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NM】紐約故事多
> 【NM】紐約故事多 14
当她终于能抱到她的儿子时,她迫不及待地从医生手里摸到孩子的襁褓,将他一把温柔而爱惜抱进怀里。她用手指轻轻爱抚着儿子柔弱的脸蛋,低头吻着他散发出奶香味的脸颊、鼻子、嘴巴和额头,吻他的小手和脚丫,吻他因为喝完奶而胀鼓鼓的肚子,吻他全身上下的每一存柔嫩芬芳的肌肤,一边在心里想象着——竭尽全力想象着他那天使般可爱的样子。
金色的头发,绿眼睛,软嘟嘟的嘴唇和可爱的小手小脚丫。
多么可爱的儿子啊。可为什么只有她看不到自己的儿子呢?
婴儿在她怀里发出天籁般的咯咯笑声,一只小手紧紧攥住了她垂下去的头发,她温柔地将头发塞给儿子,“你喜欢吗?”她轻声问,“小宝贝?你可以一直这样对我笑吗?”
孩子仍然可爱地笑着,她再次吻吻他的脸蛋,“你这个甜蜜的小家伙。”
身边的丈夫问她有没有给儿子想出一个好听的名字,她摇摇头。“不,还没有,”她说,“我不知道哪个比较适合他;还是你给他起个名字吧。父亲才应该给儿子起名字。”
“我也没有想好,”米凯尔说,“谁起都一样。——你不是说自己是巫师吗?”
卡珊拉不好意思地笑了,“我骗你的呢,”她红着脸说,“哪里有什么巫师?”
“哦,可你当初的确骗到我了,”米凯尔大声说到,“我以为你真的是呢!”
“我……我只是想找些话跟你说,”卡珊拉低声笑着,“你总是不说话。”
米凯尔跟着笑了笑,“好了,”他说,“给儿子起个好名字吧——冒牌巫师。”
“我才不是呢,”卡珊拉噘噘嘴,“拿一张纸过来吧,米凯尔。还有笔。”
“好吧。”米凯尔去拿了张纸和一支碳素笔。“我拿到了。现在呢?”
“写一个词上去。”卡珊拉说。
“写什么?”
“随便写一个。想到什么写什么。”
“我不知道该写什么……”
“那么先闭上眼睛。”
“……好吧,闭上。”
“在纸上写冒出来的字母。”
“想写的词……好吧……”
几声沙沙响后,动静消失了。
“你写了什么词?”卡珊拉好奇地问。
“寐……寐罗——米……”
“……什么?寐罗米?”
“……不,就寐罗,”米凯尔顿了顿,“寐罗吧。”
“你想把自己加在自己儿子的名字后面吗?”
“我才没那么无聊。我觉得寐罗这个名字好。”
“寐罗或寐罗米都可以。”卡珊拉高兴地说,“都很好听。”
“呃……还是寐罗吧,”米凯尔顿了顿,“我觉得这个好些。”
过了一会儿,护士过来敲敲门,告诉他们该让婴儿去午睡了。于是米凯尔抱着宝贝儿子去隔壁的育婴室里睡觉。当父子两个离开之后,护士刚要跟着走出去,卡珊拉叫住了她。“能帮我个忙吗,佩吉?”她愉快地问到,“我们正在给宝贝起名字,你要不要听听?”
佩吉走过来,“当然,”她高兴地说,“你们给孩子起了什么名字?”
“米凯尔写在一张纸上,”卡珊拉说到,“我们正在考虑哪个更好……”
“纸?什么纸?”佩吉问到,“在你那里吗?他写了很多名字?”
“这里没有吗?”卡珊拉四处摸摸,“……他放在哪儿了呢?”
“我帮你找找,或许掉在床下了。……呃,……床下没有。”
“他是不是扔了?垃圾桶里有没有?我想应该是一张白纸。”
“垃圾桶……有个纸团,”佩吉捡出那团纸打开,“上面是有个词。”
“那是一个名字,”卡珊拉愉快地笑了,“你喜欢那个名字吗?”
“……是个单词,”佩吉犹豫地说,“你给孩子起名叫『回忆』吗?”
“……回忆?”卡珊拉愣了愣,“那是『回忆』吗?”
“是啊,M-E-M-O-R-Y,没错吧?”佩吉问。
“……是回忆,”卡珊拉不由得喃喃一声,突然她毫不费力地猜到为什么米凯尔要将孩子的名字叫做寐罗米。也许他在发觉这个名字一定会引起她的伤心后便匆忙将字母换了个位置,于是MEMORY变成了MEROMY——但后来他又去掉了后面的发音,变成了寐罗。
“是回忆。”卡珊拉再次轻轻地呢喃一声。“回忆。”
是回忆。他给孩子起名叫回忆——可那回忆与她无关。
那是关于一个男人的回忆。一个从未在米凯尔的记忆中消失的男人,一个或许已经变得模糊的影子,却始终不曾离开他一时一刻、一丝一毫。过去的一切都过去了。过去的一切再不可能挽回也再不可能改变。留下的惟独只有回忆——那些混融着痛楚、辛酸、悲伤和失落的回忆,那些每一次想起就深深触痛内心的回忆,那些将要伴随着米凯尔进入坟墓的回忆。
假使米凯尔将要离开人世,在弥留的那一刻他脑海里浮现出的或许只有那一个影子。
或许女人在离开之前想到的更多是宝贝的孩子,而男人呢?也是孩子吗?
卡珊拉更相信在那一刻男人想到更多的是他内心深处始终压抑的往事。
她的确有点天真,有点傻;可这是女人的通病。但凡沾到爱情,女人就什么都顾不得、甚至连摆在眼前的事实也自欺欺人地视而不见。她一直觉得米凯尔在慢慢转变,自从那一次他从纽约回来,当他们紧紧拥抱着彼此的那一刻,他在她耳边叹出那口带着绝望的放弃般的痛楚之后,她相信那是他将要告别过去的表示,是他想要重新开始、放弃幻想的表示。然后他们结了婚,像所有夫妻一样平静而温馨地过着日子。米凯尔不再提起关于那个男人的任何话题,也不再提起过去的事。那些诗歌、愤怒、不满和不羁全都逐渐被平凡的生活消磨了,就像每一对婚后的夫妇一样,他们慢慢将生活的重心全部转移到家庭、转移到现实中,继而转移到她腹中孕育着的小生命的身上。她相信他在改变,他在好起来,他在慢慢恢复到过去那个米凯尔——那个最初的米凯尔,遇到她之前的或者是被瑞尔拒绝之前的活跃的米凯尔。没有人会相信他们的结合或许并不是出于爱情,邻居们都认为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关系融洽、欢笑不断,他经常在周末带她外出游玩,她也竭尽全力地照顾好他们的小家庭。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还有什么是比这些更重要、更美好的呢?能够拥有一块属于自己的小地方,和相爱的人这样快快活活、打打闹闹地过一辈子,再有两三个孩子,就是最大的幸福了。
就算她看不到,又有什么呢?只要她能拥有那样的生活。
她真的开始相信他们在逐渐沉浸到他们的甜蜜生活中了。
她相信米凯尔越来越专注于他们的家庭,就像一个男孩变成男人——过去的米凯尔的确有点像没长大的大男孩,但现在不是了。米凯尔已经越来越像个合格的丈夫、良好的伴侣,以后更会是个出色的父亲。她确定那是她一辈子当中做得最为正确的事,选择跟着米凯尔。她从不后悔自己当初做出跟随他的选择,何况她的确很爱他,虽然这种感情与她对伊诺塔克的感情不同;她已经失去了她的哥哥,不能再失去米凯尔了。可为什么到现在她却突然发觉自己也许从来都不拥有米凯尔?即使她的确拥有他、甚至今后她都将这样一直拥有他?
在他给他们的第一个儿子起了名字之后,她终于明白过来,她拥有的只是场梦幻。
即使她和米凯尔将要这么十年、二十年、几十年地过下去,他们有更多的孩子,他们的家庭越来越壮观和可爱,每天吃晚餐的时候都会热热闹闹笑声不断,他们在周末去郊外远游的时候就像一支篮球队甚至足球队,在孩子们纷纷长大成人甚至分别结婚成家时,他们随之变成老人,开始只能相互陪伴着迈向去往坟墓的路,而那时一切看起来依然温馨平静时——
即使是这样,她拥有的不过还是场并不真实的梦幻罢了。
米凯尔从未真正地存在于这个家庭之中。
从纽约回来的只是个躯壳,而那个灵魂,已经永远地留在纽约了。他不可能回来了。他再也不可能回来了——他在纽约开了一枪,不是朝瑞尔,而是朝他自己。他把米凯尔杀了。他杀了自己那颗溢满痛楚和浸染绝望的灵魂,真正的米凯尔早已不存在了——米凯尔死了。
谁也无法再唤起米凯尔内心深处的那些东西。
谁能让一个早已进入坟墓的尸体起死回生呢?
至少她不能。即使她一直觉得她的努力是有所回报的——
可现在她知道那些不过是假象而已。米凯尔没法再好起来了。她几乎可以想象当米凯尔看到自己落在纸上的那个词时,他自己会感到多么震惊,假如那时他的确闭上了眼睛的话。也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过去那些回忆占据了他的心多少分量,连他自己也以为一切在好转,他有妻子、有儿子、有家庭,他有一个男人所该拥有的一切,却早已遗失了那颗灵魂。
……弥补。所谓的弥补又是什么呢?
假使他给自己的儿子起名叫回忆,所谓的弥补到底是什么呢?
他不过是将那一腔痛楚的情绪倾注到孩子的身上,他将那些回忆注入流淌着他血液的小灵魂之中,他有多爱那孩子就意味着他有多珍惜那回忆……那回忆。回忆。
MEMORY。MEROMY。MERO。
可爱的寐罗。可爱的小男孩——
他不过是承载父亲全部感情的一个载体而已。
而那感情不是夫妻之情,是属于一个男人自己的感情。
卡珊拉有种悲凉而愤怒的情绪,在她这样的付出、这样的投入、这样的努力并给了他一个儿子之后,他却霸道地将他据为己有——他给孩子起名叫回忆,他高兴孩子长得像他,他为自己有了一个宝贝的儿子而欣喜若狂,可他却没有在这个过程当中想过那个母亲一点。
他想过她吗?
……也许吧。那之前他说了他爱她——可那又意味着什么呢?是他真的爱她还是他出于感激与喜悦??……她不明白自己还有什么理由可以当作前一个结论的证据。
他真的爱过她吗?其实她一直知道不是,他还有可能再爱什么人吗??
……寐罗。寐罗。她感到心脏被这个名字狠狠刺痛了。
每一次她呼唤孩子的名字时,她都要承受一次这个名字所带来的刺痛——假使她要这么叫上一辈子这个名字,她就要一辈子都承受这种痛苦,让她时时刻刻都无法忘掉,无法忽略也无法淡漠,她的儿子到底意味着什么。她觉得他已经不再是她的儿子了——他被他的父亲夺走了。米凯尔从她这里无情而霸道地夺走了孩子,将他箍在自己的手臂里,将他当作自己独自一人拥有的宝贝,将他完完全全不留余地的据为己有,可她的位置在哪里??
但是已经无法再摆脱、无法再抽身而退了。她不能在这个时候选择离开。
即便事已至此,卡珊拉还是无法选择由爱生恨;即使她只能拥有一个形式上的家庭,她还是宁可吞咽下痛苦就这么下去——她太渴望这些了。她为何要放弃呢?只因为她的丈夫从未真正将感情放在她的身上?可现在他们有了孩子,不是吗?孩子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孩子属于米凯尔,更属于她;寐罗是她的孩子。她当然有权力爱护她的儿子,抚养他长大。即使只为了孩子,她也会选择将这美好的梦幻维持下去——哪怕这只是她的一厢情愿。
她无法离开寐罗。那是属于她的。她最最可爱、最最宝贝的孩子。
然而他也有个最最刺痛她的名字。他的名字……他的名字!
过了一会儿,她听到一声轻轻的门响,接着传来米凯尔的脚步声。
她仍然呆呆地坐在床上,既没有朝那里转过头也没有开口说什么。她听着他走到床边,停下来然后慢慢坐在她的身边,“他睡着了,”他轻声说,掩饰不住声音的喜悦。“真快。”
“……嗯,是吗?”她强打起精神,微笑着问,“他是个听话的小孩吗?”
“最最听话的小孩,”米凯尔愉快地说,“他又乖又可爱,真是个好男孩。”
“太好了,……”卡珊拉点点头,好一会儿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她终于将目光投向米凯尔那边,踌躇半天才颇为犹豫地开口,“米凯尔,你只写了一个名字吗?”
“唔,是的,”米凯尔回答到,继而他有些迟疑,“你不喜欢那个名字?”
她连忙摇头,“不——当然不,我只是觉得……呃,其他人都会一口气写好几个……”
“真是抱歉,”米凯尔似乎有点歉然地笑了,“我只想到了这一个。你有什么主意?”
“我——我觉得这个刚好,”卡珊拉说,“还是寐罗吧。叫起来也很容易。”
“要是你想到其他好名字,我们可以换。”米凯尔的声音显然有些言不由衷。
“我喜欢寐罗,”卡珊拉不想被米凯尔察觉她已经知道了,“就叫寐罗。”
米凯尔沉默了几秒。“……好,”他低声而轻柔地说到,“我喜欢这个名字。”
『当然你会喜欢这个名字。』卡珊拉黯然地想。
“嗯——你要不要休息一下?”米凯尔体贴地问,“你累不累?”
“……有一点,”卡珊拉轻轻吸了下鼻子,“我也想睡一会儿。”
“那就睡吧,”米凯尔忙说,“要是寐罗醒了,我会逗他玩的。”
“真是个好父亲,”她故作愉快地笑着,“那么我这个母亲就先失陪了。”
“我会照顾好我的——呃,我们的儿子的。”米凯尔信誓旦旦地说到。
『他只觉得寐罗是他一个人的儿子。』卡珊拉更加黯然地想。
“好好休息。”米凯尔凑过来吻了吻她的脸颊,然后便起身离开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8.10.03(23:46)|【NM】紐約故事多コメント(1)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突然又觉得似乎也不是那么幸福

或者说对于父母而言不完美TVT~~~
From: Ranny * 2008.10.04 12:48 * URL * [Edit] *  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