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NM】紐約故事多 19> 因為愛II【NM】紐約故事多
> 【NM】紐約故事多 19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吃晚餐时又是尼亚缺席。卡罗琳只好又去小家伙的卧室叫他来吃饭,好半天尼亚才磨磨蹭蹭走进厨房,低着头,抱着他那个时刻不离手的机器人,爬上椅子跪在那里,拿起勺子。
“先去洗手,尼亚,”卡罗琳说到,“洗过手才能吃饭。”
尼亚又默默地从椅子上溜下去,低着头走到水池旁边,踮起脚伸长手臂拧开水龙头,将那两只瘦瘦的小手放在水流底下冲了冲,用香洗净,然后使劲关上龙头,放下踮起的脚,手臂下夹着那只机器人,平举着两只湿淋淋的手回到餐桌旁,用膝盖爬上椅子跪好。
“尼亚宝贝,你不能放下那个机器人吗?”卡罗琳无奈地问。
尼亚很快地摇摇头,额前一缕卷卷的头发随着他的动作摇晃着。
“为什么呢?”卡罗琳继续问,“你可以吃完晚餐以后再玩。”
尼亚还是摇摇头,伸手将他的盘子拖到面前,几乎探出桌子边好方便他吃饭。
“宝贝,将盘子推进去一些,”卡罗琳又说,“不然盘子要掉下去了。”
尼亚用下巴将盘子朝里推了推,拿起勺子舀了一勺玉米糊塞进嘴里。
卡罗琳似乎还想说点什么。
“吃饭吧,”瑞尔看了眼他的妻子,“今天的晚餐不错。”
“我特意为你们做的奶酪蘑焗虾和土豆泥煎小牛排。”
“有这样的母亲你们不觉得幸福吗?”瑞尔看看他那两个儿子。
“谢谢,妈妈。”尼克洛斯礼貌地说了一句。
尼亚一声不吭地吃着玉米糊,眼睛望着盘子。
“……尼亚?”瑞尔叫了一声,“宝贝?”
尼亚的脑袋低了下去一点,似乎那样就能从餐桌上消失一样。他瘦瘦的肩膀紧挨着餐桌的边缘,好像挂在那里似的。对于父亲的提醒他充耳不闻,一手不停地拿勺子朝嘴里舀粥,一手则搂紧了他那只机器人,小小的脸孔几乎要扎进盘子里——这种吃相实在很古怪。
“你那样会噎到的,尼亚,”瑞尔忍不住说,“为什么你不吃蔬菜?”
“他在生气。”尼克洛斯静静开口,七岁的他看起来就像十七岁。
“为什么?”卡罗琳问,目光在两个儿子间移动着,“你们吵架了?”
“没有。”尼克洛斯回答,“我不跟尼亚吵架。”
“那尼亚在为什么生气?”
“他经常这样。”尼克洛斯说。
“……经常这样?”卡罗琳有点迷糊,“什么?”
“生气。”尼克洛斯很快地答,“他不高兴。”
“可为什么尼亚不高兴呢?”
“因为他不想高兴。”
瑞尔禁不住感到好笑。
卡罗琳瞪了他一眼,显然对于自己的丈夫在儿子出现这种令人堪忧的状况时还能笑出声大为不满,她觉得事情很严重。“为什么你不想高兴呢,尼亚?”她问那个不出声的家伙。
看到自己的母亲在问尼亚话,尼克洛斯便不再插嘴了。
“尼亚?”卡罗琳提高声音,“妈妈在跟你说话呢。”
尼亚仍然保持着那副麻木不仁的表情,长长的睫毛盖着他的眼睛,他的目光垂直向下,直直盯着盘子里已经所剩无几的粥,然后用舌头舔掉了粥里的一粒胡萝卜丁。他的嘴角四周沾着些玉米粥,那让他的模样看起来非常滑稽,并且鼻尖上还有非常明显的一小滴。
“你把玉米糊吃得满嘴都是,宝贝,”卡罗琳无奈地叹气,“尼亚——”
尼亚从桌子上消失了。他先是将两条腿放下椅子,然后又滑了下去坐在桌子底下。
“你在干什么呀,尼亚?”卡罗琳弯腰看着下面,“你的东西还没有吃完。”
“别管孩子了,卡罗琳,”瑞尔说,“吃东西吧。你这样会让尼亚不自在的。”
“他到底在干什么呀?”
“那是尼亚自己的事。”
“自己的事!你不觉得你这个儿子有点怪吗?”
“唔……也许比我小时候怪一点,不过小孩子都这样。”
“都这样?我从没见过谁家的孩子吃饭吃到桌子下面!”
“好了卡罗琳——吃饭吧。让尼亚一个人待会儿。”
“他坐在地上会着凉的。”
瑞尔只好低头看了看尼亚,他看到小男孩一动不动地蹲在那里,脸颊紧紧贴着机器人,歪着头看着一个没有任何特殊的方向,好像正沉思于什么事一般。于是瑞尔直起身体坐好,“他没有坐在地板上,”他说,“他只是蹲在那儿。没关系,卡罗琳。菜要冷了。”
卡罗琳欲言又止,再次叹了口气。“好吧,”她说,“我想明天得带他去看看。”
“看什么?”瑞尔无所谓地耸耸肩,“他很健康。他只是需要点个人空间。”
“三岁的小孩子需要什么个人空间?”卡罗琳反问,“这么小的孩子都黏父母。”
“那是大部分孩子——尼亚只是跟普通的小孩不太一样,卡罗琳。”
“既然不太一样,”卡罗琳没好气地说,“就得去医院看看。”
“没必要,卡罗琳,”瑞尔叹了口气,“好吧,晚上我和儿子谈谈。”
“但愿你能整理出来一份清楚的谈话记录给我看看。”卡罗琳说。
于是吃过晚餐后,瑞尔到尼亚的房间里跟他的小儿子谈话。
察觉到他的父亲出现在房间里后,尼亚仍然没有做出反应,他正抱着机器人坐在地板上拼拼图——瑞尔相信一个三岁的小孩不会太懂拼图是怎么回事,尼亚只是将一堆碎块凭主观意愿堆在一起,没有什么次序和规律地堆砌着。他一直走到尼亚对面,看着那颗时不时晃动一下的银发小脑袋,虽然尼亚始终没抬头看他一眼也没有邀请他坐下,他还是坐下了。
“尼亚,”他叫了一声儿子的名字,“能跟爸爸说一会儿话吗?”
尼亚竖起了一条屈起的腿,将下巴隔在膝盖上,然后点点头。
“为什么在餐桌上不跟妈妈说话呢?”瑞尔问,“那样是不礼貌的。”
“礼貌是什么?”尼亚问。
“礼貌是……”他的儿子一出口就给了他一个不轻的问题。“礼貌——呃,礼貌是我们日常生活里非常重要的……”瑞尔觉得这样谈似乎有点太空泛了,“礼貌就是礼貌,”他说,“要是你希望得到别人的尊重,你就得使用它。我们每个人都会渴望得到别人的尊重。”
“尊重是什么?”尼亚将一块拼图塞进版图里。
“尊重……”瑞尔叹了口气,“尊重就是尊敬和……”
他觉得尼亚会这么一直问下去。唯一一个解决方式就是给尼亚一本字典。但尼亚还不能识字呢——那么他现在该去抱来一本字典,将他所说的每一个词都给尼亚念一遍解释吗?
“爸爸,”尼亚打断了他,“我尊重妈妈。”
“这就对了,”瑞尔说,“既然你尊重妈妈,为什么不跟她礼貌地说话?”
“为什么尊重就必须要说话?”尼亚继续问。
“……因为……呃——你要是不说,怎么能表现出你的礼貌?”
“为什么我说话就能表现出礼貌?”尼亚问。
“……因为——这是一种表现方式。”
“为什么必须要用说话的呢??”
“……呃,通常来说是这样……”
尼亚突然站起来跑到瑞尔身边,在他脸上亲了一下。“那这样呢?”
“这样——当然也是,”瑞尔忍不住笑了,搂住他的小儿子,“为什么刚才不亲妈妈?”
“她太香了,”尼亚小小地皱了下眉,嘟着嘴巴说,“她像花一样香。”
“你不喜欢妈妈是香的吗?”瑞尔好笑地看着他儿子那脸痛苦的表情。
“她好香……”尼亚嘟囔着,“尼亚讨厌香的。”
“……为什么呢?”瑞尔问,“香的不好吗??”
尼亚使劲摇头,然后倚在他怀里抱着他的脖子。“尼亚喜欢爸爸。”
“呃,为什么?”瑞尔抱着他儿子瘦弱的背,“因为爸爸不香?”
那颗搁在他肩上的小脑袋上下晃动了一下。“爸爸,”尼亚小小声地叫了一声,伸手抓住他的一缕头发贴着自己的脸颊,用耳语般的声音咕哝着,“妈妈说尼亚最像爸爸。”
“当然,尼亚是爸爸的儿子嘛,”瑞尔失笑地说,“尼亚当然像爸爸。”
“……明天妈妈要带尼亚去医院吗?”小男孩怯怯地问。
“不,当然不去,”瑞尔说,“爸爸才不让尼亚去医院呢。”
“真的吗?”
“真的。”
小男孩松了口气。“尼亚不想去医院。”
“爸爸不会让妈妈带尼亚去医院的。”
“要是尼亚不礼貌,也不用去吗?”
“嗯……为什么你不想做个礼貌的小孩呢?”
尼亚将嘴贴住他的耳朵,“因为尼亚不想。”
瑞尔哭笑不得。“可为什么尼亚不想?”
“因为妈妈不喜欢不礼貌的小孩。”
“尼亚不想要妈妈喜欢吗?”瑞尔奇怪地问。
尼亚慢慢地摇了下头,“妈妈太香了……”
瑞尔觉得大概是他的小儿子对香味精神上过敏,要是卡罗琳停用香水和化妆品,说不定尼亚就能亲近她一点——可卡罗琳会相信尼亚不肯靠近她只是因为她太香了吗??……很可能她还是会拖着尼亚跑到医院去给他做个彻底检查。瑞尔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的,等尼亚长大一些就会好了。“这些话可不要跟妈妈说,”他告诉尼亚,“但还是尽量礼貌点好吗?”
尼亚低低地嗯了一声,仍然腻在他怀里不动。
“爸爸得去工作了,”瑞尔看看时间,他已经和儿子谈了四十分钟了——他完全不觉得已经谈了这么久。和尼亚在一起的时间似乎过得很快。“尼亚?回来咱们再谈好吗?”
尼亚恋恋不舍地嗯了一声,不过没有放开他。
“尼亚,”瑞尔轻轻拍了拍儿子的背部,“爸爸很忙。”
“爸爸一直很忙,”尼亚终于抬起身体,“尼亚也忙。”
“尼亚在忙什么呢?”瑞尔问。
“忙,”尼亚小声说,“就是忙。”
瑞尔觉得还是明天和尼亚再谈比较好。“尼亚,爸爸得走了。”
尼亚放开了他。“爸爸,”尼亚说,“尼亚最像爸爸。”
“唔,太好了,”瑞尔用力吻了下尼亚的脸蛋,“爸爸最爱尼亚了。”
尼亚不好意思地嗯了一声,抱着机器人一直跟着瑞尔走到门口。
瑞尔回到书房里坐下,刚要继续下去之前的工作,想到那个小儿子的古怪举动,不由得又笑了笑。多么古怪的小家伙。不过他喜欢这样的小家伙。如果……如果米凯尔现在也已经有了儿子的话,或许那会是个像他父亲一样活泼可爱的小男孩。米凯尔的儿子……可米凯尔结婚了吗?还是一直没有结婚呢?要是哪天米凯尔带着儿子突然出现在他面前,也许……
也许那样会更好一些吧。至少比起他单独出现会好得多。他承认他很想见米凯尔一面。也许寻找米凯尔的踪迹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可即使能够找到米凯尔又能怎么样呢?他到底有什么想要跟米凯尔说的?或者又有什么要做?仅仅是为了见一面?这样又有什么意义?
他突然感到不安。为自己总是会时不时地想起那些——不该想起的事。
瑞尔像往常那样一直工作到深夜。终于将这一天的工作完成后,他去洗了澡,先去两个男孩的卧室看了看,尼克洛斯已经在小床上睡着了,另一张小床上的尼亚也一动不动。他刚要转身离开,那个一动不动的小男孩突然发出一声很轻很轻的呢喃,“爸爸。”
瑞尔轻轻地停下脚步,站在那里看着那个朝他伸长手臂的小家伙。“你还没睡吗?”他低声问,然后走到尼亚的小床边,弯下腰好让小男孩的手够到自己的下巴,“你在干吗?”
“在等你,”尼亚小声说,在他下巴上蹭了蹭,“爸爸……”
“唔,那就早点睡吧,”瑞尔又慷慨地给他小儿子好几个吻,“晚安,宝贝。”
“晚安,爸爸。”尼亚也回了他好几个吻,在他的下巴和嘴唇上,“晚安。”
当瑞尔离开男孩们的卧室时,他禁不住又想起从医院回来那天的奇怪感觉。他站在那里好半天没有移开半步,隐约感到有种莫名的、异常安慰的甚至是某种幸福的感觉正轻柔漫上他的胸口,让他有如听到曼妙歌声一般地心神俱醉,他轻轻地吸了口气,拼命想要抓住那种来自尼亚身上的熟悉味道,许久之后他才意识到那是巧克力的甜味——也许是尼亚睡觉之前喝了巧克力牛奶的缘故。瑞尔明白了为什么他会觉得陶醉,那是米凯尔身上的味道。
他突然感到万分激动。他努力想要压抑下那股冲动,不想再打扰小家伙的睡眠;可他却那么想要再得到尼亚的一个吻,那个带着巧克力味道的甜滋滋的轻柔的吻,仿佛能够将他带回到过去那些时光里的吻,一如尼亚的名字一般——仿佛那个人就在他身边的醉人的亲吻。
最终瑞尔还是没有转身去吵醒尼亚。
他回到卧室,卡罗琳正倚在床上翻着一本杂志,当看到他时朝他微微一笑。他走到床边坐下,来自妻子身上的味道让他不由得轻轻皱了下眉,“你怎么这么香。”他低声咕哝着。
“唔,又来了,”卡罗琳叹了口气,“你干吗总是抱怨?女人不该香一点吗?”
“但是太香了,像——花一样,”他禁不住冒出这个比喻。
“当然,玫瑰味道的香水嘛,”卡罗琳笑了,“你不喜欢?”
“不……我只是——”瑞尔顿了顿,突然觉得吃惊,“我总是抱怨什么?”
“抱怨我身上的味道太香,”卡罗琳说,“你自己竟然没有印象吗?”
“……我——我不知道,”瑞尔想起他的小儿子,“我经常说吗?”
“对我来说频率已经很高了。……难道你不喜欢女人的味道吗?”
“不……当然不。我只是觉得——呃,大概我对香味——精神上过敏……”
“好吧,从明天开始我减量。真是受不了你。还有讨厌妻子太香的。”
瑞尔没有出声。他想他大概明白为什么尼亚会说出讨厌香味这样的话了。
可为什么他自己却从来感觉不到呢?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常常抱怨。
瑞尔不免感到有些尴尬。事实上尼亚只是在潜意识地模仿他,或者是被他无形中传染;不过难道其他男人都喜欢妻子身上的香味吗?为什么他不喜欢卡罗琳身上的香味?可他又有什么理由不喜欢呢?卡罗琳可是他的妻子;假如他不喜欢,为什么一直以来却察觉不到?还是他刻意不让自己注意那些或者——他其实根本没有过于在意呢?假如一个人并不在意另一个人的这些或是那些他不喜欢的特点,是该说明他非常爱还是不爱这个人??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8.10.03(23:41)|【NM】紐約故事多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