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NM】密封的光流
> 【NM】密封的光流 04
N:(离线消息)我知道我表现很糟糕,希望你不会介意。整个过程我都是这么的——噢,上帝,真希望一切没有那么糟糕。我并不奢望你能够安慰我,或者出于好意而欺骗我,我很清楚一切。我是这么糟糕。完全、彻底的……寐罗,真抱歉。另外,你是这么美。像天使。

N:(离线消息)两周没有看到你。十四天,我甚至觉得心脏一直在跳动。寐罗。

N:(离线消息)两个月。你再也没有露面。我想你再也不会出现了,不是吗?

N:(离线消息)寐罗,我并不想责怪你什么,我知道我没有这种权力,你是这么美好,而我却这么糟糕——是的,无与伦比地糟糕。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总之这很正常,我是说,你销声匿迹,再也没有音信。无论如何这不奇怪。……呃,我要说的就这些。那么,就这样。

N:(离线消息)我想跟你说点什么。可我知道,毫无意义。寐罗。

N:(离线消息)我真希望自己从没活过来。我真想快点死去。

M:嗯,说实话,也许只是我不能确定自己到底想要怎么样。我觉得我还算喜欢你,虽然你模样怪异,而且很可能也不太受自己的控制,我是说,偶尔会有些纯粹出于本性的举动出现——你明白我的意思。我考虑了一段时间,要是我打算接受你的话,是否意味着我就要搬去和你一起住呢?然后将你介绍给我的那些朋友,告诉他们你是我的男友,虽然你有点古怪。当然我不会透露你的真正身份。我只是觉得——你要理解我,尼亚,你会的不是吗?——我只是觉得,事情有点荒唐,而且看起来有点不切实际。毕竟你会一直保持这种姿态,而我总有一天会老去和死掉,这事可他妈的真够郁闷。这让我甚至害怕你的赞美,你说我很美,你这么说了,不是吗?可有一天这漂亮的外表会消失不见。我真不敢想象……噢,其实说到底一切都不过是这么回事。美好的东西都是短暂的,强烈的感情也不可能持久。这么说起来我倒真慕你是个僵尸……算了,说这些废话没用。我只是不想去考虑日后。你明白吗?你能明白的,我们会成为彼此的负担,我可不喜欢那种状况的出现——所以唯一的遏制办法就是我们别开始这段感情。我可没有在找借口,这是真的。我喜欢你的特别和古怪,不过我还没做好要跟你一起生活在不见天日的地下室里的准备。你不上街,不外出,不交往也不娱乐,你的生活就是一片暗,在地下室里跟灰尘和死寂为伍。这种生活对我来说实在可怕。不是我缺乏勇气,而是——那并不是我生活的土壤,你能理解这些的,我知道。所以你会理解我这段时间的消失不见,虽然我想你。是的,我是有些想你。我喜欢你的眼睛。虽然它看起来冷冰冰的缺乏生气,而且你的手是那么的冷,就像冰一样。我不知道它抚摸我的感觉将会是什么样。也许有点……呃,我是说,有点不太习惯。就这样。宝贝,我还是挺喜欢你的。我也爱你。但爱情有点超乎我们交往的界限——要是你同意,我们可以做最好的朋友。
N:……寐罗?
M:嗯哼,是我。
N:真难以相信你还会出现。
M:我知道我之前有点过分。我是指很长一段时间都不露面。
N:哦,那没有什么——真的,我不觉得。对我来说只是一眨眼的时间。
M:真的吗?
N:是的。
M:得了,别骗人了。
N:是真的。看起来我拥有无尽的生命。
M:之前你还说你会心碎而死。
N:……不会的。我只是说说。
M:果然你是个骗子。瞧吧。
N:对不起,寐罗。我不知道说些什么才是恰当的。
M:也许什么都不说才是真正恰当的。
N:嗯……好吧。要是你希望这样的话。
M:那我们就沉默好了。沉默总有好处。
N:好吧。那就听你的。

M:(离线消息)最近一直没有你的消息。你在干吗?

M:(离线消息)生气了?嘿尼亚,你有那么小气吗?

M:(离线消息)好吧,那么我也生气了——你这混蛋。

M:(离线消息)这将是我最后一次留言给你,懂吗?

M:(离线消息)你给我出来!滚出来!!滚出来!!

M:(用力砸门)妈的,尼亚!给出来!我知道你在里面——你不可能出去,不是吗?干吗要这样?以为不上网就能惩罚我了?告诉你,我完全不生气!谁在乎了?不就是——(用力踢门)开门!你他妈的给我开门!否则我要冲进去了——听到没有?我要破门而入!要是你觉得以不得不上到地面去请人修锁为代价来拒绝给我开门,你就是世界上最大的傻瓜!你要知道这完全阻止不了我,我马上就会进去——很快!你的门已经摇摇欲坠,你能忍受今晚将在没有门的痛苦里睡觉吗??……好吧,看来你能忍受,那么,我要进去了。你这个混蛋。
(暴力地破门而入,急冲进房间四处寻找)
你在什么地方?给我滚出来!!床下吗?柜子里?门后?还是什么让人捧腹大笑难以置信的栖身之地??……别跟我玩捉迷藏,我一点都没兴趣跟你玩这个——听到没有?不想待会儿被我揍进坟墓的话就给我乖乖滚出来,也许我不会计较你之前的离奇失踪。但要是——
(愣住。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然后惊惶失措地大叫)
尼亚!尼亚——上帝啊,噢,天哪,真不敢相信——妈的,你见鬼的在搞什么?!!
(慌手慌脚地将对方抱起,直接抱到床上,扶住对方身体)
尼亚!尼亚!!……噢天,我的上帝……你到底在——醒醒,尼亚!醒醒!!喂——
(急切地摇晃着尼亚,头昏脑涨地四处张望着,喃喃自语)
天哪,天哪——我该怎么办……不,镇定、镇定下来,冷静!冷静,寐罗,是的,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是这个蠢货又死了一次而已。一具僵尸,又死一次,妈的,这有什么可怕的吗??……不,没有。完全没有。就是,怕什么?反正他已经死了。虽然——噢上帝!这他妈的怎么可能!!他干吗要——尼亚!尼亚!!睁开眼睛,是我!你死了吗?死了吗??
(动作停止,咬紧嘴唇锁住眉头,盯着对方)
……求你了,尼亚,醒过来,睁开眼睛看看……你真的死了吗??
(沉默。等待。苦恼而紧张地盯着尼亚)
尼亚,尼亚?醒醒,好吗??……我知道你没事,怎么可能——
(再次沉默。深呼吸,再次深呼吸——)
妈的!怎么可能!我从不想知道你居然被他妈的电冰箱干掉了!!
(将额头抵住尼亚的肩膀,努力深呼吸)
你没死。我知道,你没死……不可能的。僵尸不能再死一次。看,你还好好的,你只是一时被冻住了——我要冷静,冷静,冷静——是的,冷静。想想办法,寐罗,不是没有办法——
(再次沉默。漫长的沉默。极力控制情绪)
不!不!!不——我有办法。是的,我要问医生。我需要帮助!我要求助于那些能够治疗你的人,虽然你不屑于让他们来治疗——但我们得想想办法,不是吗?我需要帮助,我可不像你,像条独狼,从来不求助于别人。我需要,我需要别人的帮忙!大家应该互相帮助。我们共同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就像生活在一个家庭里,当一个人有困难,他的兄弟姐妹们有义务和责任帮助他们——不是吗?我们要互相帮助才能和和气气、快快乐乐地活下去。而且,没有私心,不会因为你是不是人而选择帮不帮你,没有那个道理。愚蠢。是的,愚蠢——我需要帮忙!我要问问该怎么办,你把自己搞到这种无法理喻的地步,天哪,我真不知道该说你些什么。我无话可说,你简直是个——算了,我先打个电话。稍后我再修理你。你这混蛋。
(掏出手机,急匆匆地拨号码;按错数次)
妈的,见鬼!见鬼!我在紧张什么?干吗手指僵得像个僵尸??……不,比僵尸还僵尸。我完全不正常了——你不过是个没有生命的物体罢了。我干吗要为你提心吊胆战战兢兢的?!没有那个必要,不是吗?我大可以就这么丢下你起身离开,要是我能狠心扔下你不管,就像根本不认识你一样,什么都没发生过,世界上没有僵尸存在,也没有尼亚这个人,什么都他妈的没有……是的,那样就好多了。但我不能忘记你!你懂吗?我不能——否则我就不会在现在坐在你这里拨什么该死的号码!我会舒舒服服地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节目,然后还——哦,等等,等等……电话通了。噢上帝,帮帮我……喂,呃,是的——我需要帮助!非常!!我的朋友把自己塞进了冰箱里,现在他完全硬了!冰冻人!是的,冰冻人……我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什么?多久?大概,呃,至少有两个月……我是说我有两个月没有看到他。可就我所知或许那也正是他待在冰箱里的时间……什么?开玩笑?我没开玩笑!我真的没——喂喂,喂喂!!……哦妈的,什么该死的鬼!居然挂我电话——没关系,我拨其他的——
(拨下一个电话)
喂我要帮忙!我的朋友在冰箱里待了两个月——是的,冰箱没断电,一直保持最低温度并且马力十足——什么?拨其他号码?哦好的我记一下……这是什么电话?殡葬服务??……我他妈的!◎×…◎※#……%×1(◎!#◎!%——去你妈的殡葬服务!!
(拨下一个电话)
我想求助一件事!我的朋友关在冰箱里两个月——哦不谢谢,我自己会报警!
(拨下一个电话)
我想知道一个人在冰箱里待了两个月——呃,抱歉,我打错了,你两位继续。
(拨下一个电话)
求求你了,告诉我我该怎么办!我的朋友已经两个月没有走出冰箱了——妈的,你才有病!
(气急败坏地摔掉电话并踢了一脚。咆哮)
混蛋!一群混蛋!!——妈的,这群混蛋!!
(停止怒吼,看着尼亚。忽然急匆匆地上前抱住对方)
别害怕,宝贝,你没事——我们不需要求任何人帮忙。我想你只是冻坏了。是的,没事,你当然没事,你好好的,一点事都没有。有什么啦?不就是冻了两个月嘛……我去找毯子来。你只要把所有的毯子都裹在身上就得了。很快你就会复苏,就像睡了一觉似的。不是吗??
(去找到所有能找到毯子,将尼亚严严实实地裹起来)
这就行了。看,这不是很好嘛?一会儿你就会暖和过来,然后像之前那样跟我说话,把之前发生的事忘得一干二净。我知道你会没事的……来,让我抱抱你。(抱住被层层毯子裹住的尼亚)见鬼,你是这么的冷——天哪,你一定冻了两个月。真不明白你干吗要——算了。说这些有什么用?你快点醒过来!否则我他妈的也要冻住了。你这里居然连暖气都没有——但你要暖气干什么?没用,不是吗?我想你对暖气没有任何反应。你可真够冷冰冰的——
(紧抱住对方,来回轻轻摇晃着)
噢上帝啊……但愿我会唱那些愚蠢的摇篮曲。不。不行。那是催眠曲。绝不可以。
(沉默。苦恼地叹气,闭上眼睛)
尼亚,你干吗要这么做?我是说,你干吗要骗我?你说你不会死!!……虽然你可以为我再死一次。哦天。你怎么能再死一次?一个人干吗要死两次??……我完全不被你感动!我也不会怜悯与同情你,甚至不会掉一滴眼泪!你真是蠢到家了——听到吗?蠢到极点!因为你的举动没有任何意义!!……该死的。你听到我说话了吗?听到的话干吗不给我个回应??
(埋头将脸颊紧紧贴住尼亚,忍耐)
你真冷。真的……冷得要死。你是怎么忍受的——就算你没有感觉,在冰箱里待上两个月也决不会是什么绝妙的滋味。这个主意真是蠢透了。……你要把自己冻住吗?然后就不会伤心和想我了??……我真希望自己从不想你,干干脆脆地忘掉你,这事多好!就像从没遇到过你,也不知道你他妈的是个僵尸——要是我能忘掉你……我干吗不忘掉你呢?我可以去找个正常的伴,管他男人还是女人,只要正正常常的就行。有表情有心跳有温度的正常的人——
(停顿。长久的停顿。语气苦涩,低声喃喃着)
……上帝啊。我真希望我能忘了你。可我不能。
(用力将脸孔贴住对方。叹气。沉默。抽泣)
醒醒吧,尼亚。我希望还不晚。你不能这样——
(突然停止说话。抬起头睁大眼睛,紧紧盯着对方)
……你活了,你活了!看,看啊——哈!我就说你不会死!——啊哈!!
(用力摇晃尼亚,语气急促,神色急切,欣喜若狂)
你睁开眼睛了,看看我,尼亚,是我!看到了吗??……喂,说句话,伙计,看我有多聪明想到这个办法救了你,难道你不该感谢我吗??哈哈,哈,尼亚——你这个吓人的混蛋!!我知道你没事!你只会吓唬我,你这混蛋——你差点就得逞了!不过你没骗到我,不是吗?我可不是那么好骗的……喂,说句话,说点什么,别这么沉默。你哑了吗?……尼亚??
(突然感到不安,在尼亚面前摇晃几下手臂,上前凑近对方)
你干吗不说话?嘴巴被冻住了??……噢,或许吧。也许是。那怎么办。我总不能就放任你坐在这里一动不动地像个白痴……天哪,我得想想办法。……呃,好吧,我想——我想现在你需要的是温暖和火热之类的东西。你这里没有暖气,我们——我们得去晒晒太阳,懂吗?好了,我知道你讨厌阳光,但没办法,我们得去晒太阳,否则你就好不起来。……来,先让我去掉你这些该死的毯子。它们让你看起来像只熊。哈,尼亚熊——真够形象的。就这样,这就好了——唔,是的,我们地上到地面去晒晒太阳,顺便给你买身衣服。……真抱歉我没带衣服来,我忘记这事了。我可以买好几件给你,成吗?那么现在站起来,我们走——
(弯腰小心翼翼地扶起尼亚,牵引着对方走动)
你连走路都不会了吗?看着我,像我这样走。先左脚,再右脚;然后再左脚,再右脚,就是这样……是的,就这样走。虽然还是像阿甘——算了。至少你能走。希望别人不会对你感到好奇。要不我可没法解释……等等,我们等等再出去!我去找副墨镜,你可不能这样上街。
(在抽屉和柜橱里四处乱翻,总算找到一副墨镜,给尼亚戴上)
有点旧,凑合吧。反正你并不是出于本身需要它……只是摆设。现在我们能走了。
(拉住尼亚的手朝房间外走)
走,我们去晒太阳,温暖温暖你这颗冰冻的灵魂什么的——真可怜,噢,我可怜的尼亚——我该早点来看你,不是吗?好了我跟你道歉,接受我的道歉吧,我可从来不跟别人道歉。我从不道歉。……你的手真冷。也许在夏天我会更喜欢你。夏天是那么炎热,而你像座冰雕。
(停住,用力拖住尼亚的手臂朝前拽)
好啦,我知道你不想见阳光——但你必须要见一下。你被冻懵了。好吗?只有阳光才能让你清醒过来。别这样,来吧,上来——我在你旁边呢,没什么好怕的。别走,别走——回来。
(从身后抱住尼亚强迫他朝前面走去)
这没什么好怕的,不过是阳光而已。好了,你戴着墨镜呢,不会被灼伤的。你又不是吸血鬼。来,我带你走——我们这就出去了。再走几步,就几步——来吧,尼亚,出来,阳光不会将你烧成灰烬的。也不会烧毁你的灵魂。你的灵魂就在身体里好好地待着——它不会烧毁的。现在我们只差一点点了。……好了,好了,你看——不是行吗?我们出来了。就站在街上,沐浴着阳光——今天的阳光真不错!我们去哪里呢?算了,随便走走吧。这天气适合散步。
(挽住尼亚的手在街上散步,挑选人少的地方行走)
你不会撞到别人的,所以别把步子迈得这么谨慎。之前你不是还出来过一次吗?给我买饮料和零食,我一直后悔在那天没有吃点什么。在回去路上的我真是饿坏了。……我打赌你已经扔掉那些东西了,因为你不需要吃喝,不是吗??真浪费。下次我不会再这样了。噢当心!
(急忙扶稳尼亚的身体)
天哪,走路要小心。你怎么会绊到自己的?脚步有点踉跄。好吧,因为你还没缓过来——我很抱歉没有看好你。现在我用力握住你的手,我们慢慢地走,反正不需要时间。我有的是时间,待会儿还要帮你找个人修理一下门锁……好吧,我道歉,我不该破坏你的门,但那不完全是我的错误。谁让你……咳,你这傻瓜。真是彻头彻尾的傻瓜,不是吗?——傻瓜。
(停住脚步。与尼亚面对面而站。看着对方)
我也是傻瓜。……我真不明白自己想要干吗。又为什么。
(沉默片刻。摇摇头,叹了口气,转身继续带着尼亚走)
我一直想你。从回去之后就一直想你。我没法忘掉你……虽然你与我的预想差了太多——我真希望你是个正正常常的家伙,那样我们一定会很幸福。可眼下——难道我应该接受吗??难道我应该吗?告诉我,尼亚,我该接受你——然后和你一起遁世吗?这个说法怎么样??
(站住,捂住脸,痛苦地摇头,吸气——)
噢上帝。噢——他妈的上帝。我真不知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愿我能忘掉你。但愿我能将你就这么推进车流里看你再被活生生地撞死一次,要是那样能让你彻底死掉的话。……但接下来我也会死。我甚至不明白——为什么你的一双毫无神采的眼睛能够让整个世界都在我眼里黯然失色??而在过去这个世界是他妈的这么美丽!当我想到——好,我知道,我有点激动——我会努力控制情绪,我知道你不想引起他人的注意。我是说,当我想到所有人都在这个世界里快快乐乐地活着,拥有一个人所该拥有的一切,而你,独自待在那间暗、冰冷、肮脏的地下室里,像死牢一样的地下室,甚至连个窗户也没有,……什么都没有。除了对着电脑别无其他,床边摆着一大堆空掉的牛奶瓶,像个婴儿一样只依靠喝那个来生活,你就在那里待着,躺着,或者坐着,还在听着让人一心想死的音乐,或者什么都不听,仅仅是一片死寂,——真难以想象还有这种生活!不管你到底是不是人类,既不是活人也不是死人——简直不明白你到底是他妈的怎么回事。干吗要从坟墓里爬出来?乖乖地躺在地下沉睡不好吗?做个美梦,快乐的美梦,有粉红泡泡的美梦——一辈子都只做美梦,这是多少人的渴望,并且从来都不缺少前仆后继去实现这个终极梦想的人!而你却选择拒绝接受,从坟墓里扒开泥土和枯叶,爬出来,带着茫然的眼神看四周,阅读自己的墓碑,然后踉踉跄跄地回到这个世界里,为了什么??……我吗?不,不可能——我什么都不是。甚至不算——不算一个好的男友。我该怎么和你一起生活呢……该死的!尼亚,我真是不明白为什么——
N:(一动不动,站在街上,如同一座沐浴在阳光中的雕像)
M:(看着尼亚,一眨不眨)上帝啊,你真美。真让人发疯。
(冲动地伸出手抚摸尼亚的脸颊,用指背滑过对方的皮肤)
简直像孩子一样完美的肌肤。苍白得近乎透明,甚至连嘴唇也是这么漂亮……噢,我真迷恋这个苍白的你。就像大理石雕像一样,洁白冰冷——撒旦啊。你简直就是天使的化身。
(凑上去吻他的嘴唇。轻柔、小心地,凝视着对方的眼睛)
……你真美。
(恋恋不舍地离开尼亚的唇,重新拉起他的手)
走吧,我们继续散步。你需要多晒一会儿太阳。
(两个人在街上走,尼亚磕磕绊绊地跟着寐罗)
我知道你也能吃东西。虽然你并不太需要——我看到电视里的僵尸都吃东西。他们吃,你也吃。当然我不会给你吃活生生的动物尸体和内脏,你不能吃那个,我们去吃冰淇淋怎么样?
(转头,朝尼亚露出一个微笑)
来吧,你一定会喜欢冰淇淋。我喜欢巧克力味道,也许你喜欢香草的。
(匆忙地走了几步,停在一个卖冰淇淋的小贩前,掏钱买冰淇淋)
我要一个巧克力和一个香草——呃,不,来一个,浇上两种口味。
(自言自语)跟僵尸分享一个冰淇淋可真是件令人期待的事。
(等待,回头看尼亚,然后将对方拉到自己跟前)
你站在那里容易被别人撞上。也许会撞倒你。我可不想看到那一幕。
(面对小贩奇怪的目光露出掩饰般的笑容)
噢,我的男友生了一场怪病所以——(耸肩,叹气)没办法。……是的,谢谢你安慰我。我也相信总有一天他会好起来,这只是暂时的,不是吗?就是,没什么不可能。完全没有——生活里奇迹多着呢。很快他就会像之前那样欢蹦乱跳,我们一起去——啊,谢谢,太棒了!看起来味道真是无与伦比的好——来,尼亚,我们走,我拿冰淇淋,你不能拿,你可以吃。
(舔冰淇淋;送到尼亚嘴边,引导对方舔食)
舔一下。像我这样,……来吧,试试,它很好吃,它也是牛奶做的——
(叹气。拿回冰淇淋在自己面前孤独地转着)
也许你不喜欢冰淇淋。算了,我告诉你怎么吃。
(舔冰淇淋,咬了一点,凑过去送到尼亚口中)
是的,这样你就能吃了——太好了。不过我可不希望以后都要这么吃东西。
(一手举着冰淇淋一手拉住尼亚,继续散步)
今天的天气可真好,阳光灿烂得不象话。我们要在外面走上一天。怎么样?
(走了很长时间,最后在街心公园找了条长椅坐下)
坐这里。我累坏了——你呢?唔,看起来你一点不累。难怪嘛。你是——
(懊恼地闭嘴)
对不起,我不该说那个词。虽然你就是。……别介意,宝贝。
(将尼亚抱进怀里,抚摸他的头发,吻他)
我喜欢你。我喜欢你。……上帝啊,我爱你。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9.03.28(13:15)|【NM】密封的光流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