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NM】紐約故事多
> 【NM】紐約故事多 23
【關于寐羅的故事】
从哥伦比亚到纽约是段不短的距离。寐罗足足开了两周。
此刻他觉得自己已经没什么力气撑下去了。又冷又饿,又乏又累,而这一家人却正其乐融融地坐在这里分享圣诞晚餐——温馨、愉快、温暖和美味,相比之下他就像个贸然上门的乞讨者,不过他才不关心自己是不是在他们干净的地板上留下脏兮兮的脚印、打断了他们正乐在其中的晚餐过程、或者吓到了那个明显已经傻掉的小女孩。实话说,他现在心生反感。
“瑞尔先生?”他盯着那个银发老人,显然身边这个年轻人以及坐在桌上的那三口之家当中的成年男性不是他要找的人。“我父亲有东西要交给您,”他说,“希望您还记得他。”
好一会儿,那个老人才点了点头,“……米凯尔吗?”他说,“我就是你要找的人。”
“谢谢你还记得他,”寐罗拉开外套拉链,从内侧口袋里掏出一本已经磨损的手册,走过去放在餐桌上——瑞尔先生的手边,朝他推了推,“父亲让我还给你。这是你的东西。”
对方看了一眼,不由得露出惊异的表情,继而又看看他,“它在你父亲那里?”
“对,”寐罗耸耸肩,“这么多年他一直没机会给你。不过现在……”
“现在他在哪里?”瑞尔先生微微带着一丝急切的表情问到。
“他去世了,”寐罗回答,“两周前。在哥伦比亚的一家医院里。”
瑞尔先生的表情凝固了。“他——去世了??”
寐罗点点头,冷不防打了个喷嚏,他摘下手套擦了擦鼻子,发出闷闷的声音。“他去世前告诉我到纽约来找你,”他说着又打了个喷嚏,“所以我从哥伦比亚那边开车过来,还好你没搬走——不然我可要花费大功夫找你了。我的父亲说——”他被第三个喷嚏打断了。
“尼亚,”瑞尔先生微微提高声音叫到,“给他……”
一杯热水已经递到寐罗的手边。他有点惊讶地转头看看那个递过水杯的人,也是走过来给他开门的人——跟瑞尔先生长得很像或者差不多就是年轻版本的瑞尔的人,“喝点热水,”那个人说到,“先暖和一下。”然后将杯子塞进他的手里,他下意识地接住了。
“我想你还没吃过东西吧?”瑞尔先生温和地问他,“你刚到纽约吗?”
寐罗点了下头,“我从哥伦比亚开车过来,”他说,“开了整整两周才到。”
“要是不介意的话,”瑞尔先生说,“就坐下来跟我们一起吃晚餐吧。”
“呃,不必了,”寐罗拒绝到,“我只是来归还东西。现在我该走了。”
瑞尔先生皱了皱眉,再次看向那个年轻人,“添一套餐具,尼亚。”
“不,我现在就走,”寐罗不觉得留下来吃个晚餐有什么意义,“我——”
“留下来吧,”那个叫尼亚的年轻人拉住他的手臂,“先吃点东西。”
“我……”
“留下来吧。”对方坚持到,始终注视着他。
他的鼻子一阵发痒,接着终于打了第四个喷嚏,差点将杯子掉在地板上。幸好那个男人及时接住了杯子。他本想转身离开,不过尼亚始终没有松开他的手臂,肚子随即咕噜作响,何况外面的确冷得要命——大雪一直没停,车里恐怕也没什么油了。实际上寐罗根本没地方可去——他刚到纽约,这里没有半个朋友,身上的钱也已经所剩无几,他能去哪里呢?
寐罗想了几秒,最终决定至少吃点什么。“好吧,”他说,“我一天没吃东西了。”
尼亚刚要去搬椅子过来,他又拦住了对方,“等一下,”他说,那几个人都望着他,“我只想吃点东西——另外我想先去洗洗,一路上都上这种混蛋天气,搞得脏透了。所以……呃,我想我没有必要参加你们的家庭聚会,你们给我一份食物就行了。不必管我。”
尼亚看看他的父亲,“我带他去浴室,”他说。
“谢谢。”他看了一眼尼亚,然后跟在这个人的身后离开客厅。
“你需要洗个澡吗?”尼亚问他。“我叫尼亚,我是——”
“瑞尔先生的儿子,”寐罗接到,“用不着介绍,看就知道。”
尼亚点点头,“那么你要洗澡吗?”他问,“也许你需要一个热水澡。”
寐罗刚要本能地拒绝,忽然又觉得这个提议或许不错——他是需要一个热水澡,他大概有三四天没有洗澡了,脏得要死。不过他既没有可换的衣服也没有勇气在洗澡后冲进外面,不会超过一个小时他就会发起高烧。他皱了皱眉,想要回绝又感到错过这个机会未免可惜。
“我去拿来新的换洗衣服,”尼亚上前拧开了热水龙头,“你稍等一下。”
不等寐罗说些什么,那个男人已经从他身边擦过,走了出去。
他在那里站了一会儿,看看外面,又看看浴缸里翻着清亮水泡蓄积着的热水,微微蒸腾起来的雾气让他忍不住再次打个喷嚏,他觉得冷透了,要是再不泡泡热水的话恐怕会冻僵。当他盯着浴缸犹豫时,尼亚已经将干净的浴巾和换洗衣物给他送了进来,“我放在这里,”他边说边将那些东西放在一旁的架子上,“要是你认为还缺少什么的话,告诉我。”
“我想不少什么了,”寐罗忍不住朝外面投了一眼,虽然他什么都看不到。
“如果你想起来,就叫我。”尼亚点点头,“我先出去了。你洗澡吧。”
寐罗还想说点什么,但对方已经转身走了出去,并帮他关上浴室的门。
热水蒸腾起来的雾气弄得他鼻腔很痒。寐罗终于打了个不是出于寒冷的喷嚏,很快他就脱掉那件脏兮兮的外套和身上的衣服,用最快速度跨进浴缸。眼前的诱惑比什么都要强大,他觉得自己大概至少有四天没洗过澡了,脏得要命——为了节省费用他尽量不住旅馆,通常睡在车里;换谁都没法再抗拒热水澡和干净衣服,还有一顿丰盛的晚餐。虽然他根本不想和那家人共进什么见鬼的圣诞节大餐,但眼下还是填饱肚子要紧,何况他干吗要对这些说不?
为了拖延时间缩短和他们的餐桌时间,寐罗足足在浴缸里待了一个小时。
乏累得到了缓解,不过饿肚子的问题也随之愈加明显。寐罗换上干净的衣服,不用多加考虑就能知道这是谁的衣服——他觉得自己穿上白衬衫和白裤子后看起来一定很像尼亚的兄弟。反正只是一个晚上而已。他擦擦头发,在镜子里看到自己虽然干净了不少但还是一脸倦怠。好像疲惫在全身放松之后反而更加明显了。他叹了口气,感到胳膊和腿都酸痛无比,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好受——有史以来第一次他一个人全程开车,要是父亲还在的话……
算了。干吗要想那么多?他总不能在父亲身边过上一辈子。
虽然他可能会觉得其实这样的日子的确不错——自由自在,无拘无束。他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从有记忆那天开始他就一直和父亲过着这样的日子,走在路上就是他们的生活状态;寐罗一直跟在父亲身边长大,对于母亲的记忆则非常模糊。就他所知那仅仅是个希腊女人,根据父亲的描述,他应该把那个女人和橄榄、蜂蜜之类的味道联系起来,头发,眼睛,喜欢抱着他低声哼唱希腊语曲子,但不幸在寐罗三岁时死于一场车祸。父亲说她是个漂亮的希腊女人,不过在他看来已经无从印证,假如他像母亲的话多少还能知道她的样子,可惜他一点都不像母亲,完完全全是父亲的翻版,又是个十足的男子汉;所以随着许久之前母亲的去世和他的逐渐长大,对于母亲有关的一切认识与记忆也都逐渐变得模糊而淡漠了。
寐罗叹了口气,丢下毛巾走了出去。
他正准备再次接受那一家人的注视,却很意外地看到客厅里已经一片空荡荡,似乎转眼之间所有的人全都消失不见,或者他刚才看到的就是一场幻觉。他站在那里发着呆,好半天没能反应过来之前到底是怎么回事。很快尼亚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视野里,他迅速将仍然带着疑虑的目光投到对方身上——尼亚只是点点头,“你洗完了,”他说,“来吃点东西吧。”
他犹豫了一下,朝尼亚走过去;对方转身带他走进厨房里。
厨房里有张比之前那个全家聚餐小很多的餐桌,桌上摆着特意留出的几样食物,当尼亚停下来示意他坐下吃东西时,他很惊讶地看看这里,又看看外面,“只有我一个人吗?”
尼亚点了点头,“对,”他说,“尼克洛斯一家已经走了——他是我的哥哥。坐吧。”
寐罗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太好了,”他说,“我可不习惯跟这么多人一起吃饭。”
他在就近的椅子上坐下来,尼亚跟着坐在他对面。
“你也吃过了吗?”他问,眼睛迅速扫了一番桌上的食物——满满当当的样子看起来跟刚才在大餐桌上一样丰盛,对他来说简直就像个梦境。他已经好长时间没有正式吃过什么,他也没有过会在谁家过上一个感恩节夜晚的设想。他早已认定自己要独自一人就这么过了。
“还没有,”尼亚回答,“你想要点酒吗?”
他想了一下,“好,来点吧。”
尼亚给他倒了一杯红葡萄酒,“我家的人很少喝酒,”他说,“没有什么好酒。”
“没关系,”寐罗无所谓地耸耸肩,“反正只是个点缀而已。”
“吃东西吧。”尼亚简单地说。
寐罗先给自己切了一大块烤火鸡。
在尼亚慢慢吃着自己那份食物时,他用堪比饿死鬼的速度消灭了桌上四分之三的食物,将那些已经无暇分清到底是什么的东西——但他还是认出了蔬菜沙拉或番茄汁意大利面配烩丸子的身影,似乎还有蟹肉或金枪鱼三明治——通通吞下肚子,并灌了半瓶葡萄酒下去。饱足感让他多少心情愉快了点,当寐罗想起自己对面还有个共同进餐者时,他才意识到自己似乎把全桌至少四分之三的东西全吃了。他看看对方,那个人似乎并没认识到这个事实。
他不免有点奇怪。“为什么你刚才没跟他们一起用晚餐?”
“我在收拾房间,”尼亚回答,切了一小块鸡肉放进嘴里。“你还要什么吗?”
“呃,不——不要了,我饱了,”寐罗忙说,“我已经吃得够多了。”
“那么待会儿就休息吧,”尼亚说,“还是你想现在就快去睡觉?”
寐罗愣住了。“……休息?现在??……你是说——”
“刚才我给你收拾了一个房间,”尼亚说,“希望你能住得惯。”
“为什么?”寐罗惊讶地问,“我似乎没说过自己要住下——”
“我想你也许两周没怎么好好睡过。要是你还打算开车会有危险。”
“然后我就必须要住下来?”寐罗反问,“我可以找个其他地方住。”
尼亚终于抬头看了他一眼。“父亲希望你留下来。”他说。
“……你的父亲?”寐罗皱紧眉头,“为什么我要听他的?”
“因为你是他好友的儿子,”尼亚回答,“你想喝点咖啡吗?”
“不,不用了。我可没打算要住下来——现在我能走吗?”
“不能。”尼亚斩钉截铁地说,“你想要喝点什么饮料?”
“我什么饮料都不需要!”寐罗站起身,“我想我该走了。”
“你的车,”尼亚说,“也许需要修一下。它的磨损很严重。”
寐罗知道尼亚说得没错。“你刚才出去查看我的车了?”
“父亲让我将它停在车库里,”尼亚顿了顿,“抱歉,我动了你的车——不过你没锁。”
“它是有点问题,”寐罗说,“我正打算明天把它送去修修。”
“我会送去修理,”尼亚放下刀叉,拿起餐巾擦了擦嘴,“费用算我的。”
寐罗刚要拒绝,想到修理费很可能会是一大笔钱,而现在他口袋里已经没什么钱剩下,便又及时煞住了要出口的回绝。“……为什么?”他问,“为什么你要帮我掏修车费?”
“父亲的意思,”尼亚站了起来,“走吧,我带你回你的卧室。”
直到对方走出好几步,寐罗才匆忙跟上去,“我必须要住下吗?”
“当然你可以不住,”尼亚头也不回地边走边说,“不过你要是决定住下来,明天我会把你的车送去修理,如果你需要衣服、用品之类的东西,我会帮你准备,当然你也可以自己去选购,一切费用都由我负担——我想留下来是个不错的选择。何况你看起来很疲倦。”他停下来,站在一间房门紧闭的卧室前,看着寐罗,“寐罗,我父亲希望你能够留下来。”
寐罗不屑地哼了一声。“干吗?”他哼着,“他是想弥补什么还是怎么的?”
尼亚仍然看着他。“我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他说,“我只负责完成交待。”
“你也是警官吗?”寐罗问。
“我们一家都是,”尼亚回答,“父亲,哥哥,还有我。”
“怪不得,”寐罗耸耸肩,“所以你父亲的话就是指示。”
“可以这么说,所以,”尼亚伸手推开了房门,“你的卧室。”
由尼亚推开的房门他看到一个干净整洁的屋子;对于长期过着居无定所生活的他来说,能够有间可以安安稳稳睡上一晚的房间比什么都好,并且这个房间看起来相当舒适。一张大而柔软的双人床,一套简单大方的衣橱和矮柜,床头亮着一盏灯光柔和的台灯,暗绿色窗帘密密实实地拉严,地板上则铺着看起来质感很好的地毯。坦白而言——寐罗对它相当满意,何况他都好久没住过这种房间了。自从父亲生病入院开始,他就一直陪在医院里,没再住过什么地方,直到父亲去世为止。可直到现在他还是不能确定是否要准备留下来使用它。
“要是哪里不方便就告诉我,我帮你调整。”尼亚说到,“你觉得可以吗?”
“……当然可以,”寐罗回答,眼睛仍然盯着房间,“可我还没想好。”
“你可以进来看一眼,”尼亚说着走了进去,“或者坐在这里考虑你的选择。”
“那样我会马上就得出答案的,”寐罗没有动,“或许我进去就不想出来了。”
“至少等到你的车被修好和加满油再走,”尼亚说,“只需要几天的功夫。”
“你父亲没跟你提起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吗?”寐罗问到。
尼亚摇了摇头,“不,没有,”他回答,“不过父亲希望你能接受。”
寐罗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他以为我会需要他这么做吗??”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8.10.03(23:37)|【NM】紐約故事多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