凯尔入神地想着,好像寐罗真的变成了女孩一样。假如寐罗将要有个伴侣,他会为她选择一个最为可靠、最有耐心、英俊而温和的年轻人;很快他想起了一个人,虽然他从没有真正地见过那个人,但那应该是他心目里最为理想的对象——瑞尔的儿子。瑞尔从婴儿车里抱起的是男孩还是女孩呢?假如是个男孩的话,他一定会像瑞尔一样模样英俊、脾气温和,还有什么会比让那个年轻人娶到他的女儿更完美呢?他打赌他们两个站在一起会很般配。
寐罗突然翻了个身,发出一阵悉悉窣窣的声音。
米凯尔被打断了完全沉浸其中的思绪,抬头望过去,看到儿子背对着他睡着的身影,好几秒钟过去才猛然醒悟过来——寐罗是男孩。既然是男孩又怎么存在找个丈夫的可能呢?
他不免感到好笑。无聊地摇摇头,他转过身闭上眼睛,试图睡着。
可很快他又开始想起瑞尔和那个假想中的儿子的事来。要是那个婴儿车里的孩子是个小男孩,长大后一定酷似他的父亲——第一个孩子很像卡罗琳,说不定第二个就非常像瑞尔。他看到那小家伙满头银色的卷发,虽然没有看到模样,但他已经自作主张地将那想象成清柔和、充满智慧的淡灰色。高高大大,举止优雅;那会是个像他父亲一样出色的年轻人。
米凯尔边想边止不住地勾着嘴角;许久之后,他终于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8.10.03(23:50)|【NM】紐約故事多コメント(2)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有父亲这么希望儿子是同性恋的么>_<

这样的爸爸好可爱
当然咯,儿子是更可爱的存在^o^
From: Ranny * 2008.10.04 12:20 * URL * [Edit] *  top↑

被这章彻底治愈到了>//D<
K大描写的关于家庭的场景都特别温馨啊TTVTT
照这样看爸爸们和儿子们就快要见面了吧``
From: KK * 2008.10.04 17:01 * URL * [Edit] *  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