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NM】紐約故事多 15> 因為愛II【NM】紐約故事多
> 【NM】紐約故事多 15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两个月后,他们总算回到了像是离开了至少一年的家——米凯尔一个人挽起袖子打扫了整个房间,尤其将他们之前已经为孩子准备的婴儿室打扫得干干净净。他第一次这么主动,简直不太像他——显然儿子是他的唯一动力。“来看看你的小房间,宝贝!”干完活后,他就高声叫喊着从卡珊拉手里抱走婴儿用激动的步伐冲向婴儿室,“我打赌你会爱死它的!!”
卡珊拉跟在后面慢慢走着,脸上带着又幸福又失落的微笑。
拥有这么一个完美的家庭是多幸福的事啊;可又多么不幸啊。
“这是你的床,天蓝色!你喜欢吗?窗户很大,不过有窗帘,风不会吹到你的——窗帘是蜘蛛侠图案!你喜欢的,对吧?……啊哈,你笑了,你喜欢!墙纸上印着小丑和小兔子,呃——你可能不太喜欢这么女孩的墙纸,不过当初我们不知道你是男孩还是女孩……好吧,要是你真的不喜欢,我们就换掉它。……来看看你的玩具,火车、皮球、冲锋枪……不过你现在只能玩毛绒玩具,因为那些东西会弄伤你自己,你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家伙……以后老爸会买火箭飞船给你的,我发誓!你还会有唱片、书、棒球手套和球鞋、相机和游戏机,你想要的都会有!你得跟老爸喜欢一支球队,不然我就敲你的头——不过要是我们喜欢不同的球队也不错,那样在比赛时我们就有的赌可打了!好吧,喜欢哪支队是你的自由……”
卡珊拉在婴儿室门外停下来,听着米凯尔在里面抱着儿子边到处走边大声介绍,显然父子两个都相当地乐在其中,寐罗一直都在发出感兴趣的叫声,似乎非常急于得到他拥有的那些东西——他都会拥有的。一切他想要的米凯尔都会给他。米凯尔是那么爱他。甚至远远超过对她的爱,至少她从没有过他这样急切地想要讨好她的经历——从来都没有过。
“卡珊拉,”米凯尔叫到,“你要进来跟寐罗分享一下他的快乐吗?”
“……好吧,”卡珊拉连忙点点头,走进寐罗的房间,“他喜欢吗?”
“他喜欢得不得了——是吧,宝贝?唔——”米凯尔使劲亲了一下儿子。
卡珊拉抚摸着寐罗的小床、软趴趴的毛绒玩具和橡胶识字卡片、柔软的小毯子、印着凸出花纹的窗帘和墙纸,这些东西都是米凯尔一手添置的,她在这方面插不上什么手——为自己的儿子选购物品和布置房间是多么快活的事啊。可她却一点都享受不到这种乐趣。
“你一定把这里布置得像个天堂,”她慕地说,“寐罗真是个幸福的小家伙。”
“因为他是我的儿子嘛,是不是,宝贝?”米凯尔乐呵呵地问。
寐罗发出稚气的咿呀声。
“待会儿你要睡觉了,宝贝,”米凯尔说,“我去给你冲奶粉。”
“我来抱一会儿他吧,”卡珊拉忍不住说到,“让我抱抱他。”
“唔,好吧——去跟妈妈待一会儿,好吗?”米凯尔走过来,将小家伙轻轻地交给她,她小心翼翼地接了过去,抱在怀里满怀喜悦地搂着,低头贴着孩子软嘟嘟的脸颊。“他在看你呢,卡珊拉,”米凯尔笑着说,“他在看他那个漂亮的母亲——这是谁呢,寐罗?”
寐罗咿咿地叫着,一边又用小手抓住了母亲的头发。
趁米凯尔去冲奶粉的功夫,卡珊拉尽情享受着她和儿子的单独世界。她多想就这么和儿子一直待下去,多待一会儿,再多一会儿——哪怕就这么抱着寐罗一辈子她都不会厌倦。她极力睁大眼睛,好像这样就能看到寐罗的模样似的。“宝宝,”她温柔地低语着,“宝宝。”
也许现在她还不能熟练地给他冲奶粉和换尿布,不过很快她就能驾轻就熟了。
那不会用太久的;她要尽可能地为儿子多做一点,她想要为寐罗做很多很多。
“你这个甜蜜的小家伙,”她陶醉地吻着他的脸颊,“你这个柔弱的小可爱。”
寐罗的手指轻轻地拽着她的发丝,她用手指探触着孩子柔嫩的皮肤,好一会儿才又重新抱好小家伙,轻轻摇晃着,给他唱着好听的曲子。寐罗一动不动地听着,既不吵也不闹,是那么的乖巧听话——她有个多么可爱的儿子!卡珊拉不由得沾沾自喜起来,她将脸颊轻轻贴着孩子的小脸,认真倾听由他口中发出的微细的呼吸,以及喉咙里轻微的吞咽声。他的小手臂在她脸颊一侧不安分地蹭来蹭去,肉嘟嘟的像个小粉团。孩子的一切是多么神奇啊。
可这样的宁静时刻没过多久,寐罗突然闹了起来,小手胡乱挥舞着。
卡珊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慌忙将脸颊从寐罗身上抬起,身后传来米凯尔的笑声,“啊,我的儿子很高兴看到我!”他快乐地说到,“你的肚子饿了没有,寐罗??”
寐罗急促而不听话地叫着,将手伸向卡珊拉身后的方向。
她恋恋不舍地转过身,好让小孩子能看到米凯尔。
寐罗的声音停顿了几秒,像是安静了下来,但很快又开始挣扎起来,显然急于挣脱母亲想要寻找另一个人,于是她只好将孩子交给了他的父亲——米凯尔一把接了过去稳稳抱住,“你饿了吗?”他愉快地低声叽咕着,“马上就会喂饱你,你这个心急的小坏蛋!”
卡珊拉有点发呆地站在那里,听着面前终于传出寐罗开始吸牛奶的吞咽声。
天呀。她想看看……她想看看她的儿子是怎样喝牛奶的。她想看到一个人是怎样喂他的小家伙的,她想看到此刻米凯尔脸上的表情、寐罗脸上的表情,那两个人是不是都很开心,可她——作为他们当中的一份子,却只能像个局外人似的站在这里,什么忙也帮不上、什么都做不到、甚至连看上一眼的权力都没有,只能用耳朵仔细地、万分仔细地倾听着。
“他在好好吃奶吗?”卡珊拉万分神往地轻声问到。
“唔,当然!他真是饿坏了,啧啧……”米凯尔发出逗弄孩子的有趣声音。
寐罗似乎被他的父亲逗笑了,一口奶还没有咽下去就呛了出来。
“唉,瞧你!”卡珊拉慌了一下,“你不要在他喝奶的时候逗他嘛!”
“真是抱歉我没留神……哎好了好了,宝贝。”米凯尔快帮小家伙拍了拍背,让寐罗咳出呛在喉咙里的那口奶,然后又抚了抚小家伙的胸口让他出了那口气,才又继续喂下去。
“米凯尔,”卡珊拉有点怯怯地问,“你可以教我怎么冲奶粉吗?”
“呃当然,”米凯尔答到,“一会儿我会告诉你的……不过要是你觉得麻烦的话,每天我会在出门之前将他一天的奶粉冲好,你只要到时放在热水里加热一下就成了。或者……”
“我不想请别人来照顾寐罗,”卡珊拉猜到了她丈夫的意图,“我想自己来。”
“……好吧,我知道你会做得很好的。”米凯尔似乎颇为信任地说。
可他真的信任她吗?
卡珊拉不知道自己是否在自惭形秽。
她永远没法摆脱那种感觉——因为自己的缺陷而让对方本能地怀疑她的能力从而引起自己不安和羞惭的卑微之感。这个世界上只有伊诺塔克才全然地信任她,除了她的哥哥没有任何人还能做到那样,甚至她的丈夫;或许她的丈夫从未真正地将信任交给她。现在她想要给儿子冲奶粉都成问题,可照顾一个小婴儿当然远远不止这些问题——哄他入睡、换尿布、洗澡、扑粉和随时注意他是否有异常现象,她看不到,又怎么能保证这些不会出问题呢?
“……或者——还是请个帮手吧,”卡珊拉轻声改口,“我怕我做不来。”
“要是你打算自己来的话我们就不请,”米凯尔说,“只是你会辛苦一些。”
“我恐怕这样会对寐罗不好,”卡珊拉说,“为了寐罗还是请一个吧。”
“那好,明天吧,”米凯尔说着又亲了一下小家伙,“明天我们去找找。”
转天他们便去请了个很有经验的女人,在白天和卡珊拉一起看护寐罗。那是个四十岁上下的女人,名叫姬玛,脾气很好。她耐心地教卡珊拉怎样照顾孩子,留意他的一举一动和发出的声音,做好一个合格的母亲。虽然卡珊拉学起来有些困难,但她还是认认真真地想法克服困难、努力做好母亲的本职工作。她比普通人要花费更多时间和力气做到这些,可还是偶尔出差错——要不是姬玛帮忙,恐怕好几次她都要铸成大错。这些让卡珊拉又灰心又难过,不过她还是坚持了下去,若是连自己的孩子都照顾不好,她还能做什么呢??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她辛苦地和自己的眼睛斗争,总是在灰心丧气和重打精神之间往复循环——生活对于她来说仿佛变成了一个总也绕不出去的圈,让她想起许久之前她所知道的民族婚礼上新郎和新娘绕着圣坛转圈跳舞的习俗;感慨过生活的本质也不过如此之后,她便不由自主地想到,那些距离她已经太遥远了,她已经离开帕尔加整整八年——和伊诺塔克在纽约停留三年,之后又与米凯尔一起生活了五年,或许她将要这么一直在美国待下去,再也没有可能回到希腊。她的故乡现在有了什么改变吗?她的父母和兄弟姐妹都还好吗?然而,更让她黯然的是——她的哥哥到底在什么地方呢?或者……他还活着吗?还是已经……
卡珊拉不由得幽幽叹了口气。
她一直拒绝接受这种猜测,可事到如今,也许情况就是她所恐惧的。
她一天天消瘦下去,可她本人却并不自知。有天晚上,当他们坐在晚餐餐桌上吃东西,寐罗则一如既往地坐在他父亲的腿上,她边心不在焉地喝着汤边习惯性地侧耳听着发自寐罗口中的声音,这时米凯尔的手突然伸过来轻抚了一下她的脸颊。“卡珊拉……”
“什么?”她连忙抬起头,将『目光』从孩子那里移到丈夫脸上。
“……没什么,只是——叫你一下,”米凯尔似乎有点犹豫地说。
“嗯……晚餐还合胃口吗?”卡珊拉问,“是不是东西不好吃?”
“不,不是,”米凯尔连忙否认,“我只是觉得——你瘦了很多。”
“哦,……是吗?”她不由得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也许是瘦了,她能感觉到高高的颧骨抵住自己的掌心。“母亲都会这样的吧,”她笑着说,“有了一个小家伙要时刻操心。”
“不过你也要注意身体,”米凯尔说,“周末我们一起出去走走吧?”
“好啊,”她愉快地点头答应,“寐罗也会很高兴的。”
“唔,我的儿子当然高兴——是不是,宝贝?”米凯尔问到。
寐罗欢快地叫了一声,显然极为兴奋。每次寐罗发出这样的声音,卡珊拉就免不了再一次泛起伤感——这时候宝贝的表情一定非常可爱,可只有他的父亲能够看到,她甚至有些嫉妒起自己的丈夫来;她经常会多疑地觉得寐罗更喜欢跟米凯尔在一起,虽然每天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她与儿子待在一起,可她总是觉得寐罗与她之间还是被什么东西硬生生地隔着。而米凯尔和寐罗之间就没有那层隔膜。他们父子两个一直融洽得让她懊恼。多么令人慕啊。
她听着他们两个在那边叽叽咯咯笑着的声音,心里禁不住异常酸楚。
七个月的时候,寐罗已经开始叫起了爸爸;可直到八个半月,他才会叫妈妈。卡珊拉不明白为什么她的宝贝先学会的词不是妈妈,也许与晚上常常都是米凯尔哄他睡觉有关,这再一次加重了她的忧郁,虽然寐罗会叫她妈妈让她止不住地欢喜,可她转而又觉得自己已经开始不知不觉地跟米凯尔竞争起这个孩子的宠爱权来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明明这是她的孩子,为什么她却觉得他似乎并不属于自己?
可寐罗还是喜欢她的吧。当寐罗在她怀里乖乖躺着,听着她给他唱好听的摇篮曲,小手轻柔地摸着她的头发、脸颊和嘴唇时,她能感觉到儿子是爱着她的,只是一旦米凯尔出现,寐罗的注意力马上就会被父亲吸引——什么也阻止不了寐罗伸向父亲的手,即使她也不能;她只能将毫无意识地叫着爸爸的宝贝『还给』米凯尔,被那个男人长久地霸占着孩子。
一岁的时候寐罗学会了走路。不过当然,是他的父亲教会他的。
寐罗总是喜欢悄悄跟在别人身后,有时连她也察觉不到,小家伙将脚步放得很轻,像只小猫一样,然后突然扑上来大叫一声吓她一跳;不过这一招在米凯尔那里就不灵了,他总是能看到跟在身后蹑手蹑脚的小家伙,在寐罗扑过来的同时一把捞起小男孩,边大声叫着寐罗的名字边使劲呵他的痒,让他笑得喘不过气,然后父子两个就在房间里搞赛跑比赛,当寐罗能跑起来的时候就把赛跑比赛安排到外面的街道上,两个人能一口气玩上好几十分钟。
卡珊拉既当不了裁判也做不成观众,只能任由那两个人享受他们的乐趣。
她知道儿子越是长大就会越是远离自己。
当他发觉母亲在很多方面无法替代父亲,甚至满足不了他很低微的需求——譬如给他念童话故事、陪他看电视,带他上街去玩或者跟他一起搭积木和玩玩具的时候,他会觉得母亲奇怪,母亲不好,母亲对他不像父亲那样……于是他就会越来越远离母亲、亲近父亲。
多么可怕啊。卡珊拉想想就感到绝望,而现在已经开始如此了。
她只能在房间里收拾收拾、打扫打扫,做些吃的东西,和过去无异。
假如寐罗是个女孩,会不会就能较多地和她亲近些呢?她小心地考虑这个问题,可最后还是绝望地认为不太可能——无论男孩还是女孩,他们需要的都是一样的,他们渴望停留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和正确的指导与陪伴,而不是一个经常问『什么?在哪儿?怎么样?』这样一无所知的提问者。她甚至从没带寐罗出去过——虽然寐罗总是叫嚷着想要出去玩。
万一出了危险怎么办?到那时哪怕是万分后悔也来不及了。
所以她能理解寐罗喜欢黏在父亲身边的心情。父亲不会拒绝寐罗,只要小家伙提出这样那样的要求,他马上就能满足他、为他办到,无论是赛跑还是去公园、买玩具还是念故事,有一次他们还去逮麻雀,在郊外的树林玩了一整个下午。晚上回来的时候寐罗兴奋异常地给她讲述他们在树林里的愉快经历——那些鸟、兔子、松鼠和蚂蚁,各种各样的小生物是那么有趣。“有趣极了!妈妈!”小男孩抱着她的手臂又跳又喊,“下次你要和我们一起去!”
“好的,宝贝,”她假装高兴地应允,“下次我们一起去公园逮麻雀。”
她怎么才能在磕磕绊绊的树林里走得顺畅自如呢?
“寐罗,过来洗澡!”米凯尔在浴室那边喊到,“你这个小泥人,快过来!”
“我才不是呢,爸爸是,”寐罗反击到,“我一点都不脏!寐罗最干净了!”
“再不过来的话我要去逮你了,就像逮麻雀一样装进网子里,”米凯尔说着朝这边大步走来,一边『气势汹汹』地威胁着那只受惊的『小麻雀』,“然后把你丢进浴缸泡上一天!”
“救命呀——!”寐罗尖叫起来,迅速甩开她的手臂跑了,“爸爸要逮我了!”
“哈!哈——!不要让我逮到你,否则你就完了!你这个不听话的小麻雀!”
“我不是麻雀——救命!救命!啊——”寐罗发出又笑又喘的挣扎声。
“米凯尔,”卡珊拉不由得有点担心,“不要伤到儿子……”
“我这就把你装进网里,”米凯尔大声宣布对儿子的『判决』,接着又仁慈地给了他一个『缓刑』的条件,“除非你说十遍我爱爸爸,否则今晚你就睡在麻袋里好了,怎么样?”
“不要!不要!不要——!”寐罗扯起嗓门叫到,“寐罗不要睡在麻袋里!”
“那就乖乖跟我去洗澡,还要叫十遍我爱爸爸,”米凯尔煞有介事地说。
“好吧寐罗去洗澡……寐罗爱爸爸,寐罗最爱最爱爸爸了!”小男孩心无芥蒂地大声叫嚷着,精神十足,“爸爸,寐罗想要变形金刚……爸爸,晚上带寐罗去买变形金刚!”
“太晚了,明天,”米凯尔说到,“要是你能坚持一下,明天爸爸给你买两个!”
“寐罗想要今晚和变形金刚一起睡,”寐罗大叫着,“寐罗今晚要一个人睡……”
“今晚你和爸爸妈妈睡,明天才能和变形金刚睡,”米凯尔关上了浴室的门,“快点脱掉你那身都是泥的脏衣服——你简直脏死了!变形金刚才不和你这么脏的小孩睡觉呢!”
“寐罗洗完澡就干净了,变形金刚就会跟寐罗一起睡……”
“变形金刚已经睡觉了。今天太晚了,明天爸爸给你买。”
“寐罗现在就要——”
“好了先来洗澡!听话,宝贝——”
“爸爸给寐罗买变形金刚寐罗就洗澡。”
“寐罗不洗澡爸爸就不给寐罗买。”
“爸爸不买变形金刚寐罗就不洗。”
“你这个讨价还价的小混蛋。过来!”
“救命呀——妈妈!妈妈救寐——”
“爸爸可要揍你的屁股啦!你这小混蛋!”
那边传来扑通扑通踩水的声音,夹杂着小男孩的尖叫和大笑的声音。
卡珊拉满心慕地听着,想要过去帮忙却又帮不上什么,她从没单独给寐罗洗过澡,一次也没有——她唯恐弄伤儿子的眼睛或是让水淹到他,一切原本简单的物品在她心里似乎都成了某种威胁,并且是彻底的、永久性的威胁。灰眼睛剥夺了她多少权力啊。她甚至不曾带寐罗去商场买个玩具……她怕在那种熙熙攘攘的地方会弄丢寐罗,那可怎么办!除非丈夫在她身边,她才能放心地和他们一起出去。多么可悲呀……唉。寐罗想要变形金刚……
卡珊拉坐在那里默默想着她的儿子多想要一个变形金刚的事。
或者……她去给儿子买一个变形金刚?那不会用太久时间的,也许只要半个小时、二十分钟——她知道附近有家儿童商店,钟刚刚敲过八点没多久,她有足够的时间走到那里,给寐罗买他想要的玩具回来。那么……好吧——趁寐罗正在洗澡,她干吗不去给儿子买礼物呢?假如她不能带儿子去打麻雀和玩游乐场,至少她还能买个变形金刚……不是吗??
卡珊拉迅速站起身,找到她的手杖和钱包,没有跟米凯尔打个招呼就出去了。
她以为二十分钟或者半个小时后就能听到寐罗欣喜若狂地尖叫着冲过来用力抱住她的脖子用最甜蜜的话来取悦她,还会把他那散发着沐浴露味道的脸蛋和手臂贴在她脸上,跟他父亲耀他现在有了个最了不起的变形金刚好让他的父亲也『嫉妒』一下;向来只有她嫉妒米凯尔的份,却从没有米凯尔嫉妒她的时候。身为母亲她失去了多少宝贵的特权啊。这念头促使卡珊拉更加坚定了去买个变形金刚给儿子的决心,她今晚就要让寐罗拿到那件玩具。
可她根本想不到这个晚上对她来说已经是她和寐罗所处的最后一个夜晚——
倘若她没有出去的话,或许他们还有更多的时间相互陪伴,她能一直当个妻子和母亲,以后还会有其他可爱的宝贝——可她却不顾一切地出门想要给她的儿子买他渴望的玩具。
二十分钟后,一辆被醉酒司机驾驶的货车撞上了正在迫不及待走过街道的卡珊拉。
她还是没能给儿子买到玩具。在失去意识之前,卡珊拉已经懊悔过她不该这样匆忙地跑出去,可谁能抵抗得住寐罗那样渴切的恳求呢?她又怎么预料得到会发生这场意外?然而死亡对她而言到底意味着什么?痛苦或是解脱?如果一切重来一遍,她还会这样贸然吗?
如果一切重来一遍,生命再给予一次选择的机会,也许她还是会这样做。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8.10.03(23:45)|【NM】紐約故事多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