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MN】可能的事
> 【MN】可能的事 01
空气潮湿得超出他所能接纳的程度。
暮霭的黄昏热流中沉沉地充斥着叶子花属植物和篝火的气息。夕阳缓缓西沉,在天空上描绘下明艳的星星樱红和缕缕青紫。游移的色彩之间是稀薄的脉脉血红。鲜艳而炽烈。海面上随着波浪涌来的热风将他不畅的呼吸再一次轻轻阻塞。寐罗必须用力深呼吸,才能让自己在这股接近夜晚的黄昏里不至于窒息。他已经到了这里一周,却只觉得这是个无聊的假期。
『我和你母亲都有很重要的工作,恐怕又不能……』
他的眼前浮现出父亲那张温和却又无情的脸。他知道他们总是很忙,没有时间陪他。他也知道一次又一次空虚的许诺都只是让他一再地失望罢了。可现在是他高中毕业后的假期,他清楚地记得在他的毕业典礼上他父母信誓旦旦的许诺,而到最后还是让他独自来度假。在陌生的地方,在陌生的海边,住在陌生的酒店里面对陌生的脸孔,他从来不觉得快乐。
『……抱歉,寐罗。』
没关系,父亲。没关系,母亲。
我自己一个人也可以愉快地度假。真的——没关系。
他寂寞地踢着脚边的石子,双手插在裤兜里,让手指上潮湿的汗水濡湿他口袋里空虚的钞票。他实在没有必要带钱出来。他只是想在海边走走罢了。结果却被黄昏弄得眼睛发热。他将那些细碎的石子用脚尖埋进沙粒中,感觉着身边的光线越来越暗,直到四周陷入夜幕。
寐罗感到无聊。然后他开始再次沿着沙滩慢慢地走了起来。
夜风逐渐变得凉爽下来,月光温柔地笼罩着这片漫无边际的沙滩,让他矛盾的心情稍稍好了一点。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走了多久,直到——直到看到不远处的一个身影才停了下来。
他觉得自己已经够悲伤了,但看起来那个身影比他还要悲伤。
那是一个男孩。男孩坐在沙滩上,两条手臂紧紧搂着屈起的小腿,将下巴搁在膝盖上,对着一片漆的海面发呆。借助月光他能够清楚地看到那张脸上流淌着的痕迹,微微闪着银色的光,有点像男孩头发的颜色。但又不完全是。那个男孩有一头微微卷曲的银灰色头发,比泪光的颜色要深,却仍然明亮。男孩的裤腿卷起来露着小腿,脚上沾满了白色细沙,他在不停地试着将脚丫埋进更深更深的沙子底部——就像要让沙粒将它完完全全地淹没。
寐罗在那里站了好一阵,看着那个对着夜晚的海独自掉着眼泪的家伙,很长时间没动。他的脑袋里转过很多原因和想法,关于那孩子为什么要哭并且哭得这么悲伤——他无法看清那双眼睛带着怎样的色彩,但他明白那将会是一双让人看了更加难受的瞳孔。可能是与朋友吵架,或者被父母责骂。也可能做了错事,惹了麻烦。弄丢东西,伤害了不该伤害的人——种种种种,他站在那里独自任凭思绪四处蔓延,直到那个男孩突然觉察到他的存在,他看到那个身影动了动,继而男孩的脸孔微微朝他这里转过一些角度——他们两个的目光碰撞。
如他所想,那张脸上的眼睛是一双让人觉得悲伤的……却又那样好看的眼睛。即使相隔一段不长不短的距离,他仍然能够清楚地看到男孩有着一双湛蓝得如同阳光下海水的眼睛,此刻潮湿的雾气更是让那对蓝色瞳孔极尽纯净。对方有点发怔地看着他,仿佛一时没有缓过神来,当猛然意识到自己在和陌生人对视,男孩迅速掉转头移开目光,重新望着前方。
……看来是个不习惯接触的人。
寐罗暗自想着,却身不由己地迈步走了过去,走到那个男孩的身边,然后略作迟疑便在他旁边缓缓蹲下身坐在那里。“嗨,”他尽量轻快地打着招呼,“介意我坐这里吗?”
男孩再次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摇摇头。
“谢谢。”寐罗可以更清楚地看那张脸孔,映衬着湛蓝瞳孔的苍白皮肤和薄薄的嘴唇,他觉得男孩的样子很——干净,并且,精致。“你在哭吗?”他问到,“为什么?”
男孩看着他,没有作声。
“呃,我只是偶然路过这里,”他笑笑,努力表现得很友好,然后双臂撑住沙滩让自己舒服懒散地仰着头部撑在那里。“我来这里玩,不过没有朋友——真是无聊透了。晚上一个人出来走走,然后看到你自己坐在这里伤心。……我打扰你了么?”他转头看他。
男孩仍然没有作声。
他有点尴尬地沉默下来,好一会儿才抓抓头发,“好吧,看来我是个不速之客——走了。”他刚要站起身离开这片被他闯入的安静之地,却意外地听到那个男孩开口说话。
“艾比死了。”男孩低声说,然后又加了一句。“我的小狗。”
“……呃,是吗?——真是糟糕。”他空泛地说着安慰的话,一时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安慰这个刚刚失去宠物的男孩,寐罗突然觉得自己很笨嘴。“它很可爱?”
“嗯,”男孩看着自己沾满沙子的脚趾,“它是我的好朋友。”
“可你还有别的朋友,是吧??”
男孩没有回答,过了一阵才模糊地唔了一声。
“……你可以养一只新的,”寐罗完全不知道自己干吗要坐在这里安慰一个刚刚失去了小狗的男孩——这真诡异,不是吗?他现在该好好地在酒店豪华客房里享受热水浴或是看看电视,来一瓶粉红香槟慢慢品尝,然后给父母打个电话告诉他们他在这里很好。可他却没有做那些他该做的事,而是在这里绞尽脑汁想要让这个伤心的男孩好一点。“我看到——我在集市上看到有卖小狗的,”他说着,一边努力回忆白天逛过的地方,“没准有你喜欢的。”
“可那不是艾比。”男孩小声而别扭地说着,口气很悲伤。“它再也不会回来了。”
寐罗有点哑口无言。“……呃,其实——或许事情也没有你想的那么糟,”他说,“可能是上帝很喜欢你的小狗,然后就把它叫到自己的身边去玩。你得想点开心的事,比如艾比在那里一定很开心之类的——天堂耶,不是谁都能去的地方。它一定在天堂里过得愉快。”
“……可我还是想它,”男孩的声音低了下去,“它也会想我。”
寐罗看着那个男孩,突然抓住他的手朝那满脸惊愕的男孩口气轻松地建议,“我们再去找一个新的艾比,”他拉着他站起身,不管那男孩是否愿意便拖着他朝集市的方向走,“那里现在一定还有很多人,我知道这里晚上很热闹。走吧,我们去看看,然后你挑一只小狗。”
“……为什么?”男孩磨蹭着不肯跟他走,“我不想要其他的小狗。”
“或许你能在那里找到和艾比很像的家伙,”寐罗坚持不懈地说到,并且找到男孩的鞋让他穿上去,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但他觉得他需要这么做。不然这个男孩可能会坐在这里对着海面掉一个晚上的眼泪。他不认为这有什么稀奇,显然男孩是个敏感而脆弱的人。那双潮湿的瞳孔,那张微微抿起的嘴唇和冰冷的手指,他突然没办法描述他心里的感觉。他意识到有一只小狗对这个男孩有多重要。不然男孩一定会常常坐在这里发呆。
……可他为什么非要做这些呢?
寐罗没时间去找答案,他看着男孩磨磨蹭蹭地穿好鞋然后小心地看了他一眼,“我没有带钱出来,”男孩小声说到,“而且被爸爸知道我乱花钱买小狗,他一定会生气的。”
“我可以送你,”寐罗立刻很大方地拍拍口袋,“你可以告诉他那是你捡来的!”
“……那怎么行?”男孩有点惊讶又有些紧张,“要是被发现……”
“你为什么一定要被发现呢?!”寐罗啼笑皆非地看着那张盛满不安的脸,然后重新拉住男孩的手朝路边大步走过去——像是因为突然找到有什么事可做一样而心情愉快起来,他很高兴男孩没有拒绝他,虽然仍然有点别扭地跟着他的步伐,但对方的举动明显流露出男孩真的想要一只小狗。何况一只小狗根本用不了多少钱,而他最不缺少的就是那种东西。
“喂,你叫什么名字?”寐罗边走边问,“我是寐罗。”
“尼亚。”男孩看了他一眼,然后又重复一遍。“尼亚。”
“尼亚?……嗯,好听的名字。”寐罗随口说了一句,觉得手里那几根手指悄悄动了动,像是因为他这句无心的赞美而有点不安——他握紧了他的手,“你的家远吗?”
“不,不远,”尼亚结结巴巴地答着,“就在这附近。”
“那就好,”寐罗点头,忽然又看他一眼,“你有十六岁吗?”
尼亚的表情有点发怔,继而点头,“当然,”他看着寐罗,“我已经十七岁了。”
“呃,真的?!”寐罗有点不相信——对方的身材看起来仍然像个少年,当然,十七岁的确也是少年。但他十七岁的时候看起来要比尼亚好得多。“我比你要大一岁。”
“看起来像,”尼亚小心打量着他,“我太瘦了,所以……”
“嗯,的确。”他皱眉看着那男孩。男孩细瘦的手腕有点像女孩,但粗粗的骨骼却明显不是女孩。他相信要是他能胖一些,看起来就会比现在好得多。并且男孩的个子也并不矮。“所以我更应该送你小狗,”他打趣到,“不然你一定会因为这个整天难过得没法吃下东西,然后就会变成十五岁,十四岁,最后瘦成一个小孩子——呃,你的艾比是什么样?”
“一只白色的小狗,”尼亚说到,“很可爱,而且抱起来很舒服。”
“嗯,白色的?”寐罗坏坏地斜睨着男孩,“就像你一样??”
男孩表情一愣,继而在脸上微微透出些轻微的红晕。“……才不是。”他小声说到。眼睛却极快地扫了一番自己身上的白衬衫和白裤子,又看看寐罗。“……你的衣服很奇特。”
“呃,——嗯,有点。”寐罗笑笑,他猜男孩一定很少看到有人穿这么多拉链的衣服。他只是偏好这个而已——亮亮的拉链和扣子,或者链子。他喜欢这些东西。他觉得男孩的手温暖了些,而远处璀璨明亮的集市灯光已经隐约可见,耳边传来熙熙攘攘的声音,令他觉得一切瞬间全都鲜活起来,于是他很愉快地咧开嘴角,“我要给你挑一只最像你的小狗。”
“我才不要,”尼亚别扭地说,“我要一只色的小狗。”
他边说着,边用眼睛偷偷觑了一眼寐罗。
“嘿,坏蛋!”寐罗用力捏了一下他的手,“我就要给你买白色的小狗!”
“我要色的。”
“就要白色的,”他坚持,“白色才可爱。”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11(10:59)|【MN】可能的事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