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NM】紐約故事多 18> 因為愛II【NM】紐約故事多
> 【NM】紐約故事多 18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虽然瑞尔已经做好足够的准备,但当他看到他的第二个儿子时,他还是露出了像第一次见到婴儿那样的惊讶而喜悦的激动表情——这个小家伙竟然跟他一模一样。因为幼小而略显淡银色的头发,同样是灰色的眼睛,哭闹的时候并不卖力而是断断续续,仿佛在犹豫着到底该不该用力啼哭一样,当瑞尔低头去看时,他隐约觉得能够在那孩子的脸上寻找到属于他的影子。即使那只能被称作某种感觉……可这种感觉是如此清晰、如此强烈,如此明显地朝他叫嚷着这是他的儿子。他对这个小家伙看得着迷,某种前所未有的撼动在他胸口处震颤。
这个孩子该叫什么名字呢?他在赫尔曼与梅耶尔之间犹豫不决,斯图亚特也不错,或者奥古斯汀,还有布尼尔、托,他想了许多名字却始终找不到哪一个更好;这不过是个名字而已,他想,为什么他要对一个名字这样斤斤计较呢?接着他突然不由自主地想到了米凯尔——可他不明白为什么会在这种时候想起那个人。他的儿子与那个男人有什么关系呢?
瑞尔最终还是决定再想想。
第二个小男孩的身体比起第一个要稍差一些,他在医院多住了一段时间;瑞尔发觉他竟很快爱上了这个小家伙,甚至比他的大儿子还甚更多;他不知道这是否是因为这个儿子非常像他的缘故,但他实在非常非常酷似他,几乎就像他的一个翻版,完完全全的翻版。小家伙很少啼哭,大部分时候都是安安静静的,他的安静使他很快赢得了护士们一致的好感。她们都喜欢这个极少添麻烦的小男孩,虽然同时对于他的过于安静也多少报以点奇怪。
小家伙在医院里住了整整一百天。终于可以回家的那天,瑞尔特意请了个假,带着尼克洛斯一起到医院接卡罗琳和小儿子回去。从医院到家的路并不远,所以他们一家四口在街上慢慢地散着步走回去,卡罗琳领着他们的大儿子,瑞尔则推着躺着小儿子的婴儿车。
当他们回到家,瑞尔刚刚走上台阶的那一刻,他突然有着非常奇怪的错觉。
或者是直觉——还是幻觉?
他不知道。他只是突然觉得米凯尔似乎就在他的附近,在他周围不远的地方,正在悄悄看着他,或者等着他。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冒出这种想法,可这种感觉是如此强烈,几乎让他控制不住地回头去张望。他站在台阶上,几番疑虑之后终于忍不住回身环视一番四周,寻找那种奇怪感觉的存在到底是真实还是虚幻;可瑞尔扫过一圈周围的场景,一切平常无异没有任何特殊,自然也没有那个错觉中的影子。他又突然觉得好笑,想自己大概是神经有些过敏——米凯尔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呢?他并不知道自己早已搬离了原先的公寓,并且他离开已经整整五年了。五年的时间仿佛一晃就过去了。快得不可思议。那么接下去五年呢?接下去的十年、二十年也都将要这么过去吗??……时间是多么可怕的东西啊。
瑞尔从车里抱出他的小儿子,然后拎起那把婴儿车推入房间,进去之前他的动作禁不住再次顿了顿,那种感觉仍然没有消失,他还是觉得米凯尔在他附近,就在附近,附近的某个地方……可在什么地方呢?为什么他有这种感觉?精神作用吗??……也许是因为之前他又想到那个男人的关系吧。他摇了摇头,抱着小儿子跨进去,并反手关上了房门。
卡罗琳转过头微笑着跟他说了句什么,他没听清楚,只好敷衍地笑笑。
卡罗琳又说了一遍。
他的思绪仍然停留在之前的错觉里。“……他在附近。”
他忽然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却并未意识到他在说话。
“……附近?”卡罗琳问,“这是名字吗?附近??”
瑞尔愣了愣,“名字,”他支吾一声,“嗯……名字……”
“我在问你给儿子想到了什么好名字,”他的妻子走过来,将小儿子从他怀里抱过去,理了理小家伙天生卷卷的头发,使劲吻了下他的脸颊,“你就告诉我附近?这是名字吗?”
“我……我觉得这名字不错,”瑞尔有点语无伦次,“附近……呃……”
他的妻子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他,“我没听过哪家孩子名叫附近的。”
“反正就是个名字,”瑞尔咕哝着,“而且叫起来也很容易。”
“那好吧,宝贝,”卡罗琳大声对儿子说,“你爸爸叫你附近——你就叫附近吧!”
“呃——等等,你真的这么决定了吗?”瑞尔有点吃惊地说。
“当然,”卡罗琳煞有介事地点头,“我也很喜欢『附近』。我的儿子当然要在我附近,我不会让他离开我太远的——喏,身边,附近,就这里,不能再远了;就叫附近。”
“……那好吧,”瑞尔有些哭笑不得,“那么——就这个名字吧。”
他的第二个儿子叫尼亚。
瑞尔总是没法忘记那天他的奇怪错觉——为什么他会觉得米凯尔在这里?明明米凯尔不可能找到这里,不可能出现,可是……大概只是错觉吧。除此之外还有什么解释呢?那个男人不可能再出现了。当他忧虑不安地等了一个月、两个月、一年、两年……都没有等到,而现在五年过去,米凯尔已经没有什么再出现的可能了——也许他早已拥有了自己的生活,拥有一个伴侣——可谁知道那会是男人还是女人呢?假如是个女人的话,也许瑞尔多少还会觉得安慰一些;但男人女人又与他有什么关系?米凯尔早就彻底脱离他的生活了。
他轻轻地叹了口气,心里不免泛起异常酸楚的滋味。
他还是会想起他,他还是想念他,实际上——他还是那么在意他。五年时间并没有让他过多地淡忘关于那个人的事,在很多时候他还是会不由自主地想起米凯尔,想起那几个月的短暂相处,想起他们共同生活的那段时间。那或许是他这一生中最为难忘的几个月——不止因为米凯尔的特殊,更因为只有那段时间才让他觉得自己是年轻的。那种年轻的冲动(虽然最终还是被他硬生生地压制)是他记忆中唯一仅有的一次,除此之外就再也没有了。
米凯尔将那叫什么来着?天雷地火??……唔,也许是吧……
他从没尝过什么『天雷地火』的滋味——米凯尔的话总是引人发笑。可他在想笑的同时却又免不了感到一丝心酸。充其量他只尝过一点点火花的味道,甚至连火花也算不上,大概只能算是火星。一闪即逝。甚至不及让他去捉住什么——但他又尝试过捉住什么呢??他只是松开手让一切就这么从掌心滑过去,连去挽留的念头都没有。他是个多么可悲的人啊。他知道自己已经选择就再也没有什么更改的,可在很多时候他还是会想起对方——在他带着儿子去游乐场或是买生日礼物时,他会想米凯尔会不会也这样抱着儿子去游乐场、去买生日礼物;当他和妻子在某个轻闲的午后坐在沙发上边喝咖啡边说话时,他会想米凯尔是否也会和妻子做这些;当他因为生病不得不卧床休息时,他会想米凯尔生病时是否也会用过去的回忆当作消磨时间的一种方式;当他做这些、做那些,他总是会让那个影子在他心里闪过一念。当然也会有极度愤怒或者懊悔的时刻——他后悔当初用那种愚蠢的试探迫使米凯尔离开。他好几次后悔得要命,几乎想要立刻抛开家庭和一切去找到米凯尔,告诉他当初自己的想法。可又有什么用呢?谁知道米凯尔现在是否还记得或在意他呢?而又有什么可能呢??
米凯尔不可能出现在这里。不可能。……怎么可能呢。
然而每次他叫尼亚的时候,都会想起那个午后,那个有着梦境般幻觉的午后。假如那时米凯尔从什么地方走出来,突然出现在他面前,或许他一点都不会感到奇怪——
咳。好吧。实际上……
实际上他想象过无数次米凯尔会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场景。好像对方是个超人,随时能知道他在什么地方,随时能够出现在他面前,不管是在家里还是街道上,在餐厅里,在购物商场中,在游乐场,在电影院,在某个街道拐角,在某个巴士站旁,在公园深处的长椅上,在河畔,在图书馆,在办公室或者书房,甚至在他的卧室里……他总是想象着米凯尔突然就冒出来的场景。再没有关于其他的什么想象比那种想象更能够让他轻易沉入其中,仿佛这些想象能够弥补他苍白而匮乏的年轻时期。他年轻过吗?他有过那种所谓的少年心气吗??
记忆中的米凯尔仍然还是五年前那副满不在乎、放荡不羁的样子。
阳光一样的金发,绿眼睛,骄傲得像上帝之子——他是那么英俊。
每当米凯尔从某个角落走出来停在他面前,用那抹标志般的不屑一顾的眼神打量他时,都会让他发自内心地莫名激动——即使他知道那不过是种假象,是他头脑里的一些永远不可能实现的虚拟场景,可他总是对于这种只由自己一个人主导的剧本持续下去。他渴望米凯尔能够跟他说些什么。说什么呢?『瑞尔,你还好吗?』『你想过我吗?』『你是否后悔……』
他不知道米凯尔会说什么。还是根本不屑于跟他开口,只是嘲弄地来回打量他。
他无法再继续想更多。他只是不想——让自己变成他不想要成为的那种人。
他还有一个好端端的家庭,有温柔的妻子和两个可爱的儿子。尤其是尼亚。
那个小男孩总是一本正经的模样,用卡罗琳的话来形容,『小小年纪就不苟言笑,跟他父亲一模一样。』虽然尼克洛斯也很少开口大笑,但他们两个最大的区别就是不说话时露出的表情非常明显——尼克洛斯可以用温和来形容,而尼亚只能用沉闷加以描述。他经常独自待在什么地方,一个人闷声不响地玩着什么玩具持续上一整天,直到卡罗琳叫他吃饭和睡觉为止。有时候他也带着玩具去书房找他的父亲,瑞尔经常看到尼亚小小的影子掠过书房外。
过不多会儿,那个小家伙就偷偷推开房门,从那道窄窄的门缝里看他。
瑞尔装作自己没看到那小子的一举一动,继续埋头于书桌上那堆文件。
大约半分钟后,尼亚会小心翼翼地将门缝敞得更大一点,侧着身子挤进来,好像有谁不让他把门开得太大似的——但他的身体总是能突破他敞开的门缝的宽度,将那扇门顶得更开一些,这似乎让尼亚非常懊恼,有时候瑞尔觉得那家伙恨不得自己像个纸片一样薄。当尼亚抱着一只什么玩具——大部分时间是机器人,偶尔也有魔方或者拼图板——跑过来的时候,他就得做好准备将两腿分开些,好让尼亚顺利地爬上他的膝盖坐在那里,将自己那两条瘦瘦的腿放在他的两腿之间,淡灰色的眼睛在他脸上和书桌上的文件之间来回不停地切换。
“找我有什么事吗?”瑞尔必须要开口询问,对方才会回答;否则尼亚就不说话。
“……爸爸,”尼亚说话时就会低头摆弄着他手里的玩具不再看他,“爸爸很忙。”
“呃,是的,”瑞尔无奈地想『为什么你知道我很忙还跑来』,“然后呢?”
“尼亚也很忙。”尼亚说话就像挤牙膏一样费劲。
“唔……既然我们两个都很忙,为什么我们不各自忙各自的呢?”
尼亚煞有介事地点点头,却没有做出相应的举动,仍然一动不动。
“那么——尼亚还有其他的事吗?”
“尼克洛斯说,”尼亚又开口了,然后声音没了。
“……尼克洛斯说什么?”
“爸爸。”
“什么?”
“爸爸。”
“我在呢,尼亚,你想说什么?”
“一起玩。”
“玩什么?”瑞尔有点迷糊了。
“很多。”
“……什么?”
“爸爸。”
“唔?”
“爸爸很忙。”
“……是很忙,那么……”
“爸爸没有……”
“……没有什么?”
“时间。”
“时间?”
“游戏。”
“游戏?”
“爸爸。”
“宝贝,你到底想说什么?”
“尼克洛斯说……”
“他又说什么了?”
“错了。”
“……错了?”
“爸爸……”
“……尼亚?”
“不喜欢。”
“什么?我吗?还是你?”
“尼亚。”
“尼亚?”
“爸爸。”
“……好吧,我说——”
“爸爸很忙。”
瑞尔一筹莫展地看着他儿子。
“尼亚也很忙。”
“然后呢?”
“尼亚没生气。”
“……生气?你在生气?”
尼亚那颗银灰色头发的脑袋不明所以地摇晃摇晃,然后从瑞尔膝盖上迅速地滑了下去,一溜烟地在他面前消失了——瑞尔还没来得及再多问上一句话,那小子就不见踪影了。
他坐在那里对着小家伙离开后不忘记给他小心关上的房门发呆,试着将尼亚那些断断续续的句子连到一起,好不容易才大约搞明白尼亚跑来这里到底想要跟他说什么:那个小家伙大概是听尼克洛斯说瑞尔经常带着他一起玩很多游戏,而尼亚反驳了他的哥哥,因为爸爸很忙,没有时间玩什么游戏(尼克洛斯说错了);但实际上尼亚是在嫉妒,觉得爸爸不喜欢他,因为瑞尔几乎不怎么和他一起玩——不过尼亚还是很大方地原谅了父亲并给他找了个借口,虽然爸爸很忙但是尼亚也很忙(尼亚也没时间和爸爸一起玩)所以尼亚没有生他的气。
瑞尔觉得他这个小儿子的确有趣。
不过他的工作也的确很忙,纽约从来就是个不那么太平的地方,尤其他所负责的街区又刚好是容易出事的布朗克斯区,虽然被提升为督察之后免除了巡逻的任务,但相应地公文与调配任务却多了不少——现在他花在办公室里的时间远远要多过外面,不过哪个警察不是这样的呢?警察都会有这么一个过程,虽然这不会是个很短的过程。瑞尔并不对他这份工作抱怨太多,要是他习惯于抱怨的话,恐怕说上数个月也不够。既然他已经选择接受这个职业自然就该无怨无悔地坚持到底——而曾经为了职业本身被迫放弃和牺牲的那些……
在思绪坠入无底深渊般的回忆之前,瑞尔慌忙强迫自己将注意力移到文件上。
……那些他放弃和牺牲的……
——别再想了。看着前面!这些文件!这些……
……米凯尔。
他忍不住倒吸口气,眼睛愣愣地望着面前那些已经失去了文字本身意义的字母,一个个色的躯体在他面前飘来荡去,仿佛全变成了一群可以随时逃跑的小精灵,他抓不住它们的本质,他无法阅读和思考,光是坐在那里对着它们发呆,并且好一段时间都会持续这样。
米凯尔。他现在怎样了?……他离开多久了??……
大约五分钟之后,他才勉强集中精力,继续下去之前被打断的工作。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8.10.03(23:42)|【NM】紐約故事多コメント(2)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小N好可爱

那段对话超有趣诶~~~
From: Ranny * 2008.10.04 13:58 * URL * [Edit] *  top↑

很高兴瑞尔是非常想念米凯尔的。即使已经做出了不可挽回的选择,他们已经不可能在一起了。瑞尔一定会想念那些一起吃晚餐、一起争辩讨论、在同一座房子里沉眠的日子吧。

K大这一次涉及了两代人的情感问题,尤其是瑞尔和米凯尔的情感,虽然双方都没有坦诚相告,但差不多也已经互相明晰了。所以读起来感觉那样沉重、无奈而悲凉。这似乎是最不应该的选择,但却又是最合理的选择。K大在写这些的时候会不会感到很心疼呢。

非常喜欢卡珊拉,感觉这个人物非常丰满真实。她同样是不幸的,但她至少拥有和心爱的人共同生活的甜美回忆。卡珊拉的死很凄凉,我不得不谴责米凯尔的自私,即使米凯尔也很无辜。
痛苦、无奈、悲凉而又无法逆转的命运是如此丰盈而真实,但愿上一代人的悲惨命运不会发生在梅罗和尼亚身上……

另外非常喜欢尼亚名字的由来……
而梅罗的名字却让我更加同情卡珊拉,她是怎样忍受的呢?
尼亚和父亲的对话也很萌XD

Katt大人请早日回归吧!【泪】

From: MZ * 2009.01.21 19:54 * URL * [Edit] *  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