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NM】摯愛無名
> 【NM】摯愛無名 01
寐罗掏出钥匙打开房门,然后看到一个小孩坐在他家客厅里的沙发上。
还好那个小家伙不是一头银灰色的卷发,不然他一定会——他说不准会做什么。但肯定会做点什么。
对方有一头褐色柔柔软软的短发,大眼睛就像矢车菊一样蓝,模样可爱得像个天使,并且穿着一套同样蓝色的衣服,怀里则紧紧抱着一只大号泰迪熊。电视里正在播放着幼稚的动画片,然而此刻那双充满好奇的蓝色大眼睛则费力地从电视屏幕上移到他身上。
“尼亚?”他叫了一声,一边将手里的购物袋放在地板上。
熟悉的身影马上出现在客厅里,是从厨房那边来的,尼亚的手里摇晃着一只奶瓶,似乎正在极力使那乳白色的液体完美地混溶。当看到他时,他给了他一个代替接吻的微笑。
“这是谁?”寐罗问,一边尽可能作好接受任何解释的准备。
“布莱尔的宝贝,”尼亚回答,“他和妻子要去参加一个晚宴,我帮忙照看一下。”
“哦,”寐罗松了口气,走过去弯下腰盯着那小孩,“那对刚搬来不久的夫妻?”
“是的,他们人不错,上次借给我们除草机。”尼亚说着走了过来。
小家伙马上朝尼亚伸出手,一边呀呀地叫着,一副着急想要的模样。当尼亚将奶瓶刚刚凑到他面前,那张淡粉色的小嘴马上咬住奶嘴,两只小手则用力抱住奶瓶,大口吸了起来。尼亚蹲在沙发前看着小家伙咕嘟咕嘟吸奶的样子,不时地用手指擦去溢出嘴角的白色奶渍。
寐罗觉得这一幕很可笑。他站起身看着尼亚,那个男人就像个称职的父亲。
“有吃的东西吗?”他问,转身朝厨房那边走过去。“除了奶粉之外。”
“在餐桌上,”尼亚回答,回过头很快地看了他一眼,“你先吃吧。”
“你不吃吗?”寐罗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啤酒打开,走到餐桌旁坐下,他很高兴看到餐桌上有自己最喜欢的巧克力布朗尼,上面撒满一层诱人的杏仁和花生,他马上拿了一个。
“我要等一下。”从客厅里传来尼亚的声音。
寐罗已经解决了一个小蛋糕。他又拿起第二个,尼亚做这个总是很拿手。自从开了那个咖啡厅之后,他们很快进入了新的生活轨道。他和玛特分别做咖啡、各种酒类和其他饮料,J负责采购材料和送外卖,烤制甜点是杰西卡和另外一个女孩的工作,但尼亚也偶尔帮忙。尼亚有一手出色的厨艺,这是当初他曾经不得不陪芙芮达一起选修家政课的结果,尼亚不好意思地说当初他是班上成绩最好的学生。这件事只有寐罗知道,他喜欢听到尼亚说这些事。此外他们还聘请了两个厨师做少量简餐、工作餐什么的,——因为尼亚在一个贸易公司里找到了新的工作,只有周末能过来搭把手。咖啡厅的状况还算不错,至少在他们的努力下正常运转着,而不是马上垮掉。他们每周休息一天,周一不营业;那天的客人通常都很少。
客厅里不断地传来尼亚的笑声和那个小家伙咿咿呀呀的声音,这让寐罗很烦躁。平时他可以一口气吃掉十个小蛋糕,但现在他吃了一个半就够了。接下去他一直在喝啤酒,他已经喝了两罐啤酒,现在是第三罐。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烦得要命;或许是那孩子太吵了。
他发觉尼亚喜欢小孩子。他不知道这是否是曾经经历过婚姻的缘故,尽管在那次失败的婚姻里没有任何小生命诞生。每次杰西卡夫妇带着他们的宝贝妮蒂娅来做客的时候,尼亚总是有足够的耐心陪可爱的小女孩玩上很久,他喜欢回答她提出的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问题,并总是称赞小女孩的聪明乖巧。杰西卡当然很高兴尼亚喜欢他们的宝贝,她的丈夫罗杰斯是尼亚过去的同事——在一次罗杰斯来咖啡厅吃饭的时候认识了杰西卡,他们两个差不多算是一见钟情,在陷入甜蜜的热恋不久之后就在教堂举行了婚礼,一年后他们有了妮蒂娅。
下午他陪尼亚跟那个名叫亚伦的小家伙玩了一会儿,但很快就失去了耐心。他回到卧室去睡觉,一直睡到晚上八点钟。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听到客厅里只有电视机的声音。
他从床上爬起来走出卧室,看到尼亚正在收拾被搞得一团糟的客厅。
似乎刚刚听到他的脚步声,尼亚抬起头朝他笑笑,“你睡醒了吗?”
“唔,”他应了一声,倚在那里看着尼亚,“你吃过东西吗?”
“还没有,”尼亚说,“你饿吗?我看到你只吃了一些蛋糕。”
“现在不饿,”他摇摇头,走过去给自己倒杯水。“我想喝点什么。”
“晚上要出去吗?”尼亚问,将那些图书放到书架上,“还是在家?”
“去看电影怎么样?”他说,“或者——你想要去酒吧喝两杯吗?”
“我们可以先去看电影,然后去酒吧坐一会儿。”尼亚认真地说。
他喜欢尼亚认真的态度。好几年了,他一直都能感觉到尼亚的爱。
他走过去,从尼亚身后抱住那个男人,将下巴搁在对方的肩膀上,沉默着;尼亚回过头吻了吻他的脸颊,而后找到他的嘴唇,他闭上眼睛跟尼亚接了一个温柔而亲密的无声的吻。这种感觉就像陶醉于浪漫轻柔的香颂,那缱绻的低语呢喃轻易便引人进入另一个世界。
当这个温馨的亲吻结束,他仍然趴在尼亚背上抱着那个男人,感觉着尼亚的气息。
“你怎么了?”尼亚轻声问。
他想要说点什么,但迟疑一番却什么都没说。“没什么,我们这就走吧?”
“马上就好。”尼亚看了看他,欲言又止。他知道尼亚并不相信这个回答。
晚上就如他们计划的,他们去看了电影,然后在一家小餐厅简单地用过晚餐,之后又去酒吧里坐了一会儿;后来他打电话叫来玛特和J,四个人一起渡过一个愉快的晚上,喝光了两瓶威士忌和一瓶龙舌兰,尼亚只喝了很少的一些,他喝得很多。在这个过程中他觉得尼亚那略带忧虑的目光一直停留在他身上,他极力假装自己没有注意到,一直和玛特他们说话、大笑,计划着接下来该怎么让他们的咖啡厅更好,他们可以多赚些钱去做个世界旅行。
回到家后他们洗澡、做爱,就像之前的每个晚上,他感激现在他们仍然还有激情。
结束之后他躺在床上,尼亚由他身后抱着他,跟他说话,问他为什么今天不高兴。
他原本不想说,但不知道为什么却说了出来。“你想要小孩子吗,尼亚?”
“……什么?”尼亚微微一愣,似乎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小孩子?”
“你喜欢小孩子,”他说,声音闷闷的,“我知道。……你喜欢杰西卡的小丫头,也喜欢刚才的那个什么亚伦——看到跑进咖啡厅的小孩你也会喜欢,你是不是想要小孩??”
“我比较想要你,”尼亚笑着说,用鼻尖蹭着他的脖颈,“你不觉得他们太吵了?”
“真的吗?”他用鼻子哼到,“反正……不管怎么样,我没法给你弄个小孩。”
“你想太多了,寐罗,”尼亚说,“我只是偶尔感到有趣而已。”
他没有吭声,心里隐约有一点松了口气;但仍然感到烦躁。

****************************************************

从那以后尼亚似乎收敛了一些,不再像过去那样看到小孩子就很高兴,但当杰西卡带着妮蒂娅来玩的时候还是会耐心地陪小女孩玩游戏,或者额外赠给在咖啡厅里坐在大人身边的无所事事的小家伙们一些甜品。虽然寐罗试图告诉自己这些没什么特殊意义,但他还是觉得尼亚想要小孩。这个念头一天又一天地折磨着他的神经,让他看到小孩子就心脏一沉。
他们在一起的时间越久,寐罗就越是能够认识到这种家庭的致命缺陷。
他们没有任何除了感情之外的维系,婚姻、孩子、性别的互补全没有。也许他们可以去缔结婚约,但那不过是一纸终究苍白脆弱的保证而已,一旦爱情不在,它甚至就像不存在。他们不可能有小孩,而大多数正常家庭的快乐都以此为重要内容,一两个活泼的小家伙会为整个家庭带来无数乐趣与感动,看着一个生命慢慢成长是件神奇的事,即使他们现在可能不会觉得这有什么重要——但是并不。在过去他会认为完全可以用其他什么来弥补这种缺憾,生活里还有许许多多其他的乐趣。但宠物不能代替孩子,不管它有多聪明伶俐、讨人喜欢;两个人的相亲相爱也无法弥补缺乏另一种形式的快乐的缺憾;工作、娱乐,那些同样不能。虽然寐罗更希望可以一直这样下去,但很多时候他也会怀疑,他们是否会地久天长。
童话故事终究是童话故事。而现实里没有童话故事。
好多次他不动声色地看着尼亚坐在一个地方出神,眼睛像是望着某个地方,目光却早已穿透那个地方投向一个不知名的远方——他不知道在那里有什么,但一定不仅仅只有他。
偶尔他们吵架,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当然这在所难免。但寐罗痛苦于看到尼亚露出那种对彼此失望的表情。有时候他不得不承认,他们之间的差距永远不可能依靠爱来填补,它存在着,不容忽视,并且看起来没有任何有效的调解之道。除了尽量不去碰触别无他法。当恋爱最初的激情过去,他们逐渐熟悉和习惯了对方,似乎皱眉总会多过于迷醉,就像他们都在变得清醒与理智,很少再会为什么而轻易昏头昏脑——昏头昏脑地狂喜,昏头昏脑地激动,昏头昏脑地做爱与昏头昏脑地欣赏对方。就像一个人长大,终将会摆脱幼稚。从他们的意识到行为都存在着如此之多的差异。不止他们,所有夫妻都将在婚后发现这些;如果他们对彼此能够拥有足够的宽容与理解,一切就会变得简单得多;当一起生活时,爱往往就不再是最重要的那个——再多的爱也无法消解两人之间在种种之上的差异所带来的裂隙与分离。
他希望能找到另一种有效的方式,可不管怎样,再多的纵情享乐也好,投身工作也罢,二人世界或与朋友们聚会都在慢慢失去效果。一种几乎无可避免的暗涌,似乎正在他们之间悄悄潜伏、波动着,也许哪一天就会成百倍上万倍地疯涨起来变成狂潮,吞噬掉他们。
他讨厌他们吵架。讨厌他们之间因为某种无法调和也不愿妥协的理由而彼此敌视。
即使那只是个短暂时期,即使最后他们总会言归于好,并且尼亚总是最先低头的那个,但也许会有一天这种情况不再可能发生——或许在某一场让他们都难以再原谅对方的冲突之后,一切会结束,他们会选择分道扬镳,不管方式是平和还是激烈,那都在所难免。也许分离本身不是最痛苦的,最痛苦的是他们眼睁睁看着这一切改变味道,再也回不到当初他们为爱痴狂的那种感觉。生活总会走向平淡,而两个人的生活似乎平淡的结局总是悲剧过多。
他并非不能感觉到气氛的冷却,在很多个晚餐餐桌上,比起几年前他们同在这张桌子上吃饭时的状况已经改变了许多。有时候他们没什么可说的,或者是工作太累不想开口,于是两个人就只是沉默地用餐。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忍受种种波动脆弱神经的声音——刀叉碰撞盘子的声音、酒杯被放到桌上的声音、切碎食物或咀嚼吞咽的声音、勺子搅动浓汤的声音,也许还有电视里的广告或音乐,但这一切都形成了一个共同的主题:生活平淡似水。

****************************************************

当又一次几乎是无缘无故的争吵结束,寐罗气得想要大哭。
自从那次之后他没再哭过。可他一直都记得那一天几乎将他过去的眼泪全都清空,尼亚拥抱着他的手臂和低唤他的名字的声音给了他从未有过的温暖;他不能总是将记忆停留在那一刻,可他总是会想起过去——这似乎有些过于感性,但一个人总会愿意想他美好的时光。
晚上他不跟尼亚说话,尼亚也紧绷着那张生气时就更加面无表情的脸。
爬上床以后他们几乎是默契地各自转向一侧,背对着对方,中间留下一道淡漠的空隙,大得几乎能再躺下一个人。他们就这样各自沉默着背对彼此躺了许久,寐罗一直没有睡着,他相信尼亚也一样——虽然他们当中没有任何人打破这番沉默。他讨厌这样。非常地讨厌,十二万分地讨厌。他恨不得能突然有个电话把他叫出去,或者他自己干脆爬起来躲开这里,不管是去外面喝两杯还是睡沙发。他希望能有什么帮助他们缓解一下情况,但显然没有。
最后他坐了起来,决定自己去外面走走。即使现在是凌晨一点。
当他穿好衣服准备出门时,他看到尼亚站在卧室门口。他没有作声,转身——
“寐罗,”尼亚还是先开口了——见鬼的每一次都是。“别这样。”
“我只是出去走走。”他低声说,“也许回来以后就觉得好多了。”
“……你确定吗?”尼亚问到。
“我不知道,”他烦躁地低下头。
尼亚站在那里看着他,好一会儿没有出声;就在他又要转过身的时候,才又突然开口,“寐罗,每一次我们吵架我都会觉得你在试图离开我,即使有时候你并不做什么,可我还是会有那种感觉。我会想,他可能会就这么离开,可能不会再回来,可能在后悔过去的一切,他想要新的开始——而我不能再给他。……这种可怕的认识让我感到痛苦,即使在最后我们还是会和好。可是寐罗……你是否会觉得——总有一天我们会再也无法轻易原谅彼此?”
“……我不知道,”他说着,却没有抬起头来,“也许吧。”
“那时我们该怎么办?”尼亚问。
“分手。”他低低地答。他希望能有个别的回答——但显然没有。
尼亚沉默着,而后沉重地叹了口气,声音变得虚弱。“就是这样。”
“还能怎么样?!”他几乎恼火起来,恨尼亚提出这个尖锐问题。
……可他知道,总会有某个时刻,他们要面对这个问题的质问。
“在那个酒店的夜晚,你想过这种时刻没有?”尼亚又问。
“……没有。”他吞吞吐吐地答,模糊地回忆着那个晚上。
尼亚没有说话,也许同样在回忆那个夜晚——他仍然能够清清楚楚地记得那晚的一切,或许除此之外他不能再清楚地记住任何一个夜晚,那是他们第一次朝对方敞开心扉,无论是他还是尼亚。在那短短的二十四小时之内发生的一切,不断迭起的变化和情况的急转直下,他们忘乎所以地做爱与之后彼此发自肺腑的宣泄和表白,他们的爱在那一刻是那样的温柔、纯粹、激烈与不可抗拒。可在那一刻他不曾想过现在这一刻,然而尼亚——尼亚想到了。
“也许总有一天,”尼亚痛苦地说,“我会后悔那天没有开枪。”
他没说话。也许这是这个晚上仅有的一次,他赞同尼亚的话。
尽管这听起来是如此的残忍与冷酷。
“要是你想的话,”他冷冷说到,“或许现在也不晚。”
尼亚愣住了。继而迅速抬头看着他,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他顿时想要抽自己耳光——当他捕捉到尼亚眼里那一闪而过的痛楚。他无法不去想象,他这样说究竟意味着什么。他对这份感情已经感到乏味或绝望,甚至不在乎用死亡来结束?还是他宁可告别这一切也不愿再继续遭受折磨?他不是这个意思。不,当然不是——那只是句气话而已。他当然不是这样想的。他恼恨自己在这种时候会说出这样伤人的蠢话来。
他马上拔腿大步冲到尼亚面前,用一个拥抱作为道歉——
“……寐罗,”尼亚的声音听起来异常空洞,“寐罗——”
“我不是那个意思,”他急急地说,“不,我只是在说气话——尼亚,我不是……”
一声让他加倍懊悔的吸气声钻入他的耳朵。他用力抱紧尼亚,脸颊紧贴着对方的。
“我知道这会幼稚可笑,”尼亚轻轻地说,“但这样的结局——我没法接受。”
“当然不会是这样的结局——我打赌不是,我们会一直在一起,喏,就像过去那样……快快乐乐的,很幸福,我们会过去这段时期,你知道有段时间恋人们总是很逆反。这没什么的尼亚。没什么的。……我不想跟你分开。至少现在不想。不,以后也不想。以后也不。”
尼亚没再说什么。但尼亚的手臂告诉他他所说的安慰到了尼亚。就是这样。
所以说情人有时候会很傻。他们无缘无故地相信一些可能并不真实的东西。
转天他们一如既往地感情亲密。玛特和J都好奇他们为什么总是那么亲密。

****************************************************

那天他和杰西卡谈了很长时间——从未有过的。他从没这样失落过,追问杰西卡他们的家庭是否快乐温馨,妮蒂娅是否给他们带来了其他任何都不能替代的美好,杰西卡满脸幸福地回答是的。“要是没有妮蒂娅,”她幸福满满地说,“我和罗杰斯可能会失去很多很多。”
晚上他再次问尼亚是否想过要一个小孩子。
尼亚吃惊地看着他,就像他突然变得陌生起来。“你在开玩笑吗?”
“我是认真的,”他脸红地说,“当然我不能……我只是说——”
尼亚的表情变得忧郁,然后摇头,“不,这样不好。寐罗,……”
“我知道你喜欢小孩子,你也想要,”他低声说,“并且它是合法的。”
尼亚似乎有点犹豫,但还是摇头,“不,不行。这样不好,寐罗……”
“只是试管婴儿而已,反正现在这种情况多得是。”寐罗继续坚持。
“你疯了吗,寐罗?”尼亚忍不住大声反问,“只为了要个孩子?”
“还是你想去孤儿院随便领一个?”寐罗急了,“你想要那样吗?”
“可为什么——”尼亚看着他,“为什么我们必须要个孩子呢?”
“你喜欢,”寐罗马上指出,“此外……此外,我想那也许能够……”
尼亚等待着他的下文。
“不让我们总是为了一些他妈的鸡毛蒜皮吵架。”他一口气说出来。
尼亚的表情凝滞几秒,继而像是有些哭笑不得。“就因为这个?”
“难道你要否认事实上这很可怕?”他顿了顿,“何况你的确喜欢小孩。”
“……好吧,我是有点,”尼亚顿了顿,“可我从没想过我们要有……”
“你可以考虑一下,”他说,“不必今晚就着急给我答案。”
尼亚看了他一会儿,最后点点头,“……让我考虑几天。”
那是漫长的几天。这个提议似乎让他们之间变得有些尴尬,当他们坐在早餐桌上面对面吃着东西时,彼此相互躲避的目光意味着这种不自在的存在。可他做错了什么吗?只要一条理由就足够了——尼亚真的喜欢小孩子。尼亚想做父亲,想看着一个小生命在他身边长大。那一定与尼亚曾经有过家庭有关。但不管怎样也好,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尼亚是否愿意去面对自己内心里的渴望。因为寐罗的缘故,他假装自己并不需要孩子。可寐罗不是傻瓜。
周末晚上,尼亚和他一起从咖啡厅回来,两个人都很累,周末来咖啡厅的人总是很多,他们总要到凌晨时分才能打烊。爬上床以后他们只是互相亲密地吻了吻,尼亚还是抱着他,他咕哝着问尼亚那个问题考虑得怎样了。尼亚支吾着不肯回答,最后尼亚说他不想要。
他叹了口气。用力握紧尼亚搂着他的手。“这不是你心里想的。”
尼亚仍然不愿意接受他的提议。“我还是认为那样不好。”尼亚说。
他劝尼亚面对自己,“很多同性恋者都会这么做。连电视上也是。”
“我不喜欢那部电视剧,”尼亚嘟囔着,“好像整个匹兹堡都是同性恋。”
他笑了,转过头吻尼亚的下巴。“亲爱的尼亚,”他低声说,“我的爱。”
尼亚回吻了他的脖颈。“你也是我的。……寐罗,孩子不是个好主意。”
“他会是,”寐罗说,“尼亚,我们干吗不试试?也许这是一种新生。”
“假如这不会给我们带来更多的争吵与冲突。”尼亚叹着气说。
“那么——其实你很想要小孩子?”他问,“告诉我吧,尼亚。”
尼亚再次叹了口气,“对,”他终于承认,“我想知道做父亲的感觉。”
“可惜我没法知道做母亲的感觉,”寐罗笑着说,“不过父亲也不错。”
“可你并不喜欢孩子,”尼亚忧虑地看看他,“也许我会后悔这么做。”
“我不会后悔,”寐罗转过身,面对面地抱着他,“不试试才会后悔。”
他们说好下个周末去医院,然后一切听医生的。尼亚希望要一个他的孩子,而他则想要尼亚的——要谁的孩子是个困难的决定,他们都想要对方的。他们久久争执不下,决定用抛硬币决定。可抛过硬币后他们还是争执没完,两人从没想过会在这个至关重大的问题上出现这样的分歧,他们拼命试图说服对方有多适合做孩子真正的父亲,但谁也不能说服谁;他们也绝不想要两个小孩,那将会是更糟糕的选择。这个问题在这一周里每天都会被提起。
一周时间几乎没有任何感觉就滑了过去。
当那个约定好的日子到来,他们一早就一言不发地起床、洗澡和吃早餐,然后他们按照计划去医院。一路上两个人都试图说些什么,但始终没有人率先开口。尼亚沉默地开着车,而他则一手撑着下巴坐在那里心不在焉地看着车窗外的风景。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太傻。
他们到了医院,报了提前预约的名字,一个护士将他们带到医生的诊室里。
在那里两个男人再次互相推托,试图要一个对方的孩子,继续为此而争执。
医生叹了口气。“你们两个,”她一脸无奈的表情,“为什么不事先商量?”
两个男人像两个孩子似的杵在那里,好半天说不出话。
“或者就要两个小孩,要是你们能够接受的话,”医生又说。
两个男人慌忙摇头,“不,不要。”他们异口同声地拒绝。
医生苦恼地皱眉,“可——你们到底想要怎么样才好呢?”
“实际上,”抢在寐罗之前,尼亚开口说到,“我们都喜欢看到像对方的那张脸。当然,也许他会像母亲。但不管怎么样有对方的小孩是种神圣的感觉,不是吗??你会因为孩子的父亲是你所爱的那个人而加倍感激上帝的恩赐,我想就是这样。我想要孩子,我想尝试做个父亲的感觉——不过我真的不能确定自己是否能够好好地让他成长,我们的家庭……并不是那么普通。你知道,来这里的人大多都不拥有一个完整意义上的家庭。孩子会是一个安慰,在你对一切感到绝望的时候因为看到他那张天使一样的笑脸而阴霾散尽,而我想要我男友的小孩只是因为我有点贪心,想要两个天使,”他笑笑,低下头,“我发誓会好好爱他们两个。”
寐罗看着他,最终妥协了。“既然这样那就我去,”他说,“你在这里等着。”
“你确定吗?”尼亚忧虑地问,“要是你并不真的……我是说,我也可以。”
“别再争了,”寐罗已经口干舌燥,“好了,好了!我去!我现在去!”
尼亚有点脸色发白地看着他。“不,等一下,”他深吸口气,“再等等。”
“我知道你不想去,”寐罗试着开个玩笑,“何况你没有我长得英俊。”
“你忽略了孩子也可能会像母亲。”尼亚虚弱地将这个玩笑接下去。
“你们到底打算谁来?”医生问,看着时间,“你们已经耽误太久了。”
“我来吧。”两个男人异口同声地说。
医生露出无可奈何的烦躁表情。“我说——”
“再等等,”尼亚突然一把抓住寐罗的手将他拽了出去。“非常抱歉!”
两个男人站在走廊里,看着下一对恋人进去——而后他们互相看着对方,彼此脸上带着同样的表情。忧郁,不安,沮丧,失望。然后他们用力抱紧了对方。尼亚在他耳边叹着气,用力将他抱紧。“对不起……”尼亚苦恼地喃喃着,“我不想将这一切强加到你的头上。”
“只是贡献一次而已,”寐罗尽量说得轻松,“别一副欠我太多的样子。”
“我想我们只是太过自私,”尼亚低语,“算了,寐罗;我们不要孩子。”
“我不能给你孩子将要给你的,”寐罗说,“真抱歉我也不能给你孩子。”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尼亚问,捧着寐罗的脸,“别这样说,寐罗。”
“实际上,”寐罗低声窃语般地哼着,“我突然想要好好爱你的小孩。”
尼亚笑了。“我想要更多的机会,”他说,“来证明我有多爱你的小孩。”
“那我们干吗不一起去?”寐罗问,带着一脸几乎是认命般的惨笑。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9.03.08(09:39)|【NM】摯愛無名コメント(1)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 =终于到这一步了...原来我一直没做作业等到现在...就是为了看那两个BABY呀......
From: keal * 2009.03.08 14:45 * URL * [Edit] *  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