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NM】紐約故事多 20> 因為愛II【NM】紐約故事多
> 【NM】紐約故事多 20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几天后的周末,卡罗琳带着尼克洛斯去参加一个儿童活动,尼亚还小不能参加,于是她叮嘱丈夫照顾好小儿子的晚饭。瑞尔满口答应。卡罗琳出门后,他就抱着尼亚去买玩具了。父子两个在商场里转了许久,不住地比较、挑选和讨论,最后买了一大堆尼亚喜欢的机器人、火车和飞机模型,还有一个很神气的红色遥控汽车。尼亚一回到家就迫不及待地将那些包装全都拆开,将新买的玩具一样样摆在地板上排成一支队伍,就像开模型展览会一样。
瑞尔觉得现在可以和他的小儿子好好谈一下了。
他坐在地板上,看着那个虽然高兴得要死但还是努力不表现出得意忘形表情的小家伙,心里又好笑又奇怪——尼亚总是一副与他的年龄并不相符的表情。“你高兴吗,尼亚?”
尼亚郑重其事地点点头,“高兴。”他说。
“那么为什么你不笑呢?”瑞尔又问。
“为什么高兴就必须要笑呢?”尼亚反问。
瑞尔觉得根据他的儿子的问题写出的问题大全足以难倒大学者。
“要是你不笑……呃,那么你用什么方式表示高兴呢?”
尼亚严肃地抿着嘴唇,看了一眼他的父亲。“就这样。”
瑞尔忍俊不禁哈哈大笑,“可是这样没人知道你在高兴呀。”
“为什么,”尼亚慢慢地说,“我要让别人知道我在高兴?”
瑞尔又答不上来了。“可——可你干吗要不让人知道——”
“爸爸,”尼亚打断了他,“你每天都很高兴吗?”
“呃……当然,”瑞尔点点头,“我每天都很高兴。”
“可是爸爸从来不笑,”尼亚说。
瑞尔愣了愣,“我……从来不笑吗?”
尼亚点点头,“爸爸不笑,哥哥不笑,”他说,“尼亚也不笑。”
瑞尔一时没有开口。继而他发觉自己似乎根本不曾注意在孩子们面前是什么样,在这个家里又是什么样——他想想尼克洛斯,又想想尼亚,忽然发觉他的两个孩子都不爱笑。他们两个天生就像为了一项比赛而降生到这个世上一般——竞争沉默。他从没听过他的两个孩子因为什么事而哈哈大笑,也从没见过他们为什么事而谈论得不亦乐乎,他甚至很少听到他们在客厅里大声说话。他的两个儿子似乎都更习惯于一个人,当尼克洛斯埋头于图书时,尼亚就在角落里一声不吭地玩他的游戏。他总是觉得他的两个儿子天生如此,可他却从没有想过自己在这当中起到了怎样的作用——难道他的儿子们这么沉默寡言,是因为他的影响?
瑞尔不禁额头渗出一层薄薄的冷汗。他到底在这个家里起到了什么作用??
“爸爸——从来不笑吗?”他惊讶地问,“可爸爸在说话时应该是……”
“爸爸很忙,”尼亚说,“爸爸没有时间。爸爸在书房里。爸爸也不玩。”
“因为……呃,爸爸的确——的确很忙……”瑞尔不安地说。
尼亚抱着一个机器人躺在地上,另一只手拿着飞机,举着它让它飞来飞去。“杰米说,”他说,“他的爸爸每个周末带他去游乐场,他们在家里玩飞镖比赛,他们还去旅游……”
大概是杰米的母亲带他来作客时,那个小男孩跟尼亚故意耀的。
“可杰米的爸爸没有尼亚的爸爸这么忙,所以……”瑞尔解释到。
“爸爸很忙,”尼亚说,“尼亚也很忙。尼亚没生气。”
瑞尔仿佛被愧疚淹没了。“对不起,宝贝,”他说,“以后爸爸会多陪你们的。”
尼亚若有若无地点点头,脑袋后仰,倒着眼睛看着他,“爸爸,尼亚像爸爸。”
“没错……呃,不,尼亚,”瑞尔慌忙说到,“尼亚应该高兴一点。”
尼亚就地打了个滚,然后爬起来走到瑞尔身边坐在他的腿上,“尼亚很高兴。”
“那就笑出来吧,儿子,”瑞尔努力微笑着说,“笑一下吧,尼亚。”
尼亚笨拙地勾了下嘴,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模样,扎在他父亲怀里。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瑞尔似乎很难改掉他久已养成的习惯。他还是不怎么笑,有时候他想起来就感到不安,觉得自己似乎对于尼亚的话充耳不闻,同时又给儿子们带来糟糕影响。可刻意伪装出来的笑容又有什么意义呢?难道他必须要那么做才能证明什么??……
在他持续下去的沉默不安中,时光依然飞逝,尼克洛斯和尼亚都变成了大男孩。
他们还是像小时候那样,不习惯露出微笑的表情,即使他们心里感到喜悦。那层不会笑的僵硬表情凝固在他们如出一辙的脸孔上如同两张面具,让瑞尔越来越感到愧疚;他为何要这样『教导』他的儿子?他的无心之举铸成了多么糟糕的错误?可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么多年的日日夜夜,他竟很少展露笑容?假如他觉得高兴,他为什么不笑呢?假如他不高兴,又是为什么呢?难道他所拥有的这些不值得他高兴吗?难道他拥有的这些还少吗??……
然而他又有什么是值得发自内心地高兴的?虽然他拥有一个算是幸福的家庭——一个男人应该拥有的似乎他全都拥有,可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却惟独缺少一样东西。
那种被米凯尔称作天雷地火的东西。
米凯尔说爱情是天雷地火般的感觉;但凡爱情都会有这种感觉。可他却从没真正地体会过这种感觉。与卡罗琳的感情是平静的、从容的、自然而然的,虽然温馨却少有激情。但是他却从不觉得这有什么奇怪——他天生就是这种性格,他难以想象自己激动起来的样子——那似乎不太可能。但……谁知道呢。谁知道是否这个世界上是否真的存在某个能够给他带来并让他体验到天雷地火的感觉的人??谁又能知道——假如米凯尔留下来——假如他——
……可一切都过去了。再也没有什么可能,那个人已经带走了一切可能。
再也没有什么可能了。再也没有了。再也……
时间的流逝的确冲淡了关于米凯尔的记忆,可那记忆从来不曾消失,而如同金矿砂一般被水流带动着、推移着、挟裹着,接着慢慢地沉淀下来,在河流底层扎根般地停留和落定,渐渐地与河床融为一体,永恒地凝驻,渗透到更深之处,渗透到他的心灵的底层。
在他们为尼亚过了二十岁生日之后,尼克洛斯回警校,尼亚则留在家里住了一晚——那时他已经更习惯于住在学校了,学生们当然都更喜欢自由的生活。不过卡罗琳还是想要跟儿子多待一点时间,瑞尔也想和尼亚谈谈关于他毕业之后的选择,于是尼亚便住下了。
当瑞尔在书房里等着尼亚时,他禁不住回想一番过去的日子,赫然发觉时间过得如此之快——米凯尔离开后没多久他就陷入了举行婚礼和拥有家庭的漩涡里,仿佛一切都被急匆匆地促成并决定,至此就没有再改变丝毫。接下去一切变得简单枯燥,他按部就班地过着日子,等待他的儿子们出世,照顾家庭,关爱妻子,教男孩们该学会的东西,工作和周末毫无谬差地交替着;两个儿子分别长大成人,尼克洛斯进入警校后,尼亚也已经念到大学三年级。
——仿佛二十几年的时间也不过转眼之间。
他看着书房的门,想起尼亚在两三岁时经常偷偷推开门然后悄无声息地挤进来的样子,不由得无言地笑笑;而每一次不经意间露出微笑,他就想起自己那两个儿子总是不苟言笑的模样,对此他始终心怀歉疚,卡罗琳也总是语带抱怨,责怪他过度专注于工作,以致那两个儿子全都跟他一模一样,『简直是天生的警官世家。』卡罗琳谈起这些就无奈地叹气。
但卡罗琳却不知道这不仅仅是因为工作的关系;他并非因为工作……
“爸爸,”门外传来一阵轻敲声,继而房门被推开,尼亚走了进来。
“坐这里,尼亚。”他连忙收拢思绪,坐正身体,指指书桌对面的椅子。
他看着尼亚走过来,那张年轻英俊的脸孔在他背后落地灯的映照下逐渐清晰,一时之间他竟然有种错觉,仿佛对面走来的不是尼亚而是他自己——二十几年前的自己。他刚刚毕业没多久正准备进入警察局,将帽子夹在手臂下英气勃勃地大步走路,一板一眼,精神焕发。那已经是太久太久之前的事了——久远得如同是个世纪。原来他也曾经这样年轻过。
尼亚停在他对面,弯腰坐下,两手规规矩矩放在膝盖上,一如训练有素的士兵。
“我们——直接进入正题吧,尼亚,”瑞尔说到,“你打算毕业后从事什么?”
“警官。”尼亚毫不犹豫地回答,仿佛这是天经地义的答案。
瑞尔觉得这是最让他感到满意的答案。不过他还是想要确定一下,到底这是否是尼亚的本意。“你确定吗?”他问,“除此之外你还考虑过其他的职业没有?”
尼亚摇头,“不,没有,”他说,“我已经决定了,爸爸。”
瑞尔沉吟片刻,终于点了下头,“对我来说,”他说,“当然这是最好的答案——可你得知道,尼亚,这份职业并不轻松——辛苦、危险、没有规律也没有丰厚的报酬,对于你来说或许有点……呃,我是说,你本可以选择成为律师或者投身商业,那样或许会更好些。”
“我是爸爸的儿子,”尼亚一本正经地回答,“当然选择和您还有哥哥一样的职业。”
“不会后悔吗?”
尼亚坚定地摇头。
对于瑞尔来说,即使过去的选择再有更多遗憾,唯一不会让他感到懊悔的是他拥有两个让他倍感骄傲的儿子。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他觉得人生有所成就和意义?那些奖章、那些荣誉和那些大大小小的称赞和鼓励都比不上他的儿子一个坚定的眼神。即使他们跟其他的年轻人不太一样,他们不太擅长表达自己的情绪,他们大部分时间因为习惯而保持沉默,并且他们就像他一样——在感情开窍之前总是笨笨的。显然他们的任何一个还都没有经历过恋爱。他当然不会非常希望他们的生命里需要有一个『米凯尔』出现来唤醒他们内心深处的感情,但他也不会希望他们的爱情和婚姻像他这样,与一个只能算是伴侣却并非爱侣的人共渡一生。
却在心里将另一个自己当初选择放弃的人默默念了一辈子。
“好吧。”他说,“我当然会支持你的选择。”
“刚刚母亲问了我一样的问题,”尼亚说,“不过——她看起来不太高兴我这么选择。她打算让我从政或从商,可我——呃,我想我不太适合那些。何况当个警官始终是我的愿望。”
“为什么你这么……唔,我是说,你是否总是觉得自己就像是我?”
“我当然像您,”尼亚看着他,“这还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吗?”
“不,当然没有,”瑞尔摆了摆手,“我只是觉得……说实话,尼亚,我很清楚自己并不是个合格的父亲——从你们很小的时候开始我就一直忙于工作,没有太多时间照顾你们,也没有精力陪你们一起做这做那。我甚至很少在家里笑。以致让你们两个耳濡目染,也都不苟言笑。……也许作为一个警官我很称职,可身为一个父亲——我实在是失职。……”
“尼克洛斯和我从不觉得这有什么错误,”尼亚说,“我们并非不懂事的孩子。”
“是的,我很高兴你们没有为此责怪和抱怨我,连你们的母亲都对此心怀不满,”瑞尔顿了顿,继而轻声叹了口气,“不过偶尔我还是感到愧疚。我记得在你小的时候,有一次我买了很多玩具给你,虽然你很高兴可你还是不笑,你使劲绷住表情;我问你为什么不笑,你告诉我你不明白为什么高兴就必须要笑,”他失笑地摇摇头,看着对面那张有点发红的脸孔,“你说,爸爸不笑,哥哥不笑,尼亚也不笑。……尼亚,你知道我听到这些有多难过?”
尼亚咬紧了嘴唇,默默地看着他的父亲。很长时间之后,他才开口,“……可是爸爸,我——我不知道这样跟您说话是否不够礼貌,我想您不笑是有原因的。而且那个原因……很可能不是工作。即使工作再糟糕,一个人还是会在享受家庭的快乐时不由自主地笑。实际上——实际上,”他看了眼父亲的表情,声音低了下去,“我想……是这个家庭让您不快乐。”
瑞尔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他叹了口气。“希望你母亲没有你这么聪明。”
但怎么可能?假如连他的儿子都能察觉到,他的妻子又怎么会察觉不到??
“您……为什么不快乐?”尼亚轻声问,“您能告诉我吗,爸爸?”
瑞尔想了一会儿,缓缓地摇了摇头,“……抱歉,尼亚,”他说,“我不能。”
尼亚看着他,努力想要掩饰住脸上那抹不由自主流露的失望。
“至少现在——还不行,”瑞尔补充到,“现在太早了。我想也许还要再过一段时间……或者要过很长一段时间。抱歉,尼亚。……有些事……”他停下来,便不再说下去了。
“没关系,爸爸,”尼亚忙说,“是我不该这么冒失。等您打算告诉我——或者您不打算告诉我也没什么。这是您私人的事。……我不该多问。”他不安地看了看他父亲。
“人生,”瑞尔突然低声说到,“也不过是这么回事。尼亚。”
他没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那句话仿佛不假思索便冲口而出,直到他看到尼亚目瞪口呆般的表情才发觉自己说了句实在『古怪』的话。可想要收回已经来不及了,而说出的话还有什么收回的必要呢?尼亚已经听到了。他和他的儿子互相望着彼此,好一会儿没人再说话。沉寂持续了足足一分钟之久,终于,瑞尔开口打破了沉默,“你知道就够了,尼亚。”
“我不会告诉妈妈——还有尼克洛斯,”尼亚会错了意,慌忙保证。
“我不是那个意思,”瑞尔说,“我是对你说,尼亚。”
尼亚稍加思索便明白了。“可是,”他犹豫地看着瑞尔,“说实话,爸爸……在很早之前我就已经这么觉得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明白我没有多少立场说出这种话可是……”
瑞尔点了点头,“我明白,”他说,“可在你的年龄和在我的年龄,还是不同的。”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尼亚无助地说,“我——有时我希望自己是尼克洛斯。”
“他也会有这样的疑问和困扰,”瑞尔安慰到,“很多人都会这样,尼亚。现在迷惘并不代表以后永远都是这样——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过于那些『为什么』的问题。答案,所有问题的答案,总有一天会浮出水面。而在你这个年龄阶段,不要妄想着它会突然自己冒出。所有的成长都与经历有关,尼亚。……当你经历过那些,许多答案自然而然就会显露。”
尼亚看着父亲,“爸爸,”他问,“为什么高兴就必须要笑?”
瑞尔好笑地看着他的儿子,“没有理由,儿子;那是本能。”
“本能,”尼亚重复了一遍,“爸爸……我觉得——我好像遗失了本能。”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8.10.03(23:40)|【NM】紐約故事多コメント(2)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啊``20章了╮( ̄▽ ̄)╭
那俩孩子啥时见面呢╮( ̄▽ ̄)╭
From: KK * 2008.10.04 21:27 * URL * [Edit] *  top↑

同楼上……
突然很期待尼亚和梅罗的见面【喂但愿不是警官和罪犯了梅罗可是个好孩子!】
From: MZ * 2009.01.21 20:11 * URL * [Edit] *  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