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NM】紐約故事多
> 【NM】紐約故事多 22
尼克洛斯从此而进入他的正常人生旅途。瑞尔无须再为大儿子过多地考虑什么,并且他相信总有一天尼亚也会这样。或许跟尼克洛斯一样,在工作后的某一天遇到他一生中的那个伴侣,即使尼亚不认为自己是个一见钟情的类型,但谁知道发生在他身上的爱情会是怎么样的一场戏呢?没有什么绝对的事,也没有什么不可能;总有一天一切都会落定的。
瑞尔觉得自己似乎越来越变得坦然和乐观,不过对于已经走完大半的人生而言,他也没必要总是再计较什么和担忧什么——尼克洛斯结婚,尼亚即将工作,一切都在有条不紊按部就班地进行着;接着他会退休,安享晚年,或许会在一场重病后离开人世——假如命运就是这样安排的话,或许他也没有什么遗憾可言。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这样的一生虽然平静但却又是安祥愉悦的。而唯一的一个遗憾……不提也罢。总之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瑞尔觉得自己这些年来总是想得太多、烦恼得也多,苦闷得更多。
何苦呢?他劝慰自己,明知道有些事情早已被湮没,为何他还总是念念不忘?即使他再怀念与留恋又怎么样呢。他已经走完了他的大半人生,接下去的路更是越来越平淡、越来越安静,在之前这样漫长的一段时间都没有发生任何事,之后的一点时间又会发生什么呢?
在尼克洛斯的婚礼后,卡罗琳的身体忽然因为一次染上风寒而虚弱下去。
瑞尔尽职尽责地照顾他的妻子,买大夫开出的药和亲自下厨做些东西,虽然卡罗琳总是拒绝让他帮忙并坚持自己做,可事实已经显露出她的健康正在越来越糟糕下去的趋向。有时她整天只是躺在床上听他的丈夫给她念一些小说,或是跟她说一些什么。当她身体好些时,瑞尔就陪她去外面走走——他提前申请了退休,一心在家里陪伴时间已经不多的妻子。
医院的诊断书上清清楚楚地告知了他关于妻子的病情。
只有在这个时候,瑞尔才发现其实自己那么需要妻子。毕竟他们已经相互陪伴了三十年的时间,假如算上从他们原先就认识的那段时间,那么就几乎占据了他一生那么久了。也许过去他不觉得什么,人类总是这样,在拥有的时候不以为然,只有当已经或将要失去时才会懂得重要和珍惜——过去他很少会这样耐心地陪伴妻子,但现在,他几乎恨不得用全部时间和精力放在卡罗琳身上,好弥补这些年来他对她的疏忽与淡漠。即使他们一直生活在一起,可瑞尔知道,卡罗琳付出的比他更多。在他忙于案件、潜心进修、交际应酬甚至还时不时地想念另一个人时,卡罗琳始终都在全心全意、兢兢业业地照料着这个家庭的一切。
有一天晚上,当他们又在一起回忆过去的一些往事时,卡罗琳突然说出了一个名字——一个让他倍感震惊的名字,那个总是潜伏在他心底的名字。“米凯尔,”她说,“我记得他。”
瑞尔吃惊地看着他的妻子,好半天没能说话。“……什么?”他问。
“米凯尔,”卡罗琳轻声说,“我知道你还记得他。我也记得他。”
“你……”瑞尔还是很吃惊,“为什么你想起他?”
卡罗琳露出一抹有些古怪的微笑,她微笑着望着瑞尔,好半天只是保持着沉默,好像她已经说完了该说的话一般。当瑞尔忍不住又询问一次时,她才开口说到,“你一定记得那次带我去你的公寓,他在那里。瑞尔,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想要知道自己的情敌是否存在是个不太困难的事——也许你认为这毫无根据,可我在看到他的第一眼就知道,他也想要你。”
瑞尔惊讶得再次说不出话,只是呆呆望着他那个似乎早已了然于胸的妻子。
“一整个晚餐的过程,”卡罗琳又接着说了下去,“他总是等着你朝他投上一眼,他总是看你,等得几乎不耐烦——可你好像一点感觉都没有,光是忙着跟我说话。不过瑞尔,现在你也该说句实话,你是故意那么做的,是吧?你只是想要他自己知道这个事实,是吗?”
瑞尔不置可否地垂下目光,没有回答他妻子的问题。
“转天他就走了。”卡罗琳轻声说,“你让他失望了。瑞尔。我知道。实际上……我一直知道。不过我没有必要提起这些,因为你选择的是我。即使你可能对他的……对他的感情要更多一些。不过要是当初你打算接受他,你就没有必要带我回公寓,在他也在的情况下——不是吗,瑞尔?……所以我干吗要提这些呢。也许你不大了解女人,也许我自己也不太了解自己。但只要能有你在身边,确定你会一直在这里而不会离开,我就不去太在意你的心思。事实上每个人都知道你没法既得到这个又占有那个——人不能太过贪心,是不是?”
瑞尔还是没有搭腔。他不知道他是无言以对还是不想开口。
“他给你留下一张纸条,可除了写个谢谢什么都没有。”卡罗琳顿了顿,坦然地迎着他投过去的惊讶目光,“我——我偷偷翻过你的书房,瑞尔,……抱歉,我知道我不该那么做可——可你得容忍女人为了保护自己的家庭所不得不采取的一点过分举动。我一直在害怕,我怕他会有所行动或是突然出现,我也知道他必然会留下点什么,那张纸条,还有那条项链。看来他是决意要走并且再也不肯回来了。我不知道他真的能做到这种地步。可我知道,假如他真的能够做到这种地步——无非还是因为他在乎你,他不想破坏你现有的一切。”
“他从没出现过,”瑞尔终于说了一句,“一次也没有。……从没有。”
卡罗琳点了点头,“我知道,”她说,“只要他出现一次,你的反应是做不到隐瞒什么的,瑞尔。不过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曾经回来过只是没露面。但也许他已经有了自己的生活。”
“他只是个——普通的男人而已,”瑞尔低声说,“我们没必要把他想象得太特别。”
“可他的确很特别,”卡罗琳说,“他是不太容易让人忘记的那种人,只要他打算不让你忘记他——他总是能有办法让你记住他。他天生就是这样的人。那么……实际上他做到了,是不是?瑞尔?实际上你并没有忘记过他,是吧??”她问着,一眨不眨地看着瑞尔。
瑞尔有些尴尬。但迟疑半晌,终于还是点了点头。“……对,”他说,“从没有。”
一丝受伤而落寞的情绪从卡罗琳脸上闪过。“……我就知道,”她轻声喃喃着,“我这个对手一直都没消失过。他一直在跟我较量,直到我死、或者他死,即使我们死后可能他还是会继续跟我较量下去。我完全不能保证,你到底想起我们两个谁更多一点。……”
“别再说了,卡罗琳,”瑞尔忍不住制止到,“反正都已经过去了。”
卡罗琳眼含悲伤地望着他。“不会过去的,”她说,“从没有什么过去——实际上,在你心里,那些一直都没过去、都没消失、都没改变。在你心里他还是那副样子,一辈子都会是那副样子,有时候我会想一个人到底是让自己以一种不会改变的模样留在另一个人心里好,还是在那个人身边让对方将自己的全部改变看得清清楚楚无一遗漏更好。我真的不知道。”
“这没有什么可比的必要,”瑞尔说,“各有各的不同。”
“可我宁可自己能像他那样,只被你记住年轻的样子。”
瑞尔不由得笑了。“可现在这样也很好啊,卡罗琳,我们是看着彼此慢慢改变的——从年轻到年老,一点一滴,日积月累。……就算那样是种永恒,可这样也没什么遗憾。”
“你真的这么想吗?”卡罗琳问到,表情像个天真的孩子。
瑞尔点点头,将她的手握在手里。“没有什么可遗憾的,卡罗琳。”
“我一直都很爱你,瑞尔,”卡罗琳说,“从认识你的那天开始。”
“我——也是,”瑞尔回答,“不过卡罗琳,不是那种天雷地火。”
卡罗琳微微皱了下鼻子,“要是你留下米凯尔,”她说,“说不定就是了。”
“谁又知道呢,”瑞尔摇了摇头,“总之——现在的一切也都很好。我当然喜欢这种普普通通但却平静的生活。有你,有尼克洛斯和尼亚,为什么我要认为这些不好呢?”
“你没有后悔过吗?”卡罗琳又问,“对于自己当初的选择?”
“……后悔?”瑞尔稍微顿了顿,“唔,有时候吧,但后悔没有意义。”
“你爱他吗?”卡罗琳终于忍不住问了他这个问题,“瑞尔?”
瑞尔望着他的妻子。她的问题太过直接让他不想回答。也许他能善意地编个谎言欺骗她一下,好抚慰她的不安,然而这已经晚了——当他一时没能立刻回答出这个问题时,事实上答案已经昭然若揭——假如他不爱他,他就会毫不迟疑地否认,为何还要犹豫呢??
“……你爱他。”卡罗琳代替他回答了这个问题,声音不免有些发颤。
他不安地移开目光,低低地咳了一声,“卡罗琳……”
“好几次,”卡罗琳打断他,“你在睡梦里说‘米凯尔,留下来。’”
瑞尔呆住了。他无法相信他的妻子的话,但卡罗琳脸上那抹从未流露的忧伤和失落让他意识到她所说的是真的——他竟然会在毫无意识的情况下说出那句话。说出那句他始终没有对米凯尔说出的话。这当然不会是卡罗琳在欺骗或愚弄他。这是真的。他想要米凯尔留下来。可难道不是吗?难道他不希望米凯尔留下来??事实上他想过多少次,留下米凯尔。
“瑞尔,你是个好丈夫、好父亲,”卡罗琳说,“可却不是个好情人。你总是让爱你的人伤心,不经心的、笨拙的、无情的。你没法想象当你听到心爱的人在睡梦里叫着另一个人的名字让对方留下来时的心情——实际上,瑞尔,好几次我想离开,我知道你并非那么爱我,至少不像对他那样。……可孩子怎么办?要是他们两个与你的工作有了冲突,你会放弃哪边呢??……孩子是无辜的。况且,虽然你想着他,可你却一直在我身边,至少你不会离开,那么为什么我还要执意放下这一切只为了躲避这种实际上也许忽略就能过去的痛苦呢?”
“……对不起,”瑞尔忍不住道歉,“我——我真的很抱歉,卡罗琳。”
“我不是在责怪你什么,”卡罗琳温柔地握着他的手,轻声安慰到,“事实上我也感激你没有离开这个家——你没放弃我和孩子去找他,虽然你这么想过。你一定这么想过,是吧?但你一直没那么做。这就够了,瑞尔。无论如何,对于这里的一切你都尽到了责任。”
“可比起你,”瑞尔不禁苦笑一声,“我差太多了。”
“这样的一生对我来说也没有太多遗憾,”卡罗琳笑了笑,“一直和心爱的丈夫在一起,两个人共渡一生;有一个由我和三个了不起的警官组建起来的家庭,尼克洛斯娶了个温柔的妻子,尼亚也会找到他的幸福——还有什么比这更让我感到满足呢?事实上我很愉快。”
瑞尔吻了吻妻子的手,“你是个好妻子,”他说,“最好的。”
“我觉得你也是最好的丈夫,”卡罗琳说,“我一直爱你。”
瑞尔已经没有什么其他奢求了。卡罗琳说得没错。一个人不能太贪心——他已经拥有了一个好妻子、两个出色的儿子和这么完美的家庭,他还要什么呢?天雷地火吗?……他早已不是孩子或者年轻人了——那些奢望还是留给他的梦境吧。现实与梦境终归是两回事。他让自己相信实际上米凯尔应该早就忘记了当初的事,像他一样有了自己的家庭,有温柔可爱的妻子和健康活泼的孩子,拥有爱情、拥有幸福,连弗兰克都认为那样的人会很擅长生存,他还有什么理由总是自作多情地假想米凯尔会像自己这样对他也总是念念不忘呢??
一年之后,当他们的家庭里添了一个小女孩时,同时也失去了一个女人。
瑞尔觉得自己的生命也许同样该走到尽头了。
卡罗琳去世后,他终于感到日子开始变得苍白起来,似乎自己只能一天天坐在这里依靠回忆打发一些无聊的时光,对自己这一生做出一个不好不坏的评价,等着哪天死神降临将他带走——他在世上的日子就只剩下这么多了。可死神迟迟没来。他的身体不太好也不太糟,大部分时间他待在自己的书房里,有精力的时候就看上几页书,什么也不想做时就安静下来想想过去的事,卡罗琳,米凯尔,他以前的朋友和同伴,还有他经历过的那些;为了能方便照顾他,尼亚又搬了回来——大学毕业后他进入警校,在那里又渡过两年后终于步入社会,成为他父亲和哥哥所从事的职业当中的新的一员。尼克洛斯全家偶尔会在周末过来,而他的父亲自然需要人照顾,于是尼亚担任了这份工作,他仍然住在过去的房间里,每天负责他们父子两个的饮食起居,时常和他的父亲谈一会儿;他始终单身,所以并不会妨碍到什么。
瑞尔一直奇怪为什么属于他的死亡还不到来。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是让他放心不下的?卡罗琳已经离开了,尼克洛斯也有了自己的生活,虽然尼亚仍然单身——但就像尼克洛斯说过的那样,总有一天他会遇到该遇到的人。至于米凯尔,他早就不作他想,接受了现实所安排的结局。一切似乎都已经落定,那么还有什么是让他仍然停留在这个世界上、阻止他离开的理由呢?还有什么呢?还有谁呢?
他百思不得其解。但生活最终还是给了他答案——在四年之后。
那是冬天,又刚好是感恩节夜晚,尼克洛斯全家在这里吃晚餐,当然尼亚也在。当他们正热热闹闹地切分着维拉亲手精心烤制的酿馅火鸡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门铃声。所有人的动作都停止了,大家奇怪地面面相觑,不明白在这个时候还会有什么客人突然上门拜访。
尼亚已经起身走了过去打开房门。他站在门口,使得房间里的其他人没办法看到门外的那个拜访者。虽然瑞尔正对着那个方向,不过尼亚矗立在那的身体正好挡住了对方。
“……请问,”门外的人问到,“瑞尔——呃,内特•瑞尔先生住在这里吗?”
尼亚没有回答。直到对方又问一遍他像是才刚刚反应过来,“呃,是……”
“我想找他,”那个人说,“我能不能见他?”
“当然可以,我们正在吃晚餐。也许你……”
“我想要给他点东西,”那个人很快地说,“不会太久。”
“是谁?”瑞尔终于忍不住问到,“让客人进来吧,尼亚。”
尼亚回头望了他一眼,点点头,又转过身,“进来吧。”
一个人跟在尼亚身后走了进来。
当尼亚错开一些,终于显露出后面被挡住的人时,瑞尔终于能够看清那个始终没有露出模样的来者。对方穿着一件色外套,色牛仔裤和色靴子,戴着色手套,从外套帽子里窜出的几缕金发是唯一不太协调的色彩——当那个人抬手掀掉帽子,露出那张一直躲藏在暗处般的脸孔时,瑞尔呆住了。叉子从他的手里掉了下去,落在盘子上发出当的一声。
无疑那是个年轻人——一个年龄跟尼亚不相上下的年轻人,一个有着金色的头发和墨绿眼睛的年轻人,苍白瘦削的脸颊上带着雪化后的潮湿,鼻子冻得通红,几缕刘海古怪地贴在额头上。“我是寐罗,”那个年轻人吸着鼻子说,“我——我父亲有东西要给您,瑞尔先生。”
假如这一切都是注定要发生的——那么也许这就是他存在于这里的理由。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8.10.03(23:38)|【NM】紐約故事多コメント(2)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哦哦!!哦哦哦!!!YVY
终于见面了...
From: KK * 2008.10.04 22:08 * URL * [Edit] *  top↑

这个故事是属于谁的呢?已经22章咧^^

KATT写文越来越细心了,好故事就该值得读很多遍,不用当红偶像出演也让人想看,这才是作品的最高境界吧
From: April朋朋 * 2008.10.08 18:57 * URL * [Edit] *  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